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血兵皇 第848章 圈套

第848章 圈套

作品:《龙血兵皇

    不知为何,叶君总觉得有些古怪。

    然而,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也不好再停下。再加上他确实想要尽快抓到那黑影,查明其真实身份,是以他还是义无反顾地向罗盘之中,注入了自己的真元。

    嗡!

    下一刻,那罗盘陡然间猛的震动起来,发出一阵嗡鸣之声。

    还没得叶君反应过来,只见其上忽然射出一道明亮光柱,瞬间便将他笼罩。

    “什么情况?”

    叶君一下愣住了,有些反应不过来。

    然而,那崔子言却是陡然色变,同时又像是早就做足了准备一般,一下子抽出剑来,剑尖直指叶君。

    “果然是你!”

    崔子言厉声喝道。

    叶君面色一沉,冷冷开口,“崔兄这是何意?你要动用那罗盘,本座便配合与你,浪费了这么久的时间,一无所获也就罢了,何故要将剑锋对准本座?莫不是你武陵剑宗势大,便可以仗势压人了?”

    崔子言冷着脸摇了摇头,忽然摆了摆手,将自己身后的那几个师弟都喝退。

    “离远一点,没有我的命令不要过来。”

    那几名师弟脸上虽然也有疑惑之色,但是却对大师兄的命令言听计从,崔子言话音刚落,他们便立刻四散而去。

    见到这一幕,叶君脸上的表情,更加冷峻了几分。

    “追命道友,事到如今了,你还要和在下装蒜么?”

    崔子言紧紧注视着叶君的目光,一句一顿道,“我武陵剑宗那五名弟子,是不是你杀的?”

    叶君闻言,心中一震,却是面色不变,哂笑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崔子言,你究竟想要如何?”

    “这不是欲加之罪,我有确确实实的证据。”

    崔子言指着面前的罗盘,淡淡道,“我刚才确实施展了搜寻法术,但是寻找的却并不是那魔头,而是我死去的师弟的遗物。追命道友,我这么说,你可明白了?”

    “遗物?”

    叶君瞬间反应了过来,那家伙的储物指环,可不就正套在自己的手指上呢么?

    “好一个心机深沉的家伙,我居然不知不觉被套了进去……”

    叶君目光闪烁,脸上的表情确实严肃了起来。

    他身上原本已经平息的气势,再度缓缓拔声,强劲的真元在体内呼啸着,金丹飞速旋转,放射出无穷金光。

    庞大的神魂之力下沉,这一次,那属于元神境界独有的威压,完完全全地释放开来。

    再加上五禽烙印的增幅,此时此刻,叶君的气息,可以说是稳稳当当地压了崔子言一头。

    崔子言面色凝重,但是却并无任何慌乱之色,显然是还有其他的底牌。

    “追命,我武陵剑宗五位弟子,是不是你杀的!”

    他沉声开口,又再度问了一遍!

    虽然已经被人拆穿了谎言,但是此刻叶君的脸上却并无任何惭愧亦或是心虚之色,那五个家伙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就算是再来一次,他也仍旧会这样做。

    “便纵是我杀的,你又如何?”

    他淡淡开口道,领域倏忽间舒展开来,无数虚幻气流纵横交错,凝聚成数十根锋锐难当的枪魂。

    气势,在这一刻,陡然变得激烈起来!

    崔子言瞳孔微微一缩,呼吸不由得急促了几分。

    作为武陵剑宗的首徒,他虽然向来背负天才之名,但是跨入元神境界,也不过几年的时间。

    这还是他第一次面对,同等级的敌人。

    “你当真是蛟王岛的老祖?”

    他目中闪烁着令人捉摸不定的光芒,似乎对叶君的身份也产生了怀疑。

    “这个家伙,可真是聪明啊……”

    有些苦恼地摇了摇头,叶君开始在心中琢磨着,是否要打上这一场。

    元神之战,非同凡响。

    叶君早就知道了自己的破坏力有多么惊人,他相信对面的崔子言也绝对不会弱到哪里去,若是有一个不受任何人打扰的地方,让他们两个人痛痛快快地打上一场也就罢了,可这里群雄汇聚,龙蛇混杂……

    仅仅只是纠结了片刻,他便把心一横,下定了决心。

    今日之事,不论如何,总要有个结果,他从来还没有怕过谁,即便对方是武陵剑宗千年难遇的天才,那又如何?

    他自信自己的天资,绝对不会差与这家伙分毫!

    想到这里,他再度深吸一口气,冷冷喝道:

    “是或不是,你又如何?”

    听到叶君的回答,虽然从字面上听起来,似乎并没有正面给出一个回应,但是看崔子言的脸色,显然是有了自己的推测。

    摇了摇头,眼看着剑拔弩张,一场大战便要爆发,然而下一刻,崔子言忽然放下了剑。

    “嗯?”

    叶君有些疑惑地挑了挑眉,不太明白这家伙在想什么。

    “你的身上,没有妖魔的气息,我这次不和你打。但等我此间事了,必定会亲自上门,向你讨一个公道!”

    “你应该也是为宝库而来的吧?但即便你夺走了藏宝图,也不会有任何用处。剑主真正的宝库,只会对他的传人洞开!”

    “我会一直注意着你!”

    冷冷地抛下几句话,紧接着,崔子言忽然化身剑光,冲天而起。

    转眼间,他便消失在了叶君的视线之中。

    看他离去的方向,正好是那黑影魔头飞走的方向。

    “奇怪的家伙……”

    看着崔子言离去的方向,叶君满脸莫名其妙的表情,喃喃道。

    这家伙,不是已经发现了自己的问题了么?怎么到了最后关头,反而又直接飞走了?

    难不成那五名弟子的死,甚至藏宝图的下落,对于他而言其实并不重要?

    亦或者,他还有其他的顾虑?

    叶君心中,疑团重重,又感觉崔子言临走时留下的话,似乎还有其他的深意,原地纠结了片刻,摇了摇头,便也飞走了。

    只留下那几个弟子,胆战心惊地停在原地,好半天,确认叶君已经离开之后,才终于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他们方才离得远,并不知道叶君和崔子言都说了什么。只是看到两人剑拔弩张,似乎下一秒就要打起来,结果崔子言忽然放下剑,直接飞走了。

    这种情况,他们还从未见过。

    “你们说,刚才莫非是大师兄和那家伙论道,结果大师兄输了?”

    忽然,一个弟子想到了一种可能,开口道。

    “胡说八道,大师兄天资之高,总所周知,这个世界上能够凭借论道将大师兄气走的,除了师傅,再没有其他人!”

    “我听说过俗世之中,有一门法术叫做嘴遁之术……”

    “一派胡言,你去过俗世?那不过是小说家幻想出来的东西罢了!”

    众弟子叽叽喳喳,片刻之后,又想起故去的师姐,登时重新被悲伤笼罩,一个个悲从中来,郁郁寡欢地离开了。

    而叶君此时,依然重新回到了蛟王岛上空。

    从上往下看,整个蛟王岛一片狼藉,到处都弥漫着血腥味和恶臭之味,虽然各种建筑、灵田仍然保存完好,但是那干枯的尸体却是横七竖八,杂乱无章地躺了一地。

    俨然一副人间地狱的景象。

    那神秘黑影埋伏在蛟王岛上,这么一闹,岛上的弟子几乎有五六成,都直接被他吞噬。

    即便是有人幸存,也不敢在此地继续逗留,而是慌不择路地逃离了。

    整个蛟王岛,全然不复当日的热闹景象,已经是一片人走茶凉之景。

    叶君在岛上找了一圈,除了尸体以外,并未发现有任何活人。

    林海平一家,全部身死。

    令叶君有些宽慰的是,他并没有找到沈眉的尸体,也许她并未遭受毒手,而是趁乱离开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