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023 说曹操,曹操到

023 说曹操,曹操到

作品:《龙抬头

    黄毛青年竟然出来了,这才一个多星期啊!

    不管是伤害罪还是抢劫罪,都不足以让他这么短时间就出来吧?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打电话给录我口供的那个民警问问情况,但是刚把手机拿出来又放弃了。这还用问吗,肯定是吴家把他给捞出来的,在我们这种执法不严格的小地方,有权有势往往就能只手遮天,吴老邪还是有这个本事的。

    如果换成二叔,看到黄毛和吴云峰一起出现肯定会很兴奋,顺手就把两人一起给收拾了,对他来说叫做一箭双雕。但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我对付吴云峰还没问题,对付黄毛就有点困难了。

    之前通过李磊,我也知道了黄毛的身份。

    黄毛有个外号叫锥子,以好勇斗狠闻名县城,是道上近几年来比较拔尖的年轻人,也是看守所的常客,最近跟着吴云峰混,算是吴云峰的保镖。吴云峰他爹吴老邪就是个半黑不白的人,手底下常年豢养着些无所事事的打手,吴云峰有点要走他爹老路的意思,锥子就是被吴云峰挖掘出来的。

    听李磊说过锥子的一些事迹,知道他一个打五个都不是问题,我这样的普通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手里握着钢管也是徒劳。

    本来是来对付吴云峰的,半路却杀出来个锥子,这就让我有点犯难了。

    这时候,程依依也认出锥子来了,说:“哎,那不是……”

    我点了点头。

    “快报警啊……”程依依赶紧去拿手机。

    我又摇了摇头。

    程依依虽然偶尔会犯点胸大无脑的毛病,但她并不真的是个傻子,这种事情并不用我多说,她就很快明白过来,皱着眉说:“那怎么办?”

    她也知道,有这个锥子在,我就很难下手了。

    “再等等看。”我说。

    锥子,总不能一直跟着吴云峰吧?

    但凡他有一丁点懈怠的时候,我就立刻出手干掉吴云峰!

    打定这个主意,我就观察起吴云峰来,程依依也不敢打搅我,一样坐在车里静静等着。

    李磊的消息没错,吴云峰每到这个时候就会出来遛弯,而且一次至少溜两小时,心情好了还会加长。那条白色的萨摩耶走在最前,吴云峰走在第二个,锥子跟在最后,看上去形成了两条稳固的隔离带,身处中间的吴云峰十分安全,根本没有下手的机会。

    尤其锥子,还是一如既往的狠戾,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进的彪悍气息。

    那条萨摩耶看着倒是挺可爱的。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着,太阳渐渐往西落下,大地洒上一片昏黄,吴云峰已经领着一人一狗绕了小区八圈,还是没有逮着他落单的时候。锥子就像他的影子,始终寸步不离,他快锥子就快,他慢锥子就慢,比那条萨摩耶还忠诚。

    还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啊,否则吴云峰那个草包怎么征服桀骜不驯的锥子?

    眼看天就快黑了,厂里也快下班了。

    按照我最初的计划,干掉吴云峰后就回去跟周晴解释清楚,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但是我又不想离开,我打算继续盯着吴云峰,没准什么时候就有可趁之机了,所以我给周晴打了个电话,让她下班自己回家,我就不送她了。

    吴云峰和锥子都在这里,她不会有危险的。

    可惜,周晴没接我的电话。

    我叹了口气,只好放下手机,知道周晴还在生我的气,只能尽快干掉吴云峰后再找她解释了。

    与此同时,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不过吴云峰并没回家,而是和锥子在小区门口的一个烧烤摊前坐了下来,看样子准备吃点东西了。这样挺好,他在外面的时间更多了,总能让我找到下手的机会。

    我就不信,他上厕所锥子也跟着?

    所以我还是没走,继续坐在车里盯着吴云峰。

    颇有一种狩猎的感觉。

    烧烤摊距离我们的车大概有二三十米,能看清楚吴云峰和锥子的一举一动,甚至能看清楚他们点了什么东西,有羊腰、羊排、生蚝、韭菜、金针菇。不过吴云峰并不吃,而是撸下串来喂狗,那条萨摩耶吃得很香。

    锥子也没有吃,他只喝酒,超大杯的啤酒,一口气能干一杯。

    看得出来,锥子是个很沉默的人,甚至很少和吴云峰说话,当然吴云峰也不搭理他,就好像是吴云峰的另一条狗。

    不是好像,就是。

    我很仔细地观察着二人,琢磨着照锥子这个喝法,一会儿肯定得去上厕所,那时候就该我动手了。就在这时,两声微弱的“咕咕”突然传进我的耳朵,我莫名其妙地转过头去,不知道声音从哪来的。

    程依依红着脸说:“不好意思,我饿了……”

    我:“……”

    原来是程依依的肚子在叫。

    也是,我们中午就没吃饭,饿了也很正常。

    我说:“旁边有个小店,你去买点吃的,注意隐蔽行踪,别让吴云峰发现了。”

    程依依说:“我想吃羊腰、羊排、生蚝、韭菜、金针菇……”

    程依依一边说,一边吞了几下口水。

    我:“……一条狗吃东西,也能勾起你的馋虫?”

    程依依使劲点了点头,还真好意思承认。

    我说再忍忍吧,等我干掉了吴云峰,咱们另外找个地方吃烧烤。

    “好嘞!”程依依兴奋起来,眼睛发亮:“叫上周晴,咱们一起去吃烧烤,最好再来个不醉不归!”

    对程依依来说,吃烧烤显然比干掉吴云峰更重要。

    我正准备奚落她几句,突然发现一个熟悉的人正朝吴云峰那边走过去。

    看到这个人,我和程依依都呆住了,因为这完美诠释了什么叫说曹操、曹操到,那个熟悉的人就是周晴!

    周晴竟然来了,还朝着吴云峰走过去!

    看到这个情景,确实把我吓了一跳,本能地就想下车拉住周晴,免得吴云峰或是锥子会伤了她。但是已经迟了,周晴已经拉了一把椅子,坐在了吴云峰的对面,而吴云峰和锥子不仅没有对她动手,反而见怪不怪,仿佛早就知道她会来这。

    怎么回事?

    我正疑惑,旁边的程依依已经大呼小叫起来:“张龙,快去救救周晴……”

    “你安静一点。”我无奈地说:“你没长眼睛吗,他们显然是约好的。”

    程依依安静下来,也朝那边看了过去。

    一个多星期前说要教训周晴、并且埋伏在周晴家小区门口的锥子没有动作,恨周晴恨得牙痒痒的吴云峰也没动作,几个人反而坐着聊起天来。准确地说,是周晴和吴云峰两个人聊天,锥子坐在旁边一语不发、沉默是金。

    “他们在说什么?”程依依疑惑地问。

    “我怎么知道。”我翻了个白眼:“我又不会唇语。”

    但说实话,看着这幕我心里有点酸,虽然见谁是周晴的自由,可吴云峰毕竟是周晴的前男友……虽然我和周晴还没正式在一起,可还是有种被戴绿帽子的感觉……

    确确实实是很不爽的。

    我很担心他们两个会旧情复发。

    当然,我觉得这不太可能,吴云峰已经快结婚了,周晴不会去当他小三的。

    要是会当,也不用等到现在了。

    果然,还没几分钟,就看到周晴和吴云峰的神色都有点激动起来,两人仿佛是在吵架。吴云峰气得把几串烧烤都丢到了地上,锥子也杀气腾腾地盯着对面的周晴,仿佛随时都要动手。

    显然是谈崩了。

    难道吴云峰还想和周晴搞地下情,结果周晴拒绝了他?

    按照吴云峰的尿性,这个可能性很大!

    我怕吴云峰和锥子会对周晴动手,连忙去车座底下抽钢管,哪怕我打不过锥子,也不会让他动周晴的。程依依和我一样激动,也要去救周晴,但她手里没有家伙,顺手从手套箱里抽了两条毛巾出来。

    我:“你拿毛巾干嘛?”

    程依依:“蒙上脸,显得有气势点!”

    我:“……”

    但还不等我们下车,周晴已经站起身来走了。

    锥子还真想追上去的,但是被吴云峰拦住了,吴云峰盯着周晴的背影,眼神狠得像要吃人。显然,吴云峰还是不会放过周晴,这就更坚定了我一定要干掉他的想法。

    周晴走了以后,吴云峰一脚踢翻面前的桌子,气势汹汹地牵着狗走了,锥子也跟了上去,还真是寸步不离。

    当然没有给钱。

    烧烤摊老板也不敢说什么,默默地把桌子扶了起来。

    碰上这样的恶霸,谁有办法?

    吴云峰回家了,我就彻底没机会了。

    “怎么办?”程依依问我。

    “明天再说。”我说:“你先回家。”

    “那周晴怎么办,让她伤心一晚上吗?”

    “这你不用管了,我会处理好的。”

    “行。”程依依下了车,朝着小区门口走去,她家也在这住。

    我也发动车子,但我没回厂里,而是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开去……

    但我不知道的是,我刚开车走掉,程依依就返了回来,迅速跳进一辆出租车里,指着我的车说:“师傅,快跟上他!”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