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棺爷 第一百二十六章 赢勾!

第一百二十六章 赢勾!

作品:《棺爷

    “是啊,场面话谁都会说。”宫叔笑了一声之后才接着说:“法旨与我无用,因为我是人。不归五方鬼帝治理!不过若真的是杜子仁亲来的话,就算是我只怕也要退避三舍。”

    “……”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在这个时候我才算真的明白了,五方鬼帝究竟有多么的强。

    “不过倒也不至于惧他!”宫叔接着说:“这三才山已经被我炼化,成为我的命脉。以山观世,以小见大,所以说才可以不惧外界侵扰!可是覆巢之下无完卵,若是天下将乱,那这三才山也决然不会安宁!”

    我都眉头紧皱。然后看着宫叔接着问:“那那个白发少年时的真实身份究竟是谁?这应该不算是什么不可泄露的天机吧!”

    “他的名字叫做赢勾!”宫叔看了师傅一眼,略微顿了一下之后才接着说:“你应该听说过这个名字吧?”

    我愣在那里,过了半晌之后才算是点了点头。这个名字在《阅微草堂笔记》之中提到过。而且还存在于历史传说之中!

    传说之中赢勾本来是人文始祖黄帝手下的一员干将,只可惜在一次交战过程中,因为没有听从指令,所以导致兵败山倒。黄帝大怒之下,让这个赢勾去守护黄泉冥海。赢勾虽然表面上答应,可是心中不满。后来上古神兽犼这残魂无意之中飘落到了黄泉!

    赢勾毫不犹豫的出手,想要诛杀犼。

    可是,纵然是残魂,犼的实力依旧强劲。

    钻入到了赢勾的身体之中,两人的魂魄逐渐融合,并且在尸气的滋润下,赢勾的身体变得坚硬无比,魂魄融合成功,体内的神力也化为尸气。

    可以说是强大无比。

    在这个时候的赢勾不满足于守护黄泉冥海,所以四下作乱。

    黄帝知道之后,以轩辕剑和之大战,赢勾处处落于下风。

    大战持续了七七四十九天,最终的黄帝手持轩辕剑将赢勾的魂魄彻底的毁掉。不过赢勾的身躯虽然焚毁,可是魂魄却夹杂着无尽的尸气,逃之夭夭!从此之后再无下落!

    而听到宫叔所说这两个字,我感觉到了一阵震撼。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白发少年的来头竟然会这么大。

    难怪当宫叔说出他的身份的时候,师傅会是那样的一个表情!

    万尸之王,这个称呼可以说是一点都不假!

    “怎么?吓到了?”这个时候,宫叔看向了我,轻声的问道!

    我点了点头:“有些意外。不过倒也不至于吓到,毕竟在我的印象之中,他并不算是唯一一个来自于古时候的人物,另外的一个现在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你说的应该是高洋吧?”宫叔笑了一声:“这个人也算是天纵奇才,只是可惜就走上了那样的一条邪路。”

    我看着宫叔,思考了半晌之后,才接着说:“那你呢?”

    我忽然间感觉到宫叔的身份也非常的神秘,以一己之力,可以炼化整个三才山,将这里变成一片世外桃源!最重要的是,不畏惧五方鬼帝。

    甚至于连楼家也不敢在三才山附近放肆。

    宫叔笑了一声:“我就是一个穷算命的,只不过走的地方多了一些,那些人也就比较怕我而已!”

    我有些迷茫,因为我感觉到宫叔所说的话是实话。只不过他所说的走的地方多了一些,那么这些地方,就绝对不普通。

    “该知道的你都已经知道了……”师傅看了我一眼,似乎是有些无奈,而后笑了一声说道:“时间不早了,你也赶紧回去休息吧。我和你宫叔还有一些话要说!”

    听完之后,我点了点头。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在那里。

    妹妹这是在我的枕头上站着。

    我转过身来看了妹妹一眼:“这个世界可比我想象之中的要复杂的多,你对干爹有什么印象吗?”

    妹妹有些茫然的摇了摇头。

    “我有!”我叹了一口气之后说:“干爹待我很好,虽然说为人严厉了一些,但是却很护短。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也都是先紧着我。我能够感觉到他是把我当亲儿子养的。只是可惜,我还没来得及给他养老送终,他就已经先去了!”

    “是么?”妹妹有些疑惑。

    我苦笑一声:“我也不知道,师傅也待我极好。可是后来师傅说干爹养我并非是毫无目的!还有可能和我的真实身份相关!而我在龙窟之中也看到了一些东西,干爹死了,但是尸体消失。龙窟之中我所看到的一切,我都感觉到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干爹!可是如果他真的没有死,他为什么要躲着我?”

    “或许他已经死了,生死有别,人鬼殊途!”妹妹出声安慰着说。

    我微微的摇头:“既然成了棺爷,那么人鬼殊途这一说,也就变得不可信了。我见过不少的鬼,更见过不少的尸。这个世界开始变得越来越复杂,小时候只要长着一双眼睛,就可以看到周围的一切。而现在,就算是有了心念,依旧是看不穿发生的事情!你知道吗?其实我原本没有打算让梁晚生修道亦或者是学蛊。但是今日我答应!因为他说了两个字,无力!那种感觉我知道,非常的难过。所以说我答应了!这是未来,他也能够有什么成绩,就看他自己了!”

    妹妹歪着头,是不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劝慰我一样。

    过了半晌之后才接着说:“哥哥,别想太多了,有我陪着你呢!”

    “是啊!”我轻轻的伸出一只手指,揉了一下妹妹的脑袋:“早些睡吧,明日早间恐怕还有事情!”

    妹妹点了点头:“嗯!”

    夜色逐渐的安静了下来。

    我的呼吸也逐渐的均匀,脑海之中,想着今天所发生的一切。然后逐渐的进入到了梦中。

    我感觉到手心有一些温热,那种温热的感觉非常惬意。迷迷糊糊之中,我感觉到掌心舒服异常。那种舒服的感觉,让我的睡梦更加的安稳。

    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才早上七点左右。

    冬日的太阳还没有彻底的升起,天色微凉。

    我忽然间有些想凤还了,洗了一把脸之后,在院子里坐了早课。然后下了山。

    梨园之中,再也没有了戏腔。凤还回家了,至于什么时候回来,谁也说不准!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之中,我感觉到了一股诡异的能量在空中飞过。我抬起头来,看向天空,却是发现空中一个木鸟不断的扇动翅膀,在看到我的那一瞬间,只记得落在了我的肩膀上!

    妹妹看到了这一切,似乎是非常的好奇,一样拍着手说:“哇,会飞的木鸟诶。!”

    我楞了一下,将那木鸟从我的肩膀上拿下,仔细的看了一下上面的话。

    “师兄,我在庐江遇到了一些麻烦,需要师兄帮忙,若师兄得空,持信到庐江的三味楼寻一个叫何天的人,他会带你见我!——秦义留!”

    我看完之后,眉头先是皱了起来。

    这手艺应该是鲁班术之中记载的,除了师弟之外,应该不会有其他人懂得。

    所以说这封信应该确实是师弟发出来。

    这么看来的话,师弟应该确实是在庐江遇到了一些麻烦。

    想到这里,我就急忙的向着山上奔去。将那布条递给了师傅,而后接着说:“师傅,师弟遇到麻烦了,我可能要去庐江一趟!”

    师傅看了我一眼,想了半晌,才叹了一口气说道:“也好,年轻人多出去走走,终归没有什么坏处!不过,万事小心,若是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也不要逞强,知道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