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044 我能保护你的 为旧故衷情的第5枚玉佩加更

044 我能保护你的 为旧故衷情的第5枚玉佩加更

作品:《龙抬头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二条这样,我还以为他就是个什么都不懂、心智像个孩童一样的人。

    后来我才知道,二条的眼睛虽然不好使,但是他有一项特殊的本领,身处越黑的地方视力越好,甚至比正常人还好。在放烟花的地方,红红和我说的一切,二条看得清清楚楚。

    因为耳朵也不好使,所以二条早早就掌握了通读唇语的能力。

    “我知道她是干什么的了,可我一点都不后悔和她认识。”

    “我都这样子了,还有什么资格嫌弃别人呢?”

    “她真的是我见过最温柔最美丽的女孩,我想和她在一起,想和她过一辈子。”

    之前和赵虎通电话的时候,我也知道了二条和红红是怎么认识的,说起来还挺有意思的——赵虎和二条有次在街上走,恰好和红红擦肩而过,二条不知抽了什么风,非说那是他的真命天女,让赵虎帮忙去要联系方式。

    赵虎托人查了一圈,才发现是个小姐。

    赵虎当时骂了句街,但也扛不住二条纠缠,只好安排两人见面,每次都是赵虎出钱。

    两人什么都没做过,就是吃吃饭、聊聊天,但是二条每次都很开心,不止一次说过要娶红红。

    二条每次这么说的时候,赵虎都会骂一句街。

    但二条是认真的。

    二条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可我没能力啊,我工作好几年了,也才攒了几千块钱……我好恨自己啊,我怎么就这么没用……张龙,你有钱的话,就借我十万吧,我这辈子就是给你当牛做马,也一定会还清你的……”

    二条似乎想给我跪下,但是车里空间有限,他根本就转不过来,腿也弯不下去。

    我把车停在路边,用手搀住了他,说二条,我借给你。

    二条哭得更加凶了,泪水糊满他整张脸,不断对我说着:“谢谢、谢谢!”

    其实我这个人挺抠门的,以前连饭都吃不起,确实是穷怕了,经常一毛不拔。之前红红和我说她妈的事,我心里也只是咯噔一下,但也并没圣母病泛滥,一来我和红红根本就不认识,二来我也没有阔到到处撒钱的地步,这可都是我二叔的血汗钱啊。

    但是二条就不一样了。

    二条帮过我的大忙,锥子就是他干掉的。而且,我和赵虎是结拜关系,他又是赵虎的好兄弟,我不可能不管他的。

    俗话说救急不救穷,二条现在确实很急。

    我拉着二条来到服装厂里。

    现在是晚上了,去银行取钱也不可能,好在厂里有一部分现金。我直接给二叔打了个电话,他让我去他办公室的保险柜里拿钱,二叔比我大气多了,对钱也不是很看重,经常仗义疏财,工人谁要借钱,通常都没问题。

    我用塑料袋把钱包好,回到车上交给二条。

    二条抚摸着一茬一茬的钱,再次哭了出来:“张龙,只要我二条还活着,就永远记得你今天的恩情!”

    我拍拍他的肩膀,说没那么严重,走吧,去找红红。

    红红说了,这是最后一天上班,如果今天不能把她留下,以后想再找她就困难了,所以必须抓紧时间。我又载着二条,回到红红工作的洗头房前,玻璃门里还是一堆浓妆艳抹的女郎,我一眼就看到了红红,她坐在沙发上低着头,心情很低落的样子,和其他叽叽喳喳的女孩形成鲜明对比。

    二条捧着塑料袋,急匆匆地走进门里。

    我也紧随其后。

    “红红、红红!”二条急切地叫着,生怕红红已经走了。

    洗头房里灯光明亮,二条什么都看不清。

    红红抬起头来,惊讶地说:“你怎么又回来了?”

    其他女郎则是一片大笑,各种讥讽之词不绝于耳,二条在她们眼里就是一个笑话,唯一作用就是拿来让她们取乐。好在二条听不清楚,哪怕再多的人说话,他也只能听到红红的声音。

    我倚在门上,突然觉得这还挺浪漫的。

    整个世界,我只听得到你的声音。

    循着声音,二条迅速来到红红面前,将手里的塑料袋往红红身上一放,急切地说:“红红,我把钱拿来了,你别嫁给别人!”

    红红打开塑料袋,吃惊地发现里面是一茬又一茬的红票子。

    其他女郎也都傻了眼,看上去像是白痴一样的二条,是怎么拿出来十万块钱的?

    “你怎么……”红红一脸诧异。

    不等她说完话,二条就握住了她的手,说:“红红,我想娶你!”

    红红低下了头,没有说话。

    眼泪,一颗颗地掉下来。

    “你怎么了?”二条紧张地说:“你在哭吗?”

    “二条……”红红轻轻地抽泣着:“你把钱拿走吧,我是不会嫁给你的。”

    “为什么?”二条的生意都在颤抖。

    “我被人欺负怕了。”红红低声说道:“我需要一个能保护我、为我遮风挡雨的男人。”

    红红一边说,一边把自己的手从二条手里抽了出来。

    显然,红红并不认为二条有这样的本事。

    是啊,一个又聋又瞎,几乎什么都干不了的男人,怎么为心爱的女人撑起一片天呢?

    但是二条仍旧紧紧握着红红的手,语气坚定地说:“我可以的,我能保护你的,你相信我!”

    红红摇了摇头,还是把手抽了出来,说二条,你走吧,谢谢你的一片心意……

    二条还想再说什么,红红已经站起身来,朝着里面的房间走去。

    “红红、红红……”

    二条慌了,他不知道红红去了哪里,两只手在空中乱摸、乱挥,一塑料袋钱也撒了一地,其他女郎纷纷上去拾抢,但是被我骂了一句,都才不敢动了。我叹了口气,上去把钱收拾好了,又拉着二条的手,说咱们走吧。

    “不,我要找红红!”

    二条的力气很大,一下就把我推开了。

    我正准备再去拉他,洗头房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浑身酒气的大汉走了进来。房里的女郎们看到这个大汉,浑身都是一个哆嗦,本能地就往后躲,似乎很怕这个大汉。

    “是黑熊来了,怎么办……”

    “我可不接他的客,上次有个姐妹被他玩了,足足一个星期没有下床!”

    “关键是他玩完了不给钱,这种男人最让人恶心了!”

    “你小声点,被他看中就完蛋了……”

    几个女郎窃窃私语,扭头的扭头,玩手机的玩手机,争取不和黑熊的目光对上。

    黑熊?

    我对这个名字还是有点印象的,知道他在老城区和大飞是齐名的人物,不过他混得没有大飞好。大飞起码有自己的产业,也不愁钱,这位黑熊则是典型的无赖,喝多了酒就到处闹事、打架,大家看到他就头疼,恨不得躲远远的。

    黑熊醉醺醺地走进来,一眼就看到了准备进里屋的红红。

    “哎,小美人,你去哪里,陪爷睡一觉啊……”

    黑熊乐呵呵的,一把扯住了红红的胳膊。

    其他女郎都是一脸同情地看着红红,看来这个黑熊确实恶名远扬,就连小姐见了他都头大。

    红红脸色骤变,声音都颤抖起来:“熊爷,我今天身子不舒服……”

    “操,给脸不要脸!”

    黑熊骂了一声,一巴掌就把红红扇倒在地。

    接着,黑熊又弯下腰,将红红扛在自己肩上,朝着里屋的床上走去。红红求着饶,不断和黑熊说身体不舒服,但是黑熊根本不吃她这一套,一把将红红扔在床上,就开始撕她身上的衣服。

    二条听不清楚黑熊的声音,却能听到红红的声音,知道红红有麻烦了。

    “怎么回事?”二条紧张地问着,也往里屋走了进去,“红红,你怎么了?”

    黑熊的好兴致突然被人打扰,火冒三丈地回头骂道:“哪来的瘪三,给老子滚!再敢打扰老子,扒了你皮!”

    但是二条不听,仍旧往里走着,口中叫着红红。

    “操!”

    黑熊更加暴怒,朝着二条走了过去。

    “二条,走啊、走啊!”被撕烂衣服的红红大叫着,虽然她并不打算嫁给二条,但也不想看到二条白白挨打。

    二条没听,还是往里走着。

    “红红,有人欺负你了吗,我现在就来保护你……”二条愈发紧张起来。

    “哪来的瘪三!”

    黑熊骂了一声,已经走到二条面前,举起砂锅大的拳头狠狠砸了过去。

    黑熊对自己的拳头显然很有自信,老城区里被他一拳打倒过的人不在少数,甚至大飞都不敢在他面前嘚瑟。

    眼前这个弱不禁风的小子,怕是要被他一拳打去半条命了。

    黑熊这么想着,但是拳头突然停了下来。

    因为二条的手举了起来,牢牢抓住了黑熊的拳头。

    黑熊大吃一惊,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看上去像是白痴一样的人,竟能轻而易举地抓住他的拳头。

    估计是喝多了。

    黑熊这么想着,又举起另外一个拳头想砸过去。

    但是一柄刀已经捅入他的腹中。

    黑熊的眼神涣散,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的人,身子一点一点失去力气,最终慢慢倒了下去。

    二条收回了刀,插在自己腰间,冲着红红平静地说:“你看,我能保护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