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棺爷 第三百二十七章 还回来

第三百二十七章 还回来

作品:《棺爷

    宫叔的嘴角露出了诡异的一笑,看着面前的人,似乎是早都已经料到他会有这种表现了一般,冷声道:“是吗?那你可看到了你现在脚下的路,路的尽头是生还是死?”

    老人的身体有些颤颤巍巍的,回过头去,轻轻的坐在了那里!

    “年轻人,我对你依旧没什么恶意。可是楼家不能倒,这是我的起一个请求!之前那么多的东西,就当是我的一个小礼物,若是这一次,你们帮了我!那我们所有的一切,就一笔勾销。日后楼家还是楼家,你们还是你们!若有什么差遣,我们也会尽力完成!”老人的声音之中似乎是带着一股威严,静静的坐在那里,我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不动如山的力量。

    我的心中震惊,说实话,我没有想到老人竟然能够知道这么多。

    这个时候的我脸色有些通红,毕竟是偷了人家的东西在这个时候被抓住了!

    “好一个不要脸的老家伙!”宫叔听到这一句的时候,顿时怒骂着说道:“上一次我帮你们的时候,也是同样的嘴脸,还说藏宝洞之中的东西,任我允取!可是我不过就是拿走了一些东西,你们居然严加防守。准确来说,那藏宝洞已经不是楼家的藏宝洞了,还用得着你来送?”

    我愣在了那里,没有想到这其中还有这么多的道道。

    看来宫叔算是对楼家积怨已久了。不过这倒也是,当初说的最多了,不过是客气话!如果说你真的想要拿的时候,楼价肯定舍不得,毕竟危机已经度过了!

    “咳咳,老三你这句话就过分了!”老人叹了一口气,而后接着说道:“那里是楼家的命,你要别的,我们都能给,但是想要楼家的命,我们自然是要好好的守护的!”

    “不好意思,我已经没有办法再相信你了!”宫叔看着面前的老人,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如果你真的想要尝试的话,倒是可以试一下动手。看一看你一旦动手了,今日这楼家还是不是楼家,这片天地,还是不是原本的那片天地!”

    我感觉到宫叔一定知道许许多多的秘密,要不然的话,不可能会任由这个老人这般的猖狂。而我就站在宫叔的身后,静静的站在那里,等待着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一切!

    可能是一场大战,所以说我将自己的身体调整到了最佳的状态,而后对着白兮轻轻的点了点头!

    白兮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似乎是根本没有将眼前的人放在眼中一样。

    “所以你是打算撕破脸了?”楼家的老祖宗的眼睛之中猛然间站出一道金光,仿佛是天地在那一瞬间开辟。整个世界好像从混沌之中迅速的过渡到了清明一样,那种感觉格外的恐怖!

    说实话,楼下的这个老祖宗实力绝对不浅!

    如果真的要动手的话,我们应该占不了任何的便宜。我现在不是很确定宫叔的手段究竟有多强,怎么就会敢说出这样的话,做出这样的事。现在整个房间已经被彻底的封锁了起来,我们想要离开也非常的困难,我能够感觉到那股封印的力量非常的强大,仿佛是几道真龙环环相扣在那里。

    “就算是撕破脸了又如何?”宫叔往前一步,嘴角露出了一丝冷冷的笑意:“今天来的时候我倒是为我自己卜了一卦,乃是绝地逢生!但是也为你卜了一卦,叫做乐极生悲!不知道,你敢不敢试一试?!”

    说话之间,宫叔身上的气势暴涨,双目虽然无光,但是却死死地盯着龙家的老祖宗。寸步不让。

    楼家的老祖宗手中拐棍,猛然间在地面上点了一下。

    两个人的气势不断的攀升,剑拔弩张,似乎是随时都有可能开战一样。

    而这个时候,白兮的脸色也逐渐的郑重了起来,我看得出来,白兮已经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在这种情况下,谁也不敢妄动,因为一旦开战之后,接下来的事情就根本不由控制,谁也不知道往后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更何况这里是楼家,楼家有非常大的底牌,在这种情况下,谁也不知道我们能够熬过多长的时间,是不是能够离开这里?!

    楼家的老祖宗身上的气势在霎那间攀登到了一个顶点的位置。

    仿佛是在服侍着我们所有的人,静静的站在那里,虽然说身躯看上去异常的佝偻,但是在那佝偻的身躯之下,仿佛是潜藏着一个即将要爆发的火山一样。

    “哎!”

    过了好长的时间,楼家的老祖宗才算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老三啊,咱们实在没有必要走到这一步!你开出一个条件,只要我们能够办得到,我马上就做!”

    “把荆州还回来!只要你答应,我现在就可以给你指路!”宫叔的嘴角微微的露出了一股冷然,而后接着说道:“我说话可不是放屁。绝对够用!”

    “我不懂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楼家的老祖宗深吸了一口气:“荆州可不是我们的地盘,没有办法还给你!”

    “到了现在还在装!”

    宫叔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的嗤笑,而后接着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妨明白的告诉你吧。就是将你们楼家当初有借无还的东西给拿出来!只要你答应,路我可以说出来。但是如果说你们不答应的话,大不了一拍两散,我倒是要看看你们楼家如何渡过这次的灾劫!”

    “你是在逼我!”楼家的老祖宗似乎是有些愤怒,大声的呵斥着说道:“你可知道惹怒了我,你会面对怎么样的结果?”

    “我又不是第一次惹怒你了!”宫叔微微的摇了摇头,紧接着打了一个哈欠,而后接着说:“还能够怎么样呢,我还真的想要试一试?”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没有在意眼前的人和事。看到现场的气氛非常的玄妙和诡异。

    甚至可以说打一个喷嚏都会惊动周围的氛围。

    “你不是玄门中人,我无人可还!”楼家的老祖宗淡淡的说道:“如果你是玄门中人的话,我还可以将那东西还给你。但是那东西不属于我,同样不属于你!我楼家只不过是暂为收藏,从未有过异心。只要有玄门之中的人来到这里,我可以马上将所有的东西都归还!”

    “哈哈哈!”宫叔大笑一声:“好一个暂为收藏,我原本也信!不过现在,我不信了。三才山下的那群棺爷,我最初认为是玄门之中有人活了下来,而后将道法传出!可是玄门之中有明确的门规,道法不得外传,更何况是御灵术这种道法。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出自你楼家的杰作!”

    “我一直非常的好奇,为什么三才山会移动到了那里!”宫叔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的冷然:“但是若不是三才山移动到了那里的话,我恐怕根本就发现不了这些,好深的心思!不亏是楼家的老祖宗。”

    听到这些的时候,我感觉到自己有些心惊胆战。

    从两个人简短的对话之中,我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从一开始,楼家取走了玄门的宗卷,或许根本就没有打算归还。

    可是,这一切和宫叔又有什么样的关系?我感觉到宫叔的身份越来越神秘了。

    “这一切不过是你的猜测!”楼家的老祖宗淡淡的说道,好像这一切都和他无关一样。

    宫叔冷哼一声:“三代以外的旁系血亲,也是我的猜测?哼,你难道不知道?我精通六十四卦,还真的以为这些蹩脚的伎俩瞒得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