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棺爷 第一百三十四章 险而又险!

第一百三十四章 险而又险!

作品:《棺爷

    不过我的心思坚毅,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影响。手中棺棍往前猛冲。妹妹在我的棺棍上接连的往前行走,红色的丝线在刹那间开辟出一个相对于比较安全的区域。

    紧接着,妹妹的身形猛然一跃!

    这个时候,白小天右手托起,口中念咒,而后猛然间一个弹射,一枚金蚕飞出。

    金蚕乃是白云谷的奇蛊,经过祭炼之后,可以克制邪祟。所以说在短时间内能够接引妹妹。妹妹的身形一跃,直接跳走了金蚕上。

    而白小天口中咒语不断的念动。

    金蚕在空中蠕动,看上去异常的诡异。只不过是眨眼之间,金蚕就已经再次回到了白小天的手中。

    而妹妹也彻底的安全了下来,妹妹抬起头来,转过身。她的手心之中泛起了点点荧光,而后一道炙热的火焰喷出。

    因为妹妹的离去,所以说周围她原本开辟的丝线空间变得非常的不稳定,阴灵不断的冲撞,现在的那个视线空间就好像是一层层的玻璃纸一样,马上就要碎裂。

    而我手中的棺棍横扫。

    热浪灼人。

    想要在我面前开辟出一条能够通往外方的路。可是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妹妹的身形娇小一些。所以说能够离开也是非常正常的。

    可是我不一样,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就在我才要往前踏出一步的那一瞬间。我感觉到从我的脚踝上传出了一股痛彻心扉的疼痛感。那种疼痛感让我这身体差点栽倒在那里,我强忍着那种疼痛。

    低下头看去,一只灵体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趴伏在我的脚上,而后狠狠的咬了一口。

    血肉淋淋!

    闻到了血气的鬼物和灵体似乎是疯狂了一样。发疯一样的向着我撕咬而来。

    “哥哥!”妹妹也已经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急忙大声的说道:“你小心一些。千万不要莽撞!”

    我点了点头,在这个时候,任何一点莽撞都有可能葬送我的性命。周围的鬼物遍布,实在是太过密集了。如果是一个宽敞的场地还好说,我手中棺棍能够勉强应对。可是几百个鬼物同时聚集在一个洞穴之中,这绝对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你根本来不及反应,也没有办法去应对。

    我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一层冷汗,说不出来是因为热的,还是脚上的伤口给疼的!

    妹妹远远的看着我,而后猛然间点了点头:“哥哥,我再进去一些,这样的话能够给你创造更大的机会!”

    “站在那里不要乱动……”我对着妹妹大声的叫着说道。

    妹妹好不容易才算是脱离了这个鬼门关,我可不想要让她再次摄入险地。而这个时候,周围的那些鬼物已经彻底的癫狂了,好像是失去了理智一样,向着我撕咬了过来。

    而这个时候,我身上的青囊微微的发泛起了一丝丝青色的光芒!

    仿佛是在我的身上形成了一道无形的屏障一样,在那一瞬间,我愣住了。我怎么都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这青囊在我身上已经很长的时间了,乃是师叔送给我的。不过一直以来也没有怎么运用!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反而是发挥出了它的作用!

    我不敢大意,趁热打铁。身体迅速的往前跨出一步。

    手中棺棍在地面上点了一下。身体借力。

    因为我能够感觉到,那青囊所给我提供的屏障,也坚持不了太长的时间。因为周围的鬼物实在是太多了。在这种情况下,我能够逃出去就已经是一件非常了不得的事情了。

    “哥哥!”妹妹的心中一喜。

    双手急忙的控制着火焰。

    一道火焰燃烧,在霎那间为我开辟了一道生路。而我身体冲过烈焰,终于算是离开了那个洞穴!

    洞穴之中,无数的阴灵和鬼物不断的在那里盘旋,缠绕着,看上去异常的恐怖。

    一旦寻常人摄入其中的话,恐怕顷刻之间就会化为碎片。不过,看样子,这里的阴灵和鬼物都是有编号的。这里的鬼物是没有办法离开这个洞穴之中的,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影响着它们一样!这样一来,也让我们可以稍微的松了一口气。

    我的脚上传来了一阵的巨疼。

    我急忙的弯下腰来,看了一眼自己的脚。鞋已经被咬开,一个巴掌大的伤口出现在那里。看上去非常的恐怖,而且,一丝丝的阴气在不断的向着我的身体之中渗透而去。这种感觉,让我不敢大意。

    《六丁六甲阴阳秘术》施展,手中一道广咒激荡!

    而后猛然间被我拍在了自己的脚上。

    “嘶嘶嘶……”我疼痛的紧咬着自己的牙齿,身体绷直,在那一瞬间身上的冷汗直冒。而后猛然间一拔,才算是将里面的阴气给拔除了。

    “哗啦……”

    就在这个时候。我身上的那个青囊,竟然破了一个洞,里面,粒粒的黄豆洒落而出。还掺杂着一些糯米。只不过,奇怪的是,这些东西好像是被焚烧过一样,早都已经变得焦黑无比。

    我抬起头来,有些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那个洞穴,思考了片刻之后,才接着说道:“实在是太险了,如果不是这个青囊的话,恐怕我现在都已经死了!”

    想到这里,我不禁有些感谢师叔。

    毕竟这东西是她给我的。同时,我也对师叔更加的好奇了,这个人非常的神秘。身上也充斥着各种各样的秘密。最大的秘密,应该就是她身旁的月儿,月儿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个小女孩。可是,不管在什么场合之下,月儿好像是都非常的自如一样,从来都没有害怕过。甚至于,师叔在有些畏惧和紧张的时候,都会看向这个月儿。

    月儿非常的镇定。

    这两个人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月儿才真的是两个人的主导一样。

    不过,两个人一直住在一个房间之中,所以说我也没有时间去寻找这些答案。

    “啊,好昏啊!”这个时候,梁晚生才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有些迷茫的看了一眼周围,有些奇怪的问着说道:“诶?这是怎么回事啊?”

    “我靠,你他娘的差点害死我,刚才是怎么回事?”我看着梁晚生,没好气的说道。

    梁晚生愣了一下:“刚才看到一个女鬼向着我扑了过来,所以我就对着她射了几枪,不过好像没什么用,接下来我就被她给击晕了。叶小哥,是你救了我么?”

    我撇撇嘴,顿时无语了。

    拍了一下梁晚生的肩膀,看来一切和我想象的差不多。

    梁晚生确实是被迷了心智,所以说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应该是这里的岁月久远,再说那些纸人依旧能够镇封住这些邪灵,但是却也已经斑驳不堪,没有多大的用处了。所以说其中的阴灵才能够控制梁晚生的心神,让梁晚生产生幻觉。

    不过还好,我们足够的幸运!所以说现在才能够相安无事的站在这里!

    要不然的话我恐怕早就要去找阎王爷报到了!

    不过也好,我毕竟是罗浮山的女婿,应该能够得到一些照顾!我的心中有些无奈的想到。

    “嘶……”我想要站起来,可是脚腕上传来了一阵钻心的疼痛。

    梁晚生看到之后,急忙的说:“叶小哥,你受伤了?快给我看看!”

    说话之间,梁晚生将我的脚给搬了起来。

    我有些无语,不过也由他去了。他跟随牧慈前辈学过几天的医术,在这方面,还是能够帮上一些忙的!梁晚生从自己的包裹之中取出了一贴膏药,轻轻的覆在了我脚踝部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