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056 要文斗,不要武斗

056 要文斗,不要武斗

作品:《龙抬头

    虽然二叔已经喊得及时,但我还是没能拦住吴云峰的车子,吴云峰载着周晴,一骑绝尘而去!

    空气中,仿佛还飘荡着吴云峰张狂的笑声。

    与此同时,二叔和秘书,以及几个保安队员也冲了出来。看到吴云峰远去的车子,二叔急得大叫:“快追,追!”

    几个保安队员分别骑着摩托追了上去,但是可想而知,不可能追上的。

    我问二叔电脑里有什么重要资料,二叔告诉我说非常重要,不仅有我们厂的核心技术,还有一些VIP客户的往来资料,泄露出去对我们来说如同灭顶之灾。我听了后急得跳脚,心想周晴啊周晴,好歹我们曾经关系好过,你也太恶毒了一点!

    怪不得临走之前冲我鞠躬道歉,这是干了亏心事啊!

    诚然,这事肯定是吴云峰让她干的,但她却是自己来的,没人用枪逼着她啊。

    对我,周晴真的是太狠了,简直一丁点情面都不顾了。

    旁边的秘书说道:“张总,要不咱们报警?”

    二叔摇了摇头,低声说道:“不能报警……”

    一听这话我就知道,丢失的资料里面还有一些不利于我们的东西——其实这也正常,从上到下大大小小的企业,哪个屁股底下没有不干净的东西,我们当然也是一样。

    秘书也着急地说:“那怎么办?”

    二叔说道:“急也没用,先回去吧,商量一下再说。”

    我和秘书跟着二叔回到办公室里。

    与此同时,县城的某条街道上,一辆黑色的雅阁正在急速飞驰,后面虽然跟着几辆摩托车,但也越来越远。

    车里,吴云峰看着后视镜里渐渐消失的摩托车队,得意地吹起了口哨,甚至还唱起了歌。

    “今儿个老百姓啊,真啊真高兴啊……”

    那叫一个喜上眉梢、眉飞色舞。

    和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坐在副驾驶的周晴。周晴低着头,不时暗自垂泪。

    吴云峰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放在周晴雪白的大腿上,说媳妇,你这是怎么了?

    周晴抿着嘴唇,难过地说:“我还是觉得太对不起张龙了,他那么信任我,带我进张总的办公室,我却做出这样的事……云峰,要不我们把东西送回去吧,不然我会一辈子都良心难安的!”

    “送回去?!”吴云峰瞪着眼说:“周晴,你在开什么玩笑!他信任你,那是他傻,你惭愧什么?还有,我可被他打瘸了一条腿,你为我报仇也是应该的啊,你可不能胳膊肘往外拐啊!”

    周晴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还是没说出来,又低下头去擦起了泪。

    此时此刻,她的内心当然充满愧疚。

    “好了媳妇……”吴云峰轻轻拍着周晴的腿,“咱们搞定这件事情,为我爸和宋叔报了大仇,我爸就能认可你了,咱俩也就更有希望了啊!顺利的话,咱们明年就结婚,再去你一直都想去的马尔代夫……”

    听着吴云峰描述出的幸福生活,周晴渐渐没有了愧疚之心,取而代之的是对未来的期望,轻轻的“嗯”了一声,靠向吴云峰的肩膀……

    县城的某个写字楼内,吴老邪和宋大鲵正在这里焦急地等待着。

    这里是吴老邪的办公室,装修比较简陋,而且空间很小,桌上放着一台电脑。吴老邪干得都是半黑不白的买卖,所以也没必要弄多好的办公室。就在刚才,他们得到消息,吴云峰已经得手,正往这边赶来。

    “有几个保安正在追他,不过不是事儿。”吴老邪挂了电话,乐呵呵说:“这次成功,张宏飞就完蛋了,也一解咱哥俩的心头之恨!”

    “是啊……”胖乎乎像个肉球的宋大鲵说:“张宏飞实在太嚣张了,城里是不是快放不下他了?咱老哥俩出来跑江湖的时候,还没听过他这号人呐!这次多亏了你儿子的那个女朋友,否则真没那么容易得手。”

    吴老邪说:“那是,毕竟她在张宏飞那工作过一段时间,对某些东西还是比较了解的,这也是我答应云峰和她复合的原因。老宋,等搞垮了张宏飞,我再让云峰甩了周晴,咱老哥俩还做亲家!”

    宋大鲵说:“咱得快点,我闺女这几天都快疯了,每天又哭又闹,硬是瘦了十几斤,把我心疼的哟……我闺女本来就瘦,这回可更瘦了。”

    “是,我儿子瘸了条,不报此仇我誓不为人……”吴老邪同样咬牙切齿。

    正说着话,外面传来脚步声,是吴云峰和周晴回来了。

    “爸!”

    吴云峰一脸喜气洋洋,进来就先叫了一声,接着又和宋大鲵打招呼,真比过年还开心了。

    “好儿子,回来啦!”

    “是啊,爸!”

    吴云峰又叫了一声,快速走到吴老邪的身前,从口袋摸出一个黑色的U盘交给父亲,得意地说:“都在这里面啦!”

    “宝贝儿子,你可真棒。”吴老邪一样喜上眉梢,立刻去开电脑。

    “爸,这次多亏了小晴,要不咱们还报不了仇!小晴稍微一施美人计啊,那个张龙浑身的骨头都软了,我就知道他是个没用的东西,哈哈!对了爸,事成之后,我和小晴的事你得答应了啊,我俩今年就想结婚。”

    吴云峰一边说,一边伸手搂住了周晴的肩膀。

    周晴也立刻紧张地看着吴老邪。

    吴老邪刚想说话,旁边的宋大鲵轻轻咳了一声,吴老邪立刻板着脸说:“这事不用着急,随后再说!”

    “爸……”

    “闭嘴!”

    吴云峰不敢说话了,旁边的周晴也低下了头。

    电脑开了。

    吴老邪把U盘插进电脑,正想打开里面的文件,突然想起什么,回头看了一下周晴。

    周晴意识到自己是个外人,虽然文件是她偷回来的,但她还是没有看的资格。

    “我出去下。”周晴识趣地走出门去。

    一走出门,她就蹲了下来,把头深深地埋进双腿之间。

    要忍,要忍……

    她心想着,为了未来的幸福生活,一定要忍。

    屋子里面,吴老邪也打开文件,宋大鲵把头凑了过来,兴致勃勃地看着即将出现的东西。

    他们起初定下这个计划的时候,并没想到会有这么顺利,甚至做好了让周晴多去几次的打算,怎么着也得从张宏飞电脑里搞出来点东西才行。这个信息科技的年代,哪个企业家的电脑里没有点重要东西?

    没办法,武斗不是对手,只能来文斗了。

    想要搞垮对手,办法可多的是,条条大路通罗马嘛。

    这个U盘里面,他们还不知道都有什么,但是据周晴说,全是很重要的东西,甚至还有奇峰偷税漏税的证据。

    这实在太他妈的劲爆了!

    有了这些,搞垮张宏飞,简直轻而易举啊。

    吴老邪颤抖着手,兴奋地点开文件。

    然而,文件里面什么都没有。

    怎么回事?

    吴老邪刚疑惑着,电脑突然闪烁几下,屏幕上面出现几个大字:您的所有文件正被销毁,倒数计时5、4、3……

    “不!”吴老邪大吼着:“电脑里面还有很多重要资料!”

    但这电脑可不是语音控制的。

    五秒钟后,电脑彻底黑屏,吴老邪疯了一样地按着开机键,可惜始终一片蓝屏,再也打不开了。

    “这是怎么了?”吴老邪吃惊地看着自己的电脑,他对这个不是太懂。

    吴云峰同样一脸莫名其妙。

    “还能怎么回事?!”旁边的宋大鲵哼了一声,“中病毒了,被人家耍了一道!这就叫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不行啊,里面还有很多重要的东西……”吴老邪气得浑身发抖,突然转过身来,狠狠扇了吴云峰一个耳光。

    吴老邪的手劲很大,一巴掌就把儿子抽倒在地,足以说明他心中的愤怒。

    吴云峰呆呆地坐在地上,完全傻了。

    “一群废物……还他妈文斗呢……是张宏飞的对手吗?”宋大鲵嘟囔着,站起身来走了。

    吴老邪顾不上这些,开始疯狂地打电话,试图找人来修他的电脑,但在这个科技还不发达的年代,想要恢复文件谈何容易……

    “滚,你给我滚!”吴老邪看到自己的这个废物儿子就来气。

    吴云峰只好走出门去。

    “怎……怎么了……”门外的周晴也听到了动静,紧张地问着。

    看着周晴,吴云峰的火也上来了。

    “啪!”

    吴云峰狠狠一个耳光抽在周晴脸上,一样把周晴抽倒在了地上。

    “你说怎么了!”吴云峰歇斯底里地大吼着:“你被人给耍了,被那个张龙摆了一道!里面根本不是奇峰的重要文件,而是病毒!没有扳倒张宏飞,我爸反倒丢了很多重要资料,损失惨重!还结鸡毛的婚,没希望了,你给我滚!”

    “不,不……”

    周晴浑身发起抖来,爬过去抱住吴云峰的腿,哆嗦地说:“你相信我,我还有办法的,我一定还有办法的……”

    周晴这么一说,吴云峰的脑海里倒是闪过一个念头,低下头去说道:“你说得对,你还有办法的……”

    吴云峰俯在周晴耳边,轻声讲了起来。

    听完吴云峰的计划,周晴颤抖地更厉害了,惊恐地说:“不,我不能这么做……”

    “你必须这么做……”吴云峰捧着周晴的脸,一字一句地说:“咱们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果我完蛋了,你也不会好过……我们结不成婚,也去不成马尔代夫了,咱俩也将沦为张龙和程依依的笑柄……”

    “可是,张龙不会上当的,他已经不相信我了……”周晴迟疑地说着。

    “你可以的……”吴云峰阴沉沉说:“张龙那么爱你,都能为你挨刀,只要你略施小计,一定能够让他掉进陷阱……”

    吴云峰一边说,一边从周晴的口袋里摸出手机,“来,给他打个电话,他就像一条狗,只要你吹下口哨,他就马上会来……按我说得去做,为了我们的明天!”

    周晴犹豫着,还是接过手机打了起来。

    片刻,周晴的脸色就黯淡下来。

    “怎么了?”吴云峰疑惑地问。

    “他把我拉到黑名单了……”周晴红着眼眶;“他不想再见到我了!”

    “妈的……”

    吴云峰狠狠踹了一下墙面,又蹲下身在周晴耳边说了起来:“不接电话不要紧,你还可以这么做……”

    “不!”周晴的瞳孔瞬间收缩,“我不能这么做!”

    “你必须这么做。”吴云峰轻轻地说:“不然我们就全完了,这是唯一扳回一局的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