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006 滴水不漏

006 滴水不漏

作品:《龙抬头

    但我一点都没有怕。

    二叔说安排好了,那就一定是安排好了,我相信我二叔。更何况,这里还是公安局,我不相信他们敢在这里动手。虽然这几年里我没干什么,但也养成了一副沉稳的性格,我目光冷静地下了车,盯着四周如同潮水一般涌上来的青年,他们一个个凶神恶煞、杀气腾腾,仿佛恨不得把我大卸八块。但是没过多久,一个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住手。”

    这个声音很平淡,却拥有着不容置疑的威慑力,那些看似疯狂和不要命的青年果然停下脚步。接着人群分开,一个近五十岁的中年人走了出来,手里把玩着两颗明晃晃的铁球,脸上的表情则阴晴不定,看不出来悲喜。我认识他,他就是吴云峰的父亲吴老邪,当初吴云峰在学校里惹了事情,这老家伙没少去擦屁股,溺爱儿子也是出了名的,我尽力挺直腰杆,盯着慢慢朝我走过来的吴老邪。

    “你就是张龙?”吴老邪很快来到我的身前,上下打量着我。

    我点了点头。

    “你胆子很大嘛……”吴老邪轻飘飘说了一句,我正纳闷他怎么还夸上我了,就听他继续说道:“连我儿子也敢打。”随机,他目光之中露出一丝狠厉。与此同时,四周的人也都叫了起来,嚷嚷着要把我给大卸八块。身处这种环境之下,不紧张是不可能的,但我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尽量平静地望着面前的吴老邪——我相信,二叔已经和他谈过。

    很快,大门口处又传来一阵喝骂,有人叱问吴老邪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打算在公安局里闹事了吗?那是一名面色威严的警官,吴老邪迅速回过头去,面色讨好地说不敢、不敢,警官哼了一声,这才返回去了。等到风平浪静,吴老邪才摸出一张纸来递给了我,让我在上面签字。

    我看清楚,是一份协议调解书。

    上面写着,我和吴云峰的事情纯属私人恩怨,现在已经私下调解,不再经公等等,吴云峰已经签了名字,现在到我签了。我不知道二叔是怎么办到的,但我看到这份协议确实惊讶,心想二叔真是神通广大,连吴老邪都臣服了!我接过笔,在上面签了我的名字,吴老邪接过去后,冷哼着说:“这次也就是张总出面,我儿子也没有伤得很重,不然我饶不了你!我告诉你,绝对没下次了,除非你不打算要命!”

    吴老邪的声音冰冷,几乎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不过我也没当回事,吴老邪吃了这么大亏,让他过过嘴瘾也没什么。吴老邪拿着调解书,转头朝着公安局里走去,四周的人狠狠瞪了我一眼后,也都纷纷退散到了一边,我就这样平安无事地回到车里,从容淡定地离开了公安局。

    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但我还是迅速给我二叔打了一个电话,惊喜地问:“二叔,你怎么办到的?”

    要说二叔的势力已经大过吴老邪,那肯定是不可能的,在我们县,二人最多平起平坐,所以我实在是想不通,二叔是怎么让一向溺爱儿子的吴老邪就范,还乖乖签下那份协议调解书的?二叔得知我已经平安离开公安局,嘿嘿笑着说道:“这世界嘛,没有钱摆不平的事情!”

    钱?

    我的心往下一沉,问二叔赔了吴老邪多少钱。

    “一万!”

    听到这个数字,我的心中再次生疑,一万块钱就能让吴老邪就范,那他儿子也太不值钱了点。二叔继续说道:“当然,还加了点威胁,如果他敢揪着这事不放的话,我就把他儿子的丑事告诉宋大鲵。”

    “宋大鲵?”

    我知道宋大鲵,那是我们县里另外一个企业家,名下有着铁厂和矿厂,能量比我二叔和吴老邪都大,这事怎么和他扯上关系了?

    “吴老邪的儿子和宋大鲵的闺女订了亲。”二叔立刻给我解惑:“吴老邪最近走背字,几个厂子连番赔钱,只有宋大鲵才能帮他渡过难关。”

    我明白了。

    原来吴云峰的订亲对象就是宋大鲵的闺女,如果宋大鲵知道吴云峰还和其他女人纠缠不休,肯定会很生气,这事也就黄了,那么吴家就会彻底倒台。二叔就是抓住了这一点,才让吴老邪拿了一万块钱就乖乖休手的,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二叔做事就是滴水不漏。

    “这么一闹,吴家那小子应该消停多了……”二叔沉沉地说:“不过,也要防着他出阴招,知道没有?”

    我“嗯”了一声,表示知道。

    上学那会儿,吴云峰就挺阴的,确实不得不防。

    “还有。”二叔继续说道:“从明天起,你要保护好周晴,接送她上下班的任务就交给你了,那可是咱们销售部的宝贝疙瘩,不能让她有一丁点的闪失,知道没有?”

    “好的!”我很开心地接下了这个任务。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开心……或许,我潜意识里也希望接近周晴,现在终于有了光明正大的理由?

    这一晚上,对周晴来说也是个不眠之夜,她很担心我的安危,作为吴云峰曾经的好朋友,没人比她更了解吴家的本事和能量。

    在她看来,吴家想收拾我一个不起眼的司机简直易如反掌!

    所以周晴始终想不明白,我为什么会那么冲动,要去得罪吴云峰呢?周晴心底里面隐隐猜到答案,但她不愿去往那方面想,也没心思往那方面想。她只希望我能好好的,不要被她所牵累,可她知道这太难了,吴家肯定不会放过我的……

    就这样,周晴在担惊受怕、半梦半醒中度过了一晚上,但到第二天还是迷迷糊糊地起床了,对她来说哪怕天塌了也得去上班啊,而且她也想到单位看看我怎样了。草草地收拾了下,周晴拿着包就出门了,当她顶着两个黑眼圈来到小区门口,准备坐公交去奇峰服装厂的时候,却看到了让她倍感震惊的一幕。

    小区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奥迪轿车,这车别提多熟悉了,就是厂里的车,她都坐过好几次呢。此时此刻,奥迪轿车的门前站着个人,正一脸笑意地看着她,并且对她说了一声:“上车!”

    “张龙?!”周晴实在又惊又喜,迅速扑了过来:“你没有事?”

    “当然没事。”我靠在车前,轻轻笑着说道:“昨天就和你说过了嘛,我没事的。我是来接你的,先上车吧。”

    周晴没有客气,迅速拉开车门坐了上来,因为她也有一大串的问题想要问我。车子开出去后,周晴果然连珠炮一样地问了起来,当然话题始终离不开吴云峰和吴家,她很好奇我究竟是怎么逃离吴家的魔爪的。

    我当然不会和她说太多了,只说张总帮我搞定了这件事情,还说张总让我以后负责接送她上下班,省得再遭到吴云峰的骚扰和纠缠。

    “张总真是人太好了!”周晴两只眼睛几乎布满星星,一脸崇敬地说:“我一定要好好谢谢他,一定要为奇峰好好效力!”

    我笑呵呵的,没有说话。

    总之从这天起,我就做了周晴的专职司机,每天接送她上下班。相比她对奇峰做出的贡献来说,这点油钱实在不算什么。就像二叔说的,她可真是销售部的宝贝疙瘩。而对周晴来说,她本来就感激我给她介绍工作,还帮她摆平吴云峰的麻烦,现在又每天开车接她、送她,就更感激我了,常常请我吃饭。

    一来二去,我们之间的关系慢慢熟络起来,周晴会大剌剌地拍我肩膀,会当着很多人的面叫我名字,还会把吃不完的冰淇淋交给我来解决,而我也会假装云淡风轻实则心潮澎湃地吃完;我很期待每天和她在一起的时间,能和曾经梦寐以求的女神如此接近,放到几年之前真是想都不敢想啊。

    我也知道了周晴家里其实挺困难的,她父亲前几年就病逝了,母亲也常年有病在身,家里的负担几乎落在她一个人身上,所以她工作起来才这么拼命。有时候我会买点水果送到她家里去,还帮她家里换过煤气罐、修过水龙头等等,久而久之,连她母亲都熟悉我了,常常握着我的手说谢谢,还说我是个踏实靠谱的好男人,就好像把我看作女婿一样。

    有过几个瞬间,我也会很恍惚,感觉周晴已经成了我的女朋友。

    我心里想,如果有朝一日能够梦想成真,昔日女神真的能和我在一起的话,我一定会倾尽全力对她、对她母亲好的。在生活中,我俩也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关系也一天比一天好,有时候会感觉自己捡到宝了,周晴连恋爱都没谈过,而且还是个处女呢,这一点是在太难得了——原谅我的迂腐,哪个男人不希望自己的爱人拥有完璧之身呢?至于那根钢笔,早就被我抛到脑后去了,那件不愉快的事情不提也罢,再说周晴根本不记得了,提那干嘛?

    不过可惜的是,我始终没有勇气表白,也迟迟不敢跨出那一步去,因为我不知道周晴对我到底是个什么态度,虽然我俩现在关系挺好,在一起的时间也多,但也没有脱离正常交往的范畴,周晴似乎只是把我当做一个好朋友来对待的。

    不过,事情很快有了转折。

    这期间里,吴云峰虽然没有再找我们,但周晴还是有了新的麻烦。那天我在办公室里呆着,二叔突然给我打电话,说是周晴被人打了,让我迅速赶到销售部去看看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