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050 锥子,这个疯子

050 锥子,这个疯子

作品:《龙抬头

    所谓永泽公园的“最终一战”才过去三天,吴云峰和锥子就又找上了我。

    我就知道这事不会完的。

    所谓和解,也不过是口头上的盟约。

    他俩一个伤了条腿,一个浑身缠着绷带,却还是找上了我,不就觉得我好欺负吗,否则他们怎么不敢去找二条和赵虎呢?

    吴云峰这个混蛋,抢走了周晴不说,还要揍我一顿,这是要把我踩到底啊。我再一次起了锻炼的心思,心想今天这事过去以后,回头肯定跟着二叔开始锻炼身体,坚决不能再做一个任人揉捏的软柿子了!

    当然,锥子已经在眼前了,再想什么也没有用,还是想办法拖住他吧,总之肯定不能让程依依受到伤害。

    ——其实我当时脑子也短路了,锥子就是冲我来的,也没想伤程依依啊。

    程依依却和我想的一样,以为锥子是冲我俩来的,可能不知不觉之中,我俩已经视对方为共同体了。她知道我不是锥子的对手,立刻回头大声喊道:“周晴,你要眼睁睁看着我俩被人打吗?”

    程依依知道,这时候只有周晴能救我了。

    程依依刚才还和周晴说以后各走各道,结果转眼间就打了自己的脸。

    当然,打脸这事也不是第一次了,程依依自己也不在乎。

    周晴立刻跟吴云峰着急地说:“快让那人停手!”

    吴云峰嘟囔地说:“他又不是我叫来的,我可没权力让人家停手!这事和我没关系啊,我和张龙的事已经和解了,两边长辈都谈过的,我可不会犯禁。”

    托词,绝对的托词!

    与此同时,我和锥子已经相遇。别看锥子浑身缠着绷带,速度可一点都不慢,三天以前他还躺在地上没法动弹,这世上恢复力强的人可真多,黑熊算是一个,锥子也算一个。

    锥子到我身前,挥刀就往我身上劈,我怎么可能强行去挡,立刻往旁边闪了一下,我记得二条这样就能避开。

    可惜的是,我没有二条那种反应能力。

    “唰”的一声,我的胳膊被划了一刀,鲜血顿时迸溅开来,染红了我一大片的衣袖。

    “周晴!”程依依再次叫了出来,语气又急又怕。

    但是不得不说,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周晴也着急地对吴云峰说:“你快让他停手啊!”

    吴云峰嘟囔着说:“我都说了,人不是我叫来的……”

    锥子劈了一刀,还要再往我身上刺,我赶紧左躲右闪,脚下突然被石头一绊,一个踉跄摔倒在地。锥子立刻扑到我的身前,举刀就往我身上刺来,他的动作没有丝毫犹豫,眼神也充斥着冰冷残酷,宰我仿佛就跟宰一条狗似的。

    “不!”

    求助周晴不成的程依依突然大叫一声,猛地朝我扑了过来,压在我的身上,用她瘦弱的背,去挡锥子的刀!

    “你干什么!”

    我是真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完全没想到程依依会做这种事,立刻伸手就去推她。

    “我不!”程依依大叫着,眼泪从她脸颊上滑下来,“上次你帮我挡了一刀,这次换我帮你!”

    这是什么逻辑?

    我一个男人,受点伤无所谓,过几天就生龙活虎的了,她一个女孩子得要多久才好,更何况她的皮肤雪白滑嫩,留了疤多难看啊!

    “你快让开!”

    我大叫着,用力推她,但她就是不走,死死抱着我的脖子,温热的眼泪也淌到了我脖颈里,大有死也要和我死在一起的意思。

    这一瞬间,我突然想起了宋小鱼,宋小鱼之前也是这样奋不顾身地趴在吴云峰的身上。

    感动了我,也感动了赵虎他们。

    可惜,吴云峰并没有珍惜她。

    而锥子,更是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都没有,甚至连眼睛都没眨上一下,还是朝着程依依刺了下来,他可比我要很多了。我的眼睛都红了,只能把手抬起了起来,一把抓住了锥子的刀,尖锐的疼痛瞬间从中爆裂,鲜血也从我的掌心蔓延开来。

    锥子还要继续往下刺,但我死死抓着他的刀,并且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嘶吼。

    但可惜的是,肉掌哪能挡住刀啊,锥子的刀还是一点点刺下来,眼看就要刺中程依依的脊背了。

    与此同时,周晴也在求着吴云峰,她声音里夹杂着哭腔:“吴云峰,你快让他停手,你说话他一定听的……”

    可吴云峰还是推三阻四,说没法管啊管不了啊之类的,周晴一急,突然朝着我们这边跑了过来,狠狠推了一把锥子。锥子到底有伤在身,愣是被推得闪了一个趔趄,但他还是很快定住身形,并且面目愤怒地朝着周晴冲了上去。

    锥子这个疯子,疯起来真是谁都要捅。

    “住手!”

    吴云峰终于大叫出来。

    吴云峰可以不管我,可以不管程依依,但他不能不管周晴,毕竟那是他的女朋友。

    锥子停下了手,回头不解地看着吴云峰。

    程依依从我身上爬了起来,握住我流血的手,又看看我受伤的胳膊,眼泪再次吧嗒吧嗒流了下来。“呲啦”一声,程依依又把自己的袖子扯了下来,一块包住我的胳膊,一块包住我的手臂。

    周晴也在一边流着眼泪,蹲下身子对程依依说:“先去医院包扎下吧……”

    “你让开,不用你管!”

    程依依突然狠狠推了一把周晴,将周晴推倒在地。

    周晴坐在地上没有再动,只是低头抹着眼泪。吴云峰赶紧一瘸一拐地过来将周晴扶起,指着程依依说:“你他妈还有良心吗,要不是周晴帮你们求情,你和张龙那个废物还有命吗?”

    “不许叫张龙废物!”程依依瞪着吴云峰,咬牙切齿地说:“他可比你强多了!”

    吴云峰腰杆子一挺,不屑地说:“我就叫他废物怎么了?赵虎不在,他就是个废物,废物废物废物废物!你看他敢还半句嘴吗?”

    程依依气坏了,伸手就想扇吴云峰的巴掌,但我拦住了她。

    我知道,扇了就走不掉了。

    我斜着眼,说:“吴云峰,你不就是靠锥子吗?我问你,咱俩单挑,你敢不敢?”

    吴云峰也真是搞笑,他靠他爹,靠锥子,也有底气说我靠赵虎?

    吴云峰嘟囔着说:“谁跟你单挑啦?现在谁还玩单挑啊!”

    就知道他不敢。

    我哼了一声,没有说话,拉着程依依就走。

    好汉不吃眼前亏,以后报仇机会多的是,何必急于这一时呢?

    程依依这暴脾气,哪能容忍得了这些,但也没有办法,只能擦了一把眼泪,小心翼翼搀扶着我,准备和我一起离开了。但是锥子突然往前跨了一步,挡住了我和程依依的去路,同时回头去看吴云峰,显然是在请示吴云峰的意见。

    放,还是留?

    吴云峰正准备说话,周晴突然站了起来,流着泪说:“吴云峰,你别这样好吗,他俩都是我的朋友!你要还想动手,干脆连我一起捅了算了!”

    周晴说完,身子一闪,拦在我和程依依的身前。

    这种场面,对锥子来说无所谓的,他就是把我们三人扎个对穿都没问题。但他毕竟只是条狗,一条吴云峰的狗,所以要听吴云峰的意见。吴云峰明显一脸的恼火,显然很气周晴坏了他的事情,但他毕竟刚和周晴复合,也不好说点什么重话,只能无奈地说:“算了算了,你放他们走吧。”

    “你最好考虑清楚。”锥子认认真真地说:“过了今晚,以后想再报仇可就难了。”

    这话说得不假,我就再傻,以后也知道防了。

    而且,我回头叫了赵虎和二条,遭殃的反而是他俩了。

    吴云峰有些犹豫起来。

    但他看到周晴坚定的脸,还是无奈地说:“算了,你让他们走吧,我爸刚和他们和解,把事闹大了可不太好。不过张龙,话我可得说清楚啊,今晚不是我把锥子叫过来的,事后你可别在我身上缠。”

    吴云峰这话的意思是,让我报仇也找锥子去报,和他没有关系。

    这就把自己择出去了,不知道锥子什么感受?

    我看了锥子一眼,他的脸上没有表情,显然并不在乎。

    吴云峰都让放人了,锥子无话可说,只能退开一步。

    我和程依依朝着我车走过去,周晴想和程依依说话,但是程依依并没理她。

    吴云峰也拉着周晴的手,准备和锥子一起离开这了。

    “现在想走,来不及了!”

    就在这时,一道粗犷的声音突然响起,接着一个苹果核“飕”的一声凌空飞来,“啪”的一下正好打在吴云峰的额头上,吴云峰的脸上顿时汁液四溅。

    吴云峰“嗷”的叫了一声,擦了一把脸怒吼道:“谁啊!”

    “我,你大爷。”

    声音来自空中。

    众人震惊地抬起头来,就见饭店门口高挺的路灯上面,坐着一个身穿破衣烂衫的青年,一条腿搭在路灯上,一条腿甩在空中,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别看他穿得不怎么样,生得却是浓眉大眼,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嘴巴里还“咔嚓”“咔嚓”地啃着一个苹果。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