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017 没事,一点小伤

017 没事,一点小伤

作品:《龙抬头

    一点没错,程依依真的在我怀里!

    这个发现差点让我魂飞魄散,我说我咋梦得那么真实,觉得又是香又是软的,原来怀里真的有个女人。我不知道程依依是什么时候钻到我怀里来的,但她肯定是无意识的行为,估计是晚上梦游,或是趴着很不舒服,不知不觉就到床上来了,又不知不觉有了现在的姿势。

    总之,不可能是她自愿的!

    这实在是太尴尬了,关键我还把她抱得很紧,一条胳膊枕在她的头下,一条胳膊搭在她的腰上,就连身体都贴在了一起。程依依则靠在我的胸口,像只恋家的小猫咪,睡得那叫一个香甜,气息都喷在我胸膛上,撩得我心里直发痒痒。

    老天作证,我和周晴都没这么亲密过!

    昨天晚上睡觉以前,程依依已经把妆卸了,现在的她完全素颜,可还是美得惊人,从眉毛到鼻子、眼睛到下巴,每一处都完美无瑕,还有白皙的脖颈,微露的锁骨,以及芬芳的秀发,足以令任何男人疯狂!

    身为一个男人,还是一个没有碰过女人的男人,这个状态确实没法叫我淡定,当时就觉得血气上涌、浑身发颤,心里又是紧张又是享受,十分矛盾。

    搞什么鬼,我明明很讨厌她啊!

    难道我和那些控制不住自己下半身的男人是一样的?

    沉迷这种状态的我迅速清醒过来,虽然我还没和周晴正式在一起,可我不能做对不起她的事,更何况这还是她最好的朋友。我轻轻呼了口气,先把放在程依依腰上的胳膊收了回来——虽然她的腰肢又纤细又柔软,让人一碰就舍不得放开,但也不得不这么做。

    接着,我又去收枕在她头下面的那条胳膊,但这实在有点难度,稍微一动就会影响到她,但也同样不得不这么做,我很努力地往外抽着胳膊,同时尽量不要去惊到她。

    可惜还是事与愿违,我的胳膊稍稍一动,程依依就皱了皱眉,眼珠也在转着,显然快醒来了,吓得我赶紧闭上眼睛,假装还在沉睡。程依依果然醒过来了,并且很快发现躺在我的怀里,先是很吃惊的“咦”了一声,接着迅速坐了起来,急匆匆下了床。

    我稍稍松了口气,幸亏不是同时醒来,否则那可太尴尬了。我微微睁开一点眼睛,看到程依依站在床边,正紧张地查看自己衣服,发现一切完好无损,才长长地舒了口气。

    “张龙,张龙?”

    程依依轻轻叫了两声,看我没有什么反应,才彻底放松下来。

    接着,她又把手放在我的唇边。

    我:“……”

    我靠,她这是在干什么,检查我有没有死?

    我是被人捅了一刀,但也没那么容易死啊!

    确定我还有气,程依依彻底放了心,又稍稍整理了下妆容,才推开门出去了。

    我不知道她去干什么了,可能是去买早餐了,也可能是去上厕所了。总之,这是个起床的好机会,我也睁开眼睛,吃力地从床上爬了起来。腰上的伤依旧很痛,但是已经能够勉强站起来了,我试着活动了一下身体,依旧疼的我冷汗直冒,眼泪几乎都要挤出来了。

    昨天那个黄毛下手真狠!

    我用手托着床,先给二叔打了一个电话。现在已经早上七点,二叔肯定已经起来了,这些年他一个懒觉都没睡过,一心扑在我们的服装厂上。我不是想让二叔帮我报仇,我知道他很忙的,并不想多打扰他。

    我打算让二叔推迟征收程依依她爸的货款。

    就在昨天晚上,我还下定决心不帮程依依这个忙,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俩也算共患难过,而且她还不离不弃,照顾了我一晚上。就冲这份情谊,我也该帮帮她这个忙的。

    世上很多事情都是这样,瞬息万变、白云苍狗,昨天决定的事,今天又会改变。

    打通二叔的电话,我把程依依的事说了一下,二叔也很好奇,问我怎么改了主意。我说昨晚程依依专门摆酒给我道歉,一时心软就答应她了。二叔听后也是笑笑,答应了我的请求,但也说道:“龙,你就是太善良了,这样很容易被人欺负的。”

    我笑着说:“我不怕,不是还有二叔你么。”

    二叔也笑着说:“对,只要还有二叔,这辈子都不会让人欺负你的!”

    听着二叔的话,我的心里真的很暖,其实我俩没有血缘关系,我爸都不认我这个儿子了,但二叔对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好。还是那句话,如果我这辈子只有一个亲人,那就只能是二叔了。

    我可以不认我爸,也可以不认我妈,但不会不认二叔。

    挂了电话,我又在房间里活动了会儿,其实医生让我静养几天的,但我等不了那么长时间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后腰依旧很疼,毕竟被人捅了一刀,麻药的劲儿也完全过去了,疼得我不停往外冒着冷汗,但我还是努力地活动着,希望自己能够习惯这种痛苦。

    就在这时,程依依回来了,手上果然拎着早餐。她看见我下床,先是“啊”的叫了一声,接着急匆匆奔过来,让我赶紧上床休息,说是医生说的,我至少要卧床一个礼拜。

    程依依绝口不提之前和我同床共枕、相拥而眠的事,当然这也没什么好说的,假装没发生过就好,也避免了尴尬。我摇摇头,说:“不行,我必须得走了,我还得去接周晴上班。”

    程依依很明显地愣了一下,又无语地说:“大哥,你都伤成这样了,还想着去接周晴啊?你这演得是哪一出,痴情小王子还是苦情大少爷啊,我知道你很喜欢周晴,你想无时不刻都对她好,可你要考虑一下自己的情况啊,你连自己都不爱惜还怎么去爱别人?少接周晴一次,天也不会塌下来的!”

    程依依不愧是我们班以前的毒嘴天后,每一句话说出来都带着刺,扎得别人体无完肤,但也不得不承认她说得对,人生在世应该先爱自己,接着才能去爱别人,我都伤成这样了还要去接周晴,怎么看怎么愚蠢、不可理喻。

    但我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是演苦情戏,只是我每天都接周晴,如果今天没去接她,难免她会胡思乱想。因为吴云峰和宋小鱼的事,她的精神状态一直不怎么好,还是别再让她多想了吧。而且,昨晚那个黄毛未必休手,有我在她身边也能安全一点……”

    说到这里,我顿了下,才继续说:“放心,我没事的,一点小伤而已……”

    说完,我便托着自己的腰,一步一步往外走去,每走一步都疼得要死,不过还是忍着一声没吭。走着走着,又想起什么来,回头对程依依说:“对了,你爸那事我已经和张总说了,延迟两个月还款吧,按照业内规矩付息……昨晚辛苦你了,不用再跟着我了。”

    本来就在发呆的程依依,这次彻底愣住……

    我也没时间和她多废话了,尽我自己的最大努力尽快出门,打了辆车赶往昨晚的KTV门口,接着开了我自己的车去接周晴。过程之中当然很痛,尤其是往车上坐的刹那,简直像被千万把刀插着,额头上的冷汗就像泉涌,但我还是咬牙忍下来了,一直把车开到周晴家的小区门口。

    我擦了擦汗,又揉了揉苍白的脸,让自己看上去有点血色,起码得看着像个正常人吧。过了一会儿,周晴如约而至,今天的她精神状态好了不少,穿了一条纯白的棉布裙子,头上戴着顶花色的遮阳帽,脸上还挂着淡淡的微笑。

    周晴越好,我就越是不能露出马脚,越是不能让她看出我的异状。

    周晴拉开车门上来,笑着说道:“今天来得好早!”

    真的,周晴一笑,就好像千树万树梨花开,我都要沉醉在她温暖的笑容里了。

    我觉得,这样的女孩值得我去守护。

    我也努力露出一丝微笑:“平时就不早吗?”

    我一边说,一边重新发动车子,并且调了个头,准备去厂里了。

    就在这时,周晴突然低声说道:“张龙,你看路边那个男人,眼神好可怕啊!”

    我的心里一紧,如同芒刺在背一般,似乎预感到了什么,迅速抬头朝着路边看去。果然是昨晚的那个黄毛青年,他就阴恻恻地站在路基上面,眼神冰冷地盯着我们的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