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血兵皇第118章 摧枯拉朽

第118章 摧枯拉朽

作品:《龙血兵皇

    “吼!”

    这一刻,叶君抬起头,对着天空发出一声怒吼,一个虚影从叶君的身后几乎瞬间浮现出来,它同样抬着头,对着天空张大了嘴巴。

    怒吼声响天彻地,一股股无形的风丝从叶君的周围激荡开来。

    以叶君为中心,风丝滑过之处,花草树木,甚至连地上的石头,都被切割成了不足一立方毫米的小碎片。

    “oh,mygod!”

    高个子吓得愣在当场。

    在他的眼睛里看到的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巨兽。

    那是一头拥有着两只角的巨兽,和普通的野兽不同的是,这只瑞兽的耳朵刚刚翘起,比额头上的两只角还要高上几分,而在耳朵下面还有两撮毛发,朝着两边翘起。

    耳朵和这两撮毛发形成一个‘八’字形,两只角长在中间朝着外面翘出来。

    他还没有来得及仔细看清楚,这到底是什么玩意,一股无形的风丝突然袭来,紧接着,他瞪圆了眼睛,长大了嘴巴,眼睛几乎瞬间失去了光彩。

    “给老子去死!”

    叶君单手把持着神锋,整个人化成了一束青色的光芒,从高个子的身体中间直接穿透而过。

    等到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出现在陆展博的尸体旁边了,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在他的额头上,有一个类似狮子的图案。

    叶君甩了一下手里的神锋,哽咽着说道:“风可以有形,也可以无形!”

    “嘭!”

    言罢,高个子的身体瞬间炸裂开来,无数碎片溅射,连一块完整的骨头都没有留下。

    “对不起,兄弟!”

    叶君双膝一弯,噗通一声跪到了陆展博的身边,“我明明已经想到了你有可能冲上来,我明明已经想到了……可是……可是我他妈地为什么不留点信号警告你?为什么!”

    额头上的图案渐渐消失,宛如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而叶君的身体也终于不堪重负。

    他扑倒在了陆展博身前,倔强地抬起手,将陆展博睁开的双眼缓缓抹下,“长脖子,我有罪……”

    伴随着右手无力地垂下,叶君也终于双眼一黑,晕了过去。

    ……

    等到叶君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第四军分区的医院里面了,全身上下绑满了绑带。

    叶君尝试着翻起身来,全身上下到处都痛。

    “诶,英雄!你还不能随便乱动!”

    一个穿着军装,胳膊上贴着‘红十字架’的医务兵急忙跑过来,将好不容易撑起来的叶君给扶到了床上躺好,“你的伤口还没有痊愈,现在起来,很容易让伤口裂开。”

    “长脖子、乌鸦呢?”叶君躺在床上,喃喃地问道。

    医务兵站直了身体,“长脖子是谁?”

    叶君急忙说道:“陆展博。”

    “乌鸦的话,他和你一样身受重伤,刚送来的时候,比你伤得要轻一些,只不过他的身体愈合速度没你快,现在应该还躺在床上没有醒来呢。”

    医务兵也算是救人无数了,可是,他从来没有见过叶君和乌鸦这样的怪胎。

    这两人送来的时候,都身受重伤,如果是普通人恐怕早就死了,可这两人却还活着!意志力,还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

    记得曾经他听过这么一个故事,故事中一个母亲带着自己的孩子出国留学,在船上削苹果的时候,她不小心将水果刀插进了自己的身体里,直接穿透了心脏,可她清楚,自己的孩子还没有送到目的地,她还不能死。

    所以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她每天照常给自己的儿子削苹果、铺床、买饭吃,就跟没事人一样,等到儿子下船后,这才死在了回去的路上。

    本以为这只是一个故事里面才会有的桥段,没想到现实生活中,他真的遇到了!

    “没生命危险吧?”叶君关切地问道。

    “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不过他的身上有多枪伤,想要全部恢复的话,还需要至少两个月时间。”医务兵如实地说道。

    叶君点了点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陆展博,陆展博呢?”

    “陆首长,陆首长他……”

    医务兵欲言又止,最后索性说道:“你专心养病吧!”

    “我问你陆展博现在怎么样了!”

    叶君直接翻身坐了起来,对着医务兵大声吼道。

    医务兵咬了咬牙,这才说道:“陆首长他被人一刀封喉,已经牺牲了,现在应该已经快要下葬了。”

    听到这个,叶君不觉湿了眼眶。

    他轻咬着嘴唇,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不行,我要去见他。”

    一把掀开被子后,叶君试着下床。

    医务兵急忙过去按住叶君,“不行,您还不能下床。”

    “你给我松开!”叶君用力推开医务兵,嘶吼道:“你知道他是我什么人吗?他是我兄弟,一起扛过枪,一起为对方挡过子弹的兄弟,你懂吗?”

    “好吧!”

    医务兵咬了咬牙,这才说道:“那我扶你去。”

    “不用你扶,你要是真的想帮我,能帮我找一套常服过来吗?”叶君一脸哀求之色。

    医务兵犹豫了一下,说道:“好,您稍等。”

    他很快就为叶君找来了一套常服,叶君努力穿好常服后,这才踉跄着走出门。

    没想到刚出门,就听到一个医务室里面传来了一声巨响。

    他微微转过头,透过门上的玻璃看了看里面,这才看到里面有好几个医务兵,正在尝试将一个全身上下包裹着绷带的人给扶到床上。

    只不过那个像极了木乃伊的人不肯,拼命地将周围的医务兵给推开。

    看到这一幕后,叶君推门而入,大声吼道:“放开他!”

    医务兵们都看过来。

    “我说放开他!”

    叶君重复了一次,等到所有医务兵松开了乌鸦后,他这才走过去,将乌鸦从地上扶起来,把乌鸦的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我们一起去!”

    “常……常服!”乌鸦有些口齿不清地说道。

    叶君点了点头,“去帮忙找一套常服过来,替他换上。”

    “好的,英雄。”一个医务兵应了一声后,很快就给乌鸦也找了一套常服过来换上。

    叶君这才架着乌鸦,朝烈士墓那边走去。

    今天的天气不怎么好,小雨绵绵,平坦的泊油路被雨水洗涮得一尘不染。

    叶君带着乌鸦赶到烈士墓园的时候才发现,这里有至少一个团的兵力,一个个士兵穿着整齐划一的常服傲立在雨地里。

    雨水从他们的帽檐滑落而下,他们保持着军姿,一动不动。

    “走!”

    叶君带着乌鸦穿过了整齐的队列,走到了最前面。

    在一块墓前,有两排肩膀上至少是两毛一的将领,他们整齐而立,一个穿着常服的女子正跪在雨地里面泣不成声,“你个负心汉,你怎么能这么走了……你让我和宝宝怎么办?你让我和宝宝以后怎么办,我恨你,我恨你!”

    她对着一座修建好的坟墓,哭得撕心裂肺。

    这时,一个肩膀上扛着一穗二星的中将满含泪水地向前,试图将地上的女子给扶起来。

    但女子拼命地挣脱开了以后,直接冲过去,抱住了陆展博的墓碑,“我不走,我不走!我要和展博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全体都有!”

    中将猛地转过身,对着这边的所有将士,饱含泪水地大声吼道:“立正!”

    这一刻,乌鸦急忙将手从叶君的肩膀上拿下来,咬紧牙关,努力做出了一个标准的立正姿势,而叶君也一样。

    “脱帽!”中将大声吼完之后,几乎所有将士,全部将头上的帽子给取下来,左手稳稳地端好。

    绵绵细雨依旧源源不断地下着,中将几乎是用尽身体所有力气,大吼一声道:“向烈士……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