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040 霸道的二叔

040 霸道的二叔

作品:《龙抬头

    吴老邪的胃口实在太大了,竟然要一百万!

    要知道,赵王爷之前给我二叔预估的价格是十万元,二叔还说一分钱都不想掏呢,现在直接出来个一百万!

    二叔和赵王爷对视了一眼,谁也没有说话。

    我心里的不安更加重了,之前觉得二叔解决这事不是问题,现在看来好像挺棘手的。

    难道我做错了?

    二叔和赵王爷不说话,吴老邪和宋大鲵也并不着急,两人慢条斯理地看着我们这边,四周那些不怀好意的青年则都发出冷笑。赵王爷突然有点烦了,指着周围的人说道:“一个个挑眉瞪眼的吓唬谁呢,老子是被吓大的吗,都他妈给老子坐下!”

    吴老邪摆了摆手,那些青年都退开了。

    “二位,考虑好了没有?”吴老邪的身子微微前倾,以一种攻击性的姿态看着我们这边。

    “张龙的腿不能卸。”二叔终于慢悠悠地开口。

    “简单,那就给钱。”

    “钱也没有。”

    吴老邪沉默下来,一张脸却变得越来越愤怒,握着茶杯的手也开始慢慢发抖。

    宋大鲵替他开口:“怎么着啊二位,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们是来说和的还是来当大爷的?”

    “说和。”二叔认认真真地说:“我想把这件事解决了,咱们一起发财多好,干嘛要打打杀杀的呢?”

    “有道理。”宋大鲵拍了拍手,表示赞同二叔的说法,接着又说:“可是我准女婿的腿断了一条,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吧,咱们就是去打官司,你们也要赔点钱吧。”

    “行,那咱们就好好掰扯一下。”

    二叔站了起来,将我的衣服撩开,露出我后腰上的伤,说你们看看,这是锥子捅的,差一点点就伤了脊椎,差一点点就瘫痪了,打断条腿还是事吗?要我看啊,这事就算扯平了,谁也别找谁的麻烦,大家以后各不相干、到此为止。

    “你做梦!”吴老邪愤怒拍桌,一张脸都气成了猪肝色:“张宏飞,你别强词夺理,这能相提并论吗?我就想不明白了,张龙就是一个司机,你干嘛要那么护着他,难道他是你的私生子?”

    私生子的说法当然很扯,二叔才比我大十几岁,吴老邪只是表达他的不解,不明白二叔为什么死护着我。

    二叔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说道:“简单,因为他是我的侄子——亲侄子。”

    二叔很少和别人说我,但不代表不说,尤其是现在,更要说了。

    只有说了,才能理直气壮地护着我。

    吴老邪显然愣了一下,没想到我是这个身份,但他还是很快说道:“我不管他是你亲侄子还是亲儿子,打断我儿子一条腿就是不行,要么赔我一百万,要么卸他一条腿,你自己看着办吧。”

    吴老邪还是给了点面子的,原来是卸两条腿,现在是卸一条腿。

    二叔闭上眼睛,用手搓着自己的眉毛,无奈地说:“这就有点难办了啊……”

    吴老邪没有说话,死死盯着二叔,显然寸步不让。

    包间里的气氛再度降至冰点,众人一片沉默,显得十分压抑。

    我也有点焦虑,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在这时,赵虎突然瞅着赵王爷说:“你刚不是挺能耐吗,现在怎么不说话了?”

    我也不知道赵虎今天是怎么了,干嘛老是怼自己人。赵王爷就是涵养再好,也有点压不住火了,更何况他涵养还不好,脾气比谁都爆。赵王爷猛地站起,指着赵虎说道:“小王八蛋,这里还没有你说话的份!”

    赵虎哼了一声:“你跟我发火有什么用,有能耐对付他们去呀!”

    赵王爷有点下不来台,只好指着吴老邪说:“少他妈废话,你到底和不和,不和咱就开打!”

    吴老邪等的就是这一句话,一摆手说:“给我废了张龙的腿!”

    四周那些青年顿时一哄而上,张牙舞爪地朝我这边扑了过来,赵王爷是真够意思,顺手抄起屁股底下的椅子,“咔嚓”一下砸在最先冲过来的青年头上。别看赵王爷年纪大了,那叫一个老当益壮,老胳膊老腿一伸,又飞出去两三个人,“咣当咣当”砸翻好几张桌子。

    赵王爷是为了我才打的,我肯定不能坐视不理,当即就要出手助他一臂之力,但是赵虎拉住了我,说道:“你别管他,他不是爱充大吗,那就让他充去,看他能打几个。”

    我无法理解赵虎的逻辑,我觉得大家既然是一起来的,起码心得齐吧,当然得一起打。

    但让我意外的是,二叔竟然也没出手,仍旧坐在原地不动,还有点看热闹的意思。

    赵王爷确实挺能打的,不愧是县城道上曾经头一号的人物,但他毕竟老了,没打几下就气喘吁吁,冲我二叔叫道:“你搞毛啊,怎么不来帮我一把?”

    二叔笑呵呵道:“我这不是怕抢了你风头嘛。”

    赵王爷骂了起来:“娘的,咱俩到底谁来帮谁的啊?”

    赵王爷一边说,一边又打飞一个青年。

    二叔说道:“这些小鱼小虾交给你了,老怪交给我嘛。”

    二叔说着,突然一把抄起桌上的筷子,猛地往前扑出,狠狠往下一扎。筷子穿透吴老邪的手背,把吴老邪的手死死钉在餐桌上面,吴老邪的惨叫声顿时响彻整个包间,甚至传遍了整个好又来饭店。

    这声音有点熟悉,和昨天吴云峰的惨叫声差不多。

    唔,不愧是父子俩,叫起来都一模一样。

    “你……”

    旁边的宋大鲵见状,立刻愤怒地站了起来。

    “咔”的一声,二叔的腿又闪电般击出,正中在宋大鲵的脖颈上,宋大鲵又坐了下去,脖子卡在椅子边上,一张脸瞬间憋红,叫也叫不出来。

    就这样,二叔钉着吴老邪的手,又卡着宋大鲵的脖子,两人谁也动弹不了。包间里充斥着吴老邪的惨叫声,冷汗也从他的额头不断滴下,一张脸变得极度扭曲,显然十分痛苦。

    场面挺血腥的,但我已经看惯,二叔更狠的一面我都见过。

    看着这幕,旁边的赵虎由衷赞叹:“太厉害了,这明显是练过啊,比那个土包子赵王爷可强多了。”

    二条则迷茫地说:“包子?哪有包子,怎么还不开饭?”

    与此同时,赵王爷还在和那些青年鏖战,赵王爷确实挺能打的,已经干掉了四五个,还剩七八个。

    赵王爷到底是老了,一张脸憋得通红,动作渐渐迟缓下来,眼看着有个青年抄起椅子要往他头上砸,一颗石子“嗖”的飞出,把那青年砸得头破血流、连连倒退。接着,又是数颗石子嗖嗖飞出,包间之中顿时响起一片惨叫,虽然没有造成多大的杀伤力,但是也给赵王爷分担了不小的压力。在赵虎的辅助下,那十多个青年终于被搞定了,四周散落着哎呦哎呦惨叫的人,我想帮忙都没机会。

    可把赵王爷累得够呛,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面,喘着气说:“好久没有这么大运动量了……你们两个也是,好好谈不行吗,干嘛非得要打,干嘛逼我出手?”

    吴老邪和宋大鲵却完全说不出话,一个惨叫连连,一个满面通红。

    赵虎在旁边嘟囔着说:“这逼装的,要是没我,他早挂啦!”

    有点夸张,但是赵虎确实帮了大忙,我的心里美滋滋的,感觉他很给我长脸。

    “两位。”二叔以一种怪异的姿势趴在桌上,一边压着吴老邪的手,一边卡着赵王爷的脖子,说道:“要和呢,还是要打?”

    宋大鲵几乎喘不上气来,但还是从喉咙里吃力地挤出几个字来:“和,和……”

    “你呢?”二叔又看吴老邪。

    吴老邪也吃力地说:“和……”

    看来他俩也没那么硬嘛。

    我稍稍松了口气,看来二叔摆平这件事了。

    “早这样不就完了嘛……”二叔把筷子拔了出来,脚也收了回来。

    吴老邪捂着自己的手,痛苦地往后退了几步,宋大鲵也搓着自己的脖颈,使劲呼吸着新鲜空气。

    二叔从餐桌上翻了下来,冷冷地说:“二位,我知道你们在县里都挺有本事的,或许现在是服软了,但要走出这个门去,可能要找更多的人来对付我。但没关系,不管你们想怎么玩,我张宏飞都奉陪到底,我要眨下眼睛,都算我怂!”

    这一番话,冷冽十足、杀气腾腾。

    吴老邪和宋大鲵谁都不敢说话,各自面露惧色、冷汗直流。

    说完这番话后,二叔冲我使了一个眼色,准备带我离开这了。我也转身,准备拉着赵虎、二条走了,但是就在这时,赵王爷突然站了起来,说道:“老张,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吴老邪和宋大鲵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你就这么走了也太不给面儿,传出去了你还怎么混啊,以后谁敢和你做生意呢?”

    赵王爷说得一点没错,二叔行事如果太霸道了,以后谁敢和他来往,还想不想赚钱了?

    吴老邪和宋大鲵都感激地看向赵王爷,显然认为赵王爷终于说了一句人话。

    二叔问道:“那你说怎么办?”

    赵王爷说:“怎么着也得给他俩一个交代,这样对外也说得过去。”

    二叔又问怎么交代?

    赵王爷指了一下赵虎,说道:“昨天打架他也算是主力,不如卸他一条腿吧,这样你就算是有了交代,他俩出去也不至于太丢面子——你俩说,行不行?”

    吴老邪和宋大鲵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赵王爷的建议。

    我都不敢相信赵王爷会提出这个主意,虽然他和赵虎互相看不对眼,赵虎也没大没小地怼了他几句,但是公报私仇也不能这样子吧,刚才赵王爷和那些青年缠斗,赵虎还帮了忙!而且,在来之前我可拍胸保证过的,绝不能让赵虎和二条出事,现在竟然要卸赵虎的一条腿,这怎么能行!

    我赶紧看向二叔,想跟他说不能这样,但是二叔已经点了点头:“可以,就这么办。”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