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031 千万别谈钱 为8600收藏加更

031 千万别谈钱 为8600收藏加更

作品:《龙抬头

    赵虎?

    一听这个名字,我就觉得是程依依瞎编的,还找赵虎,她咋不找王朝马汉?

    看我频皱眉头,程依依说:“我没和你开玩笑,那人真叫赵虎,和咱们差不多大,但比什么锥子、大飞可猛多了!”

    在我们同年龄段里,还有比锥子、大飞猛的?

    我怎么不知道?

    我还觉得程依依是在瞎编,但是看她一本正经的样子,又不像是随便说说。

    我说那你给我讲讲,这个赵虎到底什么来头?

    程依依问我,还记不记得以前上学的时候,旁边有个职校?

    这我当然是记得的,职校和我们学校不能比,我们学校虽然也有打架的,但大多数人还是好好学习的。职校就不一样了,全是考不上高中被送过去的,学生质量可想而知,那可真是臭鱼烂虾大集合,天天晚上都有打群架的,110、120经常往那边去,听说还闹出过人命。

    不客气地说,那就是一所渣滓培训营,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社会流氓。

    那时候随便来个职校的学生,都能把我们学校的人吓得够呛,在我们学校称王称霸的人,去了职校也只能给人当孙子。

    程依依告诉我,这个赵虎,曾经做过职校老大!

    嚯,来头这么野吗?

    职校那是什么地方,堪称藏龙卧虎啊,一个比一个不要命,能在这种地方当老大简直不敢想象,那得需要多大的能耐和本事啊。程依依还告诉我,这个赵虎本来很有机会进入社会以后,像大飞一样掌管县城里的某块地方,甚至有可能走得更远、飞得更高,但他快毕业的时候捅了个人,那人背景还挺硬的,所以直接给他整到牢里去了,前不久才放出来。

    程依依这么一说,我倒是有点印象了,说那人外号是不是叫虎子?

    程依依说对,就是虎子!

    说起虎子,那也真是个传奇人物,我们上学那会儿没人不知道他的,打架那叫一个猛啊,威震附近的好几个学校,是当之无愧的职校老大,随便招招手就能叫出上百人来。

    因为他也姓赵,甚至有人说他会是赵王爷的接班人,可惜就像程依依说的那样,临毕业的时候得罪了大人物,坐牢以后就销声匿迹,再也没他的消息了。

    这就是有背景和没背景的区别。

    原来他大名叫赵虎。

    我叫张龙,他叫赵虎,听上去还挺搭的,就差个王朝、马汉,再凑个展昭、公孙策,就能一起去开封府找包大人了。

    不过我心里明白,我和他不是一个级别的,当初人家横扫数所学校、威震四面八方的时候,我还破衣烂衫、可怜巴巴的吃不上饭呢。

    总之,赵虎确实是个猛人,坐完牢后估计更猛,如果能够得到他的帮助,或许真能干过锥子他们。

    最起码的,也能底气稍壮一些。

    但是,人家凭什么帮我呢,看程依依说得那么坚定,难道他俩还有什么故事?

    我有点匪夷所思地看着程依依。

    程依依多聪明啊,还能看不出来我想什么?立刻说道:“张龙,你可别乱想啊,我是以前上学那会儿和赵虎吃过几次饭,我有麻烦的时候他也出手帮过我几次,但是我俩什么事都没有!前不久他刚出来,我也去看过他,感觉交情还在,所以就想试试,成不成还不一定。”

    上学那会儿,谁有麻烦要是能请到赵虎,那绝对分分钟就摆平了,程依依以前特拽不是没道理的。

    当然,程依依和赵虎到底有没有故事,其实和我没有什么关系。

    只是话说回来,赵虎再猛也只做过职校老大,没有半点社会上的基础,还坐了这么多年牢,现在还能罩得住吗?

    不过,试试总比不试的好。

    所以我对程依依说:“好,现在就去找赵虎!”

    我问程依依,需要准备点钱吗?

    这是我跟二叔学的经验,二叔办厂几年,除了暴力以外,经常用钱开路,摆平过很多麻烦的事。

    但程依依说不用。

    “你跟赵虎谈钱,赵虎会翻脸的。”程依依说:“他最看不上的就是钱了,觉得那玩意儿特庸俗。”

    嚯,这世上还有看不上钱的人啊?

    那和我可不一样,我上学那会儿穷怕了,所以现在特别抠门,一分钱都不愿多花。

    我问程依依是不是真的,是真的我就不带钱了。

    程依依说:“真的,你放心吧。去见赵虎,带着诚意去就行了,只要让他觉得你是靠谱的,他就一定会帮你的忙,他为人就是这么仗义!”

    感觉程依依对赵虎评价还蛮高的,能让程依依这么认可,确实挺难得的。

    但赵虎真有程依依说的那么好吗?

    我对此持保留态度,只能亲自去看看了。

    没有二话,我和程依依立刻出发,毕竟赵虎现在是我唯一的希望了。如果不行,还得去找二叔。

    照旧开了那辆奥迪,按着程依依的指示,一路驱车来到县城郊区一点的地方。

    程依依告诉我说,赵虎自从出狱以后,就一直过着深居简出的生活,据说是和他家里闹翻了,住在某个村上的老房子里,自己种地、自己做饭,偶尔还去打两只野鸡。

    听程依依的介绍,赵虎这是金盆洗手了啊,还好意思麻烦他吗?

    程依依说:“你放心吧,只要是朋友的忙,就没有他不帮的。”

    车子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还真的是个村庄,街上没什么人,偶尔能看见扛着锄头去上地的。

    程依依让我把车停到某个老房子的门口,一而再再而三地警告我,千万千万别和赵虎谈钱,否则人会翻脸。确定我知道了,她才第一个跳下车去,推开两扇木门就叫:“赵虎、赵虎!”

    看这架势,她和赵虎关系是挺好的,不像李磊是吹牛逼。

    最起码的,李磊不敢这么喊大飞吧。

    我也跟了上去。

    院子挺普通的,连水泥都没铺,就是纯黄土地,左右两边各有一片菜园,种着韭菜、黄瓜、西红柿之类的。再往前还有一口水井,还是古老的压水井,上面锈迹斑斑,能当文物使了。

    这位赵虎的生活,确实够“深居简出”的。

    水井旁边,还有一棵高大的老槐树,树底下趴着一个浓眉大眼的年轻人,看着和我、程依依的年龄差不多,就是身上的衣服太破烂了,几乎全是补丁,像是套了个麻袋。

    这应该就是赵虎了,看着确实挺虎。

    赵虎趴在地上,不知道在干什么,程依依一边叫一边进去,赵虎立马急了,冲程依依挤眉弄眼,低声说道:“你小声点!”

    程依依倒也听话,立刻闭上嘴巴,脚步也不动了。

    我也站在她的身后,一动不动。

    赵虎,则往头顶看去。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赵虎手里拿着个弹弓,似乎在瞄什么。

    那棵大槐树挺高,至少有十五六米,我仔细看了一下,才发现树顶站着一只大斑鸠,至少是平常鸽子的两倍大。

    这么远的距离,还枝繁叶茂的,能打中吗?

    我刚这么想着,就听“嗖——”的一声,一颗石子激射而出,穿过重重树影,直奔斑鸠!

    “啪”的一声,斑鸠急坠而下,还打落了不少树叶,落到地上的一瞬间,被赵虎一把抄在手中。

    真是好准头!

    要不是和赵虎不熟,我都想拍手鼓掌了。

    “哈哈,依依小公主,你来的真是时候,我还发愁这大斑鸠吃不完呢,你来了咱们可以一起吃了!”赵虎乐呵呵的朝程依依摆手,接着又发现了身后的我,疑惑地问:“这位是谁?”

    不等程依依介绍,我赶紧往前迈了一步,说我叫张龙。

    赵虎的脸拉了下来:“你咋不说你叫王朝马汉呢?哥们,你这没什么意思了啊!”

    得,和我刚听到他名字的时候反应一样。

    我说我真叫张龙。

    程依依也帮我作证,说是,他真叫张龙,我俩以前一个班的,他叫这名很多年了!

    赵虎这才信了,嘿嘿地笑了笑,说有意思,缘分啊!

    赵虎这一笑,我也松了一大口气,感觉他这人还是挺好处的。

    接着,赵虎的眼睛往我身后一瞟,说咦,有钱人啊!

    我知道他是看见那辆奥迪了,赶紧说不是,这是我们单位的车,我是给我们老总开车的。

    赵虎点点头,说进来吧,我把这只斑鸠杀杀,咱们一起吃了。

    我和程依依跟着赵虎一起进了厨房,赵虎手法熟练,先把斑鸠杀了放血,接着又放进开水里面烫过褪毛。趁着这个时间,程依依把我和吴云峰、锥子、大飞之间的事说了一遍,还说今天晚上他们几个肯定还要找我麻烦,问问赵虎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看得出来,程依依和赵虎的关系是真好,根本不整那些虚的,上来就说事情,说完就问赵虎咋办。

    不是好朋友,真做不到这样。

    过程之中,赵虎一句话也没说。

    直到听完,赵虎才点了点头,接着抬头问我:“张龙,你有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