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诡秘之主 第一百六十六章 考查

第一百六十六章 考查

作品:《诡秘之主

    地底吹来的风带着瘆人的凉意,克莱恩精神紧绷之中又有了几分解脱的感觉。

    终于来了

    只要过了这一关,至少半年内,我都不需要担心类似的事情了

    一旦晋升序列8,成为所谓的“小丑”,我就能拥有真正的实战能力,加上占卜的辅助,“阳炎符咒”的保底,即使遇上较大的危险,也有不小的希望扛过

    为了等待圣堂的考查,我连“正义”小姐存入不记名账户的300镑都没有取出,免得被“审计”出经济问题,被定罪为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就在克莱恩各种想法难以遏制地闪现时,邓恩史密斯理了下衬衣领口,嗓音低沉地说道

    “负责这次考查的是值夜者九位高级执事之一的克雷斯泰塞西玛,圣堂对你很重视。”

    “高级执事”克莱恩愕然脱口。

    十三位大主教和九位高级执事就是通常意义上的教会高层了,据说其中不乏高序列的强者

    这二十二位先生和女士在地位层面是完全平等的,只遵循黑夜女神的神谕,只对教宗负责。

    邓恩吸了口地底的凉风,轻轻颔首道

    “是的,一位高级执事,不过你不用紧张,克雷斯泰只有序列5,还没有踏入半神半人的层次,不需要太害怕和畏惧。”

    “嗯,他在整个超凡世界的称号是女神之剑,因为得到了一件圣物的承认,战斗力不会比刚晋升的序列4差。”

    “我刚才已经和他聊过了,他的态度很和善。”

    队长的潜台词是,他只说了该说的,没说不该说的,让我不用紧张,按照预定的计划来克莱恩若有所思地点头问道“我该去哪里见这位高级执事”

    “调配药水的炼金室。”邓恩简单直接地回答道,脸上旋即闪过了一丝黯然。

    调配药水的炼金室就是老尼尔调配“占卜家”魔药的那个实验室克莱恩缓缓吐了口气,返回值夜者娱乐室,从衣帽架上取下了自己的外套。

    他穿上那件黑色薄风衣,双手插入口袋,沿着蜿蜒深入地底的楼梯一阶阶往下,并于十字路口左拐。

    很快,克莱恩看见了一盏盏典雅煤气灯照耀下的暗门,看见里面的一张张长条桌被移了开来,空出中央部分。

    那里摆放着两张古典高背椅,它们相对而立,隔了不到一米。

    朝向门口的那张此时正坐着一位穿黑色风衣白色衬衫的三十来岁男士。

    他金棕色的头发剃得很短,墨绿色的眼眸仿佛半夜无月的湖泊,衬衫和风衣的领口高高竖着,将整个下巴藏在了阴影里。

    “你好,塞西玛阁下。”克莱恩弯腰行了一礼。

    克雷斯泰塞西玛右腿架在左腿之上,悠闲地后靠住椅背,微微一笑道

    “你好,克莱恩,你可以坐到那里。”

    他指了指对面的高背椅。

    在他的脚边,放着一个银白金属铸就的手提箱,大小长宽类似于小提琴的琴盒。

    这能装下一把不算太长的剑克莱恩上前几步,坐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上。

    克雷斯泰屈起右手食指,抵住自己的鼻孔,沉吟了几秒道

    “我打算先测试你掌握魔药的程度,没有问题吧”

    “没有。”克莱恩信心十足地摇头。

    “非常自信。”克雷斯泰笑了一声,然后保持着刚才的姿态,就那样静静地注视对面。

    克莱恩忽然感觉周围的煤气灯光芒消失了,被浓郁的黑暗吞噬了。

    他一下变得非常疲惫,就像来到了生理钟标记的睡眠时间。

    但是,他的精神又高度紧绷,难以放松,和往常遭遇过的太累导致无法安然入睡的状况一样。

    安静的“夜”弥漫于四周,克莱恩听见了自来水龙头没有拧紧的滴答滴答声音,听见了黑荆棘安保公司内说话的声音,听见了风吹过楼梯口的动静。

    除此之外,他没看见任何不该看见的事物,没听到任何不该听到的声音。

    “非常好。”克雷斯泰磁性的嗓音驱散了黑暗,让炼金室内外的煤气灯光芒都重新呈现于克莱恩的眼中。

    克莱恩霍然从浓厚的疲惫里解脱,恢复了刚才的精神奕奕。

    不知不觉就影响到了我这就是序列5的水准这就是高级执事的恐怖他略显后怕地回忆着刚才的事情。

    克雷斯泰塞西玛双手交握着放到膝盖上,整个人往下缩了一点,使嘴唇都被高高竖着的领口挡住

    “你通过了测试,你对魔药的掌握达到了优秀水准以上的程度。”

    “接下来,我要观察你的身心灵是否存在隐患,是否被魔药残余的精神不知不觉改变了性格,留下了问题。”

    “你有三分钟的时间调整自己的状态。”

    克莱恩当即颔首道

    “好的。”

    他暗自吸了口气,让自身缓缓进入冥想状态,摒除掉了各种不好的念头。

    克雷斯泰没再开口,从黑色风衣内侧掏出了一块银色怀表,啪地按开。

    然后,他专注地看着秒针哒哒哒走动。

    三分钟之后,克雷斯泰啪嗒一声合拢怀表,语带笑意地说道

    “我开始吟唱了。”

    吟唱克莱恩露出疑惑的表情。

    不等他说话,克雷斯泰哼起了悠扬的旋律。

    这旋律回荡在炼金室内,逐渐失去了协调,不再符合音调。

    吱呀刺克莱恩仿佛听见了指甲划过黑板的声音,听见了塑料泡沫摩擦发出的声音,听见了电钻笃笃笃的声音,听见了各种各样让他抓狂的噪音。

    这噪音越来越多,越来越混乱,使他的心里油然生出想要发泄想要破坏的暴戾欲望。

    但是,经常接受疯狂呓语和可怕嘶喊考验的克莱恩很快就抑制住了种种冲动。

    他也适当地表现出了些许焦躁,些许紧绷,些许烦乱和些许不安。

    太完美的状态反而是问题

    不知什么时候,克雷斯泰塞西玛停止了吟唱,炼金室内的噪音随之消失,地底的安宁与寂静重又涌了进来。

    安静真好克莱恩发自内心地感叹了一句。

    “很好,非常好,你的身心灵都不存在隐患,当然,你想打我一顿,想塞住我的嘴巴,都属于正常的反应。”克雷斯泰的嘴唇被高高竖着的领子挡住,让人只能从他的语调判断他的情绪。

    “不,我不敢。”克莱恩老实承认道。

    克雷斯泰笑了一声道

    “祝贺你,通过了所有测试,接下来是问答环节。”

    他墨绿色的眼眸突然变得更加深沉,目光幽邃得似乎能看穿肉体,看到灵魂。

    “您请问。”克莱恩挺直腰背道。

    克雷斯泰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不变,状似随意地问道

    “你说是占卜俱乐部的经历让你快速掌握了魔药”

    “是的。”克莱恩非常坦然地回答,但没有去做更多的描述。

    克雷斯泰微微点头道

    “你说这是从窥秘人格言和戴莉的事例里得到的灵感”

    “嗯。”克莱恩先做肯定,接着话锋一转,详细解释道,“我从一位窥秘人队友那里知道,凡是遵守格言的窥秘人,失控的概率都远低于正常值,之后,我听到了戴莉女士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她说她要做真正的通灵者,而她是两年内晋升序列7的天才。”

    “结合这两面的情况,我觉得我可以尝试一下,去做一个真正的占卜家,并总结提炼占卜家守则,嗯,尝试的效果比我预想得好很多,我很快掌握住了魔药,塞西玛阁下,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类似的体验,当真正掌握魔药的时候,会出现特别的、奇妙的感受”克莱恩描述着自己的体验,模糊不够清晰地阐述着“扮演法”。

    换做上辈子,在如此强大的值夜者面前说这么多半真半假的话语,他肯定会紧张,会脸红,但自穿越到这个世界,他撒了太多太多的谎,早就习惯了类似的事情,发挥得毫无瑕疵。

    克雷斯泰墨绿色眼眸内的深沉消失,目光恢复了原本的模样,轻笑一声道

    “放心,这不是幻觉。”

    从他的回答里,克莱恩并未察觉到怀疑与审视,心中悄然放松了一些。

    “邓恩证实了你的经历,我想你确实是一位逻辑清晰直觉敏锐的天才。”克雷斯泰赞美了一句,转而问道,“你是否有分享这些经验给你的队友”

    “当然。”克莱恩坦然承认道,“我希望能帮助他们降低失控的概率,我们是队友,是要共同面对危险的同伴,我想不到任何理由隐瞒,也基于这个原因,我没有告诉文职人员。”

    克雷斯泰放下右腿,坐直身体,让较薄的嘴唇从竖直领口的阴影里显露了出来。

    他嘴角上翘道

    “虽然你加入值夜者队伍还不到两个月,但我想你对同伴的认识要比很多人都强。”

    “嗯,我打算和你分享一些经验,但根据圣堂的规定,你必须向女神发誓,不能将我们谈话的内容告诉不知道这些事情的人。”

    “没有问题吧”

    通过考查了克莱恩心中一喜,毫不犹豫地点头

    “没有问题”

    虽然我因此不能再直接教导别人“扮演法”,但还可以通过“正义”小姐和“倒吊人”先生他们间接去做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