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棺爷 第七百三十六章 是么?

第七百三十六章 是么?

作品:《棺爷

    说话之间,姬无月迅速的往前跨出一步。

    “结缘!”姬无月没有任何的犹豫,眼神之中冰冷万分。双手一道手印在霎那间点动而出,周围的空间在那一瞬间出现了丝丝的颤动,似乎是有一股诡异的力量,想要和我的灵魂建立起某种必然的关系一般。

    我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然:“哼,因果么?你姬家的因果道未免有些太无耻了!”

    说话之间,我没有任何的犹豫。身体霎那间向着姬无月狠狠的冲了过去。

    一阵阵的罡气在那一瞬间弥漫四野,仿佛是有风在牵引着一样。

    “你的场域呢,如果没有你参与的影响,恐怕你根本就不可能挡得住我的因果!”姬无月笑了一声:“还是你的过去印?你们叶家的法,根本不可能挡的下我!更何况我们两个还有如此大的境界差距,你想要逃走都不可能!”

    我的眸子冷然,没有任何的犹豫。

    一道古印在那一瞬间打出。

    “嘭!”

    天空之中似乎是有一道晶莹的光芒闪过,空间在霎那之间被压缩成了一个极点。而后直接的向着姬无月直接的包裹而去,那一瞬间,姬无月的眼神之中,『露』出了一丝震惊,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身体迅速的后退了一步,有些疑『惑』的看了我一眼:“空间的力量,还真的是让人惊讶呢。不过你难道就只有这点本事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还是乖乖的将自己所知道的所有的秘密说出来,这样的话我或许还能够饶你一命!”

    “你们姬家的人,在战斗的时候,话都这么多的么?”我抬起头来看着姬无月,嘴角『露』出了一丝丝的嘲讽,好像是看不起他一样,然后淡淡的说道:“还是说你在家里根本没有人愿意和你说话,才在这里和我碎嘴呢?”

    “找死!”姬无月的眼神之中带着一丝的冷然:“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也就不再留手了!”

    说话之间,姬无月的手印再次打出。

    我看到在姬无月的手中,似乎是凝握着一滴的献血一样,看上去异常的诡异。而后,但随着手印的打出鲜血似乎是被抽空,而后,在天空之中好像是形成了一道道血『色』的丝线!

    “因果如线,根根入心,这次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去躲!”

    我怒吼了一声,没有任何的犹豫,身体迅速的往前跨出一步。看着无数根的丝线,仿佛是一张巨网一样向着我扑了过来,我也感觉到了一丝丝的恐怖!

    说实话,姬家的法是我所见过的最难缠的。

    它的法恶心的地方在于,你根本就没有办法回避,而且一旦中招就会非常的难缠。就好像是附骨之蛆一样,若是这果碎掉了还好,了不起了,就是让你重创。

    但是如果说这果不碎,那反而更加的棘手,天涯海角,不管你跑到什么地方,这因果都会一直存在。

    除非你能够寻到得以焚烧因果的业火,到了那个时候,方才不会畏惧这因果灼身!

    “好,那我就让你看看,我如何闪躲!”我那身体瞬间冲出一步之后,没有任何的犹豫,双手回拢,那一瞬间,周围的天地似乎是为之『色』变。

    “咔嗤,咔嗤……”

    空间之中似乎是发出了一阵阵颤抖的声音。那股诡异的声音好像是源自于整个诡异的空间一样。

    那一瞬间,姬无月的眉头皱了起来,似乎是察觉到了,有些不太对劲!

    “今日,我就让你看看,我新领悟的法!”我看着面前的姬无月,而后怒哼一声,接着说道:“给我断!”

    古法在那一瞬间成型,一道道的裂缝在空间之中不断的攀爬而出,无尽的空间就好像是镜子在那一瞬间碎裂了一样,发出了一阵阵诡异的裂缝,好像是吞吐着无尽的光芒一样。而那红『色』的因果丝线,在霎那间被空间吞噬。

    断裂成了一条条。

    “噗……”

    就在这一瞬间,姬无月捂着自己的胸口,猛然间吐出了一口献血。不过他并没有任何的在意而是抬起头来,眼神之中带着一股炙烈的光芒,似乎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样。而后怒吼了一声,看着我说道:“空间古法?断裂?这怎么可能!这个法早都已经失传了,你果然得到了古法的传承,不过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更要杀了你了,古法根本不是你这样的人配拥有的!”

    说话之间,姬无月迅速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那一霎那之间,我感觉到了姬无月的身体似乎是变得异常虚无,好像是马上就要从这个天地之间消失了一样,但是,与此同时,姬无月的身体之中一股滔天的力量在霎那间爆发,无尽的力量似乎是能够肆虐一切一般,向着我狠狠的席卷而来。我感受到了,这已经不是丝线了。

    因果如同浪『潮』一般,在霎那间席卷。

    我的脸『色』在那一瞬间苍白到了极点。因为我能够感受的到,现在的姬无月是真的对我动了杀心。并且这一招确实是非常的强大,近乎到了无匹的境界,以我现在的实力,想要抗衡这一招的话,可以说是异常的困难!

    我静静的看着面前的姬无月,在那一瞬间没了主意。

    最为重要的是,就在这个时候,周围的那些巨兽越聚越多,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我和姬无月团团的包围在了那里。我现在就算是想要逃走都异常的困难。

    “看来,没有别的办法了!”我深吸了一口气。

    虽然说古法确实是非常的强悍,但是我和姬无月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这差距根本不是简单的用规则上的压制能够弥补的,现在的姬无月已经可以说是超越了部分天尊的存在,甚至可以虐杀部分的天尊。

    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轻轻的看着面前的姬无月,嘴角忽然间『露』出了一丝残忍的笑容。我能够感受得到这个时候的姬无月已经可以说是倾尽全力了,或许他还有其他的留手,但是我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最为重要的是,到目前为止,古帝似乎一直是在看戏,并不想要掺乎其中的战斗一样!

    我大概也明白古帝心中的想法。

    我终究有一天要直面面对姬无月,在这种情况之下,我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

    想到了这里,我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的将自己棺棍之中的离恨天再次轻轻地握在了手中!胸腔之中似乎是有无尽的恨意在弥漫一样,那一瞬间,我感觉到自己的双眸仿佛是『射』出了一道道的火光一样,无尽的怒气在我的心中翻滚。

    那一股无尽的怨恨之力,似乎是在霎那之间,席卷了我的身心一样。

    我的理智也在那一瞬间彻底的丧失,不过我依旧明白自己在做什么。这一次,手中握着离恨天的时候。反而感觉到自己多少冷静了一些,我身体之中一分一毫的潜力,在那一瞬间彻底的被压榨了出来!或许是因为有古法的加持,所以说,就能够多多少少地感受到我面前的敌人究竟是谁,而不至于彻底的『迷』失。

    “那把匕首!”这一瞬间,姬无月更加的兴奋了,看着我怒声的说道:“看来,你在这空间之中,确实是得到了不少的好东西。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更不能放,你离开了,就算是神兵利器,也要在实力强大的人手中,才能够发挥出相应的作用,而你的实力实在是太过弱小了!”

    “是么?”我的嘴角勾起了一丝邪『性』的笑容,反问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