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015 姜,还是老的辣

015 姜,还是老的辣

作品:《龙抬头

    砍刀是用来砍的,菜刀是用来劈的,而匕首这种东西,是用来捅的。

    一旦捅了,就有可能危及生命。

    我相信这个黄毛青年不至于要我的命,吴云峰也不可能会让他要我的命,黄毛自己也说只是给我一个教训,但是挨这一刀还是太难受了。匕首从腰捅入,疼痛由点到面,迅速扩及全身,冷汗瞬间淌了下来,力气也在源源不断地流失。

    不像电影里面挨了好几刀还能飞奔的大侠,我只挨了一刀就跪倒在地,再也站不起来。与此同时,被我推出四五米外的程依依还站在原地,面色惨白目光呆滞地看着我,显然已经被这场面吓到,就连逃生的本能都失去了。

    黄毛青年搞定我后,一脚把我踹倒在地,便阴沉沉地朝着程依依走去,手中闪着寒芒的匕首还在滴血,显然要把程依依也给放倒。我已经站不起来,但还是伸出双臂,努力抱住了黄毛青年的小腿,同时冲着程依依歇斯底里地大吼:“走啊,走啊!”

    我的声音狂躁不安,瞬间响彻整个夜空,也精准地传递到了程依依的耳朵里。

    直到这时,程依依才如梦方醒,转身撒腿就跑。她的速度本来不慢,但她穿着高跟鞋,又因为太过慌乱,没跑两步就摔了一跤,鞋也飞到一边去了。黄毛青年狞笑一声,想要把我甩开,继续去捅程依依。

    我是不喜欢程依依,甚至看到她就嫌烦,但这并不代表我会放任不管。

    我死死抱住黄毛的腿,不停冲程依依大吼:“快走,快走!”

    黄毛挣了两下没有挣开,顿时大怒,转过身来狠狠踹我的头,我就感觉像被一把大锤狠狠击打,还没几下就晕头转向,眼前模糊一片,什么也看不清了。尽管如此,我也用尽力气,死死抱着黄毛的腿,当时就想什么都不管了,哪怕拼上这条小命,也不能让程依依受伤。

    成年男人的潜力是无敌的,雄性的本能在这一刻彻底爆发,我抱着黄毛的腿死不撒手,任由他一脚又一脚地踹着。趁着这个机会,程依依终于爬了起来,没命似的光脚往前狂奔,渐渐消失在了道路尽头。

    与此同时,我的潜力也耗得差不多了,终于松开了黄毛的腿,软塌塌的倒在地上。黄毛往前奔了几步,显然已经没希望再追上程依依了,再往前就到了人多的地方,想下手也没机会了,黄毛气得转过身来狠狠踢了我一脚,同时又用匕首架住我的脖子,恶狠狠说:“小子,以后长个记性,不是什么人你都能惹,你这种卑贱的蝼蚁,只配活在别人脚下!”

    这一番话,显然是吴云峰教他说的。

    在吴云峰的眼里看来,我确实没资格和他斗,上次只是奇峰老总帮我,还有宋小鱼和宋大鲵做把柄,才让我能顺利逃过一劫。但这并不代表他会放过我,尤其我前两天还摆过他一道,宋小鱼回去以后肯定没少闹他,所谓新仇加旧恨,做出这种事来也不意外。

    说完那几句话,黄毛才悄无声息地潜入旁边的树林里面溜了,临走之前还把地上的那五千块钱也全拿了。

    妈的,不是不图财吗?

    我的脑子昏昏沉沉,后腰仍在不断发出疼痛,地面上也湿漉漉的,显然都是我流出的血。我心想完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不知多久才能来一个人,我又没有力气去掏手机,流血也要流死我了。当初我打吴云峰,起码还帮他叫了救护车,那个黄毛竟然没有管我,他就不怕背上人命官司?

    随着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心里也越来越绝望,心想自己或许真要挂了。但是后来又想,程依依都跑了,再不济也会帮我叫人或是报警吧,所以我肯定还有活路的……

    就怕程依依被吓破了胆,自己找个地方躲起来,什么都不管了!

    那我真就完了。

    不知昏迷了多久,突然感觉有人在我身边叫喊,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就看到程依依跪在我的身边哭着。她那张本来精致的脸,哭得妆都花了一片,看着像个花猫。程依依用手堵着我的腰,似乎想要帮我止血,但是鲜血仍旧不断从她指缝留出,她就是再见过大世面,也没见过这种场面。她吓得浑身发抖,不断哆嗦着说:“张龙,你醒醒,你醒醒啊……”

    不知道程依依是什么时候返回来的。

    她还能返回来,说明这人还是不错的,但她眼神显然不好,我都睁开眼了,她还继续哭天抢地。

    我有气无力地说:“我醒了,你叫救护车没……”

    “哦,哦……”

    看我醒了,程依依一脸惊喜,经我提醒之后,赶紧去摸手机,同时还和我说:“我这就叫救护车,你可千万不能死啊!”

    我无奈地看着程依依,这可真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女人,要不是我生命力顽强中途醒了一次,难道她还眼睁睁看着我死去吗?算了,看在她还返回来的份上,也不跟她计较这个了,尽快叫来救护车就行,我感觉自己快撑不住了……

    电话终于拨通。

    “麻烦你们快点过来……”程依依带着哭腔说清楚了地址。

    看到程依依叫了救护车,我也终于松了口气,闭上眼睛打算休息一会儿,现在安心等人过来救我就好……

    “张龙,你不能死,你不能死啊!”

    程依依再次扑到我的身上,抓着我的胸口使劲摇晃,这姑娘真的快崩溃了,眼泪鼻涕淌了一脸,鬼哭狼嚎地叫唤着。

    我估计她也不是多担心我,而是怕我死了以后她爸那关就过不去了。

    我无奈地睁开眼睛,有气无力地说:“你少摇我一会儿,或许我还死得慢点……”

    “哦,哦……”

    看我又睁开眼,程依依稍稍松了口气,但她不断和我说话,转移着我的注意力,像是怕我昏迷过去,估计是从电视里面学的。

    但她能和我说什么呢?

    我俩可是一点共同语言都没有啊。

    唯一的交集,就是她爸那事需要我来帮忙,但在这种情况之下也不方便提起她爸,搞得好像程依依救我就是为了她爸似的。说周晴吧,也容易让我上火,想起“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事来。所以程依依憋了半天,终于憋出来了一句:“张龙,你看我好看吗,好看你就多看几眼,可千万别再睡着了啊……”

    我努力地看了她一眼,她妆都哭花了,看着像个厉鬼。

    “丑死了……”我说。

    “胡说八道!”程依依恼火地说:“从小到大,就没人说过我丑!”

    似乎她丑不丑,比我死不死重要多了。

    “不信你自己照照镜子……”

    程依依还真的随身带了化妆镜,掏出来一看自己的脸脸,当时就吓了一跳。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她也不大方便补妆,只好对我说道:“丑就丑吧,你凑合看看,总之别睡就行!”

    也只能这样子了。

    我看着眼前的程依依,其实即便她妆花了,也还是比大部分女生好看,无愧当初“三朵金花”之一的称号。但我还是越来越模糊,越来越虚弱,眼睛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要闭上……

    程依依试着用其他方法唤醒我,比如拍我的脸,叫我名字,但是都没什么效果。程依依突然一急,猛地一扯自己领口,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肤,虽然没露什么重点,但也差点晃瞎我的眼睛。身为一个年龄虽大,但没有经历过什么人事的男人,这种场面确实叫我无法淡定,我的瞳孔瞬间放大,同时开始剧烈地咳嗽,脑子也迅速地清醒了,再也没有丝毫困倦之意。

    程依依的脸颊飞上两朵红霞,显然很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却又有些骄傲地说:“我就知道你们男人整天在想什么!”

    我吃力地冲程依依竖了下大拇指,表示我很服气。

    上学那会儿,程依依的作风就很大胆,经常和男生在走廊打打闹闹,成年以后显然更豪迈更放得开,做出这种事情简直跟小儿科似的。

    姜,还是老的辣啊!

    虽然我的后腰还在不断流血,疼痛也在不断持续,但我竟然希望救护车能慢点来了,这样的话一定能够看到更多旖旎风光……可惜天不遂人愿,程依依刚和我说了会儿话,救护车的声音便由远及近,划破了整个寂静而又漫长的夜空。

    “来了,终于来了!”

    程依依哭着将我抱入怀中,再次泪流满面。

    而我就一个感觉,好软啊……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