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028 钟楼,易主 为旧故衷情的第3枚玉佩加更

028 钟楼,易主 为旧故衷情的第3枚玉佩加更

作品:《龙抬头

    包括吴云峰在内,几乎所有人都傻了眼,呆呆地看着面前的一幕。

    唯有锥子依旧淡定,冷冷盯着一动不动的大飞,仿佛早就料到会有这件事了。

    一开始,大飞还有点懵,不知道谁用刀顶住了自己的脖子,但他稍稍回头发现身后的人是杜小兰后,顿时变得怒火中烧起来,面色狰狞地说:“你他妈是不是疯啦,敢用刀顶着老子?!”

    大飞是一点都不害怕杜小兰,伸手就去抓她的头发,但杜小兰稍微一用力,刀就刺进了大飞的脖子,一抹鲜血瞬间流淌下来。

    “你他妈……”

    大飞还要再骂,杜小兰再次用力,鲜血顿时淌得更多。

    周围的人都傻了,谁都不敢轻举妄动,谁都知道这个地方有多恐怖,要命的气管和大动脉都在这个位置,大飞随时都有可能命丧西天。大飞终于有点怂了,低着声说:“杜小兰,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其实现场的每一个人都很好奇这个问题。

    杜小兰是大飞的女人啊,她到底在干什么,吃错了药?

    但是杜小兰并没答话,仍旧用刀顶着大飞的脖子,表情冰冷的像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和她之前在大飞面前畏畏缩缩的样子判若两人。

    “白痴,难道你还没看出来,杜小兰其实是我的人吗?”

    就在这时,锥子突然开口,并且一步步朝着大飞走了过去。这回大家都明白了,原来问题出在锥子身上,怪不得锥子自始至终都那么淡定,原来是有能要大飞性命的底牌。

    看着这幕,我的心也凉到谷底,我以为我的计划是完美无缺的,没想到半路蹦出来个杜小兰,这实在超出了我的掌控范围。

    谁能想到大飞身边还有卧底!

    什么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算是看得清清楚楚了。

    锥子很快走到大飞面前,并且一手抓住大飞的头发,一手用刀抵住了大飞的脖子。

    “小兰,辛苦你了。”锥子和杜小兰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温柔了许多。

    杜小兰往后退了两步,隐藏在了黑暗中。她的使命已经完成,接下来就是锥子和大飞两个人的事了。

    四周顿时起了一些骚动,那些光着膀子的青年蠢蠢欲动,想要上去帮他们老大一把,但是被大飞给喝住了。

    这个时候,大飞终于展现出一个老流氓该有的风范,冷冷地盯着面前的锥子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锥子的嘴角撇出一丝冷笑:“我说过了,你没资格掌管钟楼这带,你根本对付不了即将到来的骆驼,旧城区也会因为你的存在彻底坍塌!我把小兰安排在你身边,本来打算过几天再动手的,结果今天晚上你先找上我了……也好,咱们就算算总账,你也是时候退出旧城区了。”

    本来是大飞跟锥子算总账,现在成了锥子跟大飞算总账。

    谁是主导,一目了然。

    大飞咬着牙说:“我不行,你就行吗?你就一个人,你怎么对付骆驼?”

    锥子又撇了撇嘴,显得十分不屑:“你看你这话说的,我把你干掉了,你的人不就归我了吗?”

    “你做梦!”大飞目眦欲裂地说:“锥子,有能耐你现在就把我弄死,否则你永远别想踏进钟楼!只要你弄不死我,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他妈的就和你没完!”

    大飞的吼声响彻钟楼一带,附近看热闹的人们啧啧称赞。

    有骨气,够硬气。

    老流氓就是老流氓,风风雨雨多少年,什么阵仗没有见过,一把刀子就想把他吓倒?

    有本事,锥子就当街杀人啊,看看他有没有这个胆量!

    这是一代老流氓和一名后起之秀的赌注。

    看看谁先犯怂?

    “好,这是你说的。”

    锥子轻飘飘地说了一句,然后将刀高高扬起,朝着大飞的脖子扎了下去。

    快速、果断、狠辣、坚定,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和拖泥带水。

    仿佛他就是想要大飞的命,至于当街杀人后果如何,并不是他现在要考虑的。

    宛若一代杀神。

    在刀尖即将刺入大飞脖颈的时候,大飞突然发出一声惊天大吼:“住手!”

    锥子停了下来,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着大飞。

    大飞满头是汗、气喘吁吁,过了许久才缓缓道:“我……我输了,请你放了我,钟楼这带以后是你的了。”

    最终,还是大飞怂了。

    四周光着膀子的青年微微叹气,但是谁也没有责怪大飞,这种情况之下谁能不怂,要怪只怪锥子实在是太狠了,仿佛就没有他不敢做的事情。

    “跪下。”锥子冷冷地说。

    “噗通”一声,大飞跪了下去,三十多岁的他,在二十出头的锥子面前彻底输了。

    钟楼一带,也在今天彻底易主。

    锥子站在大飞面前,一张脸仍旧面无表情,仿佛这一切都是他应得的,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看着这幕,我的心也彻底凉了。

    锥子和大飞之间的争斗本来和我无关,他俩就是互相捅一百刀也和我没有纠葛,但是中间还夹杂了个吴云峰,那就和我有关系了。

    “哈哈哈哈哈!”

    从惊吓到惊喜的吴云峰突然爆发出一连串的大笑,三两步就窜到锥子旁边,一脚把大飞踹倒在地。

    “你他妈刚才不是挺狂吗,现在你再狂一个看看?”

    什么叫做小人得志,吴云峰真是展现的淋漓尽致。

    大飞倒在一边,一句话都没说,成王败寇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吴云峰还想再打大飞,但是被锥子给拦住了。

    “别打了,留着他还有用。”锥子沉沉说道。

    大飞虽然输了,但他仍是一名不可多得的战将,发起狂来十多个人都拦不住,锥子显然看上了他的战斗力,还想让他给自己卖命。

    “大飞,愿意跟着我吗?”锥子继续问道。

    “愿意。”大飞低头沉沉地说。

    他不愿意也不行,他干了一辈子这个,如果就此退出的话能去干吗,也去街边摆个烧烤摊,定期给锥子交份子钱?

    跟着锥子,起码能捞个“二哥”的名头,生活质量也不会下降多少。

    “很好。”锥子拍了拍大飞的头,像拍一条狗似的,“你放心,只要你好好干,我肯定不会亏待你的。”

    每一个老板对新入职的员工都是这么说的。

    “是。”

    大飞站了起来,很乖顺地退到锥子身后。大飞都这样了,四周那些光着膀子的青年也都纷纷退到锥子身后,跟着大飞一起认可了他们的新大哥。

    其实这个时候,大飞一声令下、一哄而上,也不一定斗不过锥子,但他显然没有这个胆子了。

    他只敢把锥子揍一顿,而锥子敢要他的命,这就是两个人的区别。

    他已经彻底服了锥子,甘心做锥子的马前卒。

    大飞已经成了自己人,吴云峰肯定不能再为难他了,但他很快想起了今晚的始作俑者,指着我说:“那我能揍他吧?”

    锥子沉沉地说:“当然可以,杀了他都没问题,那小子看着不声不响,肚子里的道道还挺多的,要不是我提前安排了小兰,今晚真就栽了。总之,今天必须把他干掉,否则以后恐怕还有麻烦。”

    真是难得锥子对我评价这么高了。

    但是有什么用呢,败了就是败了,司马懿的评价再高,也是诸葛亮的手下败将。

    “嘿嘿,杀了他我可不敢,不过废他两条腿还是没问题的……”吴云峰一边说,一边捏着拳头朝我走了过来。

    我知道自己完了,今天晚上算是彻底栽了,就算现在给我二叔打电话恐怕也来不及了,锥子那个疯子肯定不会给我二叔面子——谁的面子他都不给。

    但我还是握紧了拳头,心想我弄不过别人,难道还弄不过你吴云峰么?

    我今天就是被人打死,也要拖吴云峰当垫背的!

    但吴云峰还没走过来,就被锥子给拉住了。

    “你别去。”锥子盯着我,阴沉沉说:“你看他的眼神,他想要你的命!你不是他的对手,你别去了。”

    吴云峰抬头看了一下我的眼睛,似乎被我凌厉的眼神给吓到了,情不自禁地往后退了几步。

    “大飞,交给你了。”锥子稍稍偏了偏头,对身后的大飞说道。

    “是。”已经成为锥子小弟的大飞立刻走了出来,并且举起手里的台球杆,朝我踏步而来。

    半个小时以前,他抽着我的中华,告诉我说安心,锥子交给他了。

    十分钟前,他拍着我的肩膀,说兄弟,你没事吧?

    但是现在,他已经倒戈了,目光也对准了我。

    “还你的臭钱!”

    大飞骂骂咧咧的,从口袋里摸出五千块钱,“哗啦”一下朝我这边甩了过来,红色钞票纷纷扬扬撒了一地。

    “锥子是我大哥,你竟然让我弄我大哥,你看我今天弄不死你!”

    大飞眼神凶狠,说得理直气壮,好像一切都是我的错。

    我也明白他的心理,他刚跟了锥子,急需表现一下自己,用个文词表达,叫做纳投名状。

    我就是个投名状的好对象。

    所以大飞不会饶了我,甚至对我会格外凶狠,才能证明他的忠心。

    大飞凶猛、彪悍,块头有我两个,一拳就能把我打飞出去,我绝对、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弄死他、弄死他!”吴云峰手舞足蹈地叫着。

    看着逐渐朝我走过来的大飞,我的额头也顿时汗如雨下……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