首页龙抬头 061 一步错,步步错 为医学达人的玉佩加更

061 一步错,步步错 为医学达人的玉佩加更

作品:《龙抬头

    程依依悲怆的哭声飘满整个房间。

    之前她有多愤怒,现在就有多难过。

    程依依不是第一次扇人巴掌,以前上学的时候,她就不是个善茬,甚至算是个小太妹,没少出去跟人打架,扇人巴掌、抓人头发都是家常便饭。但是现在,她的巴掌却扇在姐妹脸上。

    周晴和程依依,已经做了快十年的姐妹……

    曾经,她们朝夕相处、形影不离,一起追过星,一起打过架,还在一个被窝里睡过觉。

    十年啊,感情得有多深,这三巴掌打在周晴脸上,疼得却是程依依自己的心。

    程依依脸上淌满了泪,又愤怒又心疼、又失望又难过。

    即便是上一次在饭店门口,两人都要闹绝交了,程依依也没哭成这样。

    “周晴,你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这样的人啊……”程依依伸出手去,抚摸着周晴脸上的伤,那伤是她打出来的,可她比任何人都要难过。

    周晴却不说话,一双眼睛黯淡无光。

    程依依晃着周晴的肩膀,流着泪说:“你说话啊,你怎么变成这样子了?”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周晴呆呆的,一动不动,仿佛失去灵魂。

    她能说什么呢?

    一步错、步步错。

    步步错,便万劫不复。

    旁边的吴云峰倒是逮着机会了,立刻紧张地对程依依说:“依依,张龙说要去公安局告发我们,所以才把周晴吓成这样子的,麻烦你去和张龙求求情,只要张龙不告我们,那就什么都好说,周晴也能好起来的……”

    “你给我闭嘴!”

    程依依突然吼了吴云峰一声,又猛地从地上捡起一条钢管,狠狠朝吴云峰的脸抡了过去。

    我的妈呀,我都不敢这么打人!

    这程依依实在太恐怖了一点,不折不扣的暴力女啊。

    砰!

    一声重响,吴云峰直接翻倒在地,身子撞在后面的床边上,脸上已经多出一道红色的印子。他也真够耐实,竟然没昏过去,当然也差不多了,不停晃着自己的脑袋,显然很晕,站都站不起来,更没力气说话了。

    就这一下,足够把他打成重度脑震荡了。

    不过,总算安静了些。

    如果放在平时,周晴早就扑过去查看吴云峰的伤情了,但现在她还是一动不动、目光呆滞,大概已经认清了吴云峰是什么样的人吧。

    “当啷”一声,程依依把钢管丢在一边。

    程依依看了一眼周晴,轻轻叹了口气,转身朝我走来。

    来到我的身前,程依依又流出泪,眼睛红红地看着我。

    我知道她心里难过。

    我突然产生了一种很强烈的冲动。

    我想要抱抱她,给她一点安慰。

    我想让她知道,其实我心里的难过不比她少。

    我真的伸出手去,将程依依揽在了怀里,程依依也没有阻止,很顺从地让我抱着,甚至把头靠在了我肩膀上,还用手环住了我的腰。

    我们……这算是正式在一起了吧?

    不过我也不敢保证,我挺担心自己自作多情,之前我和周晴还牵手摸脸了呢,不是一样靠边站吗?

    如果放在平时,看到我俩这样,赵虎早就开始起哄,不过他现在顾不上,还在低头看着那段视频,甚至不时发出乐呵呵的笑声。我就纳了闷了,有那么好看吗,一直看个不停?

    “张龙……”程依依突然缓缓地说:“我和周晴认识这么多年了,我知道她就是个特别傻、特别单纯的姑娘,她爱一个人,就会奋不顾身地爱,为对方做什么事都行。如果她和你在一起,也会铆足了劲儿帮你对付吴云峰,你让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这就是她的性格啊,其实她没那么坏……你就当,就当给我一个面子,放过她这一次好么?”

    我就知道,程依依要帮周晴说情了。

    好歹十年的姐妹啊,怎么可能不出手帮一下呢?

    刚才那三个巴掌,其实也是打给我看的,好让我心里消消气。

    程依依真的是个挺仗义的姑娘,虽然嘴巴特别的毒,可是为了朋友,她也一样尽力而为。

    程依依都开口了,我又怎么可能不答应呢?

    我愿意给程依依面子,放过周晴也没问题,可我真的不想放过吴云峰啊……

    可是没有办法,这是一出完整的仙人跳,想要告发吴云峰,就少不了周晴的事,他俩算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不可能对付一个,放过另外一个。

    要告一起告,要放一起放。

    真他妈的憋屈啊。

    可是没有办法,程依依都提出来了,我又怎么样呢?

    刚才还下定决心绝不留情的我,因为程依依还是心软起来。

    我轻轻叹了口气,抬头冲着发呆的周晴和晕晕乎乎的吴云峰说:“这次放过你们,我暂时不去公安局告,但是视频我会留着,如果你俩还是不知悔改,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觉得这样挺好,既放过了他们一马,又给自己留了条后路,顺便还能牵制他们,让他们不敢再和我过不去了,因为我随时都能送他们去吃牢饭。

    嗯,确实挺好。

    说完这番话后,程依依也很感激地看了我一眼,算是谢谢我了。

    我冲她笑了一下,然后牵起她的手往外走去,赵虎一边看视频一边跟了上来。

    程依依的小手真软和,拉在手里别提有多满足了,更让我得意的是,程依依也没表示反对,而是很顺从地让我拉着。哎,真是太满足了,好想把这一幕给我们以前的同学看看,我张龙也有今天,我张龙也能牵上程依依的手!

    这可是三朵金花之一,别提多有面子了。

    从周晴到程依依,这份转变也让我自己感到惊讶,但它就这么实实在在地发生了,人生的不同际遇实在太奇妙了。

    再往前数几个月,谁会想到最后和我走到一起的人会是程依依呢?

    打破脑袋也想不出来啊!

    我和程依依手牵着手往楼下走,时不时还相视一笑,那是真正幸福的笑,发自内心、发自肺腑的笑,我们两人心里就想抹了蜜一样甜,原来谈恋爱是一件这么美好的事啊,连空气仿佛都变成了香甜的味道,到处充斥着粉红色的泡泡。

    我和程依依自顾自地甜蜜,赵虎置若罔闻、视若无睹,还在低头看着视频,下楼的时候甚至摔了一跤。

    完犊子,这人没救了。

    我们一起下楼,出了宾馆,打算找个地方再坐一坐。

    但是刚出宾馆门口,我和程依依就愣住了,并且站住脚步。

    赵虎跟在我的身后,“砰”一声撞在我脊背上。

    “靠,你搞什么?”赵虎骂骂咧咧的。

    我往前指了指。

    赵虎抬起头来往前看去。

    赵虎也傻住了。

    宾馆前面的路上站满了人,至少有二三十个,都是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手里还拿着各种各样的家伙,有镐把、砍刀,在路灯下闪着寒光。

    这些人中,站着吴老邪和宋大鲵。

    我、赵虎、程依依三人目瞪口呆。

    显然,楼上的情况,他们已经都知道了,所以才会摆出这么大的阵仗。

    我突然有点后悔,该让二叔过来的啊……

    我们两边沉默地对峙着,对面的一群人杀气腾腾,仿佛随时都能冲上来。

    赵虎看了看左右的情况,小声对我说道:“我能对付十个左右,你呢?”

    我小声地说:“大概……大概两个。”

    赵虎撇了撇嘴:“你这战斗力也太不行了,怎么好意思叫‘张龙’的啊,我以为你特别强,原来你欺骗了我。”

    张龙、赵虎都是包青天手下的武将,赵虎应该是够格的,我就……

    但实际上,我说我能干掉两个都是夸大了。

    我觉得吧,如果我和对方某个家伙赤手空拳的单挑,可能会有胜算,这几天也不是白锻炼的。可是对方手里有家伙,我估摸着我实在没胜算啊……

    面对赵虎的鄙视,我也只能受着,谁让我技不如人,同时虚心地说:“那咋办啊?”

    赵虎说道:“可能人家只是路过,和咱们几个没有关系,不要自己吓自己了,做人要自信点!”

    赵虎说得真有道理。

    我们几个壮着胆子往外走去,对面二三十个青年立刻举起了手里的刀棍,我们三个只好退了回来。

    赵虎点头:“嗯,这次可以确定是针对咱们的了。”

    我:“……”

    没办法了,先问问对方想干什么吧,我觉得他们不至于会为难几个小辈吧,就像我二叔也不至于亲自出来对付吴云峰啊。

    传出去了,得多丢人!

    想到这里,我抬起头,说宋叔、吴叔,你们有什么事吗?

    吴老邪往前走了几步,语气柔缓地说:“龙,云峰又得罪你了是不是?这事我真不知道,回去以后我肯定好好教训他,咱们前段时间明明和解了的。”

    吴老邪的态度让我惊讶,不过我装作很淡定的样子,说没事的吴叔,我们小孩子闹着玩,过段时间就又好了,以前我们一个班的呢。

    吴老邪点了点头,又说:“那你,能不能把那段视频交给我呢?”

    原来是冲视频来的。

    我说他咋这么客气。

    宋大鲵把头转到一边,似乎觉得很丢人的样子。

    其他的人,则都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一个个恶狠狠地盯着我,显然只要我不交出视频,他们不介意蹂躏一下我们几个。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