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043 二条,泪流满面

043 二条,泪流满面

作品:《龙抬头

    从赵虎的只言片语中,我大概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言简意赅,就是二条的女朋友,其实是个干特殊职业的,也不知道两人怎么搞到了一起,反正二条每次去见她的时候,赵虎都会提前安排、提防露馅(就是花钱),确保二条不会看到真相。

    二条在“砍人”方面很有天分,但在其他方面近乎一个孩童,精神更是十分脆弱,承受不了丝毫打击。

    ——硬要打个比方的话,二条就像《暗算》里的瞎子阿炳,天赋异禀,却又异常脆弱。

    赵虎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所以有意无意地减少二条去见女朋友的次数,希望他能慢慢忘记那个只认钱不认人的婊子。结果就疏忽了这么一会儿,我就把二条带过去了。

    “快把他拉出来,快!”

    赵虎急躁地叫着,让我知道这是一件非同小可的事,我立刻跳下车去,朝着那间洗头房奔去。

    但是已经迟了,二条已经走了进去。

    二条平时走路都不利索,今天竟然走得这么顺畅,爱情的力量实在伟大。

    我现在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二条不太灵光的眼睛和耳朵上,希望他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不然我就成罪人了。我的速度挺快,几乎是跟着二条的脚后跟进去的,二条进门就说:“红红,我来啦!”

    二条欢天喜地,就好像要过年似的。

    洗头房里,众多女郎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便爆发出一片哄堂大笑。

    “红红,你男朋友来啦!”

    “红红,又有钱赚,赶紧去呀!”

    “哎呦,我咋就碰不到这么痴情的男人,真是羡慕死我啦!”

    这些女人你一言我一语,嘴上说着羡慕红红,语气里却尽是嘲讽,显然很看不上二条,才拿这事开红红的玩笑。虽然是鸡,但是也有看不上的男人。洗头房里坐着七八个女郎,我也不知道哪个是红红,就觉得脑子嗡嗡直响,担心二条已经什么都知道了。

    还好,二条的眼中仍旧一片迷茫,疑惑地说:“好多人啊……红红,你在哪里?”

    我赶紧把二条拉出门外,说咱们找错了,还没到地方呢。

    二条疑惑地说:“不能吧,就是这啊,我来好几次了,怎么可能找错。”

    我说真找错了,刚才我多开了一个路口。

    “二条!”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身后突然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

    “红红!”二条兴奋地转过头去:“我就知道我没找错地方嘛,你店里刚才好多人,都是谁啊?”

    我也回过头去,看到洗头房门口站着一个女孩,刚刚二十出头的样子,穿着打扮也很符合她的职业,小粉裙、渔网袜、浓妆艳抹,实话说长得不是特别好看,但有一种独特的气质,可能是因为年轻,整体还挺吸引人的。

    这样的女孩往洗头房里一坐,也算是活广告了。

    原来她就是红红。

    据说男人有两大爱好,一是拖良家下水,二是劝妓女从良,此时我也是一样的想法,这么漂亮的一个姑娘,怎么就堕落风尘了呢?

    二条对红红的声音十分敏感,连珠炮一样地问着红红,红红也耐心地解释着:“都是隔壁来窜门的,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啦?”

    “我很想你!”二条几步走到红红身前,抓着红红的手说:“我真的很想你!”

    二条的眼中仍旧一片大雾,但他很努力地看着红红,眼神之中充满温柔。

    红红笑了笑,正要说话,突然看到了二条身后的我,说那是谁?

    “哦,忘了给你介绍。”二条立刻转过身来,指着我说:“他叫张龙,是我的朋友,是他带我来的。”

    此时此刻的二条,像个正常人一样对答如流,原来除了赵虎,还有红红能够做到这点。我一直觉得,能和二条交流的人都不是一般人。红红有些意外地看着我,似乎不敢相信二条还有其他朋友,我赶紧说:“我是通过赵虎认识二条的。”

    红红当然认识赵虎,当即“哦”了一声,表示明白。

    提到赵虎,我突然想起什么,立刻从口袋里摸出五百块钱递给红红。赵虎说过,每次带二条过来,都会提前给红红点钱,让红红扮演一下二条的女朋友。我不知道得多少钱,但估摸着五百应该够了,不能比那个一次还贵吧。

    让我意外的是,红红竟然没收,反而冲我摇了摇头,轻声对我说了一句:“我陪陪他就好了,不用给钱。”

    看来红红也挺了解二条,知道他听不到什么样的声音。

    但是,好像和赵虎说的“只认钱不认人”不太一样啊!

    我还没来得及多想,红红就主动挽起了二条的手,柔声说道:“二条,你还没吃饭吧,我们一起去吃个饭!”

    “好啊。”二条开心地像个孩子:“你店不用看啦?”

    “没事,朋友帮忙看着。”

    红红和二条手挽着手,朝着巷子的更深处走去。

    我:“……”

    无论怎么看,我都像个多余的人,但我作为二条此刻的第一监护人,只能迈步跟了上去。红红和二条来到一家火锅店,面对面地坐下,点了清汤锅底,接着又点了不少的菜。

    已经彻底入夜,我也肚子挺饿,但又不想打扰他俩,所以另外坐了一桌,自己吃自己的。

    对我来说,看好二条就够了。

    但说实话,接下来的一幕挺让我惊讶的,因为红红对二条实在是太好了,甚至连菜都会帮忙捞出来,吹凉了再放到二条碗里。

    一颗颗甜蒜也都剥好了皮才放进二条嘴里。

    二条幸福地笑着,红红也幸福地笑着。

    要是不知道这两人的身份,真就以为他俩就是一对热恋的情侣。

    就在这时,赵虎再次打来电话。

    “现在怎么样了?”赵虎着急地问我:“把他拖出来了没有?”

    “没有。”

    我看着正和红红腻歪着的二条,将之前所发生的一切,以及现在正在发生的一切,包括红红没要我的钱这事,统统都讲给赵虎听了。

    “怪了。”电话里面,赵虎嘟囔着说:“这个婊子怎么突然转性了?”

    红红是婊子不假,但我突然不想听到赵虎这么说她。

    “别这么说。”我说:“她挺好的。”

    赵虎也无所谓:“二条没事就行,你可得把人看好了啊,一定得把他安全地送回来。”

    我说你放心吧。

    红红和二条吃完了火锅,又手挽着手到外面散步去了。

    这片商贸集散地确实是乱,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有,门店一个接着一个。但是再长的街,也终究有走完的时候,两边的门店渐渐稀少,天上的星星倒是愈发明亮起来。

    在最后一个路边摊的大爷手里,红红买了一大把的仙女棒,然后走到彻底黑暗的地方,用火点燃。

    璀璨的烟花绽放光芒,点亮了一小片的夜空。

    “二条,能看见吗?”红红摇动烟花,在二条的眼前晃着。

    “能看见一点。”二条傻傻地笑着。

    “那就好,你先放着,我一会儿过来。”

    红红往二条手里塞了一大把烟花,接着朝我这边走来。

    我赶紧站直了身体。

    “我要走了。”红红拢了拢耳边的碎发,对我说道。

    “啊……”我看看不远处捏着烟花傻笑的二条,“你不和他说一声啊。”

    “没法说……”红红说道:“今天是我上班的最后一天,家里给我介绍了门亲事,我要回去结婚了。”

    我终于理解了“我要走了”的意思。

    干红红这一行的,好像都是这样,赶上一段时间,再随便找个人嫁了。

    为什么不能是二条呢?

    红红的表情冷漠:“我妈重病,只差最后十万,就能攒齐手术费了,那个人能提供给我。好了,不多说了,你和赵虎照顾好二条,他是个挺单纯的男孩,别让我伤到他了,就说我到外地打工去了。”

    说完这番话后,红红转身就走,都没和二条告别,二条当然一无所知,还傻呵呵地挥舞着仙女棒。

    我长长地叹了口气,朝二条走了过去。

    “二条,红红说朋友找她有事,着急先过去解决呢,让我送你回家。”

    什么去外地打工了,我可说不出口,回头让赵虎和他说吧。

    “哎,怎么都没说一声啊……”

    二条垂头丧气,却也没有办法,只好跟我回到车上。

    我载着他往回返。

    不过二条还挺单细胞的,不一会儿就恢复了亢奋状态,不断跟我炫耀红红,问我红红是不是一个很好的女孩,是不是又温柔又漂亮?

    我能说什么呢?

    我只好说是是是、对对对,你女朋友是全天底下最漂亮的!

    “嘿嘿嘿……”

    听我夸奖红红,二条别提多开心了。

    “对了张龙。”二条突然说道:“你能开这么好的车,一定挺有钱吧?”

    我说没有,这是我们单位的车。

    “哦……那你当司机的,应该也赚不少吧?”

    “也还凑合,手头有点积蓄吧。”我以为二条就是随便聊天,所以我也随便应付。

    “那你能不能借我十万块钱?”二条突然说道。

    我吃惊地看着二条。

    二条转过头来,已经泪流满面。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