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018 追女生的门道

018 追女生的门道

作品:《龙抬头

    果然是他来了!

    昨天晚上捅过我的那个黄毛,双手插兜站在路基上面,裤兜里面肯定还藏着刀。我就知道他不会善罢甘休,而且一夜过去,他也明白自己找错人了,今天才会找上真正的周晴。还好我过来了,否则周晴已经遭殃,那就不仅是身体的伤害,精神也会遭到极大摧残!

    我永远都忘不了周晴被宋小鱼打过以后的呆滞模样,我不会再让这种事情发生第二次了。

    吴云峰也太狠了,就这么不依不饶地要对付周晴?

    曾经关系那么要好,至于下这样的死手吗?

    得不到她,就毁了她?

    简直心理变态!

    如果是我一个人在,我肯定立刻报警,让警察来抓这个黄毛,但是身边还有周晴,我也不想吓到她了,所以就假装轻松地说:“没事,可能是个神经病吧,不用管他!”

    我开着车,而且自动落锁,所以我不担心那个黄毛会冲过来。就算他真的冲过来了,我就敢拿车子撞他,看是他硬,还是车硬。果然,黄毛没有动作,而是眼睁睁看着我的车子走了,当然眼神之中始终充满杀气。要不说女人的第六感准呢,我们的车都走了,周晴还回头看了黄毛几眼,忧心忡忡地说:“张龙,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一看他就感觉心里很慌,总觉得他是冲着我来的……”

    我则安慰周晴,说她想太多了,这种神经病到处都是,喜欢站马路上盯着人看,以后离他远点也就行了。

    其实我也通过后视镜看那个黄毛,他一直都没走,直到变成一个小点。我心里想,这几天不能放松警惕,接送周晴也要更勤快、更准时点。远离那个黄毛以后,周晴随便和我聊了几句,问我和程依依怎么样了。

    昨天晚上,程依依从包厢里出来追我,后面的事周晴就不知道了。我说你放心吧,我和程依依已经和解了,她爸的事我会帮忙。

    周晴听完笑了起来:“我就说嘛,程依依没你想的那么坏,她就是嘴巴毒了一点而已,其实心还蛮不错的。”

    要是没有昨天晚上的事,我肯定会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但是现在,我只能暂且表示同意。

    程依依确实还行。

    得知我和程依依和解,周晴的心情更加好了,甚至一路哼起了小曲儿。说起昨天晚上的事,周晴也是连连夸我,说没想到我脸这么大,就连赵王爷都给我面子,昨天晚上要不是我,那么大家都遭殃了。

    我当然要谦虚,说没有,张总和他吃过几次饭,都是我开车送过去的,所以赵王爷算认识我,说到底还是给张总面子。

    周晴点着头说:“是的,张总确实厉害,据说黑白两道都吃得开,是咱们县里近几年最出风头的人物了……”

    听着周晴夸奖二叔,我的心里也很得意,要不是腰上的伤依旧很疼,估计我都笑出来了。

    别看二叔只是经营一个服装厂,但在我们这种“皇权不下乡”的小地方,黑白两道上的人脉十分重要,二叔在这方面一直做得很好,绝对是个能人。周晴的心情确实不错,一路上滔滔不绝地说着,相比之下我就很凄惨了,腰上的伤不时发痛,而且痛的离谱,冷汗都下来了,面色也很惨白。

    周晴终于发现端倪,问我怎么回事,是不是身体不太舒服?

    我点点头,说昨天晚上喝了点酒,可能是出来以后受风,有点感冒了。

    周晴说:“到了厂里以后,你就回宿舍休息吧。”

    我说行。

    到了厂里就安全了,保安也不是吃素的,肯定不会让那黄毛进来。周晴去上班后,我就把车停到宿舍楼下,准备回宿舍去休息会儿,但腰上的伤实在太痛苦了,因为之前坐着开车,伤口好像又裂开了,咬紧牙关也承受不住,半天才挪了十几米远,每走一步都像踩在刀尖上,不一会儿就浑身汗津津的了。

    也就是在这时,突然有人搀住了我的胳膊。

    我一回头,竟然是程依依。

    “你怎么来了?”我吃惊地问。

    “找张总签字……”程依依撇撇嘴说:“先送你回去吧,看你难受那样!”

    在程依依的搀扶下,我终于回到宿舍躺下。程依依还把早餐带过来了,我实在是起不来了,就说我不吃了,让她放在一边。程依依说那怎么行,人是铁饭是钢,尤其我受了伤,更得吃饭补充营养。

    她也不让我起来,就让我躺在床上,亲手喂我吃饭。

    她先喂我吃包子,接着又喂我粥喝。

    程依依做这种事我还挺惊讶的,我说:“程依依,你不用这样子的,张总那边我都说了,你去签字就行。”

    在我看来,程依依所做的一切,包括昨天晚上照顾我,都是为了她爸的事。谁知程依依还生气了,把粥往床头柜上一放,说道:“张龙,你把本公主看成什么人啦,我照顾你就是为了我爸那点事?你受伤还是因为我,我照顾你也理所应当,哪来那么多的废话?你吃不吃,不吃我可全倒了啊!”

    程依依这暴脾气,还真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我赶紧说吃、吃。

    程依依就继续喂我。

    “烫!”我刚吃了一口,就忍不住叫了出来。

    粥是从保温杯里倒出来的,所以还是很烫。

    “矫情!”

    程依依“嘁”了一声,但她再喂我的时候,就放在嘴边吹吹,等凉了再放到我嘴里,一口一口,很有耐心。

    在我印象里,程依依就是那种霸道、张狂的性格,没想到还有这么贤妻良母的一面,实在让我开了眼界。但我估计,我是这世上第一个享受这待遇的,她老爹都未必喝过她亲手喂过的粥。

    而这一切,都是我用刀伤换回来的。

    吃过了饭,我以为程依依就要了,没想到她反而坐在沙发上,悠然自得地看起了电视,自由的就好像这是她家,她是这里的女主人一样。

    我忍不住问:“你不走啊,不去签字?”

    程依依翻了个白眼:“签字不着急的,反正张总已经同意了,什么时候找他也行。再说我能走吗,你现在连翻身都困难了,本公主肯屈尊来照顾你,你就背地里偷着乐吧!”

    程依依还是一如既往的毒舌。

    不过她也说得没错,现在的我确实需要人来照顾,否则我给自己倒杯水都挺困难了。

    而且我也知道,程依依肯这么做,还是她心里过意不去,想要弥补我下。

    这样一来,我也就默许了这件事情。

    算是各取所需。

    当然,因为整件事都是瞒着周晴的,所以程依依在这照顾我的事情也不能告诉她。

    不过,也没什么需要程依依做的,也就渴了帮我倒一杯水,就算是上厕所,她也只要把我扶到门口就行。我住的是单人宿舍,有独立的卫生间,甚至还有厨房,一切都很方便。

    程依依最大的作用,就是陪我聊天,免得我会无聊。

    程依依一边看电视,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我说话。

    她问我平时就在宿舍住吗?

    我说是的。

    我在城里有家,但我一回到那个家,就会想起我爸和我妈的事,所以大部分时间就在宿舍住着。

    程依依又问我:“你爸和你妈是为什么离婚的?”

    程依依还挺八卦的,但是这种事情哪能启齿,难道告诉她说,我妈给我爸戴了绿帽子?所以我闭着嘴没有说话,程依依也知道她的问题越界了,便说:“好啦,不问这个了,咱们说点其他的吧,你想不想聊聊周晴?”

    周晴!

    这可是我梦寐以求的女神,而且我和周晴最近还有谈恋爱的趋势,我当然愿意聊聊她了。

    能从程依依的口中获取一点信息,也是我期望的。

    看我来了兴趣,程依依也没藏着掖着,直接告诉我说她和周晴聊过,感觉周晴对我并不讨厌,甚至有意向和我试试看。正是因为如此,程依依才对我特别反感,因为她对我的印象还停留在高中时期,觉得我就是个一无是处的窝囊废,根本没有资格做周晴的男朋友,可不就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嘛,所以昨天才会对我说那么狠的话。

    当然,一夜过去以后,程依依对我的看法有了改变,认为我算是个蛮有担当的男人,现在也很看好我和周晴了。

    这些事情,其实程依依昨天和我说过,只是今天描述的更详细一点而已。

    “不过,我不建议和现在就和周晴表白,你俩中间还差了一点东西,需要你再努努力,增进一下感情。等到时机成熟,确定她也喜欢你了,你再表白也不迟啊!”程依依明显是个老手,说起这些事来头头是道。

    我则像个虚心进取的小学生,认真努力地听着程依依给我讲课。

    来自周晴最好闺蜜的建议,我当然非听不可!

    程依依巴拉巴拉地给我讲着,教我如何做一个好男人,如何提升自己的魅力,如何去追周晴;从衣着打扮、言行举止,一直讲到生活品味、绅士风度。别看我年纪都不小了,但是这些东西我都没接触过,听起来也十分新奇,感觉非常受用,足以受用一生。

    原来追个女生还有这么多的门道。

    我真是坐不起来,否则非得拿着纸笔记录一下。

    程依依越说,我越佩服,到后来甚至改口,直接叫她程老师了。

    我像看偶像一样看着程依依:“程老师,你的经验这么丰富,一定谈过很多恋爱吧?”

    程依依骄傲地说:“那当然,我处过的男朋友,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我冲她竖大拇指,说厉害、厉害!

    接着我又随口问道:“那周晴呢,周晴谈过恋爱没有?”

    程依依说:“周晴不是和吴云峰谈过吗,两人甚至都谈婚论嫁了,你不知道?”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