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057 似乎不是个套

057 似乎不是个套

作品:《龙抬头

    与此同时,我和二叔正在他的办公室里放声大笑。

    一切当然都是我们演出来的,目的就是让吴云峰以为周晴真的拿到了我们厂的重要资料。我和二叔互相点评着演技,我说他像周润发,他说我像刘德华,反正一个比一个不要脸。

    吴老邪和宋大鲵准备做的事情,都是我从宋小鱼那里听来的,也早早就和二叔商量好了对策。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当周晴真的出现在我面前时,我的心里还是非常难过,心想周晴啊周晴,我待你也不算薄吧,你就狠心这样对我?

    也好,周晴越是这样,我就对她越是失望,将她忘得也越彻底。

    就在这时,二叔突然对秘书说:“都录下来了?”

    秘书点了点头,递给二叔一个手机。

    二叔点开视频观看,我也把头探了过去,果然录下了周晴的全部所作所为。二叔冷笑着说:“就凭这个视频,也足够把她送进拘留所里住几天了!龙,送不送她?你说了算!”

    我看着视频里面周晴鬼鬼祟祟的样子,心里又疼又恨、又气又急,恨不得把她从视频里揪出来质问。但当二叔说要把她送进拘留所的时候,我还是有点犹豫起来,要这样做吗?

    我并没有及时给出答案,而是选择沉默。

    二叔也不着急,说这东西反正在这,想什么时候治她都行。

    临了,二叔还是狠狠骂了一句:“妈的,婊子!”

    “婊子”这个词用在周晴身上,我心里还是比较难过的,但又想不出反驳的理由。

    说真的,周晴做事都不如红红。

    宋大鲵和吴老邪的计划既然失败了,这事也就暂时告一段落,二叔继续投入到了工作中,我也开始继续每天的锻炼,和宋小鱼一起。

    宋小鱼还真坚持下来了,每天都来和我一起跑步,她一开始只能跑一公里,后来是两公里、三公里。一开始我接近宋小鱼,就是想知道她老爹和吴老邪要搞什么幺蛾子,但没想到后来我俩还真的成了伙伴。

    锻炼还是有效果的,我明显感觉自己的体能增强不少,整个人也比以前精神多了,似乎浑身上下充满力量。

    宋小鱼也是,还真瘦了一些,少说也有十几斤吧……当然,因为她的体型太过巨大,看上去还是很胖,不过也很不错了。

    我们每天互相鼓励、互相加油,就这么一直坚持着。

    至于宋大鲵和吴老邪,据宋小鱼说,这几天并没有什么举动,甚至她老爹都不爱和吴老邪接触了。

    这天晚上,我按照二叔的吩咐送完一个客户,在开车回厂里的路上,突然看到路边坐着一个女孩,竟是周晴。周晴披头散发,看上去十分沧桑,脚边还放着几瓶啤酒,整个人还栽栽歪歪,似乎是喝多了。

    搞什么鬼?

    周晴怎么成这样了,吴云峰不管她吗?

    我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没管她,加速从她身边开了过去。

    指不定又整什么幺蛾子呢,否则怎么恰好在我回厂里的路上?

    往前开了一段距离,我又忍不住看后视镜,周晴已经倒在地上,几个流里流气的青年围在她的身边,似乎是在商量什么,其中一人还去拉她的胳膊,好像想要把她带走。

    “妈的……”

    我狠狠打了一下方向盘,只好调了下头,开了过去。

    虽然我很希望周晴过得不好,最好跟着吴云峰一起上街要饭,但看到她真的流落街头,还有被人侵犯的危险,还是忍不住冲了上去。

    等我开回去的时候,几个青年已经把周晴抬了起来,准备往旁边的一辆面包车里放。周晴醉醺醺的,不断说着不要、不要,但这几个青年不肯撒手,其中一个还乐呵呵地说着:“小妹妹,反正你也孤单,不如去陪哥几个玩玩……”

    我赶紧跳下了车,大喝一声:“住手,把人放下!”

    几个青年吓了一跳,看我开着一辆奥迪车,本能地就对我有了一些畏惧,但是看到我一个人,又壮着胆说:“不关你事,给我滚蛋!”

    “你们放不放下?”

    我从车里抽出一根钢管,恶狠狠地盯着他们。

    几个青年本就心虚,看我又是这么硬气,立刻吓得落荒而逃,坐上他们的面包车走了。

    周晴看了我一眼,慢慢歪倒在地,又去拿路边的一瓶啤酒,还要往自己的嘴巴里灌。

    “你干什么!”

    我冲上去,将啤酒从她手里夺下。

    “你别管我,让我喝……”周晴流着眼泪,又来我手里抢啤酒。

    “你有病啊!”

    我把啤酒扔到一边,又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这才发现她手臂上都是淤青,一条一条,触目惊心。

    “怎么回事?”我吃惊地说着:“谁打你了?”

    “没有,没有……”周晴似乎清醒了一点,赶紧把袖子往下面撸,眼泪又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啪嗒啪嗒掉了下来。

    我似乎想起什么,凝重地说:“吴云峰打你了?”

    周晴没有回话,只是啪嗒啪嗒掉着眼泪。

    “告诉我,是不是他打你了?”我更着急了,紧紧抓着她的手腕,提防她会突然跑掉。

    “你管我干什么?”周晴流着眼泪,突然冲着我嚷嚷起来:“你不是不理我了吗,你不是把我的电话拉黑了吗?我这么对不起你,拒绝了你的表白,还利用你进入张总的办公室里偷东西,你还理我干什么呢,让我自生自灭吧!”

    拒绝我的表白,这倒没有什么,任何人都有选择的权利,大不了以后老死不相往来。

    但利用我进入二叔的办公室里偷东西,这就没法忍了。

    这不仅是道德问题,甚至触犯法律。

    要不是我心软,她现在还在拘留所里呆着。

    想到曾经的事,我的心里一点点硬起来,冷冷地说:“早点回家,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危险!”

    说完,我便转身重新回到车上。

    但是周晴,却躺倒在了地上,抱着啤酒瓶痛哭起来。

    本来就很不堪,再这么折腾自己,看上去更像个要饭的了,随时都有可能被人拖走。

    我又狠狠砸了一下方向盘,下车来到她的身前。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的语气凌厉,却也夹杂着一丝无奈。

    好好的一个姑娘,怎么就把自己弄成这样了呢?

    “你别管我……”周晴醉醺醺的,眼泪大颗大颗流了下来,“上次偷张总的资料,不仅没有成功,还把吴叔叔的电脑搞坏了……吴云峰把我打了一顿,可他还是不够解恨,让我想办法骗你出来,说要找人收拾你……我不肯,他就打我,每天打我……依依说得没错,吴云峰是个混蛋,我跟着他不会有好结果的,可我已经失去你了,我该怎么办啊,不如死了算了……”

    周晴一边哭,一边又往嘴里灌着啤酒,白色的沫子从她嘴边淌了下来。

    听着周晴的这一番哭诉,我没有第一时间去心疼她,而是本能地朝着左右看去,担心吴云峰真的在附近埋伏我。

    好在,没有。

    似乎不是个套。

    周晴的伤是真的,泪是真的,狼狈也是真的。

    如果这是个套,那也太下血本。

    我叹了口气,说道:“其实你和不和我在一起无所谓,也没人强迫你必须喜欢我。但我以前对你也不差吧,你又是怎么对待我的?得亏张总早有安排,不然我就是奇峰最大的罪人了,你把我害到这种地步,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你的良心难道被狗吃了?”

    这一番话,我老早就想质问周晴,今天终于有了机会。

    “对不起,对不起……”周晴哭红了眼:“张龙,我知道我做错了,我的心里也很难受,不知道该怎么弥补你,要不你杀了我吧,让我心里好过一点!”

    说真的,有那么一刻,我是真想杀了她啊。

    但是怎么可能。

    我又叹了口气,说道:“我不会杀你,但也不会原谅你。周晴,我没法说你什么,只是作为曾经的朋友,希望你能迷途知返,别和吴云峰在一起了,否则他迟早会害死你的!当然,我这么说,也不是想追求你,你和谁在一起都行,只是以后记得擦亮眼睛,不要再往火坑里面跳了。好了,我送你回家吧,以后好好生活,咱俩也井水不犯河水。”

    周晴低下了头,眼泪再次涌出。

    我搀住周晴的胳膊,想把她往车上送。

    “不,不……”周晴摇着头说:“我不回家,我不想让我妈看到我这样子!”

    也是,周晴她妈常年有病在身,看到周晴这样,还不心疼死了?

    想到周晴她妈,我的心里也是一疼,当初我还常去周晴家里,帮她家换个水龙头啊什么的,她妈对我也挺好的,几乎把我看作女婿对待,结果现在一切物是人非……

    我说:“那你跟我回厂里吧,我帮你安排一间宿舍。”

    周晴低下了头:“我哪里还有脸回去呢……”

    “那你想怎么样?”

    “去宾馆吧。”周晴擦了擦脸上的泪,轻轻地说:“我头好晕,想休息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