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032 赵虎摇人

032 赵虎摇人

作品:《龙抬头

    “张龙,你有钱吗?”

    看着赵虎一本正经的样子,我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些不该有的回忆。

    “你跟赵虎谈钱,赵虎会翻脸的。”

    “他最看不上的就是钱了,觉得那玩意儿特庸俗。”

    “去见赵虎,带着诚意去就行了。”

    “千万千万不要谈钱。”

    回忆着程依依三番五次的告诫,我现在只想问她三个字:打脸不,打脸不!

    我还以为赵虎有多曲高和寡,原来也是个掉进钱眼里的,可能他对朋友比较仗义一点,但是对我这样的陌生人就不客气了。还好我对赵虎也没抱多大期望,直接就说:“有,需要多少?”

    我琢磨着,有个几千块钱应该够了,他要狮子大开口那就算了,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已经被大飞坑过一次了。

    赵虎刚要说话,程依依就说:“赵虎,你干嘛呢,这可是我朋友,你还和他要钱啊?”

    赵虎说:“你想哪去了,我这锅破了个洞,想让你朋友去帮忙买个新锅,不然咱们可吃不成这大斑鸠了!”

    赵虎一边说,一边举了一下灶台上一口黑漆漆的锅,锅底果然破了一个大洞。

    “张龙,有钱的话,到旁边小店里买口锅呗?”赵虎笑呵呵地说。

    “好。”

    一口锅倒是要不了多少钱,我立刻回头朝着门外走去。

    不过我并未走远,而是伏在门边听了起来。

    难道我不过来,赵虎还不吃饭了?

    所以我断定,他是想把我给支开,要和程依依单独谈谈。果然,我刚离开,赵虎的声音就响起来:“程依依,这是你的什么朋友,怎么都找到我这来了?”

    程依依说:“特别好的朋友,你就帮帮他吧。”

    赵虎说:“扯,我跟你认识多少年了,怎么不知道你还有个这样的朋友。”

    赵虎显然精的很,程依依要是不说实话,他就不会帮这个忙了。没有办法,程依依只好竹筒倒豆子似的把这几天的事讲了一遍,从她到服装厂里想帮她爸拖债开始,讲到在KTV里被赵王爷为难,是我出面帮她说情才幸免于难,又讲到我俩在半道上被锥子截住,我被锥子捅了一刀,而她跑了,最后讲到昨天晚上去找大飞,结果大飞不中用,被锥子给收服了,才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程依依讲完以后,说:“赵虎,我和张龙结交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我欠他的实在太多了,你就帮帮他吧,就当是帮我了。”

    赵虎说:“他都认识赵王爷了,还需要我出马啊?”

    “赵王爷是看他们老总的面子,不是看他的面子。赵虎,别扯这没用的,我就问你帮不帮吧。”

    赵虎说道:“听你说的,你这朋友人还不错,那就帮一回吧。”

    程依依开心起来:“谢谢你啦!”

    赵虎又说:“这么多年啦,还没见你对哪个男的这么上心,你是不是喜欢他了?”

    程依依说:“你可别胡说啊,他和周晴才是一对,我就是觉得欠他才帮他的。”

    “行吧,只要人靠谱了,我都愿意帮忙……”

    说到这里,赵虎突然顿了一下,说道:“张龙,听够了吧,听够快去买锅吧,除非你不想吃那个大斑鸠啦!”

    原来赵虎知道我在门外听着,我脸一红,赶紧往外走去。

    这个赵虎,别看穿得不咋地,住得也不咋地,人是真的精啊,精似鬼了都。

    我到外面的小店里买了一口新锅回来,赵虎已经把斑鸠全杀好了,别看他这挺简陋的,倒是五脏俱全,什么配料都有。各种香料和斑鸠一起下锅,接着又用木柴生着了火,咕噜咕噜滚了一锅鸟汤出来,浓香扑鼻。

    “吃、吃。”

    赵虎给我和程依依每人盛了一碗,也给自己盛了一碗,端着到院子里,边吃边聊。

    这是纯正的野味,别提有多香了,比我在饭店里吃得山珍海味还好。

    赵虎一边吃,一边让我仔细讲讲锥子,说他坐了几年牢,还真没听过锥子这个人物。

    我便给赵虎讲了起来,其实就是把李磊跟我说的那套,又给赵虎说了一遍。我说锥子比咱们大两三岁,是近几年才崛起的,一向喜欢单干,一人一刀行走江湖,从来没有败绩,是个典型的独行客,但是最近开始招兵买马,据说是要阻止骆驼踩进旧城区。

    锥子收服大飞,以及投靠吴家,都是基于这个目的。

    赵虎听完笑了起来:“这个锥子野心挺大,这是要一统旧城区、归拢新城区啊!赵王爷都没做到的事,他倒想来做了,有意思、有意思!”

    最后又问:“他很能打?”

    我说挺能打的,关键是特别狠,大飞都快被他吓得尿裤子了。还有,能不能打倒是其次,这人主要特别聪明,心也很细。

    昨天晚上要不是那个杜小兰,我的计划就成功了,但是这也说明锥子的远见,知道大飞是自己的强敌,提前就把钉子插在大飞身边了。我和赵虎在聊天的时候,感觉赵虎这人还是挺骄傲的,有种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感觉,所以我想一次性给他讲清楚,避免他犯了轻敌的错误。

    赵虎很强,这我承认,不强当初也做不了职校的老大,但是绝对不能眼高于顶,这是大忌。

    因为,锥子绝对是个强敌。

    赵虎听完以后,默默地点了点头,又呼噜呼噜喝起汤来。

    我问:“用不用再讲讲大飞?”

    大飞现在和锥子是一路的了,对付锥子就得对付大飞,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但是赵虎摆了摆手:“不用,大飞是我手下败将,他看见我要叫爹的。”

    我吃了一惊,大飞是成名多少年的老流氓了,竟然还是赵虎的手下败将?赵虎职校快毕业就坐牢了,顶多也就十八岁吧,前不久才放出来的,岂不是说赵虎还是学生的时候,就干倒过大飞了?!

    这到底是不是真的,我怎么就不敢信啊!

    不过赵虎并没多说大飞的事,而是轻飘飘道:“这么说来,最难缠的就是锥子了,咱们赶紧吃吧,吃完了摇人去。”

    摇人是方言,意思就是喊人。

    一听这话我就兴奋起来,别看赵虎坐了几年牢,出来以后也过得很简单,看来人脉还是有的。毕竟是当过职校老大的人,就算毕业很多年了,当初的小伙伴也能一招即来。

    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初他的那些兄弟也都长成大小伙子了,战斗力绝壁更彪悍啊!

    我的脑海里顿时展出一副画面,我和吴云峰即将开始最终决战,他那边也就锥子、大飞等十多个人,而我这边则是赵虎和程依依,但在赵虎身后,则是黑压压的一大片人……

    太痛快了!

    想到这个画面,我就激动不已,感觉这次真是来对了,程依依给我介绍了位大牛人啊。

    程依依也挺高兴,小声跟我说道:“放心吧,有了赵虎帮忙,这事肯定能成。”

    程依依对赵虎的期待也蛮高的。

    一锅斑鸠汤,很快就被我们喝光了。

    “走!”

    赵虎把弹弓往怀里一塞,大大咧咧地往外走去,我和程依依也立刻跟上。

    坐进我的车里,按着赵虎的指示,我们又往城里奔去。

    在车子里,赵虎不断左摸右摸,说哎呀,好车,真是好车。

    程依依说:“你是不出来了,你要出来的话,道上哪有什么大飞、骆驼的事,开个这车对你来说还不是轻而易举吗?”

    赵虎摆着手说:“依依小公主,你太抬举我啦!我毕竟做了几年牢,有些事根本不敢沾啦,这次也就是你来找我,不然我肯定不出去的。”

    赵虎明显已经打算金盆洗手,但是因为程依依的到来又出山了,我挺不好意思,说道:“赵虎,事成以后,我肯定好好谢谢你……”

    “哦?怎么个谢法?”赵虎嘬着牙花问我。

    我本来想说物质补偿,但是程依依在旁边给我使眼色,让我千万别提钱的事。可是除了钱,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谢谢赵虎,一时之间有点哑然,只说:“反正我欠你的人情,以后你要有能用到我的地方,我也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赵虎笑笑,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兄弟,我帮你忙,不是图什么的,就是看你人还不错,愿意交你这个朋友而已。你要再说什么谢谢,可就见外了啊。”

    我点着头,说好。

    按着赵虎的指示,我们来到县城一家屠宰场的门口。

    “走吧,我们要找的人就在这里。”赵虎头一个往屠宰场里走去,我和程依依也立刻跟上。

    这么多年了,赵虎的那群哥们肯定各自谋生,有个在屠宰场干活的也不稀奇。

    这场景不禁让我想起《少林足球》里的剧情,周星驰就是这样一个个把他那些身怀绝技的师兄弟们找出来的,果然是艺术源于生活啊,这种事情让我也碰上了。

    屠宰场里很脏、很臭,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黝黑的污水四处流淌,还伴随着一声声的惨叫。都是猪,全是猪,开膛破肚的猪,五马分尸的猪,心肝肺肠子堆积如山,一个个穿着工作服的屠夫横穿其中,手里都拎着明晃晃的剔骨钢刀。

    最终,赵虎带着我们来到一个档口前面,一个面色惨白、看着病恹恹的青年正在杀猪,他的黑色围裙上面已经浸满鲜血。和他虚弱的外表一样,下起刀来也慢腾腾的,别人几刀就能完成的事,他都十几刀了还没把猪杀死,案台上半死不活的猪嗷嗷直叫,仿佛在说:求你,给我一个痛快……

    “嘿嘿……”看着这个青年,赵虎笑了起来:“二条,多年不见,还是这么好的刀法!”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