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窥天神相 第256章 五钱阵

第256章 五钱阵

作品:《窥天神相

    接着黄毛就找到了一个挺高的臭椿树,三下五除二的爬上去了。

    小胖子有点纳闷,就问我:“老铁,他为啥上树,树上有东西?”

    “他不是上树,他是想站得高看得远。”罗明说道:“这地方有阵法,他也看出来了,想上树找破阵法去,对吧,李教习。”

    他话还没说完,我也转身找了个树爬上去了。

    《神相书》里面是没有关于阵法的内容的,倒是“师叔”的笔记上记载了一些。

    “阵法”都是从五行八卦里面演变出来的,古代作战,也时常用得上,变化莫测很神奇,但每一个阵,也都有破阵法,我现在先得弄清楚,这到底是个什么阵。

    上了树,看到了这个街区其实是圆形的——因为街区中间有个小湖,为了让出这个小湖的位置,所以沿岸都是弧形,远看很像是靶子,小湖就在靶心。

    这个地方应该也按着弧线走,可有个地方,稍微有一点错位——就跟刀卷刃了一样。

    我测量清楚了位置,就一步一步的走到了那附近。

    到了那,我就看出问题来了,这里建筑很整齐,基本上都是“门当户对”的,可一个地方,对面有三户人家,那里却只有两户人家。

    不光是我,黄毛也看出来了,三步两步就跑到了我前面去,想着先一步破了阵。

    我也不着急,就等着他独领风骚。

    这黄毛左看右看,明知道这里可能是有问题的——应该是“藏”了一户人家,可他抓耳挠腮,跟长了虱子似得,好一番鼓捣,也没找到。

    我则丈量好了位置,回头就看向了小胖子和马洪波罗明:“你们在这两户人家,和对门三户人家的门槛底下找找,看看有没有硬币。”

    他们听了,就一起低头去找,果然,不长时间就发出了欢呼声:“真有!”

    接着,他们就把硬币给捧过来了。

    我一瞅,好么,对方还是个土豪,用的竟然是五帝钱。

    “哎,我找到了!”与此同时,晓峰忽然就大叫了起来:“你们看,我昨天来的,就是这户人家!”

    一帮人顺着晓峰的声音一看,都“咦”了一声:“这里有个房?刚才怎么没看见?”

    阵法这种东西,本来就能让人产生幻觉,视而不见,跟“鬼打墙”是一个道理,要不怎么有句老话,叫“迷魂阵”呢。

    这个人家看着倒是很平常,朴素的石灰墙,里面一栋二层小楼,从院墙上看,院子里面,还种着不少的树——只是,并没有晓峰说的果树。

    “这是啥戏法啊?”大肚子一边擦汗,一边也瞪了眼:“凭空出来个房!”

    “阵法破了!”马洪波他们这叫一个得意,回头就去瞅黄毛。

    黄毛一肚子气没地方撒,咕嘟着嘴就去敲门。

    “老铁,厉害啊!”小胖子望着手里的五帝钱问:“这阵法是个什么原理?”

    我就告诉他,这叫五钱阵,最开始是用来藏钱的,跟五鬼运财差不多,接着我就让他们把五个铜钱翻过来,看看后面是不是沾着什么东西。

    他们照着我说的,把钱翻过来一看,异口同声:“好像粘着个头发。”

    我就告诉他们,这不是头发,是眉毛,而且,必定是童子眉。

    这古钱这么多年,经历了万人之手,阳气很重,而童子眉也是正阳的东西。

    而门槛底下,则是地理上最阴的地方,阳气阴气互相冲撞,就会形成一个阵——这个阵勾出来一个空间,介于阴间和阳间之间,就跟多维空间一样,就算并存,也会隐匿起来,所以我们过了这里,可能也看不到。

    昨天晓峰还在这里见到了瑞瑞,说明之前这个人家的主人并没有防范,只是晓峰的出现,惊动了那户人家的主人,这才赶紧下了个阵,怕人找上门来。

    这会儿黄毛已经敲了半天的门了,还是不见有人开门,就说道:“这家人藏了孩子心虚,不敢开门,我跳进去看看。”

    说着,两下就蹿到了墙上去了。

    他动作挺利落,两下就把门从里面打开了,结果刚把门给打开,警笛就响了起来,一大帮警官把我们给包围了。

    卧槽,这什么情况?

    “我们接到报警,说有人想盗窃。”一个警察从警车上下来说道:“你们跟我们走一趟。”

    这个警察有点眼熟……啊,我还给想起来了,这不是上次唐珍恬被人咬掉肉那次,遇上的警察董警官吗?

    黄毛见状,万般不服:“不是,这个屋子有嫌疑,我们是为了……”

    “咔”,董警官一伸手,一个闪亮的小银镯就扣在了黄毛麻杆一样的手腕上:“到了局里再说。”

    接着,董警官看着我们,一歪头,把他那些个同事们也给叫出来了:“这些都带走。”

    “等一下等一下,自己人。”我把铃铛亮给了董警官看:“天师府,接受本命年儿童失踪案的。”

    董警官一愣,这次反应了过来了:“就是那个处理非正常案件的……”

    “对对,”我连忙点头:“国立机构,有编制。”

    董警官半信半疑,看来他等级不是很够,就把我的铃铛拍了下来,过来一会儿,他微信叮咚一声响,才信了,抬头看着我:“还真有你们这么个机构?”

    我点了点头,说道:“你们来的也正好,咱们就一起看看——我们怀疑,这个房子,跟儿童失踪案有关系。”

    董警官从那个微信里,也知道我确实不是一般人,连连点头,跟我一起进了那个宅子。

    而进宅子之前,我还想起来了:“我们才刚来……是谁报警了?”

    董警官摇摇头,说是匿名电话。

    匿名?我们来的时候,这里都没人,谁会打这个电话?难道,是屋主躲在里面不吭声,偷偷报了警?

    但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觉得身后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盯着我们——回头一看,对门那户人家不知道什么时候,门已经裂开了一条小缝隙,一双眼睛,正在那个小缝隙后面,死死的盯着我们。

    我升阶之后眼睛比较尖,清清楚楚的看到,那双眼睛浓重的红血丝,不仅头皮也麻了一下。

    那双通红的眼睛反应的也非常快,见我回过头去看他,瞬间就把门关的严丝合缝。

    是个邻居?难道,就是他躲在门缝后面看到了我们,才报了警?

    “请问……”董警官不知道我在看什么,拍了我的肩膀一下,狐疑的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也顾不上他是什么情况了,孩子要紧,我摇摇头,就奔着屋子里面去了。

    这会儿黄毛也跌跌撞撞的撵上来:“这会儿,能放我了吧!”

    董警官看了我一眼,我点了点头,董警官就把黄毛的小银镯给解开了,黄毛挺尴尬,但看着我的眼神,还是各种不服。

    我也不搭理他,这会儿大肚子都觉得我像是比黄毛靠谱,凑到了我身边来,陪着笑说道:“大师啊,一个羊也是赶两个羊也是放,你找超市的孩子,顺带把我们家孩子也找找!”

    黄毛一看自己在顾客那的信任都被我抢走的,一脑袋黄毛都快炸开了。

    “嚯。”先进去的马洪波喊道:“李教习,你快看,真多!”

    什么真多?这一进院子,我也顿时一愣——好多的猫!

    院子里有树,树下有架子,不管是树上,还是遮雨板上,台阶上,全是花色各异的猫。

    我回头就问晓峰:“你确定一下,是这里没错吧?”

    晓峰连连点头,嘀咕了一句:“不过我昨天没看见这么多的猫。”

    接着他就给我们指:“你们看,我就是在这里看见瑞瑞的!昨天,他就在那扇窗户后面!”

    猫不是重点,我们进了门照着晓峰指的地方一搜,却并没有看见任何孩子。

    甚至,连孩子的点踪迹都没见到。

    董警官盯着晓峰:“你真看见了?我可告诉你,报假案后果很严重的。”

    晓峰连忙说道:“警察叔叔,你相信我,我真的看见了,我要是撒谎,我天打五雷轰!”

    罗明一寻思,说道:“李教习,你说,会不会对方把小孩儿给转移走了?”

    要是真的转移走了——又何必给这个房子设下个风水阵呢?

    “哎呀,这猫还是挺可爱吗?”马洪波铁汉柔情,竟然很喜欢猫,蹲下就抱了一只。

    猫冷艳的看了他一眼,就把头靠他怀里去了。

    “这屋主人很喜欢猫?那应该很有爱心才对啊。”董警官说道。

    “这可不一定。”黄毛怒刷存在感,摆出一副柯南的样子:“依我看,这猫的种类数量都这么多,保不齐他有收集癖什么的变态嗜好,跟收集猫一样,收集小孩儿呢?”

    收集癖也不算什么变态吧?

    我一寻思,就回头看向了对门那户人家,转身就过去了——要打听这户人家,问问邻居最合适。

    敲了几下门,开始没人应声,显然还想假装没人,我坚持不懈的敲了半天,那门“吱呀”一声,带着几分犹豫,才开了。

document.write ('');;