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棺爷 第九百七十六章 归来

第九百七十六章 归来

作品:《棺爷

    我叫叶非,打小被一个流浪汉收养。一直住在村头的义庄里!干爹没有什么手艺,所以在20岁之前一直都在四处流浪。

    在他20岁的时候,村里的善人们合伙修建了一座义庄。用来收容那些无家可归的尸体。免得他们的鬼魂在村子里作『乱』。后来看他可怜,就让他在义庄看守。据说我也是在那一年,被他在村头捡到的。

    今年,我16岁。恐怕干爹怎么都没想到,这义庄会在今年被拆掉。他更没有想到的事,在义庄拆掉之前,停靠在这里的最后一具尸体,竟然是他。

    事情要从十天前开始说起。

    那一天外面下着细雨,而干爹已经失踪了三天。这三天的时间,我把村子里大大小小的地方都翻过来了一个遍。可是始终没有找到他的踪迹。

    就在我吃午饭的时候,村口传来了一声惨叫。那是陈寡『妇』的声音。陈寡『妇』在十里八乡都比较有名,因为她是个克夫命。曾经嫁过三个丈夫,但是没有一个能活得过半年。

    陈寡『妇』算得上是干爹的姘头。也是我半个干娘。村子里的人怕她的克夫命,所以都敬而远之。但是却和我干爹走的近。经常互相帮点忙什么的。两个人这么一来二去,就勾搭在了一起,但干爹到死也没有娶陈寡『妇』。

    干爹曾经说过,他这一辈子就是个光棍,能够找个女人尝尝鲜就已经很不错了。再说了,他也不敢娶一个克夫命的寡『妇』。

    陈寡『妇』的尖叫声吸引了半个村子的人。人们在村头的枯井旁发现了她。整个人已经是疯疯癫癫的了,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在她的身旁放着一个蛇皮袋子,袋子约『摸』有三斤重。

    封口已经被打开了,里面密密麻麻的装满了煮熟的肉块,总共有300多块。

    这个事情彻底的把村子里的人给惊动了,后来,村子里成立了搜尸队。前前后后在村子里的田埂间,龙河里,后山中等地方发现了同样的六个装着碎尸块的袋子。

    后来,有人特意称过!这些尸块儿,每一个约莫有八钱重,分量精确到近乎无可挑剔!总共七个尸袋里,装了有2165块肉。

    光是拼凑工作,就进行了八天。后来拼凑出了一个完美无瑕的干爹的尸体!就好像是一个碎了的洋娃娃又被重新的拼凑到了一起一样。甚至连一个指甲盖儿都没少。

    警察厅的人来了不少次,但一直都没有一个让人信服的结果。并且因为案件的影响比较恶劣,为了不引起恐慌,所以到最后都没有立案。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干爹为人和善,在义庄中也一向是兢兢业业。那些无人认领的尸体,到最后都是干爹拉到后山上葬起来。

    义庄的日子相当清贫,干爹一直也都没有任何的怨言,最喜欢的就是坐在义庄的门口抽旱烟。所以我压根不知道他能够得罪谁!

    明天就是他下葬的日子,我将他生前最爱的烟杆,放到了棺材里。跪在那里大大方方的磕了三个头:“干爹,您放心,这个事情我一定会给您一个交代!”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来了一个人。

    这人是村子里的棺爷。所谓棺爷,其实就是领棺的。各地的叫法不一样,棺爷只是我们附近的称呼,叫扶灵的也有,有一些地方也称之为八仙!

    他姓吴,大名叫吴八斤。据说出生的时候足足有八斤重,所以才落下了这个名字。后来学了棺爷的手艺,之后就负责送人最后一程。逐渐的也就闯出了一些名气,附近的人都尊称一声八爷。

    “八爷,您来了?”我站起身来,客气的问。

    八爷没有答话,来到棺材前面,仔细的看了一下。然后才抬起头来问我:“准备的怎么样了?”

    “都准备好了,正打算带您去趟路呢!”我点了点头,恭敬的说到。

    八爷点点头,绕着棺材走了一圈,然后用手在棺材上轻轻的敲了两下。接着说到:“路我自己趟过了,没大碍。不过这棺材得改改!”

    我愣在了那里,抬起头来看着八爷。有些『迷』茫:“这个时候改棺材?已经来不及了吧?马上就要封口,明天就要下葬了!”

    “不费什么事情!往外面涂上一层漆,再把尸身的姿势换一下!”八爷看着我:“赶赶工,今天夜里之前,就能搞定。”

    我有些奇怪,棺材是找人定制的,刷的也是红漆,村子里的人下葬,棺材也不外乎是两个颜『色』,一个是红『色』的,一个是黑『色』的。

    但是,八爷接下来的话,却是让我有些大惊失『色』。

    他说,这棺材要刷成灰『色』的!并且,灰棺外面,还要裹上一层白布。

    最诡异的是,八爷提出,要把干爹的尸身翻转过来,也就是让尸身趴在那里。只有这样,他才愿意接这个活!

    虽然不知道,这里面究竟有什么说法,不过我还是应了下来。毕竟村子里也没有别的棺爷。临时去找,已经是来不及了。

    急忙找刷漆的匠人,将棺材通体,涂上了一层灰『色』的漆。整个棺材在这个时候,看上去非常的诡异。

    而八爷也是一直坐在那里看着,等到灰漆上完之后。他才算是松了一口气,我们两人将尸身翻转之后嘱咐我:等到灰漆干了之后,一定要用白布包好,明天再来抬棺。

    我有些不知所以,不过,为了能让干爹安生的下葬。我也唯有按照它的要求,用孝布,把整个棺材严严实实的缠上了一圈。

    事情做完之后,我才算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早上,我约莫四更的时候醒了。

    外面的天『色』,有些蒙蒙亮,我看向棺材,却发现有些奇怪。那白布条,好像是被拱的有些凸起一样。上前『摸』了一下,正在奇怪呢。

    却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了三响锣声。

    官锣响,棺爷到!这也是村子里的规矩。我看着八爷远远走来,手中持着一根长棍。看上去通体幽绿,应该是有一些年头了!之前我也看过八爷抬棺,这根棍棍,也都一直跟着他。

    这抬棺,一个人自然是不行的。所以,在八爷的身后,还跟着八个人!

    我虽然说知道的不详细,但是干爹也多少和我说过一些。抬棺的这个行当,好像讲究的是一徒四仆!具体是怎么个讲究法,我还真不清楚。

    十一出门,正午下坟!

    到了十一点的时候,八爷手中的绿棍猛然挥了一下。四个人急忙走上前去,棍子点到棺上,翘动黑结子,将那灰棺猛然抬了起来。

    “走嘞!”随着八爷一声号子。四个人抬着棺材就往外走。

    刚开始倒也相安无事,可是刚上山路,四个人的脸『色』却是逐渐的凝重了起来。看上去有些吃力!

    抬棺的,吃的是力气饭。莫说这么点的路,就算是抬着棺材走上一天!也应该是大气不喘的。

    “怎么了?”八爷也察觉到了不对劲。

    “八爷,这棺越来越重了。”前面的一个人脸『色』苍白说道。

    八爷拍了下他的肩膀:“坟地就在前面了,再坚持坚持!”

    可是,这句话刚说完。那人一脱肩,棺材竟然直接向着地面掉落了下去。

    八爷眼疾手快,一只手猛然间的拖住了棺材。

    “大兄弟,我知道你心里有怨也有念!”八爷一只手,轻轻的扣了棺材三声,口中吐言:“你的事,我也听得过一些,这事儿我不好掺和。不过叶非你可以放心,这孩子机灵,我可以帮你照应着,顺便让他学些棺爷的手艺。可是如果你现在下棺,那就再也回不了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