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棺爷 第三百五十二章 救命的夺命蛊

第三百五十二章 救命的夺命蛊

作品:《棺爷

    那种感觉异常的难受。

    在这咒魂蛊发作的那一瞬间,我唯一的感觉就是完了。

    因为谁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苦笑一声,甚至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咒魂蛊在我的身体之中发作,反而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罗杰在最后用生命为我下的诅咒之蛊,在这一瞬间,终于起了作用。

    我感受到那股黄色的力量在一点点的摧毁着我的身体,不管我如何的努力,却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

    而这个时候,我却猛然间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因为有一个人明显比我更先慌乱了起来,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老道。

    我恍然之间明白了过来。咒魂蛊在我最危险的时候发作,最重要的作用是彻底的毁掉我,杀死我。至于我身体之中是谁的灵魂,谁又占据着我的身体,对于咒魂蛊而言,可以说是一点都不重要。

    在这个时候,这东西发作,可以说迅速的在我的身体之中蔓延。

    我根本就没有任何抵抗的资格,但是同样的,一旦我的身体死去,那么这个老道就算是夺舍了我的身体也无济于事。

    因为一个死人的身体是没有办法夺舍的。一旦多少了一个死人的身体,那么这个老道也就相当于彻底的死去。到时候纵然是魂灵还活着也不过是孤魂野鬼。甚至连回到自己的身体之中也没有任何的用处。因为在那个时候,他的身体也已经死去了。

    我感觉到中间的那股绿色的光芒。

    贯穿在我和老道之间。逐渐的削弱着。

    “不要,不要……”老道愤怒的叫喊。但是那咒魂蛊却是没有一丁点的怠慢,不断的吞噬着我的身体,仿佛是想要将我身体之中的血液彻底的变换成一种毒素一样。

    我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一点点的僵硬着,和之前被控制的感觉不同,这一次不管是我还是老到都没有办法让我的身体再颤动分毫。

    “可恶,这该死的苗疆蛊毒!居然敢坏我好事!”老道叫喊了一声。

    确实不敢在我的身体里多逗留一刻。若是在这个时候,他回到自己的身体之中反而有活下去的希望。但是如果继续的在我的身体之中逗留的话,几乎可以说是必死无疑,到时候我们两个算得上是两败俱伤。

    这个时候我的心情反而是放松了下来。就算是死,我也不想让老道得到我的身体。

    这对我而言简直是一个比死还难受的事情。

    这个时候我反倒是开始逐渐的感谢这个咒魂蛊的发作了。

    恐怕就算是罗杰也没有想到,他所对我施下的咒魂蛊,非但没有在关键的时候要了我的命,反而算得上是帮了我一把。若是这个咒魂谷在其他的时间发作,或许我真的是没有任何活下去的希望。但是在这个时候,咒魂蛊的发作,反而成了我的一根救命稻草。想到这里,我开始在心中感激罗杰。因为如果不是他的话,我今日恐怕真的就要栽在这里了!

    老道回到了自己的身躯之中!

    身体猛然间颤抖了一下,口中的鲜血在霎那之间狂吐不止。身体之中所散发出来的紫色的光芒也逐渐的消失。整个身体在那一瞬间,仿佛是老了十几岁,佝偻到了一种无以复加的地步。原本黑白相间的头发,也在那一瞬间变得雪白!脸上皱纹逐渐的出现,甚至在手掌之上,都开始攀爬起了无尽的皱纹,身体在那一瞬间仿若是马上就要死去了一样,一点的精气神都没有。

    紧接着,他喷出了最后的一口鲜血。

    好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直接的瘫软在了屋子上。

    那一瞬间,我感觉到自己身体之中的桎梏仿佛是彻底的消失了一样。我不敢有任何的大意,双手在霎那间结印,紧接着,者字诀直接的施展!

    “者字诀,内愈印!”

    一道手印在霎那之间点出,紧接着我的身体仿佛是彻底的失去了力量,意识也跟着消失。身体径直的瘫软在了那里。

    过了不长的时间之后,我逐渐的苏醒了过来,眼睛眨巴了两下之后。缓缓的从地面上坐了起来,老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了,而地面上残存着一道道紫色的液体,看上去有些像是血液,但是非常的粘稠,让人感觉到异常的诡异!

    我挣扎着让自己的身体站了起来。

    好在这所谓的咒魂蛊没有任何的杀伤力,只是在最关键的时候,成为最后一根压倒我的稻草而已。所以说,我才能够在昏迷之前施展内愈印,而在这个时候咒魂蛊已经被我的内愈印彻底的清洗掉了。

    虽然说身体非常的虚弱,但是已经什么都不惧怕了。

    不过那老道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这个老道让我感觉到非常的心惊。乃至于在心中有了一丝丝的畏惧!

    我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切,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过了很长的时间之后,才向着自己的床上走去。不过还没有走两步,就听到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的声音!

    不过这一次我留了一个心眼,对着门外轻声的问道:“谁?”

    “你猜猜……”

    一个俏皮而又妩媚的声音逐渐的传入到了我的耳朵之中!

    我苦笑一声,这人不是白兮还能有谁。原来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已经亮了起来。我走到门前,轻轻地将门打开。

    而白兮看到屋子内的一切,顿时有些惊住了,急忙的一把扶着我,关心的问着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没事儿吧?赶紧过来休息一下!”

    “我没事!现在只不过是身体有些虚弱而已!”我被白兮搀扶着回到床上,躺在那里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踏实。

    白兮仔细的给我检查了一下身体,发现我没事之后才算是点了点头:“那就好!那就好!不过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地面上的恶心的东西又是什么?”

    我深吸了一口气,倒也没有隐瞒。

    将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白兮。

    白兮听完之后,眉头紧皱:“也就是说,那个老道是真的存在的?而我竟然看不到他?”

    “应该是这样的,那个老道的道术非常的诡异。我在他们面前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地。我感觉到那个老道不像是这个世界的人,反而像是山海那边的!”我仔细的分析了一下之后,然后轻轻地点了点头:“看来这茅山也不太平,咱们必须要小心谨慎一些,还有,我必须要知道那个老道究竟是什么人。他一定知道许多的事情!”

    “放心,我会想办法探查的!”白兮点头,紧接着看着我问:“你还记得那个老道的长相吗?”

    “那是自然了,我恐怕这辈子都忘不了那张脸!”我深吸了一口气,而后接着说道:“稍微等我休息一会儿,等会我起来把画像给画出来,然后咱们在这茅山附近询问一下。”

    白兮顿了一下:“会不会是茅山的人?这样问的话是不是有些不保险?我看咱们还是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为好,免得那个老道又卷土重来!”

    我仔细的思考了一下,然后微微的摇了摇头:“应该不会,夺舍这种事情,一旦失败之后,这个人在短时间之内根本没有办法进行第二次夺舍。因为他的精神已经萎靡到了极点,需要迅速的找一个地方进行疗伤。要不然的话,可能随时都会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