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第549章 势不可挡、无人可敌

第549章 势不可挡、无人可敌

作品:《龙抬头

    现在还不知道那位名为黄阶上品,实有玄阶实力的杀手在哪,但是我想我们这边人多,哪怕是用人海战术也该干翻他了。王仁他们带了两千多人,就算快要全军覆没,对方也不至于一点折损都没,我们新来的这一千多人肯定占上风!

    到时候大家一起上,就不信干不过那个家伙。

    我正这么想着,就听人群之中传来一阵阵惨叫声,在这混战之中惨叫声本不出奇,但是别处的惨叫声都是此起彼伏,这一阵阵的惨叫声却是连续『性』的,一个接着一个,仿佛多米诺骨牌倒下了。

    听到这阵惨叫声,躺在我怀里的王仁立刻变得面『色』惨白起来,惊叫着说:“他来了,你快走!”

    我抬头看去,因为现场十分混『乱』,暂时看不到那位黄阶上品,但能看到我们的人不断倒下,不断发出一声又一声凄惨的叫声。这种场面,让我想起蓉城金家的戮杰大会,罗子殇现身的时候也是这般威猛,势不可挡、如入无人之境,试图拦他去路的全倒下了。这位黄阶上品,肯定没有罗子殇那么厉害,但此时此刻呈现出的效果却差不多。

    如果不拿出个方案来,这家伙能从建设路这头杀到那头,根本没人挡得住他!

    我急眼了,立刻喊道:“猎鹰大阵、捕鹰大阵!”

    其实这个大阵统称猎鹰大阵,后来为了区分,在战场上好下命令,就给他们各自又命了名。猎鹰军和捕鹰军接到命令,立刻朝着惨叫声的中心奔了上去,如果说一个猎鹰大阵相当于一个黄阶下品的杀手,那么现在就相当于两个黄阶下品去围攻那位黄阶上品,再加上四周还有我们其他的人,怎么着也能撑上一段时间了吧?

    我正这么想着,就听到惨叫声再次接连而起,猎鹰军和捕鹰军竟然又飞出去不少,仍旧没人可以抵挡那位已经黄阶上品!

    这一幕真的惊到我了。

    因为现场混『乱』,那位黄阶上品又处在漩涡中心,我仍看不到他长什么样子,但能感觉到他身上强烈的杀气。这股子杀气太熟悉了,当初我带猎鹰军去坟圈子找二条,想用猎鹰大阵暂时困住二条,我好去挖棺材,结果不到一分钟,二条就破了猎鹰大阵,直扑我的身后!

    这种感觉真的一模一样,真的可怕、可怖!

    “走、走!”王仁又推着我,着急地说:“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今晚拿不下金陵城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

    唾手可得的金陵城啊,我们准备了那么长时间,真要这样就放弃了吗?如果我一开始就过来,没跟王仁耍心眼子,是不是结果会不一样点?这时候不管怎么后悔都来不及了,眼看着猎鹰军和捕鹰军都要全军覆没,再这么下去连逃都逃不掉了,那个人的刀迟早会斩到我身上来的。

    我一咬牙,抱起王仁就往前跑。

    是时候离开这了,我们夺取金陵城的计划要失败了。

    王仁却还急了,让我不要管他,赶紧离开这里。但我怎么能不管他,他是隐杀组的,留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闫玉山肯定不会放过他的。我一边往前跑,一边打量左右,想看看大飞、韩晓彤在哪,想叫他们一起离开。

    但也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阵阴恻恻的声音:“张龙,往哪跑呢?”

    听到这个声音,我的心中顿时一凉。

    是闫玉山!

    我和闫玉山的梁子也很深了,一样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今晚我还打算好好折磨他,再问问他老乞丐的下落。结果现在倒好,被人家给追杀了,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也只能不断地往前跑。

    但是可想而知,就算放到平时,我也跑不过闫玉山,更何况我还抱着王仁。

    王仁都急得不行,让我把他放下,但我心中充满愧疚,根本不忍心把他扔下,也知道一扔下他,他就挂了。我咬着牙继续往前跑,不用多久,就听“唰”的一声,接着我的后背一凉,我知道完了,中刀了。

    刚开始还没感觉,还往前跑了两步,但接着就感觉到后背哗哗往下流血,然后人也没了力气,头晕眼花。同时,我的身子往前一扑,人已经摔在地上,王仁也跌出去了。

    我还想再爬起来,一只大脚已经踩在我的背上,踩得我死死的,动弹不得。

    我不能动,王仁也不能动,只能着急地看着我。

    “跑啊,继续跑啊?”身上传来闫玉山的声音,我都不用看他,就能想象到他现在有多得意。

    我双手握拳,用力撑着地面,很想翻身而起,但闫玉山踩得很用力,我是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在我被踩在地上的时候,四周也有些人看到我了,想过来帮我的忙,但被闫玉山几刀全劈倒了,王仁他们全军覆没,猎鹰军和捕鹰军也岌岌可危,根本没人克制得了闫玉山。

    “你是不是以为你攀上隐杀组,又攀上陈不易,就能为所欲为了,啊?”闫玉山使劲踩着我的脊背,几乎要把我脊椎骨都踩断,“我告诉你,和杀手门作对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放心,你不是第一个死的,也不是最后一个死的!”

    “这事和他没有关系”王仁喘着粗气,努力朝我这边爬了过来,抬头看着闫玉山说:“这是杀手门和隐杀组的事情,你灭掉我们拿下金陵城就算了,别再为难张龙了,他只是个外人,不该让他卷入进来!”

    “外人?”闫玉山冷笑着说:“你们让他帮忙的时候怎么不说他是外人,和他串通一气、蛇鼠一窝的时候怎么不说他是外人,靠他攀上陈不易这棵大树的时候怎么不说他是外人。哦,现在失败了、要死了,就说他是外人,就想撇清关系?我告诉你,世上没有那么美的事情!今天,隐杀组要完,金陵城要拿,张龙也要死!”

    我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子的,我们明明胜券在握,手握着七个城区啊,灭掉杀手门别提多轻松了。说到底,还是因为那个临时出现的黄阶上品杀手吧,那个家伙实在太强,不光王仁他们全军覆没,猎鹰军和捕鹰军也全都折了。

    但,如果我一早就过来,没有故意在路上拖延时间,结局恐怕也未可知

    我脑袋里『乱』七八糟地想着,就听王仁接着说道:“闫玉山,你以为拿下金陵城就高枕无忧了吗?我告诉你,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隐杀组的布局才刚开始,金陵城只是其中一个罢了,就算我倒下去,很快会有人补上来,看你还能嚣张多久,你们杀手门又能嚣张多久!”

    别看王仁这番话说得慷慨激昂,但这恰恰说明他已经绝望了,知道今天彻底完了,才会拿以后的事来说。

    这肯定吓不到闫玉山。

    闫玉山不屑一顾地说:“隐杀组最近几年是挺猖獗,也给杀手门带来不少麻烦,但想干掉杀手门,还是别做梦了!”

    说完这番话后,闫玉山不再犹豫,提刀就要砍我。

    但也就在这时,身后又传来了脚步声。

    王仁抬起头来,面『色』显得震惊,又有几分恐惧。

    闫玉山也过头去看了一眼。

    我是趴在地上的,看不到来人是谁,也看不到闫玉山的表情。但是这一刹那,我感觉闫玉山的态度都变了不少,似乎腰都弯了下来,恭恭敬敬地说:“您过来啦,那边的事都解决了?”

    我的心里一紧,明白来人就是那位黄阶上品杀手了。

    今天晚上我们失败的根源就在于他。

    他名义上是黄阶上品,但据王仁估计,至少有玄阶杀手的实力了,只要完成一份功绩,就能升阶升品,难怪闫玉山会这么尊敬他。

    闫玉山问了话,但是那人的耳光似乎不太好使,问道:“你说什么?”

    闫玉山十分无奈,但又习以为常,大声说道:“我说,那边的事解决完了?”

    那人才说:“是的,吃完饭了,咱们不是一起吃的?”

    闫玉山:“”

    那人又问:“现在还干什么,有没有要解决的人?”

    闫玉山大声说道:“基本上没有了,咱们这边大获全胜,还要谢谢你啊!”

    “什么,大闸蟹?什么时候吃?”

    “”

    闫玉山又无语了。

    那么长的句子,怎么就只听到“大”和“谢谢”了呢?

    这人继续问着:“你说话啊,哪有大闸蟹?”

    闫玉山几乎吼着说道:“没有大闸蟹,我的意思是说,现在没你什么事了,你可以暂时歇歇,我这再杀个人,胜局基本就能定了!”

    这人终于听清楚了,才说:“好的,那我先歇一歇,不过大闸蟹不能没有啊,该吃还得吃。”

    闫玉山无奈地叹了口气,接着又抬起刀,朝我的头狠狠斩了下来。

    他当然敢杀我了,还有杀手门不敢杀的人吗?

    而我,也从一开始的震惊中清醒过来,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大声喊道:“二条,救我”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