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003 吴云峰的威胁

003 吴云峰的威胁

作品:《龙抬头

    我肯过去,不是想要英雄救美,也不是抱着什么目的过去献殷勤,只是一场同学聚会下来,让我觉得周晴现在人还不错,尤其是她帮李磊说话,让我对她有点刮目相看,就想过去问她搭不搭车,搭车就载她一程,不搭那就算了。

    我把车开到公交站台下面,放下副驾驶的车窗叫周晴的名字,周晴一开始都没想到这车是冲她来的,我连叫了两声,她才惊讶地弯下腰来,看到驾驶座上的我,才说:“呀,是你……”

    显然,周晴还是不记得我的名字,我有些无语,但还是说上来吧,去哪我送你。说这句话的时候,我都没指望周晴能上我的车,毕竟她连吴云峰的车也没上。让我没想到的是,她犹豫了一下,就说她去复兴小区,问我顺不顺路?

    我说顺路,周晴“嗯”了一声,拉开车门坐了上来。

    我把车窗合上,又把暖风开到最大,便继续打着双闪往前面走。说实话,和以前心里的女神坐在一起还是挺紧张的,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周晴也有点局促不安,拍了拍头上的雪,四处打量了下,才问我什么时候买的这车,看着挺不错的。我说没有,公司的车。这时候,周晴也想起来之前我和班主任说我在奇峰服装厂工作的事了,就问我是不是司机?我点点头,算是承认,周晴有些低落地说:“那也挺不错了,我去奇峰应聘过,可惜人家没要我。”

    这事我当然记得,她从人事部出来的时候我就在门口,还知道她和乔大姐吵了一架,不过我没提这茬,而是说下次你再去,给我打个电话,没准能帮上你。那个时候,司机也是份挺体面的工作了,一般只有领导的亲信才能担任,所以周晴也没怀疑我在吹牛,而是很开心地说好啊,又拿出手机要记我的电话。

    我说了一遍我的号码,周晴记了下来,却不知道该存什么名字,有点尴尬地看着我。

    我也没当回事,笑着说我叫张龙。

    提起我的名字,周晴终于有点印象了,说:“原来是你啊……”又上下看了看我,不可思议地说:“你变化可真大!”

    我的变化确实是大,毕竟以前我连一件干净衣服都没,整天邋里邋遢的,现在好歹穿着体面,不过我不爱说以前的事,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然后就转移了话题,说我刚才过来,看见吴云峰准备载你,你怎么没上他的车呢?

    周晴沉默了一下,才轻轻说了一句:“吴云峰不顺路。”

    一看她这样,我就知道她在撒谎,但是我也没有追问,毕竟我俩不熟,她也没有义务向我交代实底。我心里想,可能以前她俩搞过对象,觉得坐在一起不太好意思吧,接着又想起吴云峰说把周晴玩烂了的事情,心里有点不太舒服,也就闭嘴不说话了。

    一路沉默,很快到了复兴小区门口,我打算把周晴送到楼下,但周晴说不用,直接就下了车,并跟我说:“张龙,谢谢你了,回头我要还去奇峰应聘,一定会找你的!”

    说完这句话后,周晴就冒着风雪进小区了。自始至终,我也没把那支钢笔拿出来,因为我感觉周晴已经忘记那件事了,实在没有必要旧事重提。至于周晴的最后一句话,我也当是客套,没当回事,毕竟吴云峰说了要给她安排工作,人家不一定能看上我那。

    但我没想到过了几天,周晴真就给我打电话了,说她想来奇峰上班,问我能不能帮忙。牛都吹出去了,也不能不办,就给我二叔打了个电话,把周晴的情况和他讲了一下,并说周晴想去财务部。

    二叔沉默一下,问我这个同学重不重要,重要的话可以安排到财务部,不重要还是去其他部门吧,毕竟财务部不是谁都可以进的。我本来想说重要,但是想起周晴曾经对我做过的事,以及她和吴云峰的事情,就改口说一般吧,也不是很重要。

    二叔就说,既然这样,让她去销售部锻炼一下,随后看情况再说。

    销售部也是个挺重要的部门,厂里订单全靠这个部门在拉,而且很容易出成绩,厂里好几个经理都是销售部出来的,当然缺点是累,需要经常加班,而且需要厚着脸皮去拉客户,很多脸皮薄的都做不了这事。

    不过我没反对,作为同学,我算挺仗义了。挂了二叔的电话,我又给周晴打过去,说进财务有点难,只能去销售了。我以为周晴会不愿意,毕竟她也挺心高的,否则不会和乔大姐吵架,结果周晴一口答应下来,还问我什么时候能去报道。

    我说合适的话,你现在就过来吧。

    周晴行动很快,半小时后就过来了,看来是真的想找工作。周晴对厂里不熟,我就领着她去报道,还带她参观了一下厂子,车间、食堂、宿舍、办公楼等等。周晴是本地人,不需要住宿舍,但是可以午休。虽然厂里没人知道我和二叔的关系,不过我是司机,大家还挺卖我面子,所以一路都很顺利。

    最后,我把周晴送到销售部,就回宿舍候着去了。

    想到上学时候的女神,这会儿在我名下的公司上班,这种感觉还是挺神奇的,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在心头。晚上下班以后,周晴给我打了电话,说要请我吃饭表达谢意,我也没有拒绝,欣然赴约。

    能和心目中的女神一起吃饭,是我多长时间以来的梦想啊,但是现在真的实现,我反而很淡定了,可能也是我长大了。但要说我对周晴完全没有想法,那也是不可能的,毕竟是我暗恋了很多年的女生。只是,我懂得克制自己,当然也可能是自卑心理作祟,仍旧不敢表现出来,也不敢去过多幻想。吃饭的时候,周晴不停说着谢谢,我说没事,举手之劳而已,接着又问了一个让我疑惑很久的问题:“你怎么没去吴云峰家里的公司上班,凭你俩的关系,很容易吧?”

    周晴淡淡地说:“我想靠自己。”

    和之前问她为什么不上吴云峰的车一样,我还是觉得她在撒谎,不过我也没有追问。吃过饭后,出于礼貌,我提出送周晴回家。周晴挺惊讶的,问我厂里的车,难道能随便开?

    我说是的,张总不在乎这点油钱。

    在厂子里,我叫二叔一般都是张总,一来国有国法厂有厂规,二来我也不愿意把我和二叔的关系搞得人尽皆知。周晴笑了一下,说你俩都姓张,不会是亲戚吧?

    我说我倒想呢!

    周晴本来也是开玩笑的,所以并没继续深究,而且这会儿也没公交车了,就同意我开车送她。在路上,我俩又聊了会儿,她问我怎么当上司机的,我说我高中毕业就出来打工了,无意中认识了张总,一直熬到现在,混了一个司机。

    周晴听了非常感慨,说时机太重要了,像她这种念了大学出来的,反而连个工作都找不到。

    其实那个时候,大学生的含金量还蛮高的,可惜周晴学的专业比较偏门,才导致后来的焦头烂额、求路无门。

    从这天起,周晴就在厂里上班了,对她来说这份工作来之不易,所以她还挺珍惜的,工作起来也比较拼,加上她本身是个美女,在和客户谈判的时候有着天然优势,所以业绩还挺不错,不到一个月就拉了好几个大单,就连二叔都听说了她的事迹,私下说我的眼光不错,给厂子里拉来一个干将。

    周晴和以前真的是不一样了,少了那股子尖酸刻薄,变得很是稳重成熟,每天穿着制服,里里外外地跑,看到我后会很热情地打招呼。她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又请我吃了顿饭,再次向我表示谢意,说没有我就没有她的今天。

    我说你这话言重了,这都是你自己的努力。

    周晴挺开心的,还喝了几口酒,可惜她不胜酒力,没几杯就晕晕乎乎了。吃过饭后,我又照例送她回家,车子不能进她家小区,所以我把车子停到外面,扶着她往她家楼底下走。这还是我第一次和周晴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以前简直想都不敢想,她身上好闻的香味不时侵入我的鼻间,搞得我有点头脑发热,不过我也没有因此想入非非,毕竟我都二十多了,不是十六七岁,没有那么容易冲动。

    而且因为吴云峰说过的那句话,其实我对周晴是有点排斥的。把周晴送到单元门里以后,就转身往小区外面走了。

    但还没有走上几步,旁边的树丛里突然窜出一个人影,一个高大的身躯扑到我的身前,像是饿虎扑食一样,死死掐住我的脖子,恶狠狠说:“老子的女人你也敢碰,你他妈是活腻歪了!”

    当时的我十分震惊,这还是我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情,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只是借着路灯的余光一看,才发现面前这张狰狞的脸,竟然是吴云峰!

    吴云峰卡着我的脖子,又说:“张龙,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也有资格来抢我的女人?”

    再接着,吴云峰又“呸”的一声,往我脸上狠狠吐了一口浓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