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034 我,你爹 为旧故衷情的第4枚玉佩加更

034 我,你爹 为旧故衷情的第4枚玉佩加更

作品:《龙抬头

    我和吴云峰是该有个了结了。

    从我用钢管把他干趴开始,从他找来锥子捅我一刀开始,从我想雇大飞干掉锥子开始……我们之间的仇越来越深,注定了我们会有今天的一战。

    下午三点,永泽公园!

    听我主动约架,吴云峰还愣了一下,随即张狂地大笑起来:“老子还愁没地儿堵你呢,你还自己送上门了。好,那就下午三点见,你小子可千万别当缩头乌龟啊!”

    挂了电话,我对赵虎说:“约好了。”

    赵虎点了点头:“咱们吃完东西就出发。”

    我和赵虎、二条,还有程依依,把两只野兔啃得干干净净。吃完了,赵虎又把火灭掉,说走吧。

    我们几人都上了车,赵虎和二条坐在后排,程依依还坐在副驾驶。

    我问赵虎,接下来去哪里?

    我以为赵虎还要继续摇人,结果赵虎说道:“去永泽公园啊,不是已经约好了吗?”

    我有点蒙,说现在就去吗?

    赵虎说去啊,提前勘察一下环境,做到心中有数才能百战不殆。

    我说就咱们几个人啊?

    赵虎终于明白我的意思了,乐呵呵说:“放心吧,有我和我兄弟二条就足够了。”

    这可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我以为赵虎大手一挥,随随便便就能来上百人,收拾锥子、大飞他们跟玩一样,黑压压一片吓也吓死他们了。结果赵虎只叫了一个二条,虽然号称职校曾经的第一刀客,却是个又聋又瞎连头猪都杀不死的青年。

    我觉得玩得有点大了。

    我很想告诉赵虎千万别看轻锥子,大飞昨天就是犯了这个毛病才落败的,可是看到赵虎自信满满的样子,又实在不好意思提出来。

    算了,大不了就是再败一次,不行就老实的回去找二叔吧。

    我心情复杂地开车前往永泽公园,感觉赵虎比大飞还不靠谱。程依依倒是无所谓,还和赵虎开着玩笑,显然十分信任赵虎。二条迷茫地看着窗外,说咱们这是去哪?

    赵虎揪着他的耳朵,大声说道:“永、泽、公、园!”

    二条“哦”了一声,说道:“多放点盐。”

    什么玩意儿就多放点盐?

    没人知道二条在说什么,也没人问。

    看看大大咧咧、满不在乎的赵虎,又看看既聋且瞎、眼神空洞的二条,我的一颗心真是跌到谷底。

    到了永泽公园,才中午两点多,距离约定时间还有一个钟头。不过赵虎有他自己的打算,领着我们在永泽公园里面转了一圈,最后指着一处假山说道:“就这里吧,待会儿锥子他们来了,就让他们过来这里。”

    假山前面有块空地,确实是个打架的好地方,赵虎说完以后便刺溜一下爬到假山上了,身影也消失的无影无踪,现场只剩我和二条、程依依。

    二条仍旧迷茫地看来看去,似乎还没分辨出来这是哪里。

    我有些无奈,感觉这次是输定了,我想让程依依回车里去,就像昨天晚上一样,情况不对立刻过来接人。但程依依不肯,说她要呆在这,亲眼看着吴云峰吃瘪。

    我也不知道程依依怎么就对赵虎那么大的信心,对方至少有十多个人啊,赵虎和二条行吗?

    当着赵虎和二条的面,我不好把话说得太明,刚打算换个方式劝走程依依,就听到公园里面传来纷杂的脚步声,有人正往这边走着,至少有十多个人,还说着话。

    “锥子,不是约了三点吗,怎么两点半就过来了?”是吴云峰的声音,化成灰我也能听出来。

    “是啊,来这么早还得等,多没意思!”这是大飞的声音。

    一个冷漠的声音接着响起:“张龙不是那种冲动的人,他能主动来约时间地点,肯定是有什么把握,或许找了什么了不起的帮手,所以大家不要掉以轻心,提前过去看看总是好的。”

    这是锥子的声音,永远都是那么冷静、理智,而且一语中的、一针见血。

    大飞和吴云峰,确实不能和他比。

    这群人里,表面上吴云峰是老大,其实真正的核心是锥子。

    回想自己不久之前还以为锥子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真是惭愧!

    因为公园里面小桥流水、七折八拐,还有许多枝繁叶茂的大树,所以他们起初并没看到我们几个,仍在自顾自地说着话。

    “锥子,你太看得起那个张龙了,我以前和他同窗三年,知道他是个什么东西,根本没你说的那么神!别看他现在人模狗样的,以前我们没一个人愿意搭理他的。”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过去怎么样,不代表现在还怎么样。云峰,那个张龙绝对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吴云峰还想再说什么,但是他们一群人已经来到假山附近,并且一眼看到了站在这里的我和二条、程依依。

    “张龙?!”吴云峰瞪直了眼:“是张龙,他们来得更早!”

    锥子和大飞他们当然也看到了,并且一个个站住了脚步。不出我的所料,他们来了十多个人,都是大飞那群手下,个个手里拿着家伙,有钢管也有砍刀。收服大飞以后,锥子那边一下壮大不少。

    我们中间隔着七八米远,彼此都沉默着,谁也没有说话。

    锥子小心翼翼地打量四周,显然在看有无伏兵,这是他的个人习惯,任何时候都很谨慎。

    没发现什么人,锥子又看向了二条,目光定格在二哥腰间的杀猪刀上。

    看样子,我们这一战要提前半小时开始了。

    似乎有点摸不清楚我们这边的底细,锥子他们一时没有轻举妄动,还是二条打破了沉默。

    二条迷茫地左看右看,疑惑地说:“有人来了?谁啊,在哪?”

    程依依指着前方,说那里!

    二条看向右边:“哪呢?”

    谁都看出来他的眼睛有问题了。

    吴云峰直接爆笑起来:“张龙,这就是你找来的帮手吗?!你是不是要笑死我,好继承我的遗产啊?”

    大飞也跟着笑了起来,摇着头说:“还以为张龙找来多了不起的人物,没想到是个睁眼瞎啊。”

    看到二条这样,锥子也松了口气,嘴角撇出一丝冷笑。

    这时候,二条突然转头对我们说:“我怎么听到狗叫,是不是来了一群狗啊?”

    不知道二条是不是故意的,反正程依依直接笑喷出来:“对对对,来了一群狗!二条,你有信心砍翻一群狗没?”

    二条撇着嘴说:“我的刀只砍人,不砍狗。”

    程依依说:“长得像人,其实是狗,这样行吗?”

    二条很严肃地点了点头:“这样可以。”

    可想而知,两个人的对话引起了对方的不满,吴云峰直接骂了出来:“程依依,你瞎了心吗,老是帮着张龙?我劝你赶紧滚蛋,不然待会儿连你一起打,你爸程广志都保不住你!”

    以前上学的时候,程依依和吴云峰关系还挺好的,属于下课会打打闹闹的类型,但是现在为了我,两人反目成仇。

    程依依叉着腰说:“吴云峰,你死到临头了你知道吗?我告诉你,像你卑鄙无耻的男人,根本没有资格活在世上!我要是你,早就一头撞死在这假山上了,根本不好意思招摇过市!你还好意思提我爸,你爸要是那么能耐,怎么把你许配给宋小鱼啦?”

    宋小鱼真是吴云峰的痛点,什么时候提都能气得吴云峰直跳脚。

    吴云峰气得哇哇乱叫:“上、上,给我弄死他们!”

    “交给我了!”

    大飞一马当先,第一个冲了出来,昨天晚上他就想表现一下自己,结果让我给跑掉了。今天,他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率领着他的兄弟们冲了过来,一时之间永泽公园充斥着他们的吼叫声。

    吴云峰兴奋地大叫起来:“程依依,我看你还嘴硬不,你那么喜欢帮着张龙,那就和他一起挨顿揍吧!”

    看着对面气势汹汹的大飞等人,我本能地就把程依依拉到身后,接着看向旁边的二条。我对他还是有些期待的,希望他是真人不露相,表面看着傻,其实特别牛,杀猪刀随便那么一甩,十多个人就飞出去了。

    然而让我失望的是,二条甚至不知道危险即将到来,还在迷茫地左看右看,连喊杀声来自哪里都不知道。

    我的心,瞬间就凉透了。

    大飞冲得最猛,显然是要以身作则,给他的兄弟们打个样。

    我撑不下去了,就想拉着程依依逃跑,然而就在这时,就听“飕——”的一声脆响,假山方向突然飞来一颗石子,“砰”的一声正好砸在大飞的脑门上。石子虽然不大,但也打得大飞头破血流,大飞捂着流血的脑门,冲着假山方向愤怒咆哮:“谁,给我滚出来!”

    “我,你爹。”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了起来,穿着破衣烂衫的赵虎出现在假山顶上。

    看到赵虎,大飞的眼睛瞬间就瞪大了,显得十分不可思议。

    “爹!”

    大飞叫了一声,“噗通”一下跪倒在地……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