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041 要废他,先废我

041 要废他,先废我

作品:《龙抬头

    对二叔和赵王爷来说,仿佛只要不伤害到我,谁当替死鬼都无所谓,所以才想出了这个主意,既给了吴老邪和宋大鲵交代,又不会落下个太霸道的名声,可谓两全其美。

    可是二叔答应过我不会让赵虎出事的!

    出来的时候,我还和赵虎信誓旦旦的保证,一定不会让他有事,结果转眼间就被打脸了,这让我怎么和程依依交代,怎么有脸面对赵虎?赵虎帮了我忙,还要做我的替死鬼,我都觉得自己无耻透了。

    这都不配当人。

    所以不等别人说话,我就第一个喊了出来:“不行!”

    二叔瞪了我一眼,说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插嘴!

    虽然我已经二十出头,可在二叔眼里仍旧是个小孩子。

    我一向很听二叔的话,可是今天实在看不下去了,说二叔,我们不能这样做事,赵虎帮了我忙,还要废他条腿,也太过分了点!

    在别人看来,二叔一向霸道、狠辣,可我知道他有一定底线,大体还是比较正义和正直的,今天做出这样的事实在匪夷所思,按理来说不应该啊。但无论我怎么说,二叔对我也只有一句话:“这事和你无关,你别管了。”

    我怎么可能不管?

    赵虎是我带过来的,我当然要保证他的安全!

    我一时心急,吼了一声:“那就卸我的腿,反正不能去动赵虎!”

    与此同时,赵虎也反应过来了,指着赵王爷的鼻子就骂了起来:“老东西,你还想卸我的腿,看我不把你给踢死!”

    赵虎和赵王爷,别看两人都姓赵,却是五百年前的冤家,从在饭店门口就不对路,现在矛盾终于彻底激化,赵王爷当场咆哮一声,朝着赵虎扑了上去。

    赵王爷刚才独斗十多个身强力壮的青年不落下风,足以说明他很能打。当然赵虎也挺能打,真像一头猛虎似的,咣当咣当就跟赵王爷干在一起,两人似乎旗鼓相当,砸翻了不少桌椅,从这头干到了那头。

    二条有些懵逼,一双大雾似的眼睛看来看去:“怎么回事,打起来了?”

    吴老邪和宋大鲵也看懵了,两个老家伙缩在一边不敢说话,眼神紧张地盯着赵王爷和赵虎。终究,还是赵王爷更猛一些,突然把赵虎死死按在地上,又从旁边地上捡起一柄勺子,就朝赵虎的小腿狠狠扎了下去。

    虽然不能带刀,但是他们总能找到趁手的家伙。

    “我让你狂!”

    赵王爷怒吼一声,就要废了赵虎的腿。

    我哪里还看得下去,连忙扑了上去,狠狠推了赵王爷一把,赵王爷猝不及防,翻出去一个跟头,从赵虎身上滚了下去。赵虎起来,骂骂咧咧地就要往赵王爷身上扑,但我二叔已经杀到,狠狠一脚踹向赵虎。

    我的老天爷,我都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子的!

    我肯定不能让赵虎受伤,猛地抱住二叔的腿,同时对赵虎大吼:“走啊,快走!”

    “龙,别管闲事!”二叔肯定不会伤我,所以这脚并没用力。

    赵虎回头看了一眼,但他知道我二叔的厉害,并不敢和二叔过招,撒腿就往外面跑去,同时还叫了一声:“二条,走!”

    别看二条的耳朵不好使,对赵虎的声音却挺敏感,立刻跟着赵虎奔了出去,赵虎往哪拐他就往哪拐,一溜烟就没了影子。二叔和赵王爷还要去追,一颗石子突然激射而来,挡了一下两人的路,接着好又来的老板辫子已经走了进来,骂骂咧咧地说:“你们搞什么鬼,在我的地盘打架,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辫子在我们当地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谁都不会轻易惹他,一时间二叔和赵王爷,还有吴老邪和宋大鲵,都纷纷和辫子说好话,还说有什么损失,一定照价赔偿。

    辫子这才骂骂咧咧地走了。

    经过这么一闹腾,赵虎和二条已经跑远,想追也追不上了,赵王爷对吴老邪说:“就刚才那个赵虎,我肯定不会放过他的,一定会给你个交代的!”

    吴老邪说行,那就等着你的好消息了!

    像赵王爷这样的人,如果真要和赵虎过不去,赵虎以后的日子就难过了。

    我实在听不下去,心里也别提多窝火了,抬腿就往外面走去,二叔叫了我两声,但我没应。

    我对二叔真的很失望,他和我心里的形象不一样了。

    出了饭店,我给赵虎打电话,但他没接。我想了想,他应该是回家了,便开车往他住的地方去了,路上觉得心里愧疚,又买了点熟肉、小菜,我知道赵虎看不上这些,但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到了赵虎家里,他和二条果然已经回来了,正在厨房里面摆弄一只已经褪好毛的鸡。二条生火,赵虎往鸡肚子里塞葱姜蒜,正忙活着,赵虎大叫一声:“二条,你看清楚,别把我外套点了!”

    厨房挺热,赵虎的外套搁在一边。

    二条:“说什么呢,我有那么瞎吗?”

    一边说,一边把赵虎的外套丢进炉灶。

    赵虎含糊不清地骂了两声,但也没有办法,只能继续做鸡。

    感觉赵虎并没有受之前的事影响,回来该干嘛还干嘛,但我心里还是过意不去,拎着吃食和二条的杀猪刀,垂头丧气地走了进去。

    一进去,我就低着头说:“虎子,对不起啊!”

    赵虎抬起头来看见是我,有些恼火地说:“张龙,不是我说你啊,跟你出去一趟差点腿都废了!那个赵王爷真不是东西,还有你二叔,为虎作伥……”

    赵虎说得都对,我也只能躺平任嘲,低头一声不吭。

    但是赵虎说着说着,突然就不说话,眼睛盯着我手里的塑料袋:“那是什么?”

    我赶紧把塑料袋提了起来,说是一点熟肉,有牛肉、驴肉,还有猪大肠……

    “哎呀!”赵虎三两步就窜了过来,一把提起我手里的塑料袋,眼中精光直冒,“有什么可对不起的,是你二叔和赵王爷做得不对,跟你无关!再说,我不是没事吗,还说那些干嘛,来来来,吃吃吃!”

    我看出来了,赵虎虽然不喜欢钱,但是他喜欢吃。

    鸡炖好了,熟肉也都摆在盘里,我和赵虎、二条坐在院子里的大槐树下。

    “好香。”二条抽了抽鼻子:“能叫我女朋友一起来吃吗?”

    这是二条第二次提她的女朋友了。

    赵虎说道:“吃你的吧,下回再叫!”

    这也是赵虎第二次拒绝二条的要求。

    或许是怕虐狗?

    二条也真听话,绝口不提女朋友了,不过我也越来越好奇,想知道二条的女朋友长什么样。

    “这么好的菜,没有酒可惜啦!”赵虎舔着嘴唇。

    “我去买。”我站起来。

    “不用。”赵虎摆了摆手:“来我家了,还用你准备酒?”

    赵虎说着,从旁边抄起一把铁钎,咔咔咔地在大槐树下挖了起来,不一会儿就在我的目瞪口呆之下挖出一个棕色的坛子来。

    “这是我三十年前亲手埋到地下的老白汾,也就是你来了,才挖出来的。”赵虎打开盖子深深吸了一口:“香!”

    我:“……冒昧地问一下,你今年多大?”

    “二十三啊……哦,错了,这是我二十三年前亲手埋到地下的老白汾……”

    我已经一个字都不会信了。

    不管是多少年的酒,只要有酒就是好事。

    我和赵虎、二条开怀畅饮,每人至少干下去一斤多,醉得那叫一塌糊涂、昏天暗地。

    我再次向赵虎表达歉意,赵虎握着我的手说:“兄弟,你这叫什么话,我一点都没怪你。”

    想到今天中午的事,我不禁悲从中来,再加上点酒精作用,我的眼泪都挤出来了。我抹了一把眼泪,对赵虎说:“赵王爷说不会放过你,这几天你就别往城里去了……”

    赵虎一甩手,说妈的,什么鸟王爷,老子就要去城里,看他能把我怎么样?

    我就知道,以赵虎的性格,肯定不会缩起来的。

    于是我也豪气顿生,慷慨激昂地说:“好,你要去了,我陪你去!赵王爷要废你的腿,我就陪你一起废!”

    二叔是我的亲人,赵王爷对我也很不错,但是他们要废赵虎,绝对不行。

    要废赵虎,就先把我废了,这就是我的决心!

    “好兄弟,好兄弟!”赵虎拍着我的肩膀,大声说道:“我认下你这个好兄弟了!”

    我和赵虎抱头痛哭。

    二条已经彻底醉倒,躺在一边含糊不清地叫着:“红红,红红……”

    红红,估计就是他的女朋友吧。

    我和赵虎喝到兴处,当即决定拜了把子,随便搓了两把草,又点了几支烟,一拜苍天,二拜大地,接着夫妻……哦不,兄弟对拜,义结金兰。再问年龄,赵虎比我大几个月,他当大哥,我当二弟,当然称呼还是叫名,没有那么多的讲究。

    我和赵虎越说越投机,什么“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之类的说了一大串,我不是一个善于表达自己的人,但只要我说出来了,我就一定会去办到。

    我用手指着天,说虎子,苍天在上,我绝不让我二叔和赵王爷废你的腿……

    赵虎握住我的手:“有你这好兄弟,值了!”

    正说着呢,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我二叔打过来的。

    他不打电话还好,一打电话我就来气。

    我接起来,直接说道:“二叔,你们太过分了,不能那么对虎子……反正我就一句话,要废他先废我,你们自己考虑……”

    “你说什么呢?”二叔在电话里嘟嘟囔囔地说:“赵虎是赵王爷的儿子,人家父子俩是演戏呢,你还当成真的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