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棺爷 第九十二章 师傅来信

第九十二章 师傅来信

作品:《棺爷

    “这位爷,您来啦?”管家看向我笑着说的。

    我点了点头:“我今日来这里是见凤还的,不过听说她身子不舒服?我方便进去吗?”

    “别人要是来了,那还真是不凑巧!但是凤还姑娘放下话来,主要是你来,园子您随便进!”管家笑了一声,然后轻轻的将我让到了园子里。

    梁晚生和牧慈两个人也想要进来,不过却是被管家拦了下来:“两位实在是不好意思,凤还姑娘说了,这里面今日不接其他的客人!您两位还是请回!”

    “我们可是跟着叶小哥来的!”梁晚生急忙的说道:“这个是一个医生,如果凤还姑娘不舒服的话,她可以治病的!”

    管家却是笑着摇了摇头:“两位请回!”

    牧慈的眼睛轻轻的眯了起来,叹了一口气说:“走吧,既然人家不想见。我也不会讨这没趣。本来想着山下来了一个园子,想要进去听一下呢,这下可真的是扫兴!”

    管家也没有理会两个人,看到牧慈和梁晚生离开之后,才在我前面引路。

    一路上直接的向着后院走去,到了后园之中,看到满园的梅花绽放,星星点点的寒梅看上去非常的讨喜。而凤还则是站在那里,踱着步子欣赏着。

    “不是病了吗?怎么还在外面站着?”我走了上去,轻声的问着说。

    凤还回过头来,笑了一声之后才接着说:“病了只是说辞,今天只是想休息了。再说了,这梅花开得正好,我也得抽空来欣赏一下,不然岂不是辜负了这寒节里绽放的花朵?”

    “前段日子我来的时候,这里可还没有梅花呢。那个时候这里也没院子!”我眯着眼睛看向了凤还:“罗浮山的人果然是有大本事的!”

    凤还好像是不以为意:“看来,你知道的倒是不少!今日以来是听戏的么?”

    我摇了摇头:“今天早上起来,我的嗓子干哑。听人说,我昨夜里在梦中唱了一晚上的戏,我是想要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看来,公子也是一个戏痴呢!”凤还捂着嘴娇笑着说道:“凤还自诩爱戏,可是却也做不到梦中吟唱!不如,公子给凤还唱上两句?如何?”

    我苦笑了一声:“我可没有这爱好,也算不上戏痴。这鬼戏怕是没有那么简单吧?”

    “鬼戏也是要下功夫的!人唱戏,人要吃饱。人若是不吃饱,那便底气不足,场上无力。鬼戏自然也是要让鬼吃饱,小鬼有灵,才能唱出灵韵,更加生动!所以,自古至今,除了罗浮山之外,其他的鬼戏场子,多都是用尸骨堆积的!”凤还笑着说道:“不过,可也没有听过鬼戏能够迷惑他人,让人在夜半唱戏的!”

    我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不知道应该如何接凤还的这句话。

    “也就是说你没有动手脚?”我看着凤还顿了一下之后才接着说:“你的真名叫什么?”

    凤还笑了一声:“这与你,也并没有太大的干系吧!我在这里叫凤还,大家也都叫我凤还,是这个名字不好听吗?”

    “……”我有一些无语,因为我发现不管自己说什么,眼前的这个凤还都能够轻松的化解。我的一拳一拳打上去,就好像是锤在了棉花上一样,松软无力,起不到一丁点儿的作用。

    “我与罗浮山,没有太大的关系。也不想要扯上太大的关系!”昨天又给他顿了一下,之后才接着说:“更何况这层关系里还有楼家!我就更不喜欢了!”

    “看来你对楼家有很大的成见!”凤还捂着嘴笑着说道。

    我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自己胸前的透骨花:“那是自然,在我的胸前种下一枚透骨花。这事情可是让我寝食难安有一段日子了!”

    凤还微微摇头:“楼家的行径确实让人不齿。”

    我的眉头微皱,说实话,我感觉到今天我来到这里可能是一个错误。非但没有从凤还的口中套出什么话来,我自己反而说出了不少。

    略微的顿了一下,我走上前去:“罗浮山家大业大,应该也不缺我这么一个上门姑爷。姑娘若是因为这个事情来的,那恐怕要失望而归了!”

    “咯咯咯!”凤还娇笑两声。

    回过头来,那一幕在霎那间看呆我了。

    那凤还笑起来,几乎可以和梅花斗艳。在这寒冬之中,莫名的让我的心中一暖。

    “那你就可以放心了,我这次出来,也并不是因为这个事情!”凤还款步来到我的面前,笑着看了我一眼之后才接着说:“我对这次和亲本来也没有多大的兴趣,打算拒掉呢,结果发现,自己被先一步拒掉了!所以,就想要来到这里看看,这个公子,究竟是怎么样一个有趣的人!”

    说话之间对着我眨巴了一下眼睛:“你现在后悔,或许还来得及哦!”

    我的身体急忙后退了两步,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苦笑了一声之后才接着说道:“还是算了!”

    “咯咯咯!”凤还笑了起来:“戏票你就留着,但凡是我的园子。拿着那张票,就可以来听。”

    说话之间,凤还轻轻地折了一枝梅花下来,然后插在了我的头发上,紧接着噗嗤一笑:“你要是扮上戏装,也绝对是一个绝代名伶!要不要跟着我学戏啊?”

    “别介了!”我的脸没来由的一红。身体再次后退!

    凤还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意,也没有在意我的窘迫,而是转过身来自顾自的欣赏着梅花,紧接着笑了一声之后:“若是你不想要晚上唱戏的话,倒是有一个简单的办法,想不想学呢?”

    我愣了一下,急忙的点头说:“什么办法?”

    “晚上睡觉的时候,不要想我……”凤还冲着我眨巴了一下眼睛。

    我感觉到万分窘迫,去年在这里呆下去的勇气都没有。急忙的说了一声告辞之后,就夺路而逃。

    身后留下一串清脆的娇笑声。那声音清脆悦耳,但是伴随着那笑声,我的脸却是越来越红,好像是熟透了的柿子一样。

    回到道观之中,急忙的打了一盆水,用冷水冰了一下之后,才算是缓和了一些。

    正在我抬起身子的那一瞬间,感觉到身后有人回过头来发现梁晚生和牧慈前辈两个人站在我的身后,笑眯眯的看着我。

    “你们,你们看着我做什么?”我有些尴尬的问。

    “你心虚做什么?”梁晚生有些无语的说道:“我就想要知道,那凤还姑娘什么时候可以康复?明日里能够听戏么?”

    牧慈看了我一眼,然后若有所思的说道:“怕不是得的相思病吧?”

    “你们不要胡说!”我有些无语的说道。

    这个时候,宫叔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乐呵呵的说道:“你们都别再逗他了,这小子的脸皮薄,我虽然瞎了,可是他的话里都偷着脸红的劲儿!哈哈哈!”

    我感觉到彻底的无语了,没有想到宫叔竟然也参与了进来。

    随后宫叔对着我招了招手:“你进来,我有一些话对你说!”

    我点了点头,急忙的跟着宫叔来到了房间里。

    宫叔看了我一眼,略微的顿了一下,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一个信封,然后递给我说:“你师傅来信了!”

    “什么?”我的脸上一喜,急忙的将那信封接了过来,打开逐字逐句的看了过去。

    不过看着看着,我的眉头却是逐渐的皱了起来。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看完之后,我才出了一口气:“宫叔,我要离开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