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009 真不是个东西

009 真不是个东西

作品:《龙抬头

    我明白了。

    看来,程依依她爸欠了奇峰一笔货款,并且已经到了清账时间,但是她爸最近资金有些紧张,所以才派女儿过来谈谈,看能不能推迟两个月。程依依到这以后,显然碰了个壁(毕竟我们厂子也要回笼资金),所以周晴建议程依依来找找我,因为她知道我和奇峰老总的关系不错,没准能帮上忙。

    不过可惜的是,程依依根本看不上我,并不认为我有这么大的脸面,还说如果我能帮到她忙,她以后就高看我一眼!

    就算抛开我和二叔的亲戚关系不谈,我也是奇峰最大的股东,建议二叔迟收一笔货款,简直轻而易举。但关键是,我凭什么帮这个忙,就凭程依依能高看我一眼?

    我又不是傻逼!

    程依依的高看一眼,还没那么值钱。

    既然她看不起我,那就让她看不起好了,我也根本就不在乎。所以,我并没有说话,而是冷哼一声,沉着张脸直接转身走了。程依依立刻得意洋洋地对周晴说:“看吧,我就知道他是个纸老虎,不过是运气好才当了奇峰老总的司机……”

    周晴小声说道:“依依,你别这么说话,张龙人还是很好的。”

    程依依哼了一声,不屑地说:“人好有什么用,人好能当饭吃吗?周晴,我不得不劝告你一句,凭你的长相什么样的富二代找不到,千万别被这样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草包给迷了眼,趁早让那些华而不实虚有其表的家伙滚远一点。别看他开个奥迪,那可不是他的!你要和个司机在一起了,传到咱班同学的耳朵里面多丢人啊,这么漂亮的一朵鲜花可就插在牛粪上了……”

    我本来不计划搭理程依依的,但她说话越来越过分,我实在听不下去了。我的性格虽然稳重,但也毕竟是个男人,也有点年轻人的火气,尤其是被程依依这么一激,我觉得我要是就这么走了,那也太窝囊了一点。

    我一咬牙,又转过身,来到程依依和周晴面前。

    我的脸色铁青,看上去像个快要爆炸的锅炉,周晴吓了一跳,以为我要揍程依依,毕竟她见过我用钢管暴打吴云峰的样子,连忙站起身来劝我:“张龙,你别冲动,依依她没有恶意,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你别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没有恶意?

    程依依的恶意都溢出来了,还叫没有恶意?

    什么刀子嘴豆腐心,在我看来程依依的嘴和心一样恶毒!

    与此同时,程依依也站了起来,同样用手拉住周晴的胳膊说道:“周晴,你别管他,有本事让他打我,看他有没有这个胆子!难道我说错了?他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我便问道:“程依依,你爸叫什么?”

    程依依猛地愣住,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问,一脸莫名其妙地说:“你管我爸叫什么呢?”

    周晴却是恍然大悟,拉了程依依一下说道:“张龙这是要帮你忙呢!”

    程依依也明白过来,“哟”了一声,戏谑地说:“我爸叫程广志。张龙,还是那句话,你要真能帮上我忙,本公主以后肯定高看你一眼!”

    程依依那副嘴脸,我真是越看越讨厌。我没说话,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二叔的电话,并且当着她俩的面按了免提。

    电话很快拨通,二叔接了起来:“怎么了龙?”

    二叔叫我,一向都是一个“龙”字,但也足以体现他对我的关爱。我说张总,有个叫程广志的老板,欠着厂里一批货款吗?

    当着外人的面,我一向都叫张总,二叔也知道我的这个习惯,知道我身边还有别的人在,便说:“是的,怎么?”

    我说:“程老板的女儿程依依,是我高中同学,找到我这来了,说她父亲资金有点困难,看能不能推迟两个月再给货款?”

    这句话一出口,程依依立刻紧张起来,嘴唇咬得很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我,估计心都快从胸口跳出来了。就听二叔说道:“咱们厂里的资金也很紧张,要给工人发工资,还要不断补充材料,而且这个程老板欠得不少,足有好几十万……”

    二叔说到这里,程依依的表情已经不屑起来,“嘁”了一声之后便对周晴说道:“看到了吧,他就一个破司机,哪里可能有那么大脸……”

    周晴也是一脸无奈,冲着程依依默默摇头。

    但也就在这时,二叔突然话锋一转,继续说道:“不过,既然是你高中同学的父亲,推迟两个月倒也没有什么问题,不过利息要按业内规矩来走……”

    业内的利息,一般比银行高,都快赶上高利贷了。但是程依依一听,立刻兴奋起来,眼睛里充满了光,急不可耐地冲我说道:“行、行,没问题!张龙,快告诉张总,就说我答应了,利息再高一点都可以的,只要能让我爸熬过去这两月……”

    显然,程依依在来之前,她爸就把条件都开好了。

    但我并没搭理程依依,而是继续冲二叔说:“那就是没问题吧?”

    “没问题啊,你同学嘛……”

    “耶!”听到这里,程依依兴奋的都快蹦起来了,还抓着周晴的胳膊使劲摇晃,周晴也露出欣慰的笑。

    但她们显然开心的太早了。

    “好的。”我继续冲电话说:“张总,立刻向程老板要这笔钱,千万不要给我面子,一天都不要拖、一分都不能少!”

    “嗯?”

    二叔显然都懵逼了,完全没有理解我的意思。

    而我不再说话,直接挂了电话,同时抬起头来,目光平静地看向程依依。

    程依依傻眼了,周晴也傻眼了。

    程依依咧开的嘴还没来得及合上,笑容就凝固在了嘴边,她完全呆住了、愣住了,不可思议地看着我。

    说句实话,如果程依依来找我,不需要她多好的态度,只要她能正常和我说话,我就愿意帮她一把。但是现在,想都不要想了,我要帮了我就是个傻逼,不过在这之前,我要让她看看我有这个能力,接着再拒绝她才能泄我心中之怒——看上去挺幼稚的,但我不管那么多了,我能爽了就行。

    程依依还处于错愕的状态中,而我冷哼一声,转头就走。

    走出去十几步,才听到程依依杀猪一般的叫声:“张龙,你真他妈不是个东西……”

    我根本没搭理她,径直回了宿舍。

    我还没有吃饭,不过我吃不下去,真是气也气饱了。

    刚到宿舍,二叔的电话就打过来,问我到底怎么回事。我也没有隐瞒,直接一五一十地说了,二叔听完也是气不打一处来,骂骂咧咧地说:“我现在就和老程要账,一分都不能少,一天都不能拖!”

    过了半个多小时,周晴又打电话过来,毫无意外,是向我求情的,说程依依她爸已经知道这件事了,把程依依骂得狗血淋头,还说程依依已经知道错了,让我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帮帮她这一次吧。

    按理来说,周晴都亲自求情了,我该给她这个面子的,但我一想到程依依那些尖酸刻薄的话,心里还是一阵阵发凉,当即冷冷地说:“她不是看不起我吗,她那么大的能耐,让她找别人去啊!”

    我已经下了决心,无论说成什么样,我都不会去帮程依依的。

    挂了电话,我便躺下睡了,慢慢消磨心里的气。

    与此同时,厂区宿舍楼下。

    程依依坐在台阶上,不停地抹着眼泪,嘴巴也一撇一撇的,显然受了极大的委屈。这也正常,毕竟一向宠她的父亲,刚才冲她发了很大的脾气,甚至连“你脑子里可以养金鱼”这种话都说出来了,让她怎么能不委屈、不难过?

    但这还是其次,程依依知道这几十万对父亲来说很重要,能不能扛过这段时间就看奇峰老总肯不肯放一马了……

    “张龙真不是个东西……”程依依抽泣着说:“还是老同学呢,连这点忙都不忙!”

    旁边的周晴无奈:“这事啊,你真怪不上张龙,之前你确实过分,说得也太难听了,我都看不下去,不让你再说了,你还偏偏要说!我都说了,张龙和我们老总关系很好,你还不信,闹到这步你怪谁呢?”

    其实上班时间早就到了,但是周晴专门请了个假,就是为了陪着程依依。

    “我还不是为了你!”说到这里,程依依更来气了:“你长这么好看,我不是不想让你这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嘛!”

    周晴一耸肩:“人家张龙根本没说要追我,是你自己一厢情愿好吧!”

    “大姐,张龙想干什么,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了好吧,否则人家疯了啊对你那么好,不仅帮你打吴云峰,还每天接送你上下班?”说到这里,程依依倒是想起来什么,抓着周晴的手说:“周晴,张龙肯定是喜欢你的,你再行行好,帮我求求情行吗,不然我爸真是要骂死我了……”

    周晴摇头:“我刚才试过了啊,你不是没看到!依依啊,这次你真是搞砸了,本来凭我和张龙的关系,你爸这事肯定没问题的,都是你不分青红皂白就把人家臭骂一顿,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程依依也知道这次得罪我太深,估计一时半会儿难以取得我的原谅,只能叹了口气,松开周晴。但是很快,程依依的眼睛一转,想到一个主意,趴到周晴耳边说了起来。

    听完,周晴疑惑地说:“这样行吗?”

    程依依肯定地说:“行的,肯定行!”

    周晴点了点头:“那好,我就帮你试试……不过我的依依小公主,这次千万别搞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