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035 锥子VS二条

035 锥子VS二条

作品:《龙抬头

    大飞曾是赵虎的手下败将,这个还是有可能的。

    赵虎那会儿虽然只是一个学生,但他仗着人多势众,或许真的揍过大飞。

    但“大飞见了我要叫爹的”这一句话,我一直以为只是赵虎的夸张手法!

    眼看着大飞真的跪下,而且还叫了声爹,这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幕,直接把我给震撼到了,实在太不可思议了,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要知道,大飞可是道上成名已久的老流氓,在我心里地位还是很高的,虽然昨晚被锥子给收服了,那是因为锥子实在太强,不是因为大飞太弱。赵虎只是露了个面,就把大飞吓得跪地叫爹,这确实是我之前没想到的。

    面对这幕,站在假山顶上的赵虎却是神态自若,仿佛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赵虎满意地点点头:“乖儿子,起来吧。”

    “谢谢爹,谢谢爹。”大飞点头哈腰地站起,同时表情谄媚地说:“爹,你啥时候出来的啊,怎么没跟儿子说一声呢,儿子好去给您接风洗尘啊!”

    赵虎说:“少废话,一会儿再和你算账,先给我滚到一边去吧!”

    “是,是……”大飞答应着,领着他那十几个人躲到一边去了。

    大飞虽然害怕锥子,但是明显更怕赵虎。

    锥子身为大飞的大哥,当然恼火不堪,骂了大飞一句,问他搞什么鬼?

    大飞为难地说:“大哥,没办法啊,我爹来了……我得听爹的啊!”

    大飞这爹叫得非常娴熟,显然不是一次两次,而且早就接受这个事实。锥子肯定莫名其妙,低声询问吴云峰怎么回事,吴云峰则小声地介绍着赵虎。他俩虽然不是一个学校,但都是一个年龄段的,吴云峰当然认识赵虎,没准和程依依一样,还和赵虎吃过饭呢。

    趁着这个机会,程依依也给我讲着来龙去脉。

    原来,赵虎和大飞真的干过仗,以前上学的时候,大飞把赵虎的一个兄弟打了,赵虎一怒之下带了百来号人去抄大飞的家,不仅把大飞揍得死去活来,还让大飞以后见了他要叫爹。

    那次过后,大飞就服了赵虎,见了赵虎真就爹长爹短地叫。

    这件事情在当初传得沸沸扬扬,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惜我那会儿太封闭了,连个聊天的朋友都没,所以并不知道。

    这么多年过去了,大飞见到赵虎还是吓得不轻,立刻跪地叫爹,让往东就往东,让往西就往西,看来当初的阴影还在,而且要延续一辈子了。

    大飞以前在我心里挺高大上的,但是经历过昨晚和刚才的事后,真是一落到底……

    李磊介绍的这是啥人啊!

    与此同时,吴云峰也给锥子介绍完了赵虎的来历,锥子的目光便定格在了赵虎身上,那叫一个杀气腾腾。吴云峰也抬着头说:“虎子,好久不见啊,什么时候出来的,回头一起吃个饭呗!”

    赵虎冷笑着说:“吴云峰,你少跟老子套近乎,你看你干得都是什么事?”

    一向狂妄自大的吴云峰,在赵虎面前也乖得像孙子一样,讪笑着说:“虎子,我不知道程依依和你说什么了,但你不能只听她的一面之词啊,咱哥俩也好久没见面了,不如今晚好好叙一叙,‘好又来’我请客啊……”

    “去你妈的,老子在乎你那一顿饭吗?我告诉你,老子今天就是来干你的!”赵虎是一点面子都不给,直接就把吴云峰骂了个狗血淋头。

    吴云峰还一声都不敢吭,无奈地看向旁边的锥子,低声说道:“碰到硬茬子了,要不咱们先撤?”

    可想而知,锥子怎么可能服输,冷哼一声抬着头说:“朋友,看来你是铁了心要管这闲事了,那就别废话了,下来过两招吧!”

    锥子一边说,一边从袖子里摸出一柄匕首。

    我见识过锥子的厉害,知道他在旧城区这块单挑近乎无敌,担心赵虎有点扛不住他,也默默地从袖子里滑出钢管,准备助上赵虎一臂之力。谁知赵虎根本就不鸟他,居高临下地说:“你就是锥子吧,你还没资格和我过招,能打赢我兄弟再说吧!”

    赵虎所说的兄弟就是二条,不过对面根本没人注意二条,以为赵虎说的人是我呢,锥子怎么可能把我放在眼里,但是他也不跟赵虎斗嘴,直接持刀朝我冲了过来。

    我一紧张,把钢管紧紧握在手里,准备抵挡锥子的攻势。

    但我和锥子的差距太大了,我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速度也差的不是一星半点。也就一瞬间的功夫,锥子就窜到了我的身前,举刀就往我的肩膀刺来,而我的钢管还没抬起!

    也就是在这时,赵虎突然一声大吼:“二条!”

    一道寒光突然在我面前闪过,接着就是“铛”的一声,不知什么时候,二条已经站在我的身前,手里的杀猪刀也横在半空,恰好抵住锥子劈下来的匕首。

    好快的速度!

    我的心中惊骇,二条刚才距离我还有三四米的,怎么一瞬间就闪到我前面来了?

    这还是那个又聋又瞎的二条吗?!

    锥子的眼中同样充满惊骇,似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毕竟他刚才就观察过二条了,没发现二条有任何的特殊之处,结果就是这个让他完全没有注意的人,竟然轻而易举地挡住了他的刀!

    二条的眼中还是一片大雾,仿佛什么都看不见,只是抽动了一下鼻子,缓缓地说:“好强的杀气啊,果然是个强敌!”

    假山上的赵虎嘿嘿笑了起来:“怎样,没来错吧?”

    二条说:“没来错,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无论怎么看,二条都不像个正常人,但是锥子不敢再轻视他了,而是一字一句地说:“旧城区内,你是第一个能挡住我刀的。”

    二条则说:“那你还是出来的时间太短了,你要早出来个几年,早就被我给打败了。”

    这个时候的二条,好像既不聋了、也不瞎了,对答也和正常人没有两样,让人忍不住怀疑他之前是不是装的?

    锥子本来已经够狂,结果二条好像比他更狂,锥子的脸上闪过一抹杀气,迅速挥刀再劈!

    锥子能在旧城区里单枪匹马闯出一番名堂,当然不是浪得虚名,匕首玩得那叫一个凌厉,一刀又一刀地劈过来,眼睛几乎都跟不上了。但无论他从哪个方向劈过来,二条总能分毫不差地挡住,就听“铛铛铛”的声音不断响起,锥子愣是一下便宜也没讨到!

    锥子显然有些吃惊,迅速往后退了几步,面色有些凝重地看着面前这个青年。

    二条嘿嘿地笑了起来,眼中虽然仍是一片大雾,但却多了几分兴奋的色彩:“你也不过如此嘛,那么现在换我来进攻啦!”

    说完这句话后,二条猛地往前奔出,朝着锥子的方向攻击过去。

    锥子立刻举刀就挡,做好了应敌的准备,然而让人意外的一幕却发生了,二条从锥子的身边窜了过去,又往前疾奔了三四步,才迷茫地站住脚步,疑惑地说人呢,人呢?

    ……还是眼神不好使啊。

    锥子都不敢相信自己会败在一个瞎子手里,立刻举起匕首就往二条背后捅去。

    这一幕看得我惊心动魄,让我忍不住就想提醒二条,但我还没出声,二条已经猛地转身,再次挡住了锥子的匕首。

    “嘿嘿,原来你在这里!”

    二条露出了孩童一般天真烂漫的笑容,好像找到了自己心爱的玩具一样开心。

    唰唰唰唰唰!

    二条挥舞着杀猪刀,一刀又一刀地朝着锥子劈去,锥子一开始还能抵挡,但到后来完全扛不住了,先是肩膀处挨了一刀,接着肚子上也挨了一刀,再后来小腿上也挨了一刀……

    近几年在旧城区崛起,如同神话一般无敌手的锥子,在二条面前像个连路都不会走的孩子,除了挨刀还是挨刀,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我和程依依张大嘴巴,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其实我们都猜到这个二条或许真有两把刷子,不然赵虎不会把他带过来的,但是二条竟然强到这种地步,就是我们完全想不到的了。

    “二条是天生的杀手……”

    不知什么时候,赵虎已经来到我们身边,眼睛盯着正和锥子鏖战的二条,缓缓说道:“他的眼睛不好使,耳朵也不灵光,几乎什么事都做不好,但他对战斗有种天生的敏锐,尤其玩起刀来更是天下无双……”

    赵虎似乎陷入回忆:“你们知道,像二条这种人,在学校是最容易被欺负的,但是偏偏没人打得过他,一个人都没有……他看不见,也听不见,反应能力却是一流的,哪怕苍蝇从他眼前飞过,他也能够一把抓住……我在职校那会儿,发现二条的存在以后别提多开心了,简直就像捡到宝了一样。不过可惜的是,二条除了会打架外,其他方面就是一个白痴,根本照顾不了自己。当时我就发誓,有我赵虎一口饭吃,就有二条一口汤喝,不过后来我坐牢了……”

    赵虎说到这里,长长叹了口气,显然很为自己没照顾好二条感到内疚。

    与此同时,二条和锥子的战斗也进入尾声,二条完胜锥子,一点事都没有,锥子却是伤痕累累,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好肉,晃了两下一头栽倒在地……

    旧城区持续了几年的神话,就这样陨落了。

    “唉,也不过就这样嘛……”二条脸上满是遗憾。

    脚步声骤然响起,吴云峰发觉情况不对,掉头就跑。

    “站住!”

    我大喝一声,手持钢管追了上去……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