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60 三个巴掌

60 三个巴掌

作品:《龙抬头

    其实这是一出典型的仙人跳。

    一女勾引一男开房,二人正欲不轨的时候,女人的老公突然闯入,达到敲诈勒索的目的。吴老邪最近太走背字,经济状况一天比一天窘迫,所以吴云峰才想出了这么个招,想弄一笔歪财来帮他爸东山再起。

    很老套的招式是吧,可是古往今来,被骗的男人数不胜数,而且未来也将层出不穷。

    只要世上还有女人,就一定会有男人上当受骗。

    还好,我早有准备。

    形势发生翻转,刚才还狂妄不可一世的吴云峰,现在像霜打了的茄子一样蔫儿。

    我抡圆了胳膊,一下又一下地打着吴云峰,他哪里敢还手呢,只能默默受着。十个巴掌过后,吴云峰两边脸颊肿的像小山包一样,牙齿飞了两颗,嘴巴和鼻子一起冒血,接着我又狠狠踢出一脚,将他踹倒在地。

    整个过程之中,赵虎都没有管,还在低头欣赏着那段精彩视频。

    接着,我又从地上捡起一条钢管(是那几个大汉带过来的),朝着吴云峰走了过去。

    吴云峰似乎猜到我想干什么,哆哆嗦嗦地往后爬着,面色惨白地说:“不要,不要!张龙,我求你了!”

    但我不会对他同情半分,仍旧狠狠一脚把他踩住,瞄准他另外一条好腿。

    这一棍子下去,吴云峰以后只能在轮椅上生活了。

    “不要!”

    就在这时,另外一道尖锐的叫声响起,是周晴从床上跳了起来,扑到吴云峰的身上,哭着说道:“张龙,我求你了,我们知道错了,你就放过他吧……”

    周晴哭得几乎快昏过去。

    我废吴云峰第一条腿的时候,是宋小鱼趴在他的身上,哀声求我不要下手;现在换成了周晴,也是一样的动作,一样的语气。

    这些女人,还真是一个又一个的前仆后继啊。

    吴云峰到底哪里好?

    房间里充斥着周晴的哭声,和吴云峰的哀求声。周晴刚才跳下来的时候,身上的床单也散落了,上半身几乎裸着的她,就那样趴在吴云峰的身上,白皙的几倍在灯光的照耀下愈发诱人,之前被赵虎干趴的那几名大汉都忍不住抬头往这边看着,更不用说门外那些本来就是看热闹的客人和服务员了。

    周晴却一点都不在乎,仍旧紧紧抱着吴云峰,不愿让他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曾经在我心里高高在上的女神啊,为何你在别的男人面前贱得像一条狗?

    我那么爱你、疼你、宠你,不是让你这么作践自己的啊!

    “张龙,我知道你心里有气……”周晴哭着说道:“你打我吧,只要你能解气,随便你怎么打都行……”

    我看向周晴光洁的小腿,真是想一管子狠狠地抡下去。

    就她对我做的这些事情,我都应该把她杀了。

    可我这一棍子终究还是没抡下去。

    “当啷”一声,我把钢管甩在了一边。

    接着,我又捡起地上的床单,重新披在了周晴的身上,让她看上去不那么狼狈些。

    “谢谢,谢谢……”周晴再次泪如雨下,以为我放过她和吴云峰了。

    我正准备说点什么,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我二叔打过来的。我刚接起,就听见电话那边传来二叔火急火燎的声音:“吴云峰,我已经备好一百万了,你他妈的在哪,我去找你!”

    嘿嘿,原来二叔也有控制不住局面的时候。

    我笑起来,说二叔,没事,我好好的呢。

    “什么情况?”二叔一下愣住。

    我便把刚才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跟二叔讲了一遍,二叔听完以后乐呵起来,说行啊龙,越来越成熟了,是我张家的种!听着这话,我心里不太舒服,我又不是我爸的亲儿子,啥张家种不张家种的?

    我转移了话题,说二叔,我要不来这一出,你还真准备一百万啊。

    “那必须的啊!”不过说到这里,二叔又压低声音:“我得先稳住他,把你救出来再说。当然,事后我肯定饶不了那对父子……”

    我就知道,睚眦必报是二叔的风格。

    我告诉二叔说没事了,让他不用再过来,我自己处理就行。

    对付吴云峰,我还是没问题的。

    挂了电话,我又看向趴在吴云峰身上哭个不停的周晴。

    “没什么好谢的……”我喃喃地说着,回过头去,“反正我有证据在手,你们小两口玩仙人跳,还想敲诈我二叔一百万,那咱们就在公安局见吧……”

    敲诈勒索,情节比较严重的,我记得会判三年以上。

    就让这对“恩爱”的小两口去吃牢饭吧。

    上次周晴去偷资料,我已经放过了她一马,这次绝对不会再放过她。

    吴老邪是挺有本事,在县城里人脉挺广,但是我二叔也不差啊,而且还有关键性的证据,足够玩死他们两个了。

    我往外面走去,赵虎也跟了上来,他也真是用功,还在低头看着视频,上学那会儿咋不见他这么努力?

    周晴绝望地低下了头,趴在吴云峰的身上呜呜哭了起来。吴云峰则浑身抖作一团,已经吓得站都站不起来了,撕心裂肺地冲我吼着:“张龙,不要啊,求你不要啊……”

    但我怎么可能理他,继续往外走着。

    吴云峰又晃着周晴的肩膀,哆嗦地说:“小晴,你快去求求张龙,让张龙不要告发咱们……”

    周晴一动不动,只是默默低头哭着。

    “你快去啊!”吴云峰急了:“张龙那么爱你,只要你肯求他,他会放过咱们的!”

    “没用了……”周晴绝望地哭着:“他已经不爱我了,我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了!”

    周晴倒是认识的挺清楚,不过她说错了一点,她在我心里还有位置——一条狗的位置。

    我继续往外走着。

    “张龙!”吴云峰突然歇斯底里地叫了起来:“我把这个女人送给你了,你不要去告我啊!”

    我震惊地回过头去。

    吴云峰狠狠推了一把周晴,周晴跌倒在了一边,身上的床单再次散落。

    周晴吃惊地看着吴云峰,一副完全傻掉的模样:“你、你……”

    “张龙,我求你了……”吴云峰根本不理周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把周晴送给你了,你别告我……我不是东西,我该死……”

    吴云峰一边说,一边跪在我的面前,狠狠抽着自己的耳光。

    周晴瘫坐在地,呆呆地看着吴云峰。

    我不知道,此刻她的心里有没有一丁点的悔恨?

    遇人不淑,还是识人不明?

    但是吴云峰也太幼稚了,我曾经是很爱周晴不假,但那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的我不会正眼看她一下,也不会去和吴云峰做这个交易。

    实在是太可笑了。

    吴云峰把我当成什么,为色迷眼的脑残?

    我冷笑着哼了一声,完全没有搭理吴云峰这茬,继续往外走去。

    但是刚走到门口,正好和一个人撞上。

    是程依依。

    “你怎么来了?”我吃惊地看着她。

    这些天里,我一直没和程依依见面,也不可能是赵虎叫她过来的啊。

    程依依的脸色很不好看,用下巴指了一下房间里的周晴。

    我明白了,是周晴给她发了短信。

    周晴知道求我不行,所以又去求程依依了。

    好歹姐妹一场,程依依不可能不管她的。

    “到底出什么事了?”看着屋子里的一片狼藉,以及痛哭流涕的吴云峰和怔怔发呆的周晴,程依依忍不住问我。

    我便把前因后果都给程依依讲了一遍。

    我已经下定决心,无论程依依怎么求情,我也不会放过那两个人。

    他们都想把我置于死路了,我干嘛还要留情面呢?

    让我意外的是,程依依听完以后,也并没有说什么,而是迈步走到房间里面,走到呆坐在地的周晴面前。程依依从地上捡起床单,披在了周晴的身上,周晴看向程依依,泪水再次流了下来。

    但是下一秒,所有人都惊呆了。

    程依依抡圆了胳膊,狠狠打了周晴一个巴掌。

    啪!

    声音脆响。

    周晴呆呆地看着程依依,嘴角流出血来。

    “我早跟你说过,这个男人不值得你爱,这第一个巴掌,是打你的愚蠢,想让你清醒一些,也是我这个做姐妹的给你的忠告。”

    有第一个巴掌,就有第二个巴掌。

    又是“啪”的一声,让人心颤。

    “这第二个巴掌,是打你的下作,张龙对你怎样,你心里不知道吗,你怎么忍心这样对他,你怎么下得了那么狠的手!”

    程依依的声音回荡在小小的房间之中。

    接着,又是第三个巴掌,周晴的鼻血都被扇了出来,让她看上去和鼻青脸肿的吴云峰更像一对了。

    “上一次我就和你说了,既然张龙是你不要的男人,那他以后就是我的男人了。既然是我的男人,我们姐妹一场,你也好意思勾引她?这第三个巴掌,是打你的无耻!”

    程依依的声音愈发高亢,显然夹杂着前所未有的愤怒。

    可她打完这三个巴掌以后,眼泪也掉了下来。

    “周晴,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