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002 同学聚会

002 同学聚会

作品:《龙抬头

    其实这一刻我已经等很久了,但当周晴真正朝我走过来的时候,我还是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不该把钢笔还给她。很快,周晴来到我的面前,但她显然忘了我叫什么名字,迟疑了一下之后,才出于礼貌说老同学,很久不见啊,同时把手伸了出来。

    我苦笑了一下,松开口袋里的钢笔,握住了周晴的手。自己眼巴巴等了这么多年,结果人家根本不记得我了,只能称呼我为老同学,想想挺可笑的。不过周晴变化也挺大的,以前她都不会和我们这些人说话的,现在不仅和我打了招呼,还主动和我握手,看来她已经成熟不少了。

    我正犹豫要不要来个自我介绍,突然旁边有个女生叫了一下周晴,那也是我们班一个同学,和周晴关系一直挺好。周晴冲我笑了一下,便朝那个女生走了过去,我还听见那个女生悄悄问她那是谁呀,周晴小声说不知道,就是觉得眼熟,才打了个招呼。

    两个女生很快朝着楼上走去,我站在原地有些尴尬,正准备也上楼的时候,又听见饭店外面,吴云峰他们也在讨论周晴,有人问吴云峰搞定周晴没有,吴云峰不屑地说早玩烂了,一群人立刻嗷呜嗷呜地鬼叫起来。

    以前在班上,吴云峰和周晴关系就挺好的,大家都猜到他俩以后会搞对象,但当这话从吴云峰嘴里说出来、还形容这么不堪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有些说不出的难过。但是除了难过,我也没有其他能够做的,只能叹了口气,朝着楼上走去。

    聚会是在二楼的一个大厅,已经来了不少的人,大家三三两两坐在一起聊天,看着还挺热闹。当然没人注意到我,我的到来也没引起谁的侧目,仿佛我是一团空气似的,不过我也早就习惯,并没觉得有啥不舒服的,李磊很快看到了我,招手让我过去坐在他的身边。

    有李磊在,我的心里稍微踏实了点,不过这家伙也是个交际花,根本就坐不住,满大厅里乱窜,和这个问好,和那个聊天,大多时候都晾着我。但交际花也分褒义和贬义,有的交际花手腕很强,有的交际花惹人生烦,李磊明显就是后者,像他这种家境不怎么样,毕业也没混出个名堂来的,其实并不受人待见,过分热情反而让人讨厌。

    有句话说得好,圈子不同就别强融,但是李磊没有自知之明,还是硬往别人跟前去凑,没少受人的白眼和揶揄,肯把他当朋友的估计就我一个。为此,我也没少提醒李磊,但他反而说我不懂,说他这是在为将来铺路,仍旧乐此不彼地到处和人打招呼。

    过了一会儿,除了在外地回不来的,其他同学基本都到齐了。让我意外的是,高中时候的班主任竟然也来了,后来才知道这是同学聚会的标配,严格意义来说算是谢师宴,我是第一次来所以并不清楚。

    班主任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我对她没有太深的印象,就记得是个老好人,对谁都笑呵呵的。

    人都到了以后,大家就按次序坐下,能和班主任坐在一桌的当然都是精英,以前班上的风云人物或是现在发展不错的,比如周晴、吴云峰等人,我和李磊这种的就在其他桌子上了,不过李磊心有不甘,一直往那桌去看,显然很是向往。

    吃饭的时候,还是挺其乐融融的,大家的俏皮话一句接着一句,经常逗得班主任哈哈大笑,当然像我这种不善言谈的,基本就一句话都不说了。随着吴云峰端起酒杯,率领大家一起敬班主任,感谢班主任的栽培之恩,整个饭局终于进入高潮,班主任的眼睛都湿润了,连声说着谢谢,还说希望每个孩子都好。

    后来就是随意发挥,大家互相敬酒,有的敬吴云峰,有的敬班主任,也有往美女同学身边凑的,看能不能发展一下,反正各怀鬼胎。我这种不善交际的当然坐在原地没动,倒是李磊又开始到处窜了,尤其是往班主任那桌窜,挨个跟那桌的人敬酒,还说什么“同学情谊永存”之类的废话。

    可想而知,吴云峰根本看不上李磊这样的人,不停拿李磊开玩笑,句句都带着刺,还让李磊去跑腿,拿酒拿烟什么的。看着李磊点头哈腰那样,我心里挺不舒服,但是我也管不了他,最后还是周晴说了一句,让吴云峰别再为难李磊了,吴云峰这才消停了点。

    不得不说,毕业几年,周晴变化是挺大的,起码不像以前那么刻薄,还知道设身处地的为别人考虑了;吴云峰就还是那样,天老大他老二,唯他独尊。

    过了一会儿,班主任在周晴、吴云峰等人的陪同下,一桌一桌地向我们敬酒,顺便和大家说说话,问问大家最近怎样。到了我这一桌,班主任照样依次问了过来,问到我的时候,她明显愣了一下,似乎想不起来我是谁了,但她很快沉着下来,随口问我在哪工作?

    我说我在奇峰服装厂,负责后勤方面的工作。我倒也没谦虚,我在厂里确实负责后勤,有时候还接待一下客户。但是班主任显然会错意了,以为我是打扫卫生的保洁,随意“哦”了一声,又说工作不分贵贱,哪行哪业都需要人手,就转头去问其他人了,显然没把我当回事。

    问了一圈,班主任好像想起什么,回头和吴云峰聊了起来,说她儿子今年也毕业了,问吴云峰能不能给安排个工作。吴云峰说没问题啊,正好周晴也在找工作呢,到时候一起去他父亲的公司里吧。

    班主任连忙说了几句谢谢,周晴倒是低着头没有吭声。这时候,又有好几个同学毛遂自荐,说想去吴云峰家的公司上班,吴云峰笑呵呵说他家庙小,装不下这么多的大神,又轻飘飘地转移了话题,大家也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吃过饭后,大家又去KTV里唱歌,这里就没什么好说,反正就是一阵鬼哭狼嚎,几个麦霸拿着话筒不肯放手。在这过程之中,李磊还教育我,说我性格太腼腆了,应该多和大家交流,指不定有人就能帮上咱们的忙,我也一直保持沉默,不知道该说什么。

    即便如此,我也挺感激李磊的,因为他仍然是唯一愿意搭理我的那个。一直到下午三四点钟,班主任讲了几句客套话,才说散吧,来年再聚。

    大家簇拥着班主任往外面走,有人甚至掉了几滴眼泪,上演着一出师生离别感情大戏。我还想把钢笔还给周晴,但是始终没有机会,而且我也适应不了这个场景,就打算等大家走了以后再往外出。

    我在包厢喝了会儿茶,等到大家走得差不多了,我才步行出了酒店,又往前走了几百米,找到自己的奥迪轿车坐了进去。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天上突然开始下雪,而且越下越大,几乎连路都看不清了。我开着车,开了雨刷、打着双闪,慢悠悠地往前走,远远看见一个公交站台,下面还站着一个年轻女人,依稀认出正是周晴。

    站台边上,还停着一辆黑色轿车,正是吴云峰的那辆雅阁。

    吴云峰下了车,想把周晴往车上拉,但是周晴不断摆手,显然不愿上车。最后,吴云峰没办法了,只好自己坐车走了,周晴还站在原地等公交车,冻得她直打哆嗦,但是这么大雪,公交车恐怕不会发了。

    我不知道周晴为什么不上吴云峰的车,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朝着周晴开了过去……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