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棺爷 第九百七十五章 另一种轮回

第九百七十五章 另一种轮回

作品:《棺爷

    趁着这个时候,八爷抬起手来,冲着在后面跟着的四个人说道:“愣着做什么?结棺扣!”

    “好嘞,八爷!”

    那四个人回过神来,急忙从衣服之中抽出了红绳。红绳绕棺,横竖各两根。合拢的时候,四个人的双手来回穿『插』!手影不断的叠在一起,看上去让人眼花缭『乱』。

    很快,一个近乎完美的扣拴在了灰棺上。

    而趁着这个时候,八爷对着脱手的那人点头。紧接着,自己手中的绿棍猛然间『插』到了结棺扣中!

    双手一挑,棺材被猛然间挑起。

    脱肩的人再次发力,将棺材抬在了肩上!

    八爷点头,这一次反而轻松了很多。五个人抬棺,向前而去。棺爷一般是不参与抬棺的,但是对这里面的道道却是门清,负责应对突发事情。一般家里人是正常死的,都不会去找棺爷,寻常找个四个人抬棺,也就成了。可是如果死的不明不白的人,一般都要请一个棺爷,防止在下葬的时候,出现变故!

    所谓:慈棺落地为不舍,凶棺落地为不甘!

    遇到不舍的还好说。可是一旦遇到心有不甘的,若是没有棺爷伴在左右,还真的说不准会发生什么事情!

    经过了八爷的『插』手,棺材总算是安安稳稳的来到了坟地。

    等到正午时分,八爷负责将棺材落入到坟地里,这才松了一口气。吩咐周围的人赶紧填土,似乎是生怕干爹后悔一样。

    而我的心里,却是有些忐忑。因为八爷之前说的话,似乎是要收我为徒,当然也有可能是为了宽慰干爹!

    回到义庄的时候,发现八爷已经在那里坐着了。

    “八爷……”我上前一步,顿了下说道。

    “乖伢子,这义庄只怕过几天就要拆了,找到住的地方了没?”八爷看着我出声问道。

    我耷拉着脑袋,过了半晌后摇摇头。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只得愣在那里。

    八爷看到我的样子,笑了起来:“你干爹死的冤,所以下葬的时候有些不情愿,这你是都看到了的。我答应了他照顾你,如果你愿意,你就叫我一声师傅。如果不愿意,天涯路远,你不管走到什么地方就再也不关我的事了!”

    “师傅!”我抬起头来,有些怯弱的说道。

    八爷点点头,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成,你磕个头,咱们就这么定了!你暂时在这边住上一段日子,顺便收拾一下。过几天,我来接你!到时候,咱们再举行拜师礼!”

    说完之后,也不等我吱声。八爷就直接走了!我的心思,反而是定了下来。义庄要扒,也就是这段时间内。现在认了八爷当师傅,以后也算是有了落脚的地方。

    这两天的时间,我把自己的东西,都简单的收拾了起来。而八爷收徒这件事,也在村子里传开了,后来也传到了村外。据说,当天大多的手艺人,都会上门拜个山,也认识一下小棺爷!这一天,有恩的,有仇的,都不会错过!

    拜师的前一天,我打算去坟地里看一下干爹。毕竟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死了之后,还放不下我。这份恩情,我咱们都要还了!

    上了山,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这山路上有许多新鲜的脚印,好像是有一群人上山一样。这段日子我一直在义庄里。对外面的事情也不是很清楚。

    来到了干爹的坟前。却看到那里已经围了一大圈人。

    人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我有些诧异,急忙的分开人群,走了上去,却发现,陈寡『妇』身上穿着一身的嫁妆,正趴在干爹的坟头上。

    “一大早就在这里了,昨天晚上还没有呢……”

    “已经没气儿了,你说老汉这艳福不浅啊,死了还有人陪着!”

    ……

    我走过去,却发现陈寡『妇』趴在那里。在肚子上,『插』着一把刀!殷红的血顺着坟头土缓缓地下流。我隐约感觉到有些奇怪,可是却又说不出什么地方不对劲。

    这个时候,村里的六婆走了上来。

    “这血,有些像是娃娃血!”

    六婆是村子里的接生婆。据说村子里有一多半的娃娃,都是六婆接生的,今年已经五六十了,在村子里也非常受尊敬。平时也和八爷走的比较近。

    我愣了下,仔细的看去。发现陈寡『妇』的这一刀,硬生生的『插』入肚子里,而陈寡『妇』的肚子微微隆起,已经是有了身孕的迹象。不过,这个样子,里面的孩子只怕是保不住了。

    “作孽啊!”六婆看到这一幕,痛心疾首的说道。

    我感觉到胃里有些翻滚,急忙的忍了下来。把陈寡『妇』的尸体平放在那里。

    六婆也没有犹豫,将陈寡『妇』的肚子给划开,把里面的孩子取了出来。

    孩子早都已经死了。

    六婆叹了一口气,从身上取出一块红布,然后将那红布用柳条给缠了起来。之后摇着头,抱着孩子离开了。

    “孩子,你看这陈寡『妇』的尸身……”这个时候,一个大爷对着我,轻声的说道:“陈寡『妇』上无长辈,下无儿女,唯一有交集的,就是你的干爹了。要不,就将两人一起葬了吧?”

    我愣了下,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

    这个时候八爷也晃晃悠悠的从山下走了上来,走到近前,仔细的观察了一下之后,才摇头说道:“不能一起葬。还是先拉到义庄吧,先打棺,再选坟……具体的事情,等到拜师结束之后再说!”

    “好!”我点头应了下来。

    将陈寡『妇』的尸身拉到义庄以后,已经是深夜了。用一块凉席将陈寡『妇』的尸身包裹起来,烧了一些纸钱!

    “说起来,您也算得上我半个干娘!这些钱您收着,等我拜师结束后,再给您好生安葬了。”我将纸钱烧完,才站起身来,拍了下身上的泥土。

    这个时候,八爷派人来接我了。

    将我的行李装了一个牛车,然后就拉到了八爷的院子里。

    八爷住在村里的最南边,靠近龙河。龙河是村子南边的一道分界线,传说龙河是一条蛟龙的陨落之地。龙陨化河!而村子,则是依着河流建起来的。

    八爷家里就对着龙河,据说是整个村子风水最好的宝地。号称——金龙盘尾!

    牛车拉着我们来到了八爷的家里,八爷已经将一切都打理妥当了。把我安排在了最西边的一个房间里。

    “你以后就住这里了。”八爷看了我一眼:“明天拜师之后,你就是我的徒弟,我的恩,就是你的恩。我的怨,就是你的怨。当然,你干爹的事情,我也会想办法帮你查清楚。不过,可能需要一些时间!”

    “谢谢师傅!陈寡『妇』她……”我抬起头来,轻声问道。

    八爷站起身来:“陈寡『妇』的事情你暂时不用管,她是『自杀』。我会找人来打理,今天晚上你好好的睡一觉,等到明天,有你忙的了!”

    我点了点头。

    八爷走了,我坐在那里,心里却难以安宁。一直到了夜半时分,我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我被鸡鸣的声音吵醒。

    紧接着,七厅红炮炸响!好像是向外宣示着什么一样。

    这个时候,门被推开了,八爷的仆人推开门走了进来,将一套衣服放在桌子上:“小少爷,老爷吩咐让您快点穿衣服,马上要拜朝了!”

    “好!”我点点头,起身麻利的将那衣服套在身上。

    天『色』刚刚乍亮,就已经有无数的人忙来忙去。院落里被收拾的干干净净,在院子的最中心,摆放了一口八仙桌,八仙桌上一盏莲花酥油灯正在不断燃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