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542 张龙先生,对不住了

542 张龙先生,对不住了

作品:《龙抬头

    何振江的确惹不起我。

    在金陵城,聂阳都得对我客客气气的,更何况他一个小小的分局局长?

    只是在这之前,我和何振江不怎么熟,在高淳区就没见过几次面,米文斌垮了以后就更没联系了。前几天在陈不易的宴会上,聂阳和各路局长都到了,何振江也在其中,就是那天晚上,他才知道我是“玄武陈家”的人。

    陈家在金陵城的地位不用多说,真是伸伸手指头就把何振江撸下来了,何振江敢得罪我才怪呐。也不知道何振江是怎么被忽悠过来的,估计都没打听清楚怎么事,还好关键时刻认出我了,立刻就认了怂!

    季越当然无比吃惊,他不可思议地看着何振江:“什什么意思?”

    何振江这时候只要和季越说清楚我的身份,保证季越立刻和他一样认怂,赔礼道歉也都不在话下。但何振江也挺聪明,事实证明他能到今天这个位置也是有两把刷子的,他看我带了这么多人过来,知道我是铁了心要收拾季越,便决定跟季越撇清关系。

    何振江并没解释,而是摆着手道:“反正我惹不起,我先走一步了。”

    “兄弟们,撤!”

    何振江大手一摆,接着就上了车,那群刑警虽然不知怎么事,但也纷纷上车,又响着警笛离开了。现场,只剩下呆若木鸡的季越,以及同样呆若木鸡的陈国华等人

    他们哪能明白这咋事,当然一个比一个呆。

    一阵风吹过,现场寂静无声。

    “好啦,警察走了,咱们继续打吧。”我歪歪头,握紧手里的饮血刀,朝着季越走了过去,马三等人都跟着我。

    季越差点没有吓死,立刻就往后退,用手指着我说:“张,张龙,你可别乱来啊,我爸可是区长”

    虽然何振江没说我的身份,可是何振江临走前慌张的样子,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何振江都惹不起我,其他人就惹得起了?未知才是最恐惧的,他们越是猜不出来我的身份,心里就越是害怕!

    这种时候,季越也只能把他爸搬出来了,可还是难掩他语气里的慌乱,往后退的时候整个身子都在发抖。季越是领头的,他都慌成这样子了,其他人就更加不用多说,同样慌乱地往后退去,生怕招上我这个恶魔,甚至还发生了点踩踏事件,陈国华的轮椅倒在地上都没人管。

    其实何振江猜得没错,我能带这么多人过来,就没打算妥善解决这事,就是要干季越,干高淳区的这帮家伙。当初祸害我们的主谋虽然是杀手门,可是这群家伙也没少助纣为虐,甚至落井下石。

    “冲!”

    我大叫了一声,带领众人往前冲去。

    对方也都吓得大叫起来,顿时四散奔逃,季越一样跑着,但他没跑两步,就“咚”的摔了个跟头,他实在是太紧张了,两条腿都发软。我加紧两步奔去,季越过头来大叫:“你别过来!你别忘了我有杀手门罩,你敢对我怎样,杀手门不会放过你的!”

    季越这番话真是搞笑,他去问问闫玉山等人,现在还敢主动来找我吗?

    我冷哼一声,毫不犹豫地冲上去,“咔咔”两刀就朝季越削了下去。我要给米文斌报仇,所以打算慢慢折磨他,这两刀并不致命,看着血呼啦擦,其实没什么事。

    季越都哭疯了,求生欲望强烈,努力往前爬着。

    “你不能打我”季越边爬边叫:“我爸是区长杀手门还罩着我”

    他还是不明白,这两件事怎么就吓不到我?

    我冷笑着,跟在季越屁股后面,时不时地踢他两脚。脑海中不禁忆起金龙娱乐城被火烧的那个夜晚,米文斌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样子,忍不住长叹口气,这么精彩的画面,可惜米文斌看不到啦,随后再给他讲吧。

    在我殴打季越的同时,马三等人也冲到了对方人群之中,虽然对方的人四散奔逃,但还是抓住了不少。往日的仇历历在目,大家都没手软,往死里揍着这干家伙,惨叫声和哀嚎声响彻附近一带街区。

    这也算是“荣归故里”的一种了吧。

    当初我们退出高淳区的时候有多狼狈,现在就有多风光!

    就在这个时候,季越突然求生欲爆棚,竟然爬了起来往前奔去。看他跑的方向,赫然是辆奥迪轿车,显然是他的车,让别人开过来的他和何振江坐警车来的,现在有了目标,要坐那辆车跑!

    搞笑,我可能让他跑吗?

    我又三两步追了上去,狠狠一脚踹向季越后背,季越猛地往前一扑,正撞在奥迪车的后门上面。

    季越伸手就拉奥迪车的后门,差点没把我笑疯了,这家伙是不是被我打傻了,难道他以为那是驾驶座吗?但是下一秒我就不笑了,因为季越从奥迪车的后门拖下来一个五花大绑的人来,同时把水果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然后恶狠狠叫道:“你他妈再动,我就把他杀了!”

    没错,五花大绑的人正是米文斌。

    我都不知道季越把米文斌也绑来了。

    我没再动,默默地看着米文斌。

    我和米文斌有段时间没见了,看上去他的状态不错,面容依旧英俊,虽然被绑架了有点狼狈,可人还是挺精神的。米文斌之前一直坐在车里,也看到了很多东西,知道我来了,知道何振江都怕我,知道我的兄弟比谁都凶。

    米文斌趴在地上,大叫着说:“张龙,你别管我,揍死这个孙子!”

    “你敢!”季越仍旧用刀指着米文斌的脖子,冲我吼道:“张龙,你来重装金龙娱乐城,不就是为了他吗?由此可见,他还挺重要的吧?我警告你,立刻让你的人停手,不然我就要他的命?”

    他还挺重要的?

    当然,米文斌当然重要。

    在我和程依依最走投无路的时候,是米文斌收留了我们。那时候我们被杀手门追杀,走到哪都有杀手门的纠缠,是米文斌将我们接到了金龙娱乐城。虽然米文斌最开始的目的不纯,就是想泡程依依,但随着我们开始相处,已经演变成最淳朴最简单的友情。

    但就是这份友情害惨了米文斌,不仅父亲垮台,金龙娱乐城也被烧了。

    所以与其说我和米文斌感情有多好,不如说我对他有多愧疚。

    正是因为心怀愧疚,才让我一直惦记着这事,稍微有点翻身的迹象后,就立刻来装金龙娱乐城了。

    “我让你停手,你停不停!”季越大叫着。

    我便把手举起来,冲着四周说道:“停手!”

    大家纷纷停手,朝我们这边看了过来。

    季越以为计划奏效,不禁有些得意地说:“一开始绑架米文斌,想的是把你制服以后,再把米文斌弄出来,好好地嘲笑你一番,说你就是来,也依旧不是我的对手当然,我低估了你的能力,我没想到连何振江都说惹不起你!可以,张龙,我承认我栽了,也知道你不会放过我的,可你不要忘了,我爸毕竟是高淳区的区长,这个地方还是我说了算的!”

    我不知道季越这是怎么得出来的结论,很是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有个区长爸爸,就能让季越膨胀到这种地步,哪怕被我砍成这样,还坚定地认为他爸可以摆平一切?

    “你等着哈,让我爸来收拾你哈!”

    季越一手持刀顶着米文斌的脖子,一手摸出手机来打电话。

    电话很快通了。

    现场的每一个人都知道电话通了,因为手机铃声就在人群之中响起。

    大家诧异地朝着声音来源处看去,就见人群之中慢慢走出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来,就是他的身上不断响起手机铃声。男人穿着一件灰sè夹克,蹬着一双皮鞋,看上去普普通通,却有一种天然的、高高在上的威压。

    这不是个普通人,肯定身居高位。

    “爸?!”

    季越的称呼证实了大家的猜想。

    原来他就是季越的父亲,高淳区的区长,季斌,名义上是二把手,但因为区委记的位子空着,所以一直由他代管工作。

    高淳区,确实是他说了算的,说是一手遮天也不为过。

    看到父亲过来,季越别提有多激动了,像是看到救命稻草,立刻站了起来,欣喜地说:“爸,你可来了,你快救救我吧,那个家伙太嚣张了!在高淳区,怎么能有这么目无王法的人存在,刚才我叫何叔叔过来,可是何叔叔说惹不起他,你说搞不搞笑”

    季越的话还没说完,季斌已经走了过来,狠狠一个巴掌扇在季越脸上。

    “啪”的一声,无比清脆。

    “爸,你”季越浑身都在哆嗦:“为为什么?”

    季斌却不理他,而是冲我这边深深鞠了一躬。

    “张龙先生,真是对不住了,我一定去好好管教犬子今天的事,希望您大人有大量,看在我的面子上,饶过他这一次吧!”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