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最强妖孽学生 第六百六十章 你别乱说话!

第六百六十章 你别乱说话!

作品:《最强妖孽学生

    王崇一看这罪魁祸首居然还敢过来,心中更是气急,一瞬间就来了主意,在此时对江慕李说道:“江宫主!恕我直言,在下今日早上起来尿尿倒夜壶的时候,看见这刘珏正逼迫一名我玉仑宫的小师妹服侍他,帮他拿外面的裤子,我怀疑这刘珏色迷心窍,强掳我玉仑宫师妹,用心险恶,此人不可留在我玉仑宫!”

    王崇此番话语一出,便成功将众人的注意力从江舒舒身上转到了别处去。

    王崇没在江舒舒脚踝上看到胎记,说明那个仙子师妹不是她,王崇在此时小声对她说道:“江舒舒师妹,多有得罪了,待会你便清楚了,我不是有意冒犯你的,你先回人群中去。”

    江舒舒点了点头,王崇倒也只是掀开了她裙子一小角,也算不上有多出格,加上她对王崇也有崇拜心理,自然不当回事,红着脸点了点头后,说道:“我相信王崇师兄,我先退啦。”

    “嗯。”

    而江慕李听后王崇之前的言辞后,蹙起了眉头,说道:“在此番的昆山之战中,刘珏之前虽与我玉仑宫对立,但她却是救你的关键性人物,没有她,也许我玉仑宫已经覆灭了,她对我们有大恩,再加上她身份尊贵,若是她看中我宫里的弟子,她能允诺好生对待,也未尝不是一件佳话。”

    王崇哪里不明白这个道理,若是他真觉得刘珏是个威胁,早就把他除掉了,怎还会在这里和他逞口舌之快?

    王崇说道:“江宫主,一码归一码,他是强迫!他这种品德败坏的行为,是我所不耻,哪有强迫我宫中师妹服侍他的道理?他既然是亲王,应当回自己的属地才是,怎可赖在我玉仑宫?”

    王崇用出了“强迫”二字,而且只用了一个模棱两可的“服侍”,就不必担心那位师妹会有什么名誉上的危机了,可谓是一举两得。

    刘珏在此时轻摇羽扇,面上带笑,不急不慢地说道:“王崇,你是哪只眼睛看到我强迫你玉仑宫的师妹了?另外……你也不必用这种往我身上泼脏水的办法来驱赶我,我休息好了,自然会离开。”

    王崇冷哼一声,说道:“泼脏水?有本事你让那个师妹出来与我对峙对峙,我亲自来问问她,你敢吗?!”

    王崇想在那师妹的真容,气质如此出众的仙子师妹,雅心怎会没印象而且错认成江舒舒?

    刘珏摇了摇头,说道:“这不是敢不敢的问题,我没有让任何玉仑宫弟子来服侍我,你这是无中生有,哪来的师妹?我如何帮你喊出来?”

    林暮雪此时蹙眉看了王崇一眼,刘珏的住处,是她亲自安排的,连杨上贤都是在另外的房间,绝对没有人知道刘珏房间的位置,更不可能有玉仑宫弟子服侍她,因为刘珏在住在玉仑宫时还特地向她叮嘱,不要让任何人去打扰她。

    而听王崇现在的言辞……

    难不成,王崇看到的人是……

    林暮雪心中起疑,但没有出声,静静地看着场上的局势。

    王崇冷笑了一声,说道:“你还狡辩?若是我找出那个玉仑宫师妹了,你怎么办?”

    刘珏大方地说道:“若是你找出那个师妹了,我随便你如何办。”

    王崇说道:“好!我若是将她找出,你不仅要马上离开玉仑宫,而且……你要在徐子嫣和林暮雪之间选出一名掌门接班人,如何?”

    “什么?掌门接班人?哦……我明白了。”

    刘珏常年浮沉在官场与战场之间,所观之眼界自然不是王崇可比,几乎在一瞬间就想通了其中的利害关系。

    在这个百废待兴,人才缺失的时候选择一个新掌门,是想给未来的玉仑宫带来新的格局,已然天时地利人和,是一个英明的决定,只是……这江慕李倒也舍得放权。

    “好,我答应你,若是找不出,你该怎么办?”刘珏自信满满,笑着对王崇问道。

    “找不出我给你道歉便是了!你还想怎么办?”王崇理直气壮地说道。

    “磕三个响头。”刘珏淡淡地说道。

    “好!磕三个响头就三个响头!”王崇无所谓地说道。

    反正王崇胜券在握,他可不怕刘珏提什么条件,他有重要信息在手,还怕找不出那仙子师妹?

    刘珏却也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在此时哈哈一笑,说道:“看来在两军之前你让我受的辱,马上便能让我一洗雪耻了。”

    王崇听罢,再也不和这刘珏废话了,认真地说道:“刚才,我之所以作出翻江舒舒师妹裙袂的不妥动作,是因为我今早看到那名师妹的右脚脚踝处有一个褐色胎记!我想知道江舒舒师妹是不是那名弟子,所以才作出此番举动。现在,只要大家配合我,看看周边的女弟子右脚脚踝上有无褐色胎记,人便找出来了!”

    王崇此话一出,全场便小声议论了起来,大家都把裙子拉上来了一点,相互看着周围的师姐师妹右脚脚踝上有无胎记,一时间,整个玉仑宫内都变得吵吵闹闹的了。

    江慕李看着也是一阵头疼,好端端的一次新掌门票选大会,被王崇弄得都严肃不起来了。

    不过……

    他这个提议还是很有吸引力,让刘珏这样的人物来选新掌门……她或许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而刘珏听到王崇的这句话后,脸上忽然浮现出了一丝不自然的神色,右腿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小步。

    她的动作被王崇看在眼里,王崇在此时出言讥讽道:“怎么?慌了?不继续吹牛了?”

    一想到待会就能找出师妹,顺便让这刘珏滚蛋,还能让她帮忙选出掌门接班人,真是一举三得,一次性解决掉了自己当下的所有烦恼,老子简直不要太聪明了。

    而刘珏脸色在短暂的变了变后,又迅速恢复了过来,对王崇说道:“你若是真能把人找出来,那我决不食言。”

    王崇咧嘴一笑,不急不慢地环顾着四周,等待着好消息的传来。

    但……

    十分钟过去了……

    “那位师妹,可以出来了吗?”

    王崇见竟然没有人主动站出来,感到十分奇怪。

    许多玉仑宫弟子已经重新整理好裙袂,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这几千人当中,没有一个人的右脚脚踝是有褐色胎记的。

    “王崇师弟!我们没人右脚上有胎记!”

    “是啊,王崇师兄,大家都检查过了。”

    “没人有!”

    王崇见到这样的反馈,立即瞪大了眼睛,说道:“怎么可能?!难不成我今天早上活见鬼了?”

    江慕李在此时说道:“王崇,我的弟子当中,入门之时都会检查身体机能情况,我的印象中也没人的右脚脚踝有褐色胎记。”

    王崇顿觉头皮发麻,看着刘珏脸上若有若无,似乎带着嘲弄的笑容,他气不打一处来,走到了刘珏面前,伸手提起了她的衣领,说道:“你是不是把人藏起来了?!快把师妹交出来!否则我不放过你!你别想赖账!定还有人没有露出脚踝!没有被检查到!”

    杨上贤此时在刘珏身后说道:“王崇兄弟,愿赌服输,你这样……是不是有些不讲理了?怎可不死心到如此地步?是不是还有在下的脚踝没看?”

    说着,杨上贤笑嘻嘻的拉开了自己的右脚裤腿,上面黝黑黝黑的,什么也没有,明显是在嘲讽王崇。

    王崇脸上的表情一阵惊疑不定,逐渐松开了抓在刘珏衣领上的手,站在原地有些摸不着头脑。

    难不成,自己早上看到是幻觉?!怎么可能呢,自己印象如此深刻,那仙子般的师妹,自己绝不会看错,难道还会人间蒸发?

    杨上贤见王崇已经带了一丝慌乱之色,在此时又露出了一丝好笑的神色,煽风点火道:“殿下,你把你的脚踝也给王崇看看呗,免得他说咱们赖账。”

    刘珏在此时瞪大眼睛,猛地回过头,对杨上贤说道:“你别乱说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