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045 我,如坠冰窟

045 我,如坠冰窟

作品:《龙抬头

    二条或许做别的不行,砍人却很擅长。

    在旧城区近乎无敌的锥子在他面前都没还手之力,更别提什么黑熊了。黑熊根本不是二条的对手,身子晃了两下就倒下去,这个结果我早料到了,一开始就没计划插手,只是同情黑熊的遭遇而已。

    红红都吓傻了,坐在床上呆呆地看着这一幕。

    屋外的女人们听到动静,纷纷把头伸进来看,看到倒在地上的黑熊,顿时吓得惊叫连连、落荒而逃。

    二条稳稳地站着,插在腰间的杀猪刀还在滴血,让他看上去真的像是一个孤冷寂寞的刀客。

    在砍人的时候,二条总是格外冷酷。

    “你给我等着、等着……”黑熊到底是比一般人更抗揍,捂着自己的肚子往外爬去。

    我没拦着,我也觉得他该找个医院包扎一下。

    黑熊离开以后,红红像是反应过来什么,立刻跳了起来冲到二条身前,一边推着二条一边急匆匆说:“你快走,黑熊会回来报仇的!”

    看得出来,黑熊在这一片恶名远扬,谁都怕他。

    “我不走!”二条挺直了身子:“随便他来报仇,我要是眨下眼睛,都算我输!”

    在打架上,二条确实没怕过谁。

    这位昔日的职校第一刀客,据说迄今为止没有败绩,最多的时候遭到二十多人围攻,还能轻轻松松地全身而退,连赵虎都不知道他的极限在哪。可惜红红并不知道这点,她还以为二条捅倒黑熊只是偶然,所以仍旧在劝着二条,希望他能早点离开。

    “我不走,我不走!”二条像个犯倔的孩子,一屁股坐在了床上,嚷嚷着说:“我要让你知道,我是可以保护你的!”

    红红真是急坏了,只好转头求救于我,让我赶紧把二条带走,否则一会儿黑熊带人来了,想走都走不了了。

    但我并不担心,撇着嘴说:“我可劝不走他,你还不知道他多倔啊?”

    二条昂着头说:“红红,你相信我,我可以保护你!我现在没什么钱,可我一定会努力的,刚才那十万你先拿着给你妈看病,如果不够再和我说,我会想办法的!”

    我走过去,将那一塑料袋钱交到红红手里。

    红红半晌没吭声,突然蹲下身去,抱头呜呜哭了起来。

    “你怎么了?”二条慌了起来,伸手去摸红红的脸。

    “你怎么那么傻!”红红抬起头来,泪流满面地说:“你不觉得我很脏吗?”

    “不,你在我心里是最干净的。”二条捧着红红的脸,他的眼神纯真、语气坚定。

    “……”红红没有再说话了,扑进二条的怀里大哭起来。

    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无论二条还是红红,都很卑微地活在这个世上,扔在人堆里都是不起眼的存在,可他们还是很努力地爱着,很努力地绽放着自己的光。

    看着相拥而泣的两人,我的内心当然很受触动,忍不住想给周晴打一个电话了。

    就在这时,门外却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捅了我一刀的那个王八蛋就在这里!”

    是黑熊的声音,竟然这么快就回来了,而且听声音至少有十多个人!

    我吃惊地朝门外看去,果然是黑熊捂着肚子进来了,这家伙的抗打能力也太强了,挨了一刀不想着去医院,竟然第一时间回来报仇。

    这种老无赖的逻辑,有时候真是想不通。

    黑熊身后,果然影影绰绰地跟着十多个人,个个手里拿着家伙。

    虽然我对二条挺有信心,但也不敢保证他能对付这么多人,手忙脚乱地从旁边抄了一把椅子。红红也听到了外面的声音,面色慌乱地说:“二条,黑熊带人来了,你赶快走!”

    二条当然不走。

    二条“唰”地拔出刀来,面朝门口、气势万千。

    黑熊捂着肚子,鲜血渗出了一大片,跌跌撞撞地走进来,指着二条说道:“就是他,这个疯子捅了我一刀!”

    “黑熊啊黑熊,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在自己的地盘还能叫人捅了,还得叫我过来帮你报仇,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啊……”跟在黑熊身后的人漫不经心地说着,语气却是懒懒散散的,甚至有着一丝丝戏谑,显然对自己很有信心,很少会把别人放在眼里。

    这人敢这么笑话黑熊,显然在旧城区也是有一号的,起码地位不会比黑熊差。

    但是他的声音有些熟悉。

    我定睛一看,竟然是大飞!

    嚯,黑熊找来帮忙的人竟然是大飞,看来黑熊混得确实不怎么样,连自己的兄弟都没。

    “别他妈废话,先帮我干了那个家伙再说!”

    黑熊咆哮着,一半出于愤怒,一半出于痛苦,肚子上的伤让他疼痛难忍,报完仇后还要急着上医院去。

    “知道啦,知道啦……”

    大飞闲庭漫步一般走了进来,嘴上还叼着一根牙签,别提有多潇洒了。

    大飞先看到我,愣了一下。

    “张龙?!”

    接着,大飞又看到二条,更是目瞪口呆。

    大飞亲眼见过二条和锥子打架,知道二条有多厉害,看到二条手里的刀,腿肚子先哆嗦起来。

    “就他!”黑熊指着二条,冲大飞怒吼:“打啊!”

    大飞哪里敢打,哆哆嗦嗦。

    二条看不清楚,也听不清楚,但他知道敌人来了,挥舞着杀猪刀冲了上来。

    “干爹!”大飞张大嘴巴,嘴里的牙签都掉了,用尽所有的力气大喊:“饶命啊!”

    二条终于听到了一点声音,停下动作愣愣地看着大飞。

    躲过一劫,大飞呼哧呼哧地喘着气,还擦了擦额头上落下的冷汗。

    旁边的黑熊也傻了:“你……你叫他啥?”

    “干爹啊,这是我干爹。”大飞看着还在头顶的刀,继续擦着冷汗。

    黑熊看看二十出头的二条,又看看三十多岁的大飞,脑子显然有点不够用了,眼神迷茫地说:“为什么啊?”

    “你还记得我爹不……”大飞擦着冷汗说道:“那个叫赵虎的……”

    “记得,那可是个猛人,不是坐牢了吗……”

    “前不久出来了……这是我爹最好的兄弟,你说我该不该叫他干爹?”

    黑熊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神色有些复杂地看着二条,似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挨刀了。

    “干爹,我真不知道是您……”大飞讨好地看着二条,点头哈腰地说:“打扰您老的兴致了,实在不好意思,我这就走。”

    趁着二条的刀还没落下,大飞赶紧就往后撤,黑熊也退了出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二条却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手里还举着刀,左看看、右看看,疑惑地说:“人呢?”

    我走过去,将他的刀按下来,说没事了,刚是大飞,已经走了。

    我不知道二条的眼睛和耳朵是怎么长的,越黑的地方越能看清,越熟的朋友越能听清。

    我和二条算是熟了,我俩交流也越来越清楚了。

    “原来是大飞啊……”二条不屑地“嘁”了一声,“吓也吓死他了!”

    不算夸张,确实如此。

    二条回过头去,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冲红红说:“现在相信我能保护你吗?”

    红红已经完全傻住了。

    毕竟在她心里,无论大飞还是黑熊,都是恐怖到极点的人物,也是旧城区里无数人的噩梦。可是这些人物,在二条面前竟然乖得像孙子一样,甚至连“干爹”都叫出来了。

    这让红红怎么能不吃惊,怎么能不震撼?

    因为在洗头房工作,红红和她的姐妹们没少被地痞流氓骚扰、欺负,红红不止一次地想过以后要找一个强大的男人来保护自己。

    现在看来,这个强大的男人似乎就在自己面前。

    红红激动的泪流满面,再次扑到了二条怀里,两人也再次相拥在了一起。

    我在感动之余,突然发觉二条泡妞的功夫真不是一般的强,他的勇气、胆量和魄力也远胜于我。

    不得不说,我被他感染了,浑身上下仿佛充满力量。

    我悄悄退了出去,一方面给他俩留下独处的时间,一方面也想办办我自己的事。

    站在这条乱糟糟的小巷子里,我拨通了周晴的电话。

    过了很久,周晴才接起来。

    “还在生我的气吗?”我问。

    “没有。”周晴的声音很低:“程依依都和我解释过了。”

    “嗯,那就好。”我长长地松了口气。

    “还有事吗?”周晴问我。

    听她的声音,似乎心情不是太好,或许就像程依依说的,还没彻底“接受”这件事吧。

    “有……”我赶紧说着,生怕她挂了电话。

    接着,我深吸口气,说道:“周晴,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好吗?”

    这一句话,我真是鼓足了所有勇气才说出来的,毕竟已经在我心里憋了很多年很多年了。

    说出这句话后,我突然觉得轻松了很多。

    接下来,就等周晴的回应了,我相信我们之间的感情,我们真的只差一层窗户纸了,就连程依依都是这么说的。

    我们,终于要在一起了吧?

    然而让我意外的是,周晴竟然沉默下来,半晌没有声音。

    “周晴?”我说:“你说话呀!”

    电话那边还是没有声音,只有周晴浅浅的呼吸。

    我正觉得奇怪,听到那边突然传来一个模糊不清的声音:“谁啊?”

    周晴旁边显然有人。

    听到这个声音,我如坠冰窟,浑身冰凉。

    是吴云峰。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