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镇天命 第两百五十六章:婚

第两百五十六章:婚

作品:《镇天命

    “啥,啥儿…”

    这崂山道士听了萩俪所说,脸色都吓惨白了,“这到底咋回事儿?为什么阴司的人,会突然做出这种惨无人道的杀戮之事来的啊!!”

    “这问题的答案,还是要问你们崂山自己!”

    郴郴不屑的冷哼一声,“若不是你们崂山的掌门高毅,以及联合你们那五大长老弄了一个什么所谓的天枢计划,就是为了控制住阴司的主人阎神,如果不是你们先这么冒犯在先,人家又怎么可能会报复你们!”

    “这,这…”

    崂山道士听了不知说什么好,有些不敢相信这么自己的崂山高层所做的事。

    但不过,现在不管他相不相信,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现在的崂山,已经可以说被灭了门,张三丰所传承下来的一切,就已经没有了。

    萩俪一甩手,便是让身后的天凤山弟子,将这崂山道士给带下去休息养伤。

    “看来,现在的这个局势,不容乐观。已经是这般,阎神为了当年阳间之人进军,一起逼得阴司钟馗,碍于保全阴司之威严,不得已之下,才给杀了阎神所爱着的那个狐妖女子一事,是给发起了报复之心。”

    萩俪淡然说着,像崂山用这种功法,想要控制住阎神之事,都还是一个事小。

    因为在当年,就是崂山先祖张三丰,给封印了的他,现在阎神他出来,拿崂山作为重点开刀之做,也是符合他的一个情理之中!

    “只不过,这阎神的报复心态很大,牵涉到了整个阳间的道门,估计阎神现在重新掌握住了阴司,是想将阳间的所有道门,都给清算一遍…”

    萩俪的这番分析,并不无道理。

    之前我就听阎神有说,当他出来之后,就会展开大规模的报复!

    以他的那种心理,想要做到这些,利用阴司的庞大力量,自然不会是什么难事儿。

    “现在在阎神的指挥之下,已经灭掉了这么多道门,若是照这么下来,我们天凤山的遭遇,可能也会面临阎神的毒手…”

    天凤山副掌门真彩,在一旁轻声道:“不要忘记了,当年我们天凤山的先祖,也是参与了进攻阴司的一份子,杀死了阴司很多的阴将。若照这么看来,以阎神这种报复的心态展开,我们天凤山也在劫难逃…”

    “这点,不用你说我自然清楚。”

    萩俪轻哼了一声,“不管我们天凤山的先祖对阴司做了什么,只看现在的这一切,阎神若是想来进攻我们天凤山,那就让他来便好。我们天凤山有当初阴司建立,第一代阎神所亲手布置下的结界保护,任凭他阎神的力量再强大,也不可能进得来。”

    天凤山的来源,是与阴司刚建立之际,就已经有的一个存在。

    因此,天凤山的防护之上,想要抵挡住阴司的进攻,身为掌门的萩俪很是清楚不已。

    “那…明天的事情,掌门大人可否要推迟一段时间,等避过阴司这个风头…”

    “不用,依旧照常举行。”

    萩俪打断真彩的话,含情脉脉的看着卫冕,“这种事情,我已经错过了一次,这一次无论如何,都不能再错过了。别说是一个阴司,就算是整个天地相压,我都无所畏惧!”

    “好,我明白了…”真彩点了点头。

    “从现在开始,所有天凤山的人,都禁止外出下山,同时也不能让外人进来,一切的行动,都等安全过了明天之后,再来进行定夺。”

    萩俪下达命令,真彩率着其他的天凤山之人,当即就给执行下去。

    “好了,你们也跟着冕,留在这里保证你们的安全,不要乱走就是了。”

    萩俪说完,跟卫冕对视看了一眼儿,卫冕便是跟着她一齐,让旁边走去,告辞离开了我们。卫冕的举动,让我跟郴郴都觉得,有些古怪的感觉,像是对这萩俪有些依赖,很是在乎的样子。

    “哎,我哥他,咋会这样了呢,感觉态度都给变了百八十…”

    郴郴轻声嘀咕着,我苦笑一声,“或许,我师父他的心态,也真是变了很多呢。”

    “只是,阎神这个事情,我们留在这儿真的没有问题么。”

    这个,才是我心中所想,很是在意的一个事情。

    虽说刚才萩俪都已经是说了,阎神的阴司是破不了这天凤山的结界,也就是进不来这里。但我这心里却是有一种忧虑,觉得有些忐忑不安。

    “哎,你这怕个什么呢!”

    郴郴倒是信心十足,“天凤山的防御,在整个玄道门中是出了名的排行第一强大。萩俪她都已经这么说了,能够保证我们就绝对没问题。好好呆着上一段时间,等风头过了之后,咱们再来出去就行了。”

    “这个…好吧。”

    其实我想来,这也是没办法了,除了留在天凤山之外,还真没别的地方可走。

    像崂山这么强的道门,都已经被灭了门,其他地方的道教宗门,就更加不用说情况了。

    现在我们呆在天凤山,有我师父卫冕在,还有郴郴也在,相信应该能够安全。

    但愿,真的能消掉这次的灾难…

    就这样,这么沉默的过去了一天,待在天凤山的时间,虽说有些无聊,但好在也还比较新鲜,至少是一个陌生的环境之下,又还有对我师傅,以及郴郴陪伴,其实倒也还算可以,没有起到什么排斥。

    在萩俪的安排之下,整个天凤山的人,都将我们给当成了贵客对待,礼节很是不错。

    躺在床上的我,回想起这些事情的发展,一直走到了这个地步,还真是足够的复杂。

    一时间,想着想着,我的心绪就给凌乱,甚至有些累…

    不知道,这样的一个日子,还能够过到什么时候。

    但愿,希望能够平安吧…

    然而,事情的突然转变,很是猝不及防,这个意外就在第二天发生了!

    在第二天当我醒来的时候,其实是被郴郴给叫醒来的!

    “快醒醒,要出大事来了!!”

    郴郴脸色匆急忙,让我也是没有了睡意,一下就给坐了起来,“发生了什么,到底怎么了郴郴!?”

    “你师父他,他今天就要娶天凤山的掌门了!!”

    郴郴说来,让我人瞬间一颤,好像如梦境都没有醒来似的,“啥,你说个什么意思?!你说我师父怎么,要娶人?!”

    “是啊,就是要娶人!”

    郴郴又是急匆匆的说着,跟吃了火药似的,“这就是如此,那个天凤山的副掌门真彩,在昨天所说的事情,要她手下去外面采购红品之事,原来这个目的,就是在今天看来,是要举办跟我哥结婚的事情婚宜!!我算是明白了哈,我哥他之所以留在这天凤山,其实是早就知晓了要跟萩俪结婚!!”

    “我去,这这这…”

    我反应过来也是一怔,心里涌动不已,这还真是一个大事啊!!

    我师父结婚,这这这…

    昨天都没有说的,今天就已经这样了,这明显就是师父他故意有所隐瞒,故意没有提前告诉我们,所以才会这样的!

    “这可真是见鬼了,我哥他怎么可以这样,什么都不说下来,今天就成了这样!”

    郴郴将我给拉起床来,“走,跟我现在就去找我哥,我要找他要个说法!真是搞什么啊真是,一下就给这样了,真是太没有让人准备了!”

    的确,卫冕的这个事情,让我们真没想到,来得太过直接了。

    当推开门的瞬间,我这目光所看来,全都是一片大喜至极的气氛!

    大红的灯笼高高挂,喜事的横幅贴得笔直,红帘布迎风飘荡。

    此外,这所有看到的天凤山,无论到是在一个什么的地位的人,在今天全都穿得喜气洋洋,一副比过年还要热闹的气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