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016 香香的,软软的

016 香香的,软软的(1/2)

作品:《龙抬头

    救护车来了,医护人员也来了,我终于被抬上车,呜哇呜哇地送往医院。

    我的伤势虽重,但也不是什么大手术,就是普通刀伤,所以县级的医院就能处理。整个过程之中,程依依始终陪在我身边,而且一直拉着我的手,不停给我鼓励、安慰,搞得我像快死了似的,当然我还是很感激她的,没在关键时刻把我抛弃。

    到了医院,程依依跑上跑下,缴清了需要的费用,手术也紧锣密鼓地开始了。手术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因为打了麻药,也没感觉到疼。从手术室里出来,程依依又陪着我到病房里面,这时候已经确定我安全了,程依依才松了口气,又忙前忙后地照顾我。

    因为手术完了不能喝水,我又渴的难受,她就用棉棒蘸水,一次次擦拭我的嘴唇。

    当时已经过十二点了,突然来了两个警察找我笔录,原来是医院方面报了警,这种刀伤都要有备案的,所以道上的人受了伤,一般都去找无执照的黑医。警察问我,我也就照实说了,将整个过程讲了一遍,并说怀疑是吴云峰找人干的。他们表示会查这件事情,但是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那就只能当做普通的抢劫案来处理。

    其实我也没抱多大希望,吴云峰既然敢这么做,那就肯定安排好了一切。

    警察走了以后,程依依又把吴云峰骂了一通,说他真是心狠手辣,这种事都干得出来。我说这还不正常吗,上学那会儿吴云峰就没少干这种事。吴云峰阴人的事迹,我们那届的学生基本都能讲出两三个来。

    程依依说:不是,吴云峰找人偷袭你挺正常的,可是他连周晴都不放过,实在太过分了!

    这话说得没错,就因为周晴不答应他的无理要求,他就这么对待周晴,实在是太混蛋。

    程依依越说越来气,当场就给吴云峰打了电话。但是可想而知,吴云峰根本就不承认,在电话里面百般抵赖,程依依气得把他骂了个狗血淋头。吴云峰也不是个善茬,说:程依依,你是不是真把自己当大小姐了,你爸欠的货款还清没有,你家马上就落魄了,也好意思跟我叫板?

    程依依骂道:你家不一样吗,你爸为了挽救你家那点破产业,都把你嫁给宋小鱼了,你还嘚瑟个啥呢,快搂着你的胖老婆睡吧

    那个年头经济萧条,生意普遍都不好做,大环境就是这样,能不亏本就不错了,赚钱的是屈指可数,大部分都是赔着钱干,吴云峰和程依依这两个落魄贵族只能互相伤害。

    两人在电话里骂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吴云峰扛不住了,率先气得挂了电话。

    没办法,程依依实在伶牙俐齿,牢牢抓住吴云峰的把柄,左一个宋小鱼、右一个宋小鱼,刺得吴云峰那叫一个暴跳如雷。我第一次觉得,程依依这嘴上不饶人的作风还有点用处,起码能把吴云峰气得黑夜睡不着了。

    当然,我也劝告程依依,让她别太得罪吴云峰,小心也被阴了。

    程依依一挺自己胸膛,两只白兔扑扑乱颤,同时霸气地说:他敢!

    我心里想,你拉倒吧,你当你还是以前呢,你爸现在都罩不住了,赵王爷都不把你爸当回事。当然,当着程依依的面,我肯定不会这么说的。这时,程依依想起什么来,问我:对了,你受了伤,要不通知你爸你妈一声?

    我的心里一痛,把头扭了过去,过了许久,才轻声说:我爸我妈早就离婚了,失踪也很多年了

    我爸我妈这事,一直是我心里的一块伤疤,这么多年我都没和别人说过,就连我唯一的朋友李磊都不知道。在这世上,我只有一个亲人,就是我的二叔。二叔知道我不是我爸的亲儿子,他是我爸的亲弟弟,和我也没什么血缘关系,但他还拿我当亲侄子一样看待,对我一如既往的好。

    有时候我也挺恨我妈,怎么就做了对不起我爸的事了。但是,我一点都不好奇我的亲生父亲是谁,他要站在我的面前,我只会想掐死他,他就是个孬货。这件事情,二叔也没主动和我提过,成了我俩心照不宣的禁忌话题,所以我这辈子最感激的人就是二叔。

    听完我所说的,程依依轻轻啊了一声,显然很是意外,接着又回忆了下,才恍然大悟说:怪不得你高中那会儿

    我知道她想说什么,那会儿没人管我,吃饭都成问题,替换的衣服也没,每天都是脏兮兮的,像个要饭的一样。那是我人生中一段不堪的回忆,我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所以直接打断了程依依,说没事,都过去了。

    程依依轻轻嗯了一声,又说:那你还有其他亲人吗,毕竟你受了伤,该通知下吧。

    其他亲人,当然就是我二叔了。

    一般情况下,我出了这种事情,肯定第一个通知二叔,他会马上帮我安排报仇事宜。二叔的脑子聪明,报复吴云峰绝对轻而易举,怎么阴过来的就怎么阴回去,绝对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还让吴老邪没有话说。

    但是我想起赵王爷说的,二叔这段时间很忙,常常一天都睡不了几个小时,所以我也不想让他再分心了。而且我都这么大了,总是事事都找二叔,自己也觉得惭愧啊,所以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