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469 她,被毁容了

469 她,被毁容了

作品:《龙抬头

    周晴的眼神确实很可怕,可怕到现场的每一个人都心底生寒。

    但是八面佛不怕。

    八面佛不仅不怕,还怒火冲天,一把揪住周晴的头,恶狠狠道:“老子今天就让你看看,是你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老公死,还是我死!”

    八面佛抓着周晴的头,就往皇朝会所的方向拖,那可是个大活人啊,可想而知得有多疼,头皮几乎要撕裂了。周晴“嗷嗷”地叫,出凄厉而惨烈的嚎声,再也没法用冰冷的目光看人了,她的双脚磨地,挣扎着、惨叫着,声音响彻在皇朝会所门口的停车场上,众人也“呼啦”一下全都跟了上去。

    我和程依依都忍不住下车,想去前面看看情况。

    好在现场人多,也没谁会注意我们俩。

    周晴很快就被拖到了靠近门口的地方,八面佛停了下来,双手仍旧抓着周晴的头,接着抬头吼道:“叶良,给老子滚出来!看清楚了,你老婆在我手上,你要是不乖乖投降,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众人也都纷纷停下脚步,朝着皇朝会所的大厅看去,也有人往楼上看的,毕竟谁也不知道叶良在哪。

    八面佛虽然不再拖周晴了,但是余痛仍旧未消,周晴捂着自己的头,一边痛苦地哭着,一边声嘶力竭地叫道:“叶良,给我出来把他杀了!”

    但无论是八面佛吼,还是周晴叫,皇朝会所之中都没什么反应,始终一片安静。

    因为门很破烂,四周的玻璃也都碎了,所以还是能看到里面一点东西的。肉眼可见,里面确实有不少年轻人,而且个个拿着家伙,目光之中充满提防,显然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

    但就是不见叶良出来。

    “出来啊!”八面佛继续吼道:“你不是很能耐吗,你不是想独吞整个雨花台吗,现在才刚占了个皇朝会所,距离你的目标还差得远,怎么就缩着脖子不敢出来了?你就这么点胆,老子看不起你,我呸!”

    在八面佛的带领下,众人也都纷纷骂了起来,道上的人骂人当然十分难听,什么肮脏不堪的话都能说得出口。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叶良全家的女性亲戚都被搞了个遍,这种事情搁在一般男性身上根本就没法忍,随便换个人都要冲出来和八面佛拼命了,尤其是叶良这种一向心狠手辣的,而且实力还强,不冲出来才有鬼了。

    但叶良就是不出来,而且一声都没有吭,实在匪夷所思的很。

    是怕了吗?

    看到外面这么多人,叶良自知没有把握能赢,再加上周晴还在八面佛的手里,知道自己会受制的,所以不肯出来?

    不应该啊,叶良既然敢偷袭皇朝会所,说明他有把握的啊,不会被人这么骂还默不作声的啊。

    我正百思不得其解之间,八面佛已经从旁边接过一柄刀来,并用刀尖对准了周晴的脸。

    “叶良,你不肯出来是吧?”八面佛冷笑着:“那就别怪我毁了你老婆的容!”

    周晴经过坐牢、生孩子,并且一系列的颠沛流离,容貌姿色已经大不如前,而且身形枯槁,看上去像营养不良,但是仍旧能够看出这是一个美人,如果好好休养的话,肯定能够恢复以前的样子。

    但无论是不是个美人,哪怕只是个寻常相貌的女子,也不愿意让别人毁了自己的容啊!

    周晴立刻就急了,冲着皇朝会所的门吼道:“叶良,你个杀千刀的,快出来啊!老娘就要被毁容了,你还不赶紧出来救我?”

    按理来说都这种时候了,叶良怎么着也该出来了吧,但他没有,皇朝会所之内仍旧一片安静。

    “好啊,连自己老婆也不顾了是吧,行,今天我就让你看看得罪我八面佛的下场!”

    八面佛持起刀来,就往周晴脸上划去。

    周晴“啊”的一声,惊恐地叫着:“不、不、不!”

    这一瞬间,程依依也抓紧了我的手,我能感觉到她浑身上下都在抖。她当然知道周晴当初是怎么对她的,害过她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甚至差点要了她命,如今拥有这个下场也是罪有应得,但程依依还是看不下去,直接低下头了。

    不光是程依依,其实我也有点看不下去,如果八面佛直接一刀要了周晴的命,可能我还接受得了。但他这一刀一刀去划周晴的脸,我就实在没法看了,只能转过头去。

    而且不光我们,好多人都看不下去,把脸扭到一边去的大有人在。

    虽然处在这行,打打杀杀是家常便饭了,但也不代表有些事情就能看得下去。

    “啊”的一声惨叫传来,我和程依依都抬头看了过去,就见八面佛果然在周晴脸上来了一刀,鲜血瞬间就涌了出来,淌过周晴的脸。

    周晴凄厉地惨叫着,泪水混合着鲜血一起流下来,她使劲地挣扎着,但是哪能脱离八面佛的束缚呢。她嘶声大吼着,让叶良赶紧出来为她报仇,但是皇朝会所里面始终没有动静。

    八面佛也叫着:“叶良,你还是不出来吗?那就别怪我来第二刀了!”

    刚才的一刀,划了周晴半边脸颊,看样子八面佛还要划烂另外半边。周晴一听,又大叫起叶良的名字来,声音凄厉而又痛苦,但是叶良没有应,她又求起八面佛来,让八面佛放过她,不要再划她的脸了。

    别说是个人了,就是只小猫、小狗,被人这样对待也很残忍。

    我们和周晴之间虽有深仇大恨,可程依依还是忍不住了,抓着我的手哀求道:“张龙,给周晴求求情吧,别让八面佛祸害她了,还不如直接把她杀了!”

    我冲程依依摇了摇头,说道:“这种事,咱们还是不管的好!”

    可能因为我是个男人,终究要比程依依心狠一些,不管程依依怎么求我,我也铁石心肠,无动于衷。我永远都忘不了周晴是怎么祸害我和程依依的,更忘不了周晴曾经打算找人强奸和杀害程依依,往事历历在目,让我不计前嫌、宽容大度是不可能的,上次帮她火化孩子已经是破格了。

    又一声凄厉的惨叫传来,周晴的另外半张脸也被划了。

    “叶良,你还不肯出来吗?!”八面佛大声吼着,用刀指着皇朝会所的门。

    在他身下,趴着满脸鲜血的周晴。

    周晴哆哆嗦嗦地捂着自己的脸,双手也因此沾满了鲜血,虽然现场没有镜子,但她仍旧能想象到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模样。周晴惨叫着、呼喊着,整个人呈现出一股狂的状态,可能是因为她的身体状态本来就不好,先是孩子死了,接着又被毁容,遭到接二连三的打击之后,精神已经到了一个很脆弱的地步,这么一激,直接昏了过去,一头栽倒在地。

    看着这幕,程依依也只能唉声叹气,再怎么难过也天无力了。

    只能说这一切都是周晴自找的吧。

    如果她当初能稍微善良一点,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咦,这就昏过去了?”八面佛用脚踢了踢周晴,觉她没什么动静,只能摇了摇头。

    可即便是这样了,叶良也仍旧没有出来。

    “行啊叶良”八面佛抬着头说:“你还真沉得住气,自己老婆都这样了还能无动于衷,我他妈的只能对你说一个‘服’字啦!行,既然你不出来,那就只好我进去了,反正你已经被吓破了胆,那就老老实实被我给收拾吧!”

    八面佛摆了摆手,吩咐人把昏过去的周晴重新装进麻袋,接着又安排人准备往皇朝会所里攻。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喊了一声等等。

    众人纷纷转头,朝我这边看来。

    因为这声“等等”是我喊的。

    雨花台区当然大部分人都不认识我,一个个露出迷茫的神色,也有人看我年纪不大,以为我是哪个大哥的小弟,都准备骂我算什么东西了。

    “张龙?!”八面佛叫了出来:“不是不让你来吗,你怎么还是来了?”

    大家见八面佛叫得出我的名字,以为我是八面佛的朋友,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大飞更是兴奋:“龙爹!”

    我跟大飞说过很多遍了,不要当着八面佛的面叫我爹,太尴尬了,但他还是没有忍住。

    果然,八面佛奇怪地问他:“你为啥叫张龙爹?”

    大飞说道:“张龙本来就是我爸爸啊。”

    八面佛恼火地说:“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我是你大哥,你叫别人爹,我该叫他什么?”

    大飞说道:“我也可以叫你爸的,我恨不得现在就改口。”

    大飞娶了田甜甜后,当然就得叫八面佛爸爸呢。

    八面佛明白大飞的意思,骂了一句:“你想得美”

    而我也不想和他们计较这些称呼,只是对面色不太好看的程依依说:“你先车上休息吧。”亲眼看到周晴被毁容的程依依,已经没办法继续处理接下来的事了。

    接着,我又走到八面佛身前,说道:“你不能攻进皇朝会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