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039 暴躁的吴老邪

039 暴躁的吴老邪

作品:《龙抬头

    沿着昨天的线路,我又来到赵虎的住处。

    我刚把车停下,赵虎就出来了,还是那身破衣烂衫,怀里还揣着那把特大号的弹弓。我连忙跟他打招呼,问他去哪,他说上外头打点野味,接着又问:“怎么着啊,事情没有解决?”

    昨天赵虎就说,事要没解决了再来找他,我赶紧说差不多了,接下来进入谈判的阶段了,需要你和二条都出席呢。

    我又把现在的情况和他说了一下,赵虎沉吟了一阵说道:“你这张总对你不错啊,这么棘手的事还管你……他是你亲戚吧,不然不能这么管你。”

    我意识到,赵虎和一般人不一样,想糊弄他还是挺困难的,况且他帮我那么大忙,还瞒着他就没意思了。于是我把我和二叔的关系告诉了他,赵虎听完啧啧地说:“你这靠山挺强啊,有你二叔出手就够,昨天干嘛还来找我?”

    我说我二叔平时还挺忙的,想着收拾吴云峰就别找他了。

    就这样,赵虎成了又一个知道我和二叔关系的人。

    赵虎思索了一阵,说道:“我去可以,不过我和二条不能出事,这个你能保证吗?”

    我说能保证的,就是我出事,也不能让你俩出事。

    赵虎说行,那就去吧。

    接着赵虎又说:“以前老听说赵王爷了,今天正好能见见他。”

    程依依说过,赵虎以前混得最好的时候,大家都说他是赵王爷的接班人,现在两人算是都退隐了,一老一小估计也有话说。

    我说行啊,走呗。

    拉着赵虎,又去屠宰场。

    二条还在杀猪,还和昨天一样,半天也杀不死猪,别提猪有多可怜了。

    我挺纳闷,二条砍人那么利索,杀猪咋就这么费劲?

    但没办法,这就是他的特点。

    还是一样,我和赵虎都站在他面前了,他也什么都不知道,还在努力杀猪。赵虎来到二条身前,抓着二条的耳朵说道:“二条,咱去吃饭!”

    二条挺高兴的:“虎子,你又来找我啦,你等等啊,我洗把手就走。”

    二条蹲下身去,在一桶血水里面涮了涮手,跌跌撞撞地走了出来,还问赵虎:“去哪吃饭?”

    赵虎说:“好又来!”

    二条说:“好又来是好饭店啊,能带我女朋友一起去不?”

    我吃了一惊,心想二条还有女朋友啊?

    竟然走到我前面去了……

    赵虎说:“别带你女朋友了,咱哥俩叙叙旧!”

    二条说行。

    引着二条上了我的车,二条这才发现我的存在,喜气洋洋地说:“程依依,你也在啊。”

    我:“……嗯。”

    我都懒得解释什么了。

    载了赵虎和二条,车子一路疾驰前往“好又来”饭店。

    “好又来”这个名字别看挺俗,但在我们本地还挺高档,比我们同学聚会的饭店还要高档,据说老板当年也是混道上的,后来一样金盆洗手务正业了,不过道上的人有什么事,还是愿意到他这来解决。

    没有其他原因,因为老板镇得住,没人敢在他这闹事。

    到了好又来的门口,二叔和赵王爷已经在这等我。下了车后,我就给二叔和赵王爷引荐赵虎、二条,二叔对他俩挺客气的,毕竟昨天帮了我忙,说了好几声谢谢。

    赵王爷就没那么客气了,冷眼看着他俩,像看两个叫花子似的。

    当然,赵虎和二条的穿着也确实像叫花子,赵王爷是什么身份,哪能看上他俩。赵虎也看出赵王爷的敌意来了,狠狠哼了一声,还瞪赵王爷。说句实话,这俩也都是暴脾气,赵虎可不会因为赵王爷是前辈就多客气,保不齐两人看不对眼就能在饭店门口干起来了。

    还以为能成忘年之交,没想到是一山不容二虎,这回可有点麻烦了。

    眼看着火药味越来越浓,我赶紧打圆场,说走走走,进饭店吧。

    好在二叔对赵虎还挺好的,让赵虎的气消了不少。

    进饭店的时候,二叔又看到二条腰上插着的杀猪刀,告诉我说谈判不能带家伙进去。我和赵虎说了一下,赵虎倒也爽快,让二条把刀放我车里面了。

    二条小声询问赵虎:“还有其他人啊?”

    二条眼睛和耳朵都不好使,只知道旁边有人。

    赵虎说:“你不用管,一会儿吃饭就行。”

    二条说行。

    进门的时候,二条被门槛绊了一下,差点摔倒,是我手疾眼快,赶紧扶住了他,说二条,你没事吧?

    二条挺慌张的,赶紧把我甩开,小心说道:“程依依,咱俩男女有别,你可别碰我啊,我有女朋友了。”

    我无奈地说:“我是男的!”

    “别逗,哪有男的叫程依依啊?”

    ……你也知道啊?

    我知道和二条说再多也是浪费舌尖,所以就没再说话了,反正有赵虎照顾他。

    我们一行人往里走的时候,一个满头都是小辫子的中年男人迎了出来,笑呵呵说:“老张,老赵,来啦?”

    这人我知道,就是好又来的老板,据说当年也混过的那位,外号就叫辫子。辫子和赵王爷是同时代的,据说当年一时瑜亮,也没少闹过别扭。当然现在年纪大了,也都不说那些事了,见面还挺客气,毕竟两人都做生意好多年了,早就深谙和气生财的道理。

    二叔和赵王爷也跟辫子打了招呼,问他:“吴老邪和张大鲵来了没有?”

    辫子说:“来了,在楼上呢。老哥几个,谈判归谈判,可别打起来啊。”

    赵王爷说:“那不会,都多大年纪了还打架?打架肯定不上你这。”

    辫子往前一探,同时往二叔和赵王爷的怀里一掏,就听“咣当当”的声音响起,两柄报纸包着的砍刀同时掉落在地。

    我去,我都没注意到!

    赵虎也是目瞪口呆,看着两个年纪一大把还怀里藏刀的汉子。

    二条迷茫地左看右看:“咋不走了,到饭桌了吗?”接着一屁股坐在地上:“菜上来了没有?”

    辫子的脸已经沉了下来:“这是什么?”

    二叔和赵王爷都讪笑着,说这不是有备无患么……

    辫子大手一挥,说那不行,但凡来我这的,都不能拿家伙,否则你们就上别地!

    没有办法,既然来到好又来了,就得照这里的规矩办事。辫子把刀收走以后,我们一行人就继续上楼,不过我的心里开始有些不安,二叔和赵王爷竟然准备了刀,说明他俩也没什么把握啊……

    趁着没进包间,我问二叔是不是这样,二叔则说:“真打起来,你们三个先走,我和老赵殿后。”

    听了这样的话,我的心里更不安了。

    赵虎倒是无所谓,大大咧咧地往前走着,还是那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弹弓也斜插在他怀里,没被辫子收走,谁会注意这玩意儿呢。

    二叔和赵王爷引路,我们很快来到楼上一个包间。

    包间挺大,也挺气派,里面已经坐了不少的人,我一眼就看到了吴老邪,还是那副很淡定的样子,坐在某张桌子的主位上,手里还把玩着两个铁球。在他旁边还坐着一个挺胖的汉子,至少得有二百五十斤吧,浑身圆滚滚的,身上也有一股煞气。

    我知道他就是宋大鲵,虽然我从来没见过他。

    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啊,父女俩都是如出一辙的胖。

    其他还有十来个人,零零散散地坐在其他桌上,也是个个凶神恶煞的样子,显然都是吴老邪豢养的那些打手。没有办法,二叔不混,赵王爷退隐了,哪找那么多人去呢?

    虽然对方人多,但是二叔和赵王爷一点没虚,很有气势地坐在了吴老邪和宋大鲵的对面,我和赵虎、二条则站在他们俩的身后。

    二条疑惑地说:“咋还站着吃饭?”

    赵虎在他耳边说道:“等会儿,就开饭了!”

    二条便很安静地站着。

    赵王爷作为和事佬,就得拿出一点和事佬的样子来,一坐下就笑呵呵说:“感谢二位还肯给我一个面子,我赵某人真是不胜感激啊!”

    宋大鲵的身子往后一靠,两条腿蹬在饭桌上,慢悠悠说:“老赵,怎么哪都有你,你不是退隐了吗,还管这种事啊?”

    这语气、这神态,别提多轻蔑了。

    确实,赵王爷退隐好几年了,宋大鲵却正当红,底下几家铁厂、钢厂,也是黑白通吃的人物,甚至比我二叔的段位还高。宋大鲵这么一说,赵王爷的脸立刻拉了下来,还没来得及说话,我旁边的赵虎突然轻轻哼了一声:“还以为有多大能耐,吃瘪了吧……”

    我赶紧拉了一下赵虎,让他别再说了。

    我知道他和赵王爷互相看不对眼,但我们现在是一路的啊,可千万不能起内讧啊!

    赵王爷回头狠狠瞪了赵虎一眼,但赵王爷还是识大局的,没和赵虎一般见识,而是冲宋大鲵说:“我是退隐不假,但老张托我过来做个和事佬,我也不好意思驳朋友的面子,就过来试一试呗,你们能和就和,不能和就拉倒,老子也不想多管闲事。”

    “好!”

    一直沉默的吴老邪终于开口,“砰”的一声拍了下桌,恶狠狠道:“我儿子瘸了条腿,要么赔一百万,要么卸张龙的两条腿,就这两种说和的法子,你们自己选吧!”

    呼啦一下,包间里其他青年全都站了起来,凶巴巴、恶狠狠地瞪着我们几个。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