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026 吊出吴云峰

026 吊出吴云峰

作品:《龙抬头

    没错,就是现在!

    我一刻也等不下去了,大飞干掉锥子,我干掉吴云峰,就能回去找周晴了。

    听我说现在就要干锥子,大飞也挺惊讶,说:“哟,这么着急,仇不小啊!”

    我摸摸后腰,说那是,他捅了我一刀呢,此仇不报非君子!

    大飞本来拿钱办事,不会过问我和锥子的私人恩怨,但我这么一说,他也来了兴趣,问我到底怎么回事?我也没有隐瞒,将我和吴云峰、锥子之间的事全部说了一遍。

    听完以后,大飞立刻说道:“我跟你说,我可以干掉锥子,吴云峰我可不管啊!”

    别看吴云峰他爹吴老邪现在走背字,但在县城仍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大飞绝对不敢轻易招惹。

    我说:“你干掉锥子就好,吴云峰交给我来收拾。”

    大飞盯着我,露出一丝玩味的笑:“你敢揍吴云峰啊,你不怕吴老邪报复你?”

    我说:“大飞哥,这就不用你管了,我肯定有我自己的办法。”

    “可以。”大飞快人快语:“先交钱,后办事。”

    “先出一半,完事后再付另一半。”我也不傻,给了他钱,他跑了怎么办?

    大飞同意了。

    我来的时候就取好了现金,直接交给大飞五千块钱。

    大飞点完,塞到包里,乐呵呵说:“行,你把锥子引出来吧,剩下的事就交给我。”

    我看了地上的那个女人一眼,说:“还要借你的马子用用。”

    自从大飞把女人一巴掌扇倒在地以后,女人一动也不敢动。

    大飞一脚把女人踢给了我,说随便用。

    这个女人在大飞眼里显然一文不值。

    女人战战兢兢地看着我,不知道我要干什么,我蹲下身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人告诉我,她叫杜小兰。

    “好,你跟我来。”

    我往台球厅外面走去,杜小兰跟在我的身后,李磊也出来了。

    我让李磊先回去,说改天再请他吃饭,李磊也知道接下来没他什么事了,就先走了。台球厅外,只剩下我和杜小兰,皮卡车停在四五米外,程依依坐在车里往这边看。

    杜小兰还是浑身发抖,像只受到惊吓的兔子,不知道我到底想干什么。

    我问她有没有手机?

    她说有,掏了出来。

    我让她打电话给吴云峰,并且告诉她该怎么做。

    按照我的指示,杜小兰给吴云峰打了电话。

    “赵伟你这个王八蛋,上完我就把我给甩了,你还是不是个东西……哦,打错了啊,不好意思……打错了有什么好聊的,我在找赵伟那个混蛋呢……我不信,你们男人都油嘴滑舌的,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我……请我吃饭行啊,我这会儿在钟楼呢,想请我吃饭就来吧……”

    前后也就不到三分钟的时间。

    杜小兰挂了电话,有些害怕地看着我,说搞定了。

    我笑起来,说谢谢。

    吊个男人,就是这么简单。

    尤其是吴云峰这种好色的男人,我知道他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看来我对他把握还挺准的。

    而且杜小兰表现的也很好,完美展现出一个惨遭渣男欺骗,又迅速投入下一个男人怀抱的脑残女形象,很多男人都喜欢这样的女人,上完了就能甩,一点麻烦都没有。

    我从包里摸出一百块钱递给杜小兰,算是她的劳务费,杜小兰连声说着谢谢。

    接着,我便和杜小兰回到台球厅,告诉大飞说搞定了,吴云峰和锥子一会儿就到。

    以今天下午的情况来看,吴云峰和锥子绝对形影不离,吴云峰如果要来,锥子也肯定会来。大飞也挺惊讶,问我怎么搞定的,我便把电话的事说了一下,大飞听完以后哈哈笑了起来,冲我竖了下大拇指,说兄弟,你这智商可以的。

    接下来,安心等着吴云峰和锥子来就行了。

    我和大飞说我到外面盯着,人来了再通知他,大飞说行。

    我便来到台球厅外,坐进了皮卡车里,程依依已经等很久了,立刻问我怎么样了?

    我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现在等着吴云峰和锥子过来就行。

    程依依也挺好奇,问我是怎么办到的,我便把之前的事又和她说了一遍,程依依听完也后也是连连称赞,说我真是太厉害了,又说:“照这么说,今晚就能和周晴解释清啦?”

    我说那必须的。

    解释清楚以后,顺便再表白一波,我的人生算圆满了。

    程依依也挺开心,如释重负的样子,直接把座椅放倒躺了下来,两手插在后脑勺后,嘻嘻笑着说道:“那就提前祝你马到成功啦!”

    我看着程依依窈窕有致的身材,光滑如玉的小腿以及白皙的脖颈,忍不住有点心慌意乱,赶紧把脸扭了过去,心想这姑娘也太不注意了,这要换个男人哪受得了这个……

    吴云峰来的还真快。

    也就二十多分钟的样子,一辆黑色雅阁便开到了钟楼附近,接着两个人从车上下来,正是吴云峰和锥子。吴云峰左右张望,显然是在找人,接着又拿出手机打电话,显然是打给杜小兰的。

    锥子也在左右张望,不过他不是找人,而是查看四周有没有什么情况,这家伙做事还挺谨慎的。

    “来了,真的来了!”程依依坐了起来,一脸欣喜。

    我也乐坏了,这钩下的不错,轻易就把吴云峰吊了上来。

    今天晚上可比下午顺利多了。

    我正准备偷偷摸摸下车去叫大飞,却见锥子突然往我这边看了过来。天黑,路灯昏暗,我不相信锥子能看清楚车里的人,但他往这边看过来的时候,目光竟然如电一般,让我心里没来由的紧张起来。

    锥子看了一眼,便在吴云峰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吴云峰一脸惊讶的样子朝我这边看来,接着两人又耳语了几句,然后一起走了过来。

    “怎么回事?!”程依依吃惊不已:“难道认出我们来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他们又没有千里眼,怎么可能认出我和程依依呢?

    但两人又确确实实朝着我们这边走过来的。

    唯一的解释,就是锥子的心很细,下午吃烧烤的时候就见过我这辆车,结果来了钟楼又是我这辆车,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情,这就让他起了疑心,所以才要来看看的。

    锥子年纪轻轻靠着单打独斗就在老城区这片混出名堂,不会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物。

    眼看着二人越来越近,程依依愈发紧张起来,问我该怎么办?

    我皱着眉,沉思起来。

    现在,我有三个选择。

    第一,直接开车走掉,他们是拦不住的,不过这样计划就全毁了。

    第二,下车冲到台球厅里寻求大飞的保护,但是显然来不及了,他俩能追上我,伸手又是一刀,我就完了。

    第三……

    必须用第三个法子了!

    我低声对程依依说:“我下车,吸引他俩的注意力,你去台球厅里叫大飞!”

    “那样太危险了……”

    不等程依依说完,我就立刻推开车门,朝着吴云峰和锥子走了过去。

    吴云峰和锥子觉得这辆车有蹊跷,所以才来看看,却没想到竟然是我。

    我朝他俩走过去的时候,他俩明显愣了一下,脚步都站住了。

    “原来是你个小王八蛋……”吴云峰乐了起来:“没想到你还敢跟踪我,你想干什么,偷袭我啊?”

    与此同时,锥子手里多了一柄寒光闪闪的匕首,眼睛也阴沉沉地盯着我,像是一头即将下山的猛虎,随时都能朝我冲过来。

    看到锥子手里的那柄刀,我的心里就是一寒,后腰已经愈合的伤口仿佛又疼起来。

    这就叫做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看我眼神有些慌乱,吴云峰更加开心起来,手舞足蹈地说:“张龙,看来上次的事没让你吸取教训啊,竟然还敢跟着我,你小子是活腻了吗,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认清你在我面前只是一条臭虫的现实?”

    在吴云峰的眼里,我始终是不值一提的,即便我是奇峰老总的司机,也掩盖不了我卑微的身份,在他面前只能低头服输,毫无和他作对的资本。

    但是我的眼睛一瞟,看到程依依已经偷偷下车,溜进台球厅里。

    我的心稍稍安了一点,变得底气十足起来,冲吴云峰说:“你和宋小鱼什么时候结婚呢,我可等着吃你俩的喜糖呢,你不会不叫我这个老同学吧?”

    如同巨鲸一般的宋小鱼是吴云峰心里一块难以启齿的伤痛,无论什么时候提起都像利剑一般狠狠戳向他的心窝,将他所有的骄傲所有的自尊所有的飞扬跋扈统统都击碎了。

    听李磊说,上次我把宋小鱼骗回去后,宋小鱼很是闹腾了一阵子,甚至在吴云峰的脸上抓了好几道疤,这也是吴云峰极其恨我的原因之一。

    果然,我一提宋小鱼,吴云峰就像疯了一样大吼着说:“弄,弄死他!”

    锥子也真听话,立刻扬起匕首朝我冲了过来。

    我连忙就往后退,心想大飞怎么还不出来?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