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最强妖孽学生 第七百三十二章 胡厥王

第七百三十二章 胡厥王

作品:《最强妖孽学生

    “陛下……扬州王的情况,比想象中的要严重得多……”

    卫青站在冰棺旁边,对汉武帝叹息道。

    “有多严重?”汉武帝此时不苟言笑,比上朝时还要威严肃穆,很显然,刘珏在他心中,地位相当重要。

    卫青解释道:“本来以扬州王的修为,连先天期都不到,‘招魂’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但我们发现,扬州王的魂魄极其独立而强大,而是一个很反常的现象,以目前那些苗疆巫师的水准,扬州王的魂魄……他们无法唤回来。”

    冰棺右侧,站着数十名苗疆最顶尖的大巫师,手中拿着全木拐杖,前方摆着祭品,头上戴着面具,正日夜不歇的在为刘珏进行着唤魂仪式。

    若换成修真者的修为,他们个个都是仙圣级别的,全都是很厉害的巫师。

    人死,是不能复生的,这是定理。

    但……

    大世界的死和小世界的死,定义是不同的。

    小世界的人,其死亡标准,简单来说是停止了一切生理运转。

    但大世界不同,大世界的人死,其魂魄不一定消散,只要能唤回魂魄,便不算是死,就能够复生。

    最典型的例子,便是王崇和林暮雪。

    若是以小世界的标准来看,他们俩加起来不知“死”了多少次了,但他们佩戴着雌雄双戒,此对戒指拥有“留魂存魄”之功效,所以他们能够一次又一次的活过来。

    本来刘珏的和田青纹佩,也有留魂存魄之功效,但她的死,就是因为将和田青纹佩强行从锁骨间挖出,极其痛苦,魂魄也不知飘散到了何处,没有容器来给魂魄留存,倘若魂飞魄散,那刘珏就是真的死了,来谁都救不了。

    汉武帝轻轻抚着着透明的玛瑙冰棺盖,看着身着白衣,面容白皙剔透的刘珏,他轻声问道:“如果连那些大巫师都不能唤回刘珏的魂魄,还有谁能唤回?”

    “这个……”卫青的表情一下子就纠结了起来。

    “仲卿,你何时在朕面前变得这般拘谨了?”汉武帝转过头,目光微眯地看着卫青,有些不满地说道。

    卫青叹了一口气,说道:“陛下,扬州王的魂魄实在太过强大,目前最顶尖的巫师,也下不了保证,犬子对扬州王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微臣实在甚是愧疚不安。”

    “仲卿,你若是再一昧的自责,朕……会很难受。”汉武帝皱眉说道。

    “臣知!臣惶恐!”卫青恭敬地弯腰作揖道。

    卫青是汉武帝最亲近的大臣,但他对汉武帝,从来都是抱着敬仰和尊敬的态度,从来不会因为自恃得宠而得意忘形到与汉武帝交心论友的地步。

    这也是汉武帝器重卫青的一点,他不骄不躁,谦逊能臣,深得他喜爱。

    “刘珏的魂魄……居然连这些大巫师都束手无策……”

    汉武帝仰起头,深然的叹了一口气。

    唤魂就相当于钓鱼。

    若是钓一条小鱼,放竿收线,便能轻松将鱼拉上来。

    而刘珏的魂魄,是一条大鱼。

    即便它咬饵,光凭这些巫师的力量,是没有力气将刘珏拉上岸的。

    汉武帝听罢,微微点了点头,走到了那群巫师面前,问道:“朕问你们,你们还需要多久,才能唤回刘珏的魂魄?”

    一名领头大巫师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佝偻着身躯,慢慢走到了汉武帝面前,将脸上的面具取下,露出了一张精瘦苍老的面容,敬畏地说道:“皇帝,最迟……也要一年。”

    “一年?若真能等得了一年,朕请你们来又有何用?朕不如自己亲自动手?!”汉武帝神色微愠道。

    “扑通!”

    那名大巫师连忙跪了下去,生怕惹怒了汉武帝,连忙赔罪道:“我们……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原本有一名汉人巫师,曾于百年前偷走了我们苗疆残本古籍,他对唤魂很有了解,若他出手,能有办法救回扬州王。”

    汉武帝又问道:“汉人巫师?是谁?”

    “闲散道人,张空乘……他已经死了,死在昆山之上,或者说也许是死在了扬州王的手上,已经没有人拥有强大的唤魂术了。”那大巫师将头埋得更低了。

    “这都是天意……”

    汉武帝听罢,仰头叹了一口气。

    “高祖有韩信陈平萧何三大将,朕有你,李广,还有刘珏。可为何偏偏要天妒英才,让她如此草率的离朕而去?!”汉武帝痛心地说道。

    卫青连忙说道:“陛下,会有办法的,只有得知扬州王的魂魄还在,就一定有办法能让扬州王复生!”

    汉武帝将头低下,双手负在身后,朝着冰窖宫的外面走去。

    “仲卿,你随我一起。”

    “是!”

    汉武帝一边上着台阶,一边对卫青问道:“卫仲卿,此次我大汉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你是如何看待朕的不作为的?”

    卫青心神一凛——

    终于……陛下终于要对他谈论战事了!

    这么些时日以来,卫青其实同那些文官一样着急,他想带兵打仗,想将胡厥人驱逐出大汉境内,但汉武帝却一直严令禁止反击,将所有大将都调回了长安,置那些黎民百姓于不顾,导致大汉乱成一锅粥,已经完全不得民心了。

    但卫青与那些文官不同的是,他相信汉武帝的能力。

    尤其是当日在大牢之中,刘珏对他说出的那些分析,更让他笃定了陛下一定留有杀手锏!

    只是……

    这杀手锏,连身为汉武帝最亲近权臣的他也不知,汉武帝还没有与他讨论过哪怕一次战事。

    “陛下,我是这样看待的。陛下最注重边疆危患,此次陛下的防守政策,并非是不作为,而是有大作为!臣猜想……陛下是想引蛇出洞,然后聚集能量,将那三个国家一网打尽!”卫青说道。

    这几乎是那日牢中刘珏的原话,不过被他缩减了,大概意思就是这样。

    汉武帝哈哈一笑,说道:“还是卫仲卿懂朕!只是……卫仲卿也应该知道咱们大汉目前的军力,驻扎在长安城外的大军,仅仅不到二十万人,而其他地区……差不多都被攻陷,已无兵力可用。这泱泱大汉沦落至此,仲卿觉得朕还有什么后手呢?”

    “这个……”

    这的确也是卫青顾虑的点,他担任大司马一职,也就是相当于小世界的海陆空三军总司令,所有兵权他了如指掌。以目前大汉的兵力来看……与那三个国家简直就不能比,弱得可怕!只是那三个国家不知道大汉的具体兵力,否则……恐怕异魔都也不会畏手畏脚的驻扎在汉中,直接就会攻过来了!

    “看来,仲卿刚才说的话,并非是仲卿所想,你考虑得根本不深,是刘珏告诉你的吧?”汉武帝笑了笑,说道。

    “陛下料事如神……的确是扬州王告知臣的。”卫青汗颜道。

    “唉,天下最懂朕之人,莫过于扬州王了。”

    好不容易才将话题转移到另一边,一提到刘珏,汉武帝又神伤了起来。

    “陛下……”卫青也跟着叹了一口气。

    汉武帝随后神色一冷,霸气的说道:“卫仲卿放心!朕还没有到反击的时候……一旦到了,朕会一笔账一笔账的和他们清算!胡厥,异魔都,万妖殿,一个都跑不了!乌卓,吕战,南兴……此等堪堪之辈,若与朕平起平坐,是对朕的侮辱!”

    “陛下……英明!”

    汉武帝说出这番话,卫青心中激动不已!汉武帝的能力,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

    他言出必行,说到做到!

    ……

    一个月过去了。

    “胡厥的大军,究竟什么时候才会攻到长安?”

    吕战站在了汉中郊外,百思不得其解地说道。

    胡厥大军一个月前就大破雁门关,加上大汉的不防守,突破到长安就是长驱直入,最多一个星期的时间就可以攻到长安。

    可如今……

    一个月过去了,胡厥大军还没有来。

    先锋军不到,他还是不敢先去长安与大汉军队正面硬刚。

    “难不成……这胡厥的军队,也在等我和万妖殿出手?”吕战在心里揣测着。

    ……

    胡厥,百万骑手大军……

    “妈……你要我找的汉人,到底在哪?”

    一名骑着通体纯白如雪的骏马,左耳上长着一颗黑痣,容貌英俊且带着不符合年龄沧桑的年轻人,在胡厥大军中央,目视着前方的大汉领土,万分感慨。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