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棺爷 第一百八十八章 师弟的烦恼

第一百八十八章 师弟的烦恼

作品:《棺爷

    而且这个人模仿连安的笔迹也是非常轻松容易的,因为她本身就是苗家人!

    “看你的样子,似乎是已经有想法了?”这个时候,师弟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而后轻声的说:“有想法就好,看来我这一番话多少是起了点作用!”

    我点了点头:“确实是有怀疑的对象,不过现在还不敢肯定!如果真的是她的话,事情反而麻烦!”

    我的眉头紧皱,苏寒给我的感觉异常的诡异,这个女人非常的强大,而且不管到什么时候,她的手中都保留着最后的底牌,这个女人是我无论如何都看不透的。她的心机深到无法揣测。所以说就算是面对赢勾,我都没有那么大的压力,可是在面对苏寒的时候,我感觉到的是一种来自心智上的碾压。

    这种感觉非常的可怕!

    “不管怎么说,该面对的始终都要面对!”师弟看了我一眼,眼神之中露出了一丝笑容:“总不能因为可怕,因为麻烦,就去躲避!这长白山上,不知道死了有多少冤魂。也不知道葬了有多少秘密。咱们既然来到了这里,自然是要熟悉这里的规则!”

    “嗯!”我点了点头,紧接着看向师弟:“你来到这里应该也没有那么简单吧?只是为了想要帮助我?”

    “我只是忽然间想到了一些事情而已。我曾经来过这里!”

    师弟看着白雪茫茫的长白山,眼神之中露出了一丝迷茫,仔细的思考了很长时间之后,才叹了一口气说:“所以我认为,我到这里可以寻找回一些东西。但是没有想到,到了这里,我依旧没有办法想到任何的东西,可能是我的记忆不在这里!而是在其他的地方吧!”

    紧接着,师弟轻轻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其实有的时候我很羡慕你,你虽然和我一样迷茫,和我一样一无所知。可是只要继续追寻下去,迟早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但是我就不一样了,只要我的脑海之中没有形成那种印象,就没有人能够告诉我我是谁?!”

    我略微顿了一下:“或许梁晚生能够多少知道一些,他曾经认为你非常的熟悉!应该是某些地方见到过,对了,还有高洋!”

    我想要安慰一下师弟。

    可是师弟却是笑了起来:“没有那么简单,高洋的道法精深,想要撬开他的嘴,没那么容易。至于梁晚生,我也曾经问过,他也和我说过这些事情。但是除了感觉有些熟悉之外,他就再也记不得任何其他的事情了!”

    我点了点头:“终归是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再者说了,你的生命悠长,这是所有人都羡慕的事情!”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师弟转过头来看向我,眼神之中露出了一股无奈:“或许有一天,我会再次忘记,忘记你是谁,也忘记我是谁!到了那个时候,我所追寻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

    师弟的眼神之中露出了一丝迷茫,似乎是对未来的担忧。

    我忽然间想到,是啊,师弟已经忘记了太多太多的事情,就算是他追寻到了又能怎么样呢?或许有一天他会继续忘记!

    他或许一直在经历这一个轮回,那就是寻找的轮回。他一直在寻找,在忘记和找到之间来回的奔波。可是,就算是寻回了所有的记忆,或许有一天它还是会遗忘,这种事情有什么时候是一个头?

    我忽然间感觉到身体有些可怜,或许拥有悠长的生命也并不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

    “放心,如果到时候我没有死的话!我会提醒你的!”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轻声的安慰着师弟。

    师弟也笑了起来,看着飘扬的大雪,而后接着说:“但愿吧,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再次遗忘。至少这一次,我有一个师兄!”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似乎是在骗别人,也好像是在骗自己。

    我没有再多说什么,因为我的心中明白,在这个时候,无论说任何的话语,都没有办法真正的解开师弟的负担。师弟是幸运的,能够吞服一枚化妖丹,但这同样是不幸的。

    我们在那里又站了一段时间,然后就回屋子里了。

    然后我将自己的推测告诉了白小天和连安,毕竟不管怎么说,苏寒和他们更加的熟悉。虽然说苏寒一直想要杀了我,但是我们之间真正的接触并不是很多。

    “我靠,不是吧?”连安当下站了起来,似乎是有些不敢相信一样:“那个小娘们竟然也来了?”

    “现在只是推断,不过按照那两封信来看,可能性还是很大的。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她一直知道你的位置,并且一直明白你去了哪儿。所以说他才跟着来到了这里。也有可能是她来到这里,才发现了你!但是不管是哪一样,我感觉,是苏寒的可能性会很大!”我淡淡的说道。

    连安的脸上阴晴不定,不过过了片刻之后才摆了摆手:“我靠,来就来呗,现在老子还怕她?既然她做出了那样的事情,那么苗寨自然是没有办法容她了。还想要让我……让我嫁给她?怎么可能!”

    “严格来说,你们的婚约还作数!”这个时候,白小天轻轻的说道:“你的父亲也没有反对这件事情,所以说你还是她的未婚夫!哦,不对,是未婚妻!”

    “我靠,你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连安怒斥着说道。

    我微微的摇了摇头:“好了,别打趣他了,咱们还是好好的想想办法。”

    白小天嘿嘿一笑,随即也没有再开玩笑,略微的沉思了一下之后说:“这个苏寒我虽然说和他接触不多,但是这个女人的心机很强,据我所知,从她十岁的时候开始,就辅助她的父亲帮忙打理苗疆的一些事情,而且事无巨细,全部处理得井井有条,可以说是一个难得的女强人!”

    说完之后,白小天有些奇怪的看向我:“不过我非常好奇,你做了什么事情是让她必须要杀你的?”

    我有些无语,当时的白小天已经昏厥了过去。所以说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而这个事情关乎到苏寒的声誉,最重要的是还关乎到我的名誉,所以说我自然是不会乱说的。

    至于苏寒,她恨不得杀了我,然后抹去这污点,自然也不会乱说这种事情!

    “没什么,只是产生了一些矛盾而已!”我叹了一口气,而后接着说:“而且还有一件事情,我必须要说,我怀疑这个苏寒已经和那个大祭司走到了一起。”

    “什么?”这个时候,白小天和连安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样:“这怎么可能!?”

    “我离开苗疆的时候,感觉到的!”我略微沉思了一下,将我在离开苗疆的时候,所看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而后看着两个人:“我有八成的把握,确定那两个人正是苏寒和大祭司!”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事情反而更棘手了!”白小天站了起来,前后都走了两步:“这个世界上最棘手的事情莫过于对付一个聪明的女人,比那更可怕的是要对付两个!”

    我看了白小天一眼:“我还没说完呢,还有一个坏消息!”

    “什么坏消息?”连安的眉头紧皱,看着我问道。

    “这个苏寒应该是在苗疆之中得到了一条三头蛇!”我看着两个人,轻声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