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012 坏透了的赵王爷

012 坏透了的赵王爷

作品:《龙抬头

    显然,胡海东之前惊天动地的一脚,曾引来过服务生在门口的张望,看到包厢里的一片狼藉之后,立刻汇报给了上级。接着,才引来了这个黑峻峻的刀疤男人和一群凶神恶煞的壮汉。

    但他们显然是误会了,胡海东并没有想砸场子,他只是想吓唬我而已。

    不过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对方要的是交代,不是解释。

    无论什么年代,能开这种娱乐场所的人都有背景,随着这群一看就不好惹的家伙到来,刚才还一脸凶横、气势汹汹的胡海东,顿时整个人都蔫了,目光里全是畏惧,面色也惨白起来,胆战心惊地看着对面,像是一条夹着尾巴的狗,一步也不敢再动了。

    我还当他有多大本事,原来也是个欺软怕硬的主。

    还有刚才对我百般指责、咄咄逼人的高中同学,现在也一个个都哑了火,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他们哪里见过这种场面?

    也就程依依还算见过一点世面,立刻冲了过去,摸出钱包对为首的刀疤男人说道:“不好意思,今天是我生日,同学喝多了造成一点误会……”一边说,一边拿出一茬人民币来,看样子有个三千多块,递了过去。

    刀疤男人淡淡地瞥了一眼,冷哼着说:“就这点钱,打发要饭的呢?”

    程依依咬了咬唇,小心地问:“那你看需要多少钱?”

    刀疤男人歪了歪头,在他身后立刻闪出一名汉子,走到包厢中央仔细打量起来,接着说道:“损失大概有一万多……”

    听到这个数字,我就觉得不对,那个玻璃茶几最多几百块钱,就算它是什么名贵牌子,顶多也就上千。还有那两个麦克风,就算都是进口的吧,再加上一些零零碎碎的杯子,三千块钱怎么也都够了,一万多是怎么算出来的?

    但是对方既然说出这个数来,谁也不敢表示异议。

    做这行的,又有哪个是善茬呢?

    一万多!

    对于我们这群刚刚走上工作岗位不久的人来说算是一笔不小的巨款了,不过大家凑凑还是能凑起来的,始作俑者胡海东这时候也犯过劲儿来了,连忙掏出钱包,拿出了一千多块,其他同学也都摸着钱包,准备把这一万块钱凑齐。

    还好大家都上班了,有点经济能力。

    不过就在这时,刀疤男人突然又开口了:“一万多只是损失,精神赔偿还没给呢,敢在我的场子闹事,传出去了让我赵王爷还怎么混?”

    赵王爷!

    这个刀疤男人竟然是赵王爷!

    在这个小县城里,没人不知道赵王爷,我们上学那会儿他的名字就如雷贯耳,据说这人最辉煌的时候有百来号兄弟跟着他混饭吃,囊括了这个县城里至少一半的地盘和势力,不过前几年打黑行动之后他就金盆洗手了,原来在这开了个不大不小的KTV。

    听到“赵王爷”这三个字,包厢里所有人的心都颤了一下。

    显然,赵王爷不止要一万块。

    这真是个黑店……

    可赵王爷本来就是黑的,不黑反倒奇了怪了。

    没有人敢说什么,大家停下了掏钱包的动作,战战兢兢地看着不依不饶的赵王爷。赵王爷似乎很享受这种别人恐惧他的感觉,轻轻摸出一支烟来叼在嘴上,旁边立刻有人为他点燃。

    赵王爷慢条斯理地喷出一口烟后,才缓缓说:“十万块,一分钱都不能少。拿不出来,一个都别想走。”

    十万块!

    我打吴云峰也才赔了一万,胡海东摔了一个茶几竟然要赔十万!赵王爷说出这个数字以后,我想起网上那个流传已久的段子,说某部队领导去洗浴中心里面洗澡,不甚摔碎一个杯子,对方和他要一百块钱,这位领导一怒之下喊来手下,当场把这洗浴中心砸了个稀巴烂……

    可惜段子始终是段子,不会发生在现实中的。

    听到这个数字,现场的人全部都傻了眼,一万多大家还能凑凑,十万怎么可能凑得起来,在我们这都相当于一套房了啊!程依依的脸色顿时惨白起来,虽然她是个富二代,但十万块也不是那么轻松的,更何况她爸还欠着几十万的货款……

    现在的程依依,能拿出来几千块钱已经很不容易了。

    包厢里面一片鸦雀无声,谁都知道十万块钱这个数字太过分了,但是谁也不敢忤逆脸上有着一道刀疤的赵王爷。赵王爷虽然已经金盆洗手,但是他的余威犹在,江湖地位也在,说出的话依然一言九鼎、说一不二。

    但是十万块钱实在不是个小数目,现场没有一个人能拿得出来——就算有人家里还算小康,可谁愿意把钱扔到这呢?程依依急得眼泪都快流下来了,这还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她爸的事还没解决,又摊上了赵王爷这事,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

    程依依红着眼圈,冲赵王爷说:“赵叔叔,我爸是程广志,能不能看在我爸的面子上……”

    程广志,程老板,在我们县也是小有名气的人物。

    九十年代就倒腾煤炭、钢材,本来赚了不少,可惜嗜赌如命,还有个败家女儿,有多少花多少,落到现在也挺捉襟见肘。程依依的话还没说完,赵王爷就打断了她,颇有些惊讶地说:“你是程老板的闺女啊?”

    程依依以为有了希望,立刻点着头说:“是,是……”

    赵王爷却冷哼一声:“你爸那个滥赌鬼,现在泥菩萨过江自身都难保了,你还拿你爸的名字来吓唬我?我告诉你,十万块钱,拿不出来就别想走!”

    赵王爷的黑,那是全县都闻名的,迄今为止无人超越。

    听到这一句话,程依依顿时如坠冰窟,浑身都冰凉冰凉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大颗大颗的眼泪也往下掉着。其他同学也都哑口无言,一个个唉声叹气,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闹出这场祸事的胡海东,这个时候突然把心一横,咬牙说道:“赵王爷,茶几是我踢翻的,一人做事一人当,你让他们走吧,留我一人就行!”

    胡海东虽然欺软怕硬,但在关键时刻终于豪气了一次,像个男人样了。

    但可惜的是,迎接胡海东的是一巴掌。

    啪!

    站在旁边的一个汉子狠狠扇了胡海东一耳光,骂道:“赵王爷的名字是你叫的吗,叫赵爷!”

    “是,赵爷……”胡海东捂着自己的脸,低三下四地说着。

    直到这时,赵王爷才慢悠悠道:“我不管你们谁拿钱,今天晚上我必须要见到钱,否则谁也走不出这个门去。”

    赵王爷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什么叫做心狠手辣、穷凶极恶。

    现场再次陷入到了一片寂静之中,程依依低头抹着眼泪,胡海东也不敢说话了,一脸的自责和惭愧,都是他的冲动才遭致这个恶果。包厢里的其他人,更是沉默如金、内心惶惶,不安和恐惧的气氛,弥漫在这不大的房间中,笼罩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拿不出来?”

    赵王爷突然打破了沉寂,冷笑着说:“我倒是有个好法子……”

    所有人都看向了他,程依依的眼睛里也露出希望的光。

    赵王爷突然一把抓住程依依的衣领,将她拖到自己身前,满脸淫光地说:“小妞,今天晚上陪我睡一觉,这十万块钱就算了,怎么样?”

    看到这幕,所有人的心中都是一震!

    赵王爷的年龄都能做程依依的父亲了,现在竟然让程依依陪他睡觉!赵王爷和程广志是一辈的人,程广志当初还算有钱的时候,赵王爷就算不怎么鸟他,也不至于做出欺负他闺女的事啊!

    赵王爷的坏,确实已经突破天际。

    程依依当然吓得不轻,眼睛里露出恐惧的光,大叫着不要、不要!想脱开赵王爷的束缚。赵王爷连拉带拽,骂着说道:“陪我睡上一晚,就能抵十万块钱,上哪找这么好的美事,快跟我走!”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包厢里的众人都是震惊不已,但是谁也不敢上去阻拦。

    唯有胡海东,这时候像疯了一样扑向赵王爷。

    “放开她!”胡海东嘶吼着,像一头发狂的狼。

    胡海东表现的确实像个爷们。

    但可惜的是,他哪里是赵王爷的对手,甚至都不用赵王爷出手,一个汉子就把他给踢飞了,接着又冲出去一群人,冲着胡海东又踢又打。在普通人里,胡海东算壮实的,但是遇上这群正儿八经的打手,那就只有躺下挨揍的份。

    赵王爷则继续拖着程依依往门外走,惊恐的叫声不断从程依依口中传出,其中还夹杂着隐约的求饶和哭腔,显然程依依已经害怕到了极点,但是现场无人敢拦,无人敢阻,所有人都哆嗦成了一团。

    唯一敢拦、敢阻的那个已经躺在地上不能动了。

    坐在我旁边的周晴抓住了我的胳膊,用恳求的、快哭出来的语气说:“张龙,拜托你,给张总打个电话,救救依依吧!”

    昏暗的角落里,我也适时地站了起来,叫道:“赵叔!”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