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019 善意的谎言 为 旧故衷情 的第一枚玉佩加更

019 善意的谎言 为 旧故衷情 的第一枚玉佩加更

作品:《龙抬头

    我没有怀疑周晴的意思。

    我发誓,我真的是随口一问。

    但是程依依的回答却让我出乎意料,就像脑袋狠狠挨了一闷棍似的,当时我就傻了、木了、呆了、愣了,怔怔地看着程依依,半晌说不出话。

    看到我的脸色变化,程依依似乎预料到了什么,紧张地问:“周晴怎么和你说的?”

    “她说,她没谈过恋爱……”

    我有些木然地说着这一句话,周晴确实是这么和我说的,她说吴云峰曾经追求过她,但是吴云峰后来有了结婚对象,两人之间也就没可能了,是吴云峰一直死缠烂打。其实到了我这个年龄,已经不太在乎女方的感情经历了,毕竟我们都已经二十出头,谈过恋爱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我想不通,周晴为什么要骗我呢?

    我的脸色十分难看,几乎忍不住要爆发出来,十分了解男人的程依依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还努力地往回找补,紧张地说:“原来是这样啊,那估计是我猜错了吧,我看他俩以前关系挺好,还以为他俩在谈恋爱呐……”

    可惜无论程依依怎么说,我都不会再相信了。

    猜错?

    身为周晴最好的朋友,怎么可能猜错这种事呢,“谈婚论嫁”这四个字可不是随随便便能说出口的!

    看我脸色并没什么变化,程依依也明白补不回来了,又生气地说:“张龙,因为这个你就不高兴了?你到底是喜欢她这个人,还是喜欢别的什么?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你以为你是皇帝老爷选妃啊,非得干干净净、清清白白,一次恋爱都没谈过才能入你的眼?你放弃了拉倒,喜欢她的人多了,追她的人也多了!我一开始就看不上你,觉得你配不上周晴,你退出了更好!”

    程依依是真急了,之前为了她爸的事,她哪里敢这么和我说话,但是现在因为周晴,又把我骂得狗血淋头。

    为了朋友,程依依一向都是这么仗义。

    只是,平白无故承受这份谩骂,我当然是不愿意的。

    我认认真真地说:“我不以为自己是什么,我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人,我没要求周晴必须干干净净,我生气的是她骗我这件事!”

    “她为什么要骗你,你想过吗!”程依依加大了几个分贝:“她不就是想在你面前有个好形象吗,再说了你俩又没真的在一起,她凭什么一切都实话实说?张龙,你也太高看自己了,你以为你是谁啊,上赶着巴结你吗?你要因为这事不高兴了,说实话我看不起你,你一个大男人,真是心胸狭窄、小肚鸡肠……”

    程依依气呼呼的,电视也不看了,不停指着我骂。

    在程依依的骂声下,我也渐渐清醒过来。

    确实,我和周晴什么关系都不是,她没义务对我实话实说、交待一切。而且就像程依依说的,周晴之所以撒谎,也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说明她很看重自己在我心里的位置啊!

    也算是善意的谎言了。

    我设身处地的想了想,如果我是周晴,或许我也会选择隐瞒这件事情。

    一天慢慢过去,天色渐渐变暗。

    等到夕阳西下的时候,我从床上慢慢爬了起来,并且穿上外套。

    “你去哪里?”程依依疑惑地问。

    “去送周晴啊,她下班了。”我淡淡地说。

    就这一句话,程依依就知道我心意未改。程依依笑了起来,冲我赞许地说:“对嘛,这才像个男人!张龙,我越来越欣赏你了,把周晴交给你我很放心!”

    程依依这变脸的功夫实在厉害,前一秒还说看不起我,后一秒又说欣赏我了。

    当然,我也早习惯了。

    我穿好外套,一步步往外挪,同时说道:“你可以回家去啦,我送完周晴也就回来睡了。”

    腰上的伤依旧很疼,不过比起早晨已经强一些了,起码伤口不会再裂开了。我艰难地开了车,假装面色如常地去接周晴。我琢磨着,如果那个黄毛还在小区外等,倒是个报警抓他的好机会,哪怕判他抢劫也够他喝一壶了。这么想着,我就给昨晚找我做笔录的警察打了个电话,他说有情况就向他汇报的。

    等我接到周晴,赶到周晴家小区门口的时候,果然看到红蓝相间的警灯闪烁,昨天晚上捅我一刀的那个黄毛青年正被押上警车。

    这个二货竟然真在小区门口等着!

    什么叫做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我算是彻底见识到了,真把我当死人啊,一点不会反抗啊?

    “啊,是早晨那个盯着咱们看的神经病!”周晴也指着那个黄毛说道。

    “嗯,看来骚扰了不少人。”我点着头,差点没乐出来。

    黄毛被抓,我觉得安全一些了,但也防不住吴云峰会派其他人来,所以仍旧不能掉以轻心。

    周晴下车的时候,我突然抓住了她的手。

    “怎……怎么了?”周晴的脸“唰”一下红了,但也没挣脱开我的手。

    我看着周晴那张微红的脸,认认真真说道:“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改变我的心意!”

    这相当于是半表白了。

    我也不知道我哪来的勇气,但我确实说出来了。

    或许是因为程依依告诉过我,周晴对我也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才让我有了现在的底气吧。

    周晴的脸更红了,轻轻“嗯”了一声,匆忙转身走了。

    看着她渐渐消失的背影,我在心中轻轻呼了口气,调头开车走了。等我捂着腰伤,艰难地回到宿舍,赫然闻到一股饭菜的香味,厨房还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

    我去,什么情况,难道家里来了田螺姑娘?

    我吃惊地往厨房一看,才发现原来是程依依,正系着围裙摆弄锅瓢,声音就是这么来的。

    “哎,你回来了?”程依依回头看了下我,又擦擦额头上的汗,继续挥舞着铲子说道:“饭菜马上就好,你先去休息下,咱们一会儿开饭!”

    “你怎么还没走?”我吃惊地问着。

    “嘿,你伤成这样,我走了你吃什么啊!”程依依冲我做了一个鬼脸:“总不能一直吃食堂吧?”

    过去的许多个日子里,我还真就一直吃食堂的,偶尔跟着二叔去外面改善。

    我愣了一会儿,靠在了厨房的门边,客厅里的电视还开着,厨房里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还有饭菜的香气不断飘出。我这间单人宿舍,仿佛第一次有了家的温暖、家的生气,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又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

    这种感觉,已经多久没有过了?

    二叔虽然待我不错,可他毕竟是个大老爷们,而且还一心扑在事业上,不会照顾到我那么多的细节。

    看着不断挥动锅铲的程依依,我忍不住闭上眼睛,很多往事逐渐涌入脑海,躺在沙发上看报纸的我爸,还有厨房里忙活着的我妈,曾经也是其乐融融的一家人啊……

    现在,他们都在哪里?

    虽然心里有恨,但不想他们是不可能的。

    这么多年,我对我爸和我妈的下落一无所知,但我觉得二叔和我爸肯定还有联系,两人毕竟是亲兄弟么。不过,二叔从没在我面前提过我爸,我也默契地从来没去问过,毕竟我爸都不一定认我这个儿子了。

    至于我妈,估计更没什么消息了,二叔还肯联系她才怪了。

    我正沉浸在回忆中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打来电话的人,是李磊。

    之前说过,这家伙是个交际花,虽然自己混的不怎么样,但是特别喜欢往人堆里凑。李磊对我还算不错,但他从来没有联系过我,不知道好好给我打电话干什么。我接起来,问他有什么事,他紧张地问我:“张龙,你在哪呢?”

    我说我在厂里宿舍。

    李磊又说:“这几天你小心点啊,吴云峰可能要找你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