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543 我们斗我们的

543 我们斗我们的

作品:《龙抬头

    季斌当然是认识我的,之前陈不易的宴会上,他也在场。

    何振江可以不管季越,季斌却不能不管儿子。季斌豁出一张老脸,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我鞠躬,确实难能可贵、诚意非凡。现场再次安静下来,有觉得理所当然的,比如我们这边,也有觉得震惊的,比如陈国华等人。

    高淳区的区长啊,就这么低三下四?

    季越一样傻了,呆呆地看着父亲:“爸,怎怎么事?”

    季斌不理季越,仍旧冲我弯着腰,似乎我不答应他的话,他就不肯起来。

    季越也不敢说话了,如果他爸都得罪不起的人,他就更加惹不起了。

    季斌也有五十岁了,距离退休已经不远,头上能够看到不少白发。这样的一位老父亲,还得给儿子出来擦屁股,内心必定充满了酸楚吧。本来我是不打算放过季越的,但是季斌这么一鞠躬,我倒不好意思下手了,说道:“原不原谅你儿子,我说了不算,你问米少吧!”

    季斌立刻低下头去,伸手去解米文斌身上的绳子,接着又把米文斌搀扶起来,小心翼翼地说:“侄儿,你没事吧?我代季越向你道歉,如果你还是不解气,就把他打一顿”

    米文斌已经很久没享受过这种待遇了,自从他爸下台,哦不,即便他爸在位的时候,米文斌也没享受过这种待遇。米文斌有点受宠若惊,但他还是很快反应过来,这一切都是归功于我,我的地位已经不可想象,足够狠狠为他出口气了!

    米文斌没有客气,立刻对季越展开一番爆捶,冲上去就是一阵拳打脚踢,直把季越打得嗷嗷直叫、连连求饶。米文斌对季越是真恨啊,永远也忘不了他当时是怎么落井下石的,现在逮着机会根本不会心慈手软,简直把季越往死里打,当然肯定比打死。

    “爸啊,救我!”季越哭喊着,甚至去抱他爸的腿。

    但是季斌始终无动于衷,只要这事能够过去,儿子挨一顿打不算什么。

    到最后,米文斌都打累了,呼哧呼哧地喘着气,季越则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浑身鲜血淋漓。季斌只看了一眼,有些心疼却没表现出来,又对米文斌说:“侄儿,还有什么要求?”

    季斌知道,这事能不能过去,关键点还在米文斌的身上。

    米文斌抬头看了一眼装修到一半的金龙娱乐城,走到我身边轻声问道:“花多少钱了?”

    我明白米文斌是什么意思,便对他说了一个数字。

    米文斌点点头,又走到季斌身边,轻轻说了句话。

    季斌立刻会意,点点头说:“可以!”

    “这样的话,那咱们之间的事就一笔勾销了!”米文斌站直身体,语气之中十分骄傲,当初的那个“高淳区第一大少”仿佛又来了。

    “谢谢。”

    季斌低声说了一句,弯下腰去扶起伤痕累累的季越。

    季越仍不死心,有气无力地问:“爸,到底怎么事?”

    季斌叹着气说:“去吧,去再跟你说。”

    接着,他又抬起头来,冲着米文斌说:“侄儿,恭喜啊,你爸官复原职了,明天就能来上任了,我也很高兴能再见到他这位老朋友!”

    这件事别说米文斌还不知道,就连我都不知道呢。米文斌显然有些激动,对他来说,今天晚上真是多喜临门,惊喜一个接着一个!

    季斌又和我道了声别,便搀扶着季越离开了,陈国华等人当然也都散了,在高淳区,没有谁再敢和我们作对。江宁区的兄弟们也都去了,只剩下猎鹰军的一群兄弟陪着,我和米文斌站在路边,仰头看着正在装修中的金龙娱乐城。

    米文斌已经给他爸打过电话,确定他爸确实要官复原职了。

    米文斌激动到眼圈都红了。

    “能不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能。”我微笑着:“你只需要记住,从今天起,你又是‘高淳区第一大少’了,经营好你的金龙娱乐城就可以了!”

    金龙娱乐城被火烧的那个夜晚,我曾对着米文斌和他爸发过誓,有朝一日会帮他爸官复原职,现在我做到了,当然也很开心。不过,剩下的事我不打算让米文斌参与了,我已经拖累他够多了,让他安心生活吧。

    米文斌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嘴巴长了张,想说什么,但又没说出来。

    “算啦!米文斌苦笑着说:“我确实帮不上你什么忙。”

    “不是那个意思,你别想太多了。走吧,看看新装的金龙娱乐城怎么样,有哪不合适的,你跟工人说说!本来想给你个惊喜的,提前被你给发现了!”我搂着米文斌的脖子往里走去。

    看到金龙娱乐城快要恢复原貌,米文斌别提多开心了,一张嘴就笑得没合拢过,哪还提意见啊,净说好了。

    在和米文斌游览金龙娱乐城的过程中,米文斌的电话就没断过,一会儿接一个,一会儿接一个,这都三更半夜了,也不知道他哪来那么多的电话。一开始我都没当事,后来才他问他是干嘛,米文斌乐呵呵说:“能干嘛啊,不就陈国华他们,知道我爸又上位了,又来卖好和献殷勤了!不光这些地下大哥,还有其他行业的人,都想和我搞好关系我这电话都快爆了,更别提我爸那了!”

    “消息传得还挺快啊!”

    “那肯定快!”

    就像米文斌他爸当初退位一样,也是很快传遍了整个高淳,如今上位也是一样,传得比风还快。

    “三更半夜的也打电话,他们也好意思!”

    “必须的,谁都怕迟一步呢,而且这是个好消息,多晚都不怕的,接起来就是‘恭喜啊’,谁还好意思发脾气?”

    米文斌一边说着,一边又接电话,笑得合不拢嘴,显然很享受这种状态。

    高淳第一大少,终于又来了。

    不过很快,米文斌就烦了,直接关了手机,还嘟囔着:“有完没完啦!”

    “这样的日子以后还多,你得重新习惯啦!”我也笑呵呵的。

    直到这时,米文斌才正sè对我说道:“张龙,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办到的但是,谢谢你了。”

    “没事,都是我应该做的,当初我也没少麻烦你啊。”

    我永远都会记得,在我和程依依走投无路的时候,是米文斌收留、接纳了我们,这份恩情真是永生难忘。

    不过说到这个,米文斌倒是想起什么,问道:“对了,依依呢,今晚没有过来?”

    我的心里一痛。

    我就怕米文斌问我这个,这是我心里的一根刺啊。

    我含糊不清地了一个“嗯”字,不想再提这件事了,试图转移话题,重新说到金龙娱乐城的装修上来。

    米文斌却觉察出了不对,抓着我胳膊说:“张龙,你别打马虎眼,依依怎么样了,你给我老实说,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没有,没事”

    米文斌却不依不饶:“到底怎么事,你给我说清楚了!是不是你俩分手了?”说到这里,米文斌还开了个玩笑:“张龙我告诉你啊,你俩要真分手,我可是要追求她的”

    “没事,真没事。”我拍拍米文斌的肩膀,说道:“依依好好的呢,我们也没分手,不过我们确实有段时间没见面了。不用你操心啦,我会解决这件事的,你只要把金龙娱乐城经营好就行了。”

    是的,我会解决这件事的。

    闫玉山知道老乞丐的下落,只要问出老乞丐在哪,就能找到程依依了。

    一个星期到了,也是时候解决杀手门的事了。

    忙活完了,金龙娱乐城应该就装好了,到时候再来给米文斌庆祝开业。

    告别了米文斌,我领众人到了江宁区。第二天,我就和王仁他们联系,问他们恢复的怎么样了,他们说没有问题,可以联手打杀手门了。这些日子以来,杀手门一直没什么动静,连带着王海生都安静了不少,没再对我喊打喊杀的了。

    王海生现在确实顾不上我了,在金陵城,玄武陈家处处和他作对,无论官场还是商场,亦或是其他行业,大有一种“有王家就没陈家”的感觉,斗得那叫一个如火如荼、轰轰烈烈。

    哪怕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陈不易也要斗到底了。

    两家和平共处了上百年,现在就要分个高低,不怪陈不易不讲情面,是王海生做得太过分了。

    他们斗他们的,我们斗我们的。

    我们的任务就是剿灭杀手门。

    这一天,王仁、赵义、周礼、郑智过来江宁,我和莫鱼、大飞、韩晓彤亲自接待,然后坐在一起商讨对付杀手门的事情。王仁的意思是,杀手门现在势单力薄,根本不敢主动找我们的,就是约战他们也会拒绝,所以只能偷袭。

    正说着呢,王仁突然接了一个电话。

    接完电话以后,王仁面色变得严肃起来。

    “是闫玉山。”王仁说道:“他主动约战咱们。”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