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046 祝你,马到功成

046 祝你,马到功成

作品:《龙抬头

    解决完吴云峰后就向周晴表白,这是我筹划已久的事。

    现在我做到了,可是……

    吴云峰的声音,就是化成灰我也能认出来。

    吴云峰怎么会在周晴身边?!

    现在是晚上十点多,一个已经算是“挺晚”的时间,两人怎么会在一起?

    我不敢想,一想就觉得浑身冰凉,从头皮到脚尖都在颤抖。

    我握着手机,刚想问个明白,周晴已经急匆匆说:“不跟你说了啊,我现在有点事。”接着便是“嘟嘟嘟”的忙音,周晴挂了电话。

    我不甘心,又回拨过去,但是周晴不接。又过了一会儿,周晴干脆就关机了,我的脑子顿时“嗡嗡”直响,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愤怒,浑身上下几乎都在发抖,我一直自认性格还算沉稳,唯独在这种事上淡定不了。

    没经历过,也没经验啊!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仔细分析着现在的局势,周晴和吴云峰确实是在一起,那么他们在一起干什么呢,是周晴自愿的,还是吴云峰绑架了她?

    周晴能接电话,绑架似乎不太可能。

    可是出于我的私心,我倒宁愿周晴是被绑架,否则后果真的让我害怕极了。

    我又给吴云峰打过去电话。

    吴云峰认识我的号码,接起来就骂:“给老子打电话想干什么?我告诉你,咱俩的事没完!”

    我早猜到不会完了,吴老邪和宋大鲵也不可能放过我,但我现在并不在乎这个,而是焦急地问:“你把周晴怎么样了?”

    吴云峰愣了一下,随即又说:“你还真以为你能泡上周晴啊,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有多远给我滚多远去!”

    接着就挂了电话。

    我的身子颤抖的更厉害了,浑身上下像是有火在烧,恨不得冲到吴云峰身前,将他揍得下半生不能自理。

    可我连他在哪都不知道,浑身的火更是没地发泄。

    我突然想起一个人来,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立刻给她打了电话。

    “程依依……”

    电话接通的一瞬间,我就喊出了这个名字。

    程依依是周晴最好的朋友,一定能搞清楚周晴在哪、在干什么!

    电话那头很乱,程依依似乎是在参加什么趴体,这个姑娘确实心大,昨天刚打完架,今天又嗨上了。

    “干什么?”程依依嘶吼着。

    “找个安静的地方和我说话!”我也冲她吼着,不只是为了让她听清,更是发泄我心中的焦虑。

    程依依现在还是挺听我话的,毕竟他爸那几十万欠款还得靠我拖着,而且我和程依依一起经历过不少的事,算得上是不错的好朋友了。程依依很快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问我怎么了,火急火燎的。

    我快速把刚才的事给她讲了一遍,声音绝望又有些颤抖地说:“他俩肯定是在一起,我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你别着急、别着急。”程依依劝慰着我:“我用人品保证,周晴不是你想的那种女孩,就算他俩这会儿真的是在一起,也一定是事出有因。你等一等,先让我问一问……”

    “好,好……”

    我挂了电话,把希望都寄托在程依依的身上。

    周晴虽然关机了,但是吴云峰的电话还能打通,希望程依依的进展能比我顺利一些。

    站在乱糟糟的小巷子里,一抬头就能看见洗头房里,二条和红红还黏腻地缠在一起,他俩越是甜蜜,越显得我凄苦。这都什么事啊,就好像长征两万五,眼瞅着快到终点了,又被国军给杀了一道!

    等待是漫长的、煎熬的,让我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度秒如年。

    电话终于响了起来。

    拿起来一看,却是赵虎。

    我很失望,却也不得不接电话,赵虎问我怎么样了,把二条送回去了没有。赵虎还是挺关心他这个兄弟的,说起来之前的事也没来得及和他讲,我便把刚才发生的事又原原本本说给了他。

    得知二条跟我借了十万块钱去追红红,还跟黑熊干了一架,赵虎叫了出来:“卧槽,那个婊子到底想干什么,搞点零花钱还不够,还想骗十万块啊!二条傻,你也傻吗,你怎么就拿钱了?你可真阔气啊,十万块说借就借!”

    赵虎对红红的偏见似乎很大。

    不过也没有错,谁对“小姐”偏见不大呢,正常人家的姑娘谁做这行,这个年头只要肯干就不会饿着自己,干这个的往往会和“骗钱”“好吃懒做”“认钱不认人”等标签联系在一起,所以也不能怪大家老戴有色眼镜看人。

    但是红红好像不一样些。

    我劝了赵虎几句,让他别对红红那么大的意见,还说二条挺喜欢红红的,两人在一起也蛮般配。

    “般配个鸟。”赵虎骂骂咧咧:“我兄弟一表人才,凭什么就要娶个小姐?”

    大概就和某些家长总觉得自家孩子最可爱一样,在赵虎眼里二条就是一表人才。我哭笑不得,说不然怎么样呢,你总不能棒打鸳鸯吧,对二条的刺激更大。赵虎也知道这个道理,只能嘟囔地说:“那个什么红红,最好从今天开始从良,以后敢做一点对不起二条的事,老子扒了她皮!”

    不管怎样,赵虎总算是暂时接受红红了。

    又和赵虎聊了一会儿,赵虎关照我一定要把二条送回去,才挂了电话。

    就是那么巧,程依依马上就打过来了。

    我立刻接起来,程依依告诉我说,打听清楚了。

    我连忙问她怎么回事,程依依却卖起了关子,笑嘻嘻说:“想知道啊,请我吃一顿饭!”

    听她这语气,就知道没什么事,否则她不会这么调侃。但我还是好奇,问她到底什么情况,还说吃饭没有问题,随时都行。

    “那就这么定了啊,你可欠我顿饭!”

    接着,程依依才给我讲了来龙去脉,刚才她先给周晴打电话,没打通又给吴云峰打。两人在电话里先骂了一阵子,不过最后还是和周晴联系上了,原来吴云峰刚做完手术不久,因为疼痛难忍,脾气异常暴躁,在病房摔了好多东西,还点名要求周晴来照顾他,不然就不接受治疗,输液就把针管拔掉。

    吴老邪没有办法,只好派人去叫周晴,好说歹说才把周晴请过去了。

    有了周晴,吴云峰果然安稳很多,不骂人了也不摔东西了。

    不过周晴也很烦啊,她现在特别讨厌吴云峰,过来医院也是迫不得已,说是等吴云峰睡着了马上就走。

    原来是这么回事。

    但我还是紧张地问:“吴云峰不会对周晴怎样吧?”

    程依依说:“老哥,你把吴云峰打成什么样了你没点数啊,吴云峰这会儿还在病床上躺着,他倒是想怎么样呢,他有那本事吗?”

    也是,吴云峰废了条腿,想做什么也有心无力了。

    可我还是担忧地说:“那也不能老这样吧,他要一直在床上瘫着,周晴还照顾他一辈子啊?”

    吴云峰就像个打不死的小强,我都三番五次警告他别纠缠周晴了,结果还是缠着周晴不肯放手。宋大鲵也是,准女婿老惦记着别的女人,他这个准岳父就不发火啊?

    我就纳了闷了,吴云峰真是记吃不记打啊,难不成我揍得还不够狠?

    看来上次不该心软放他一马!

    程依依说:“你放心吧,周晴又不傻,怎么可能一直照顾他呢。这次是出于人道主义才去看望吴云峰的,一会儿就回家了,以后不会再去。”

    我也松了口气,心想自己是想多了,周晴怎么可能和他旧情复合,吴云峰都派锥子去捅周晴了,周晴缺了心眼才会回头。

    我说周晴也是,怎么不和我说清楚呢。

    程依依说:“她不是怕你多想吗?”

    我说我有那么小气吗,她什么都不说,我才会多想呢。

    我和程依依聊了一会儿,心情顿时好了不少,后来又讲起了表白的事,说刚才没成功,打算再来一次。程依依说好啊,什么时候?我说我怕夜长梦多,不如就明天吧。

    程依依说行,明天晚上帮我安排一下,再多叫几个以前的同学做见证,争取来一次盛大而浪漫的表白,能够让人铭记一生的那种!

    程依依在这方面堪称天才,不愧是谈过很多恋爱的达人,听着她的策划,我心里挺痒痒的,感觉成功就在眼前,我和周晴马上就要在一起了。

    但是出于长久以来的自卑,我还是有些担心地问:“能成功吗?万一周晴不答应呢?”

    程依依说:“怎么可能不成功呢,也不看看是谁帮你!”

    程依依吹嘘了一阵自己,又说:“哎呦,张龙,我还以为你和以前不一样了,怎么还是一副窝囊样啊,你打吴云峰的豪气哪里去啦?你放心吧,我帮你探过好几次口风了,周晴现在绝对心里有你,只要你真诚一点、勇敢一点,绝对十拿九稳!”

    有了程依依的鼓励,我的心里顿时踏实不少,勇气也倍增了,说好,那就明天晚上,我正式向周晴表白!

    程依依也豪气地说:“祝你马到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