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棺爷第六百七十五章 无奈离开

第六百七十五章 无奈离开(1/2)

作品:《棺爷

    你可以在那种侵蚀之中不断的去感悟着那种规则,虽然说非常的艰难,可是终归是有一个奔头!

    但是在这个磨盘之上,你甚至感受不到任何规则的存在。你所能够感受到的,只有时光不停的流逝,不管是顺或者是逆,你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办法,甚至没有一丁点儿可能性去参与!你甚至连抵抗的能力都没有!

    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只有在那电光出现的时候,实现一次转弯。

    而在这个时候,当我身上的那些液体消失之后。那电光又再次消失了。

    我甚至可以说是有些茫然的坐在磨盘之上,不知道自己应该何去何从,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坐在上面应该感悟一些什么,只有时光不停的流逝,我感觉到自己在一起点点的苍老着,身体逐渐的变得强壮,而后又逐渐的变得虚弱,佝偻……

    这让我感觉到一阵的郁闷,我努力的去感应,努力的去冥想。

    不断的思考着,接下来有可能会发生的事情。思考着现在的各种可能性,可是却没有一丁点的进展。

    时光的流失是最可怕的,在不经意之间,你甚至没有感受到这种规则的存在,他就已经将你的生命逐渐的剥夺了。岁月无情,不管你是什么人,在这无情的岁月之间,终归是会有老去的那一天。

    我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说实话我现在如果说不是不可能的话,我都想要下这磨盘了。

    一天的时间过去了,我可以说是什么东西都没有领悟到。除了身体逐渐的变得苍老,而后又变得稚嫩,再次变得苍老之外,其他的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对于我的感悟并没有什么太多的积累!

    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只能够坐在那磨盘之上,不断的等待着。

    我想要等待着那道电光再次出现。我似乎是能够感觉到的。所谓的时间规则和那股电光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就算是没有任何的关系,好歹那股电光可以逆转一切,不至于让我死在这时间的磨盘上。

    终于,在我耄耋将死的那一瞬间,我再次感受到了那股电光的存在!

    似乎是冥冥之中的一道规则一样,好像是生与死的相伴。

    我轻轻的挥动着自己,那已经有些无力的手,轻轻地一阻,又是一个诡异的弧度产生,时间在那一刹那逆转。强大的力量瞬间回溯,我感觉到自己的躯体在一点点的变得年轻着。

    同样的,我依旧没有太多的感悟。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脸上充斥着无奈。

    这种感觉持续了七天的时间。

    到了第七天的时候,我的身体变成了一个孩童,而在这个时候,我终于可以从那磨盘上下来了。我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的跳下了磨盘。

    而后有些心有余悸的看着面前的这个时间磨盘,暗道了一声霸道。

    我见过生死磨盘,并且在生死磨盘上悟道,虽然不敢说自己已经明悟了生死磨盘的真意,但是生死磨盘上许许多多的规则已经被我铭记于心,我甚至将之揉成了自己全新的法和规则,逐渐的踏出了一条自己的路。

    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在这该死的时间磨盘之上。

    我却只能无能为力,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身体一天天的苍老,而后又一天天的年轻,好在最后的关头,这种感觉是可以逆转的。如果不然的话,我恐怕根本就没有办法活着走下那个磨盘。甚至于在那磨盘上坚持一天的时间都是异常艰难的一件事情。时光之力的侵蚀是最无力的,就算是天尊,就算是强如西王母也没有办法躲避这种规则。

    只有利用道果不断的为自己增添寿元!

    到了这个时候,我似乎是有些明白,那些天尊还有西王母为什么能够对道树那么的看重了,毕竟不管怎么来说,一株道树就意味着活下去的可能性,而一旦可以活下去的话,那么你就有了踏足更高巅峰的可能。纵然是不能踏入到更高的层次,能够活着,终归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

    但是在这时光之力之下,恐怕就算是西王母或者是镇元天尊,都没有办法这时间磨盘的侵蚀。

    这上面仿佛是没有任何的规则,只不过是时间被无穷的放大,就好像是一条原本缓和的溪流逐渐的流向了一道非常狭窄并且落差极大的河谷一样,在那一瞬间,变得异常的湍急。

    以至于让我感觉到,在这时间磨盘之上,本身就不存在任何的规则。

    只不过是将原本的天地之力逐渐的放大了而已,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我想要感悟上面的时间,可以说是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心思逐渐的澄澈了下来。

    “不管了,再坐上去试试。”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我没有道理再继续退缩下去。

    紧接着,调整好自己的状态之后,我再次坐到了那时间磨盘之上,时间在我的身上迅速的流转,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又在一点点的苍老着,好在我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所以说倒也见怪不怪了,虽然说有些奇怪,不过,能够在这上面感悟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